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69.探祖酒驾

  在埠宜的大街上,载着时胤和包子俩的涂着迷彩图案的军用汽车在快速奔驰,阖外甲只好隐身紧紧跟随。很快,汽车拐进了那条时胤熟悉的通往他爷爷居住的宅邸的不太宽的街巷。穿军装的小伙子把车开到院门口,停住车放下车窗玻璃,对哨兵轻轻地说:“老将军的孙子。”
  哨兵对司机挥手示意放行,于是,驾驶员把车缓缓驶上廊道,停在了大门口。时胤和包子走下来之后,汽车马上就开进了院子边上的车库里。时胤快速地一边往里闯,一边叫着“爷爷”。包子提着一个小包在在时胤后面跟着。
  走过大堂,拐进旁边的起居室,时胤看见他的爷爷时士正坐在长沙发上悠闲地一边抽烟,一边看电视。
  “爷爷!你没听到吗?我看您来了!”时胤冲进来,在爷爷的身边坐下,然后侧身快速地和老人抱一抱。
  “嚯嚯,是小胖墩啦!”时士配合地和孙子搂抱了一下。“只听说你今天要来,想不到这么快就到了!”
  “老将军您好!”包子和时士打招呼。
  “噢,小伙子你好!坐吧!叫什么来着?咳——咳,人老了,总是记不住。”
  “他叫包子,正因为您不大吃它,所以记不得他的名字!”时胤又不满地:“爷爷,我总是看到您抽烟,真的很有味是吧?那就给我和包子哥都来一支?”
  “去,你们小孩子,既然没有烟瘾,就不要抽上了!戒起来难呢!”
  “嘻——您不是早几年一年戒几次吗?您总是说戒烟很容易的嘛!”
  时士挥手装出要打时胤的样子:“扯乱弹,那是以前的事……咳咳……你们不抽烟的,可能觉得这里烟味很浓吧?那你就把那个打开。”时士指了指墙上的一个开关
  包子知道是个空气净化系统的控制开关,所以就马上起身打开了。
  “嗯,您的这烟很香,既然是特制的,应该就不伤人吧?”时胤还是和爷爷说香烟。
  “这胖墩儿,你就不要老缠着香烟啦!抽起来麻烦,再说,你能够买到我这样的特制货?喂,你说来看我,给我带来了什么,嗯——?”
  “这不是?”时胤从包子手里拿过小包,拉开拉链,“喏,这是从麦肯马国专门给您买来的奇异果,知道您喜欢吃的,又大又甜,软软上口,营养丰富!”
  老阿姨皮汝过来在时胤和包子的面前各放上一杯茶。
  时胤和包子分别说着“谢谢”。
  时士:“好哇,我也谢谢你!好孝顺的孙子!看你说起来好像打广告。把这个给皮汝阿姨收拾吧,饭后我会吃一个。”
  “爷爷,你也许没有看到专门的研究人员的最新研究:水果在饭前吃更好!”
  “切!你就信吧!我就信我自己!”时士说完,冲包子诡秘地一笑。
  “是啊,那些搞研究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道,还得走着瞧。呵呵……”包子笑着附和。
  “嘿,你老爸手下还真是出人才呐,你看包子说话像作诗哦,咳咳——”时士终于把烟头在老阿姨刚刚换上的干净烟灰缸里掐灭。
  “嘿,老将军笑话了!”
  时士对包子点点头,然后问时胤:“你这次不是专门来看我的吧?还有什么事?”
  “爷爷到底是带领过千军万马打胜仗的人,就是会计算。那我考考您,我来埠宜还有什么事?”
  “什么事?你回国了,总不能成天到处晃荡吧,肯定是来找事做的!”
  “老将军真是料事如神!”包子插话。
  “嗯,如果爷爷能够猜到我要到哪里干什么,那我就真服了。”
  “去,你们以为我真的是神仙么!你说说,我看你老爸是怎么安排的?”
  “老爸要我到不管部先去混几年,再下到别的州或市里。”
  时士盯着孙子,可时胤却没有说了。老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行!不管部是个大部头呐,管得宽,权力大得很,连抓枪杆子的有时候也要求它呐!他的部长是我的老战友的儿子。你老爸要你带来什么?”
  “您是说给部长?”
  时士对孙子点点头。
  “噢,他写了张便笺,喏——”时胤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没有封口的信封递给他的爷爷。
  时士从面前的茶几上拿起老花眼镜:“把信拿出来我看看!”
