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6.校园惊雷

  阖外甲隐身落到了兮水县第一中学的体育场上。场子周围的棕色塑胶跑道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气味。被塑胶跑道包围的中间分割成了两个区域,一头是一个篮球场,另一头则是一个排球场。由于操场比较大,只有周围有几棵不大的树木,所以显得比较空旷。体育场的北面是一片布满座位的看台,这个看台的中间是被当作体育场的主席台的,所以,这些座位被一个别致的大穹顶遮蔽着。说这个穹顶别致,是因为它像个缺了一块的大圆锥,尖顶上还有一根不锈钢的大“针”戳向天空。穹顶和周围的建筑相距较远,真的有如鹤立鸡群,建成数月,虽没有经历狂风暴雨的洗礼,但却受到众多学生的青睐——他们常常三五成群地来以此为背景照相,或是干脆在里面坐一坐、躺一躺。
  现在是下课晚餐的时间,一群学生轰轰地从教学楼里走出来,经过操场边,向食堂走去。阖外甲通过控制器进行图像比对搜索,很快在学生群中找到土生。他和其父亲长得比较像,差别只是他比其父略高一点,单瘦一点。由于他正青春年少,加之长相端正,身材较高而且匀称,所以同学们都以帅哥相称。
  此刻他正和一个比他矮差不多一个脑袋的男生一路嘻嘻哈哈地走过来。土生对同学说:“巴果,我们先打打球,再去吃晚饭,怎么样?”
  被称为巴果的男生看起来聪明伶俐,他此时有点犹豫:“土生老哥,你对前面的提示牌视若无睹么?”他指指前面一幢建筑物山墙上的一块大牌子,上面的电子显示屏打出“离高考还有81天”几个红色大字。
  土生一拍巴果的屁股:“切!少和我来这一套!一天到晚钻到比头顶还高的书堆里,脑袋晕晕沉沉,学个屁!”他拉住巴果的一条胳臂,“去活动活动,学习的效率倍儿高!”
  巴果还在犹豫:“吃饭了再来?”
  土生果断地:“胡扯!吃饱了再来活动,你想把五脏六腑都颠簸稀烂呀!再说,你的成绩又不是不好,你那化学脑袋比一般的强多了,”土生看看周围,见同学们离得较远,又放低声音补充说,“虽然和准校花拍拖,但对你的成绩都没什么影响,你还急什么呀?”
  “这你就不懂了!我老爸说了,只要我考上最好的大学,他就给我买一辆赛车。”
  土生疑惑地盯住巴果:“你不是有一辆么?”
  巴果得意地:“你说什么呀?4个轮子的,唔——唔!”他学着汽车引擎高速运行所发出的声音。
  土生一惊:“汽车呀?可你还没有驾照呐!”
  “高考完了可以玩两三个月,不就可以考一个嘛!”
  土生用手掌在巴果的头顶上轻轻一拍:“听说现在考驾照难度越来越大了,两三个月不一定能够考得到噢?”
  “嗨,这你就外行啦,我爸什么难事办不成?”
  “牛!真牛!”土生对巴果翘起大拇指,“你爸到底是大老板!”
  “嗯——哼,大老板倒是算不上,不过,在我们县里还是勉强算得上一个老板吧。听说,他慢慢要到州府去发展了。”
  “别替你爸谦虚了,什么发展,是发大财嘛!我们这么好的朋友,你有准校花,可我的小金鱼总是不下力气咬钩,你要帮老兄呐!“
  巴果一挥手:“不就一块手表么,你今晚就用我的卡到网上把它淘了来,看看她还有什么推辞的!“
  土生从后面把巴果拦腰一抱:“真是铁哥们!走,去打一会儿球,晚餐我请客!我已经给家里打电话了,我老爸晚上就会给我的卡上打钱的。”土生拉着巴果的左手腕,差点把他的手表捋下来。土生连忙道声“对不起”。
  巴果不以为然地说:“没什么,这不是什么高级表,我老爸说是要等我上大学了才给我戴那块几万的。呵呵……晚餐要你请什么,还是我来!”