  时胤把便笺从信封里抽出来递给爷爷。时士戴起眼镜仔细看了看便笺,还给孙子,然后拿起一根香烟点燃吸起来。
  “您看还行吧?”时胤问爷爷。
  “嗯,先就这样吧,有必要我再给他打电话。”
  时胤仍把信装进上衣口袋,正要说什么,他的爷爷忽然问:“你找女朋友了吗?”
  “嘿,爷爷问这个,是不是急着想抱重孙子了?”
  “是啊!你先回答我,不许撒谎!”时士直勾勾地盯着时胤。
  “还没呐!我还敢对爷爷撒谎?不过,您可不要着急。”
  “是呀,像时胤这样的条件,只怕天天有很多靓妞在追他……”
  时士打断包子的话:“嗯,正是这个关键点要把握好。不要因为有成群的女孩围着就花了眼,就乱来,就这也看不来,那也看不上,走着走着就老大不小了。”
  “嗨,在两年之内不谈这个,这之后嘛,您下命令,我一切听从您的指挥,好么?”
  “两年?两年——嗯行,哈,我们一言为定!”时士说着,把一只有些干瘪的老手举过头顶,掌心向着旁边的孙子。时胤明白了爷爷是要和他击掌为誓,便马上伸出胖乎乎的一只手和爷爷一击,然后祖孙两人大笑起来,把包子也逗乐了。包子的心语:你个老家伙能够管到他?如果认真算起来,这胖小子在外面只怕给你种养了一群啦!
  “先在我这里吃饭了再去吧!”时士看到皮汝在餐厅门口招呼,便对两个年轻人说。
  “行!”时胤快速站起来,要把身旁的爷爷扶起来。
  老头却推开他的手:“我还没到那样的地步,你先走,到饭厅的酒柜里拿出瓶好药酒来!”
  “噢,好的!”时胤回应着,在前面经过一条不长的走廊走进了餐厅,拉开酒柜,目光快速地在满柜子的酒瓶中巡视,在中部偏上的一层看到了各种药酒。正好此时包子和时士也来到了餐厅,时胤便问:“爷爷,我也不熟悉药酒,您说拿哪种?”
  “噢,阿姨知道的,让她告诉你。我平时也没摆弄,只管喝。”
  站在旁边的皮汝笑笑:“也确实,你就拿中间偏右的那个高瓶子吧。”
  “全身牌的?”
  “对!”时士和皮汝异口同声地说。
  “好呐!”时胤拿出酒,皮汝要接过去斟酒,时胤赶紧阻拦:“您就吃饭去吧,这个我来!”老阿姨笑笑走了,时胤便往爷爷面前的杯子里倒酒,满了,差点溢出来,酒杯里面精致的花鸟图案被放大,液面的微微颤动丝毫没有降低它的美感。
  时士赶紧撮起双唇咪了一点酒入口:“嗨,小子,仇人面前满斟酒啊,爷爷我应该不是你的仇人吧?呵呵……咳咳——”老人笑得有点咳起来。
  “爷爷,你当然不是我的仇人,但我听说酒桌上没有尊卑贵贱,所以我就都要倒满啊,只是动作猛了点。”
  “错!我们有深厚的酒文化,酒桌上怎没有尊卑贵贱?就凭这点,先罚酒一杯!老将军您看怎么样?”包子提议。
  “那好,你这样不讲友情,我就不给你斟满,让你想喝喝不着!”时胤真的只给包子斟了半杯酒。
  “嘿,你小胖墩真的要喝罚酒么?”时士看到时胤给自己到了一满杯,“不行!我知道你的酒量,再说,下午要去不管部,怎么可以醉醺醺地?”
  “嘿,老将军您就不知道,您的宝贝孙子在国外几年,可练出来了,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量了。”包子故弄玄虚地对时士说。“这一杯也不过100克吧。至于他只给我半杯,我真心感谢他——我的酒量不行,平时是基本上不喝酒的,我到您这里来过多次,您应该记得的。”
  “爷爷,您不要听他乱吹!”时胤坐下来,先夹了块鹅肝放进嘴里。
  时士两手分别在两个年轻人的面前一挥:“听令:时胤提瓶,给包子加到大半杯,包子不能阻止!”
  “是!”时胤站起来像模像样的行个军礼,给包子续上一点酒。包子深怕时胤给他倒得太满,用一只手帮着执掌酒瓶。时胤不依:“爷爷,您看他这是不是阻止?”
  “对!如果继续这样,罚酒一杯!”时士威严地又发出命令。
  “好,我执行命令!”包子只好松了手。
  时胤也严格地执行了老爷子的命令,确实只给包子到了大半杯。
  “好!”时士把自己的酒杯端起来,对两个年轻人晃一晃,“来,祝你们俩一切顺利,我们喝!这既不是战场也不是商场喝酒,我们随意啊!”说着,时士自己抿了一口。
  两个年轻人也端起酒杯,礼节性地对老者晃晃,然后各自喝起来。
  包子本来想皱眉头,但他觉得不合适,只是赶紧夹菜吃。他的心语:老头的宝贝药酒,就这个难喝的味道?不过,他的酒应该是好东西,可能是我不能喝酒的缘故。
  “爷爷,您这是什么宝贝好酒啊,这样难以下喉?”时胤皱起眉头对爷爷说。
  时士正在用牙签从面前的碗里面戳起一个小小的鲍鱼崽送进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笑:“哈哈……一听你说就知道你是老外,也怪不得,你和老外生活了几年时间。这酒通经活络,保持血管的软化状态,对人体益处大得很呐!”
  “可是,不好喝是事实吧?”时胤又扁开着大嘴,龇出下面的那排牙,摇摆着他的圆脑袋。
  “嗯,药有几种是味道甘美的?只有多吃苦,才能得到除病强身的好处。咳咳——喏,吃点这些国外进口的海鲜,或许可以把你觉得的苦味冲淡。”时士对年轻人们说。
  “嗨,求您了!我去年在国外脚疼,到医院检查、化验,您猜怎么了?”时胤有滋有味地吃着海鲜以外的菜。
  “怎么了?我又不是医生!”
  “还不是那讨厌的尿酸高?”包子征询地望着时胤。
  时胤对包子竖起大拇指:“到底还是老兄知识渊博!所以,爷爷,我现在对海鲜、啤酒之类的美食是只能流涎水,不能吃呐!”
  “切!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你老爸是什么高胆固醇的东西不敢吃,你现在又来个海鲜、啤酒之类的不能尝。我的看法是:你们就是苦吃少了!看我们这一代老家伙,年轻时吃了多少苦!所以,现在什么都能够吃!咳咳——”
  “嘿——您有一样还是不吃为好,免得咳咳——”时胤模仿他爷爷的咳嗽,继而“嘻嘻”笑起来。包子也跟着乐了。
  时士对两个年轻人轮流看了一眼,神情严肃地缓缓摇摇头:“不行,就这个是不能戒掉的!”继而大笑起来。时胤和包子也跟着大笑。
  笑毕,时胤举起酒杯:“爷爷,祝您健康长寿!”
  “好!”时士端起酒杯,转头对包子:“你也一起来!”包子于是举杯和他们祖孙一起喝了一大口。
  放下酒杯,时士招呼着:“随便吃,多吃点,按照医生的交待,晚餐就只能马马虎虎了,所以这一餐干好干足噢!”
  “那当然!”包子吃了点菜之后,也举杯对时士,“老将军,我祝您——”包子笑眯眯地又转头看看时胤。
  “嘿,小伙子,你祝我什么呀?”
  “我祝您早日娶个漂亮贤惠的孙子媳妇!”
  “好!你小子说得好,来,小胖墩,我们一起干了!”
  3人一起把酒喝干了。时胤拿起酒瓶问:“爷爷,您还来点不?”
  “不了!只要是在家,我每天就是中午一杯!现在吃饭!”
  就站在餐厅外面不远的皮汝听到了时士说吃饭,赶紧进来从旁边桌上的电压力锅里分别给他们3人盛上1小碗亮晶晶奇香扑鼻的米饭。
  “嗯,这饭真香,太好吃了!这个叫什么米呀?”包子问。他的心语:其实我知道这个大米的名称和历史,故意问。
  “噢,这是从国外进口的叫什么金银山多少号呀?”老头用右手食指轻轻敲了两下自己的太阳穴。
  “我知道,是6号,它是近年专家用过去专门进贡给皇帝吃的稻子和另外的野生稻杂交出来的优良品种,虽然产量不是太高,但米质特别优良,是香软可口的高级大米。”时胤抢过话头说。
  “那它为什么叫金银山呢?”时士问孙子。
  “因为它的外壳黄澄澄的,而里面的大米则是润洁如银的,所以培育出它的专家就给它起了这样的名字。”
  “嘿,想不到时胤老弟的知识还这样丰富噢!”
  时士和时胤一老一少听得乐呵呵地。3人一会儿吃完了中餐,便转移到大客厅里去喝茶。刚刚坐下,包子对坐在旁边的时胤耳语了一下。时胤便起身说:“爷爷,不打扰您睡午觉,我们俩就出去到外面逛逛,到了上班的时候马上就去不管部。”
  “噢,也行!晚上向我报告结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来。”
  “您放心,爷爷!”