  同学们三三两两地从他们身旁走过,大部分都是走向食堂,土生两人则走向旁边的操场。
  阖外甲看到土生和巴果走了,他就坐在操场角落的一条长凳上到网上去查巴果的家庭,想知道他家到底是什么大老板。通过几分钟的鼓捣,阖外甲得知:巴果的父亲是和州府的一个高官的亲戚——堂叔——攀上了,打着他的公司的牌子在兮水县做房地产开发。人家把兮水县的头头脑脑,还包括下访局的局长在内的官员们大多网罗在内,所以在县内的业务做得是顺风顺水,每年赚个好几百万是没有问题的。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但这一真理套用到了巴果的父亲身上就变成了谬误——他偏偏不怎么花心,所以他也就只养了巴果一个儿子。既然他这么有钱,为什么没有让巴果到州府的中学去读书,从而获得更加优厚的教育资源?这一是因为巴果本来就脑子好使,成绩上乘;二是他的父亲觉得现在就把他拢在身边还好监督些。至于以后上个好大学的问题,他相信,只要他以自己雄厚的财力作基础,没有攻不破的堡垒……
  阖外甲觉得没必要继续搜集这些没有什么价值的资料,他感到无聊,就拿着他的控制器对着显示高考还有多少天的电子显示屏那一带晃了晃。其实他也没有恶作剧的想法,可手指不知怎么无意中点击了某一个按键,于是,随着一声轻微的“吱吱”声,显示屏上的大红字变成了几个乱码加“爱你81天”。
  操场周围的校道上似乎偶尔有笑声传来。阖外甲看到也觉得好笑,他正要把显示屏上的字幕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可天空突然狂风阵阵,大朵的乌云从北方接踵而至,很快就把傍晚的天幕完全遮盖,浓重的暮色立即占领了这里的空间。操场周围的地面上,废弃的塑料袋、纸屑、干枯的树叶等等被风刮得“哗啦哗啦”地往南扑去。远处的闪电也越来越近,越来越密,先前完全听不到的雷声也由远而近地滚过来。很快,稀疏的豆大雨点“吧嗒吧嗒”地砸下来。
  土生和巴果等几个学生赶紧逃离操场中间,向北边的体育场看台跑去,因为那里有那个独特的穹窿可以给他们遮挡暴雨。就在土生他们刚刚跑到看台上不久,一道蓝色的闪电自天而降,紧接着是一声霹雳。蓝光中,土生倒在了穹顶正中的巨“针”下面的长条座位上,左大腿外侧有一缕淡淡的烟雾飘起。离土生一米多远的地方,巴果等几个同学被震得捂住耳朵,颤抖着连滚带爬地躲开一点。
  阖外甲此时也为了躲避暴风雨而来到了看台的一角,他想起了在地球上的互联网上看到的知识:雷雨天,千万不要在露天玩手机!是土生玩手机了?阖外甲通过他的仪器在不远处仔细地遥测了土生,可见他的外形损伤是:电火灼伤了他的左大腿外侧;其实还有从外面看不到但医生可以检查出来的左耳膜震穿的小孔;裤子被烧穿个大洞,有个残破不堪,露出部分零件的手机残骸显眼地躺在离土生不远的看台地面上。至于土生的内脏,阖外甲没有检查到任何损伤。再通过仪器显示他的思维,是他自己躺在病床上,同学们来看他,美丽的糜歆用她细腻的手抚摸他的伤口周围。阖外甲在心中轻轻斥责道:真是个不知死活的花心帅哥!完全是土生的手机惹的祸吗?阖外甲再迅速仔细地往上看去,原来穹顶上的大针既为美观,又是避雷针,它的下面本来是要连接入地的,但不知怎么在进入穹顶之后伸下来不到半米就没有了,但它的“针眼”的下面,悬着一盏吊灯。阖外甲恍然大悟:这才是惹火雷电的根源!
  十几秒钟后,巴果基本恢复到正常的神志,他带着哭腔大吼起来:“快来人,雷打人啦!”其他几个同学也帮助大声喊叫。终于有几个老师在附近的楼上看到这几个学生似在呼救,他们冒雨来到体育场的主席台上。有个老师翻翻口袋找手机。巴果赶紧拿出自己的手机,一看,没有电了,已经停机。另外的老师赶紧制止要用手机的人们:“这么强烈又近的雷电,你们找死呀,还敢用手机?你们没有看到那个被打烂的手机?”
  一个老师说:“我去办公室用座机叫救护车!”他对另一个老师说,“你去报告校长。”
  巴果这才明白,刚才是电池没电救了自己。他俯下身去拉着土生颤颤的手:“挺住,兄弟,救护车就会来的。”看土生的眼睛,半开半闭;听他的嘴里,有时发出小小的哼哼声;再看他的身上,全部湿漉漉的,左裤袋周围已经焦糊,有个拳头大小的破洞,看来手机就是在这里招惹是非,被雷电炸毁后又从这里掉了出来。
  密集的大雨点在阵风中倾泻般地砸在主席台上的穹顶上,打击出的声响和周围滴下来的水声一起胡乱奏出风雨最强音。不一会儿,雷电渐远,雨势趋小,阵风也不来搅局了。巴果看到土生的眼睛忽然睁大,只听他“啊——呀”大喊一声,腾地坐起来。
  巴果被吓了一跳:“土生,你还行啵?”
  土生恢复常态,轻缓地点点头:“没事!”说着站起来要走,又“嘶——嘶——”地摸着在大腿外侧被灼伤的地方的旁边。远处传来救护车的鸣笛声,声音突然停了,稍后,一辆救护车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巴果扶着土生向救护车走去。土生有些犹豫:“算了吧,就到学校医务室擦点药……”
  随来的老师说:“不行,还是到医院检查一下好!”
  土生只好在巴果的搀扶下和老师一起走上了救护车。土生因为左腿受伤,只好向右斜坐着靠在巴果身上。救护车鸣着笛在街道上快速开行。巴果趁机在土生的耳边说:“雷电没有伤着你的小弟弟吧?”
  土生苦笑:“切!人家受苦受难,你小子还拿人家开涮!”
  阖外甲本来打算跟随救护车去医院,但他通过对他所处的周围的通讯等信息的监控分析,知道校长马上就到,所以他就隐身在附近等着。在等待的短暂间隙,阖外甲通过他搜集到的资料了解到:兮水县第一中学的校长是县教育排第一的副局长兼的,他叫念清,并不老,将近50岁,身体微微发福,有些谢顶。他自己的独门独院的假3层的住宅离学校不到两千米。他的妻子隋云,在县城的一家单位上着轻松的半天班,而且这中间还有一部分时间是紧紧盯着电脑上的股市行情的,因为她是他们单位公认的资格最老的股民,至于其收获,只有她自己知道:将近20年陆续投入的资金,现在大概只剩下一半属于她了。除了上班和炒股,她其余的时间一般就靠在健身房和其住宅小区的茶馆里打牌来消磨掉。她之所以这样,一是由于身体的原因,另外就是因为其丈夫的地位和关系,她单位的头头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的独女念琢去年已经远赴麦肯马国留学了。对于县一级的局长来说,念清的年纪偏大,他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在仕途上走得更远了,他之所以能够待在这个他还满意的位置上,是因为他对县里的掌权者在钱物上孝敬得当,于是,县教育系统这个有职有权的好位置他就可以待很多年。虽然这个小小的宝座不错,但对他来说,也不是很劳累:局里没有大事,他可以不去;有了可以行使权力的所谓大事时,局长也不敢把他抛开,他照样可以去发挥他的能量;而学校里呢,作为校长,他没有授课任务,他只是在各方面行使他的权力,根据情况使用其嘴或手。所以,念清局长——确切地说,他是从老师起家到校长再到第一副局长的,他现在又是管理兮水县一中为主,所以人们还是称其为校长。念清可以用他很充裕的时间来敬业,譬如每天在学生们晚自习的时间他照例会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再走出去稍稍巡视一会教学楼,看看晚自习的学生们的学习和监督学生的老师们的履职情况,之后再到车库钻进自己的爱车开回家或去进行其它的活动,譬如弥补妻子的冷淡给他带来的损失。他在外进行的活动,一则因为他做得很隐秘,另外就是因为他的妻子只要丈夫在经济上不亏待她,使她的生活过得像个当地的官太太,她也就乐得对丈夫的事不闻不问。
  今天,在雷雨慢慢消停直至停下来的时候,念清也正是准备出门,接到报告之后,他很快就开着自己的车来到了学校。在校门口,念清刹住车,把车窗玻璃放下来,对在此等待他的老师说:“普同,你在等我?”
  普同笑眯眯地点点头:“是的,校长,我正等您呐!”
  念清一摆头,示意普同坐上车,然后开到体育场主席台附近,他下车到刚才遭到雷击的主席台上看了几眼,心里猛chou几口凉气,心语:日!都是那包头,说是为了主席台的美观,取消了那根落地的不锈钢柱子,少花了几万元,没料到这该死的雷电就入不了地,就把这个小子给轰了!好在没死,否则……
  念清不敢往下想,他咬咬牙,腮帮一鼓一鼓地:“TMD,微博上就传得沸沸扬扬了!”
  普同附和着校长:“是哪些人没事干?不过,这是典型的天灾,让他们到网上闹去!”
  念清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不过,我可就有几天不得安宁了!”很快转身又邀普同上车,“走,我们得赶紧去医院看看!”
  阖外甲暗中通过他的隧道紧紧相随。
  当校长的车驶过学生宿舍区的时候,忽然有几个男女学生招手,他停下车,一个容貌标致的女学生拿着一套衣服问:“校长您是去医院吗?“
  “是啊,你有事?”校长打量着她问。
  女生把衣服递过来:“这是被雷击的土生的衣服,请您带给他换。”
  “噢——”校长把头一偏,示意她上车,“你一起去吧?”
  美女学生上了车,坐在后排。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普同侧头问:“你是糜歆吧?”
  女生微笑着点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你和土生是同班同学?”校长问。
  糜歆又轻轻“嗯”了一声。
  念清学着糜歆:“嗯——只会这个?”他和普同笑起来。念清从后视镜里盯着糜歆,汽车跑偏,差点擦上路中的隔离带,吃了一惊,赶紧转动方向盘,使车里的人都明显地晃了晃。老师看出点名堂,心里担心会出事,于是对校长说:“校长,医院不远,不急不急!”
  念清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赶紧说:“当然!”再专心驾驶,并用训斥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你们这些小鬼,要你们在雷雨中不要玩弄手机,看,出事了吧?还好,没有丢掉小命,否则的话,就太不合算了,你们的父母亲也跟着倒霉了!”他虽然注意到行车安全的重要,但总忘不了瞟几眼糜歆。念清的心语:嘿,还真是女生中的上等品呐!竟然就在我的学校,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往后要试试争取……
  普同赶紧附和,打断了校长的思路:“就是就是!建议明天开个大会,校长你好好教育教育大家!”
  “嗯,明天晚自习之前吧。”念清说着,看着医院到了,将车慢慢停下来。
  阖外甲在途中跟随的时候也对这个普同的情况进行了简单的查询,原来他是个化学老师。他很有进取心,多次用小恩小惠争取念清的好感,以求得到化学组组长的职位。他的妻子曾经笑话他:一个组长有什么值得争取的?他对妻子反唇相讥:你只知道“懒”烧了吃!组长的工资要比一般老师高6%呐!也许是他家的经济条件不咋的,或许他舍不得在物质上有所付出,只是在精神贿赂上使劲,所以迄今还只有不太明显的收效。今晚,他在车中已经隐隐觉察出了校长的意图,所以,在车快停下来的时候,他就说:“糜歆,你个女孩子送衣服给男生换不大方便,我先去,你等校长停好车后和他一路来。反正土生就在急诊室的。”等车一停稳,他立即跳下车,关上车门,头也不回地走了。阖外甲在隐身中对着普同的背影指指点点。
  糜歆也正要下车,念清急忙说:“别急,我要把车停到那边,你没看到安保员在对我打手势?”说着,车慢慢前行着绕过去,又倒车,几个会合才停稳。糜歆又要开门,由于念清控制着车锁,门打不开。
  念清回头对糜歆说:“糜歆,多好听的芳名!这么靓的美女在我的学校里,我以前怎么没看到?”
  糜歆轻轻一笑,小声地:“呵呵……也许我们学校美女太多了。”
  “嘿——小美女你真会说话噢!”念清说着,在汽车仪表盘旁边的小斗里拿出笔和小卡片纸,很快地写下两串号码,递给糜歆,“如果你有需要的话,就和我联系,噢?这是我的两个号码。”
  糜歆不好意思拒绝,把小纸片放进了口袋。念清打开车锁,他们一起下了车,向急诊室走去。念清尽量靠近糜歆,糜歆尽量往路的边上靠,直到花草要扫到自己的身体才沿着路边走。念清问:“学习怎么样?”
  糜歆实话实说:“嗯——一般般。”
  念清把右手搭到糜歆的肩头,故意放大一点音量说:“要好好冲刺,争取考个好大学呐!”接着压低声音,“呵呵……万一失误了,你找我,我做你的坚强后盾!嗯?”
  糜歆不置可否地轻轻点头,“嗯”了一声,领头钻进了大楼的走廊,正不明方向,略微踌躇。念清把她的手一拉,往右一指:“这边呢!”
  糜歆轻轻挣脱校长的手,两人一起加快脚步走进了急诊室。
  急诊室里,土生已经换上了干衣服。接诊的医生是个小伙子,他认得念清,在他刚一走进来的时候,就和他打招呼:“校长您亲自来啦?”
  “当然,我的学生出了事,我还能不来?怎么样?”
  医生说:“嗯,问题不太大,电火灼伤的面积不大,已经处理。他自己说耳朵里面嗡嗡之后还有点疼,我给他检查了一下,左耳耳膜有个很小的穿孔,我给他开了消炎药吃,没关系,年轻人很快就会长好的。”
  “年轻人?”念清和医生开起玩笑来,“你不也是年轻人?”
  “当然,和您比,我是年轻人,可我比他们大多了。”医生指指土生他们几个学生。
  在医生和校长说话的时候,土生总是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瞟一眼糜歆。当他们的目光相遇的时候,糜歆立即望向别处。
  这时只听校长又问医生:“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报告校长,没有了。噢,有、有!同学们以后要注意安全。”
  在大家的笑声中,念清严肃地说:“我会教育他们的。那我们大家回去吧?”他对3个学生说,“你们坐我的车。”转头对普同他们两个老师,“你们两个坐出租车回去吧?”
  普同点点头:“校长你别管,我们会安全快速地回校的。”
  他们一行在念清停车的地方分了手。念清用遥控器打开车门,对糜歆说:“照顾美女,你坐前面。”再对巴果说,“你扶着伤兵坐后面!”
  学生们按照校长的吩咐坐好。念清的手机响起来,他一边钻进汽车,一边接电话:“喂,你好!嗯,我是……噢,你是州报的,嗯,我知道,我现在在医院,和受伤的学生在一起……我们就要回校了,现在已经很晚了,我要开车,对不起,你明天再采访吧!再见!”
  念清一边发动汽车,一边对土生说:“今晚好好休息,就不要打电话惊动你的父母亲了,明天再告诉他们来看你。你反正问题不大,不要说得严重,让你父母亲着急,啊?”
  土生“嗯、嗯”着点头。
  念清开着车,又对土生说:“我说了不得安宁的么!这不刚才州报的记者就要来采访,我暂时谢绝了,但他们明天一定会来的,找你的时候,你可以实话实说,该说的就说,不该说的就不说啰!”
  土生又“嗯、嗯”着点头。巴果和糜歆轻轻笑起来。
  阖外甲通过他的隧道紧随念清的车很快就回到了学校,只见校长打发走学生之后,回身才发现那块捣乱的电子显示屏,颇为生气。虽然已经比较晚了,但他还是赶紧打电话要兼管学校后勤保障的办公室主任到他的办公室来。他快步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虚掩了门,便坐在办公桌前使用电脑上网以等待主任的到来。阖外甲隐身悄悄跟进来,看到念清的额头在台灯下显得大而光亮。
  传来轻缓的敲门声,念清头也不抬地:“进来!”因为他知道肯定是主任了,所以免掉了“请”字,笑容也就没有打发出来。
  年轻的主任轻声地:“校长,您找我是为了那个显示屏的事吧?”
  “是啊!你方主任怎么不赶紧报告我,还要等我找你?你没有看到网上热热闹闹地炒我们的新闻?明天州里的记者们还要来采访呐!”念清抬头确认了一下他宽宽的办公桌对面的人是年轻的主任之后,又低头一边上网,一边问:“是雷打坏的吧?”
  方主任迟疑了一下,说:“好像不是……”
  “管他是不是,我在去医院之前匆忙中到体育场那里看到了雷击的场面。危险啦!你把以前给我们学校搞维修的壮二现在就叫来,让他现在就给我们把那显示屏修好!”
  方主任慢慢地说:“校长,我们是不是先让我们学校物理组……”
  念清不等下属说完,就一挥手:“算了,他们不一定能够修好。一刻也不能耽搁了,让学生们看到这个,时间多一秒就多一分危害!你现在就去叫,就说我要他马上来。”
  “好,我就去!”方主任快步走了出去。
  念清继续上网,打开视频,发现网络不大流畅,图像有时候会停顿一下,他愤愤地独自骂道:“TND,都是这雷电惹的祸吧?”他起身到门口,把门完全打开,然后又坐下来看着屏幕。
  随着杂沓的脚步声的临近,方主任带来了一个中年人,他就是壮二。他向念清点点头,然后笑眯眯地问候:“校长好!”
  念清指了指墙边不远处的沙发说:“坐!现在这么急找你来,就是要你赶紧给我把电子显示屏修好!”
  阖外甲在隐身中通过他的控制器看着方主任思考着但不敢说出来的话:“根本不是什么大毛病,物理科的老师就能弄好,硬要找这个壮二,动不动就狮子大开口,这次不知又要被他捞走多少!”
  壮二点头哈腰地:“当然,我会带人马上修好,呵呵……刚才我进来时也看到了,确实让学生们看多了不好!您还有什么吩咐只管说。”
  “还有就是明天在体育场刚才被雷打了的地方建立一根避雷针,要30米高,再想办法隐蔽地和体育场主席台穹顶上的那根老大的针连接起来。”念清靠在所坐的办公椅的高靠背上,眼睛望着天花板说。
  方主任心语:“嘿,避雷针,还30米高!他能行么?真搞不懂!”
  壮二站了起来:“您放心,我明天就带人开始建。您还有什么吩咐?”
  “还有就是——你看,这网络老是卡、卡!你也给我查查。”
  “好!”
  方主任冷笑,心语:切!这网络的维护是网络公司的事情,他壮二懂个什么?只怕越弄越糟,最后还得花更多的钱让网络公司来收拾残局。
  方主任正在沉思中,忽然觉得胳臂被轻轻拍了一下,发现是壮二在提醒自己:“校长在对你说呢!”
  方主任听到了校长的吩咐:“你现在去把电子显示屏的有关资料找来给壮二。”
  方主任答应一声,赶紧走出去到自己的办公室去拿资料。
  壮二看到方主任走出去了,立即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走过来轻轻放到念清的面前:“嘿嘿……一直都得到您的照顾,前几天就要来看您的,但您忙,您这里一直人多,所以……”
  念清轻轻笑笑:“你客气什么。”说着,赶紧拉开中间的抽屉,把信封扔进去之后立即关上,然后伸了个懒腰,对壮二说,“你去找我们的方主任拿资料,抓紧去修吧!”
  壮二说了句“您放心”,立即离开,走到门口,回身做了个分别的手势。
  念清走到门口,轻轻地把门关上,赶紧回到办公椅上坐下,拉开中间的抽屉,从许多信封中拿出刚才壮二给的那个,把里面的钞票全部掏出来后,又把信封对着旁边的壁灯照了照,发现里面确实一张钞票都没有了,才拿起那叠钞票数起来。他笑眯眯地数毕,打开办公桌右下方的一个大一点的抽屉,把中间抽屉里的信封一起转入右下方的抽屉,再故意和早就乱七八糟存在里面的文件以及用过的大小不一的日记本混杂在一起,再把抽屉锁好。
  阖外甲看到念清抽屉里的信封,联想起了“水泥爷”的老板桌钱柜,他似乎明白了这些宝贝就是这样积攒起来的,只是有的多得多,有的少很多罢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人间政道
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梦中女神,一桩离奇诡异的坠楼命案,蓝京和志同道合的秦铁雁、莫胜男等伙伴为了寻求真相踏入漫漫仕途,开启起伏跌宕又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
岑寨散人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权贵
苟利国家生死以,不以祸福趋避之! 本文讲述了一个重生的落魄红三代的事迹,述说了一个以改革开放为背景的官场经历! 且看主角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和头脑,在如履薄冰的官场商场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一览众山小! 本人已完本作品《抗战之血色残阳》,近三百万字,人品保障!大家放心收藏!
散心靓意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医神狂婿
十六年前,他一家三口被人陷害。 父母惨死,他被医仙所救。 十六年后,他奉师父之命下山。 入赘宁家,成为豪门赘婿。 他武道称雄,医术通神。 身为赘婿,却狂放不羁! 为爱你,我甘做赘婿! 为护你,我愿举世为敌!
七贝勒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连载
逆袭之路
清纯动人的校花,美丽可爱的邻居姐姐,单纯靓丽的女神……对于范彬这种学渣而言,她们都是可望而不及的向往,但自从脑中闪过了那道金光,范彬开始了自己的逆袭之路!吊打学霸,收服校花,快意碾压,怎一个爽字了得!
我吃西瓜
现代都市完结
官路高升笔记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