  两个年轻人出来走到车库旁的司机值班室,时胤对先前从机场把他们接回来的年轻军人司机说:“小老弟,把车让我用一下午怎么样?免得你跟着受累。”
  “嗯——”司机迟疑了一下,“您对老将军说过吗?”
  “噢,没!没关系吧?”
  “嗯,没关系,我去说吧!”司机把车钥匙递给了时胤。
  时胤开着汽车在时士宅邸前面的街道上行驶着,速度时快时慢,方向也有点左右晃动。隐身跟随的阖外甲也明显看出时胤不正常,但他不能够对任何人提示。
  包子:“小老弟,你虽然能够喝酒,但是不是喝这个酒不行啊,好像有点轻重不分,让我来开?”
  “切!这酒是有点打头,可你还不是喝了?别一惊一咋,我带你到一个美女多的地方去洗脚捶背,然后——”时胤停止了说话,直愣愣地看着街道边一个骑着独轮电力摩托的女子窈窕的背影。“嘿,这里就有美女呐!看我靠上去……”还没等包子回话,他已经把车靠了上去。由于他酒后驾车有点摇摆,虽然这时速度不快,但汽车招风耳般的大倒车镜扫着了女子的肩头,把女子擦倒在地上。“这妞怎么不见了,躲开了?”
  “快刹车!”包子赶紧低沉但坚决地说。
  时胤好像被包子从来没有过的命令口气惊醒了,赶紧刹住车。他的心语:不知这女孩漂亮么?背影倒是不错的!
  包子赶紧打开车门跳下去,从车后绕到左边一看,女子和汽车大体平行地睡在地上,身上大部分沾了灰尘,看来她是倒地以后紧急来了个翻滚才免遭汽车碾轧的。她的独轮电力摩托滚到了好几米以外的地方。女子现在脸色煞白,惊恐地看着汽车,嘴里骂着:“天杀的,怎么开的车?”
  “对不起!对不起!”包子来到女子身边,要拉她起来。女子不大配合,只是在地上哼哼。包子赶紧又拉开车门,钻进去后关紧车门,再悄悄对时胤说:“快给军人司机打电话!”
  时胤的心语:TND,这点药酒真的弄得老子有点昏?真的擦到这妞了么?
  时胤赶紧掏出手机翻看通讯录,找到这个平日联系不多所以不记得的号码,立即拨号。
  这里包子出车后立即打电话报警,要让交警来处理这事故。包子打完电话以后,看到那个年轻的军人司机跑过来,他赶紧到汽车后面拦住他,把他拖进车内,又关好车门,再对司机说:“小兄弟,只好委屈你一下,就说是你开车擦了这个女子,行么?”
  “这个——”司机略有犹豫。
  包子更加压低声音:“你不是知道我们喝酒了吗?”
  “是啊,如果让警察查到有点小麻烦。小老弟,你不要怕,如果我爷爷知道了,我会帮你说清楚,不会让你有一点点麻烦!”时胤拍拍胸脯。
  司机点点头,又被包子拉下了车。包子对地上的女孩说:“美女,伤得怎么样,我们的司机来给你赔礼道歉。”
  “是、是的,真对不起!你伤得……”
  军人司机还没有说完,时胤从后面钻过来:“混蛋,怎么把人家美女都碰上了?”他赶紧蹲下来轻轻地拍着女子身上的灰尘,再用一只手去托起她的颈部后面,想把女孩扶起来。“请问你能够站起来吗?”
  女孩面容姣好,皮肤白皙,她本来在地上躺着,但看到胖胖的时胤过分亲昵的举动,马上在司机和时胤的帮助下站了起来。包子则把女孩的独轮车提了过来。女孩斜倚在司机的身上,司机不好意思,慢慢把她扶着靠在汽车上。时胤的心语:傻里瓜唧的兵哥哥,人家靠着你,求之不得呐,让人家靠在汽车上干什么?
  时胤也靠拢来。女孩和时胤差不多高。
  阖外甲看着这个美女,马上要笑起来,原来她就是红霓,也就是那个在Se情网站上和土生网聊时脱得赤条条的貌似糜歆的女孩。其实,她工作的场所就在离这里只有一个街区,相距不过两千米的一个小区里。今天她轮休,出来找朋友未果,正要回去,不想被时胤的车刮擦上。
  这条街本来就人车不多,时胤尽量凑近红霓悄悄说:“美女,我们最好不要到警察那里去,你完全可以相信我,我们的补偿会让你满意。如果不满意,你随时可以再去起诉我们。”
  “是啊,让美女到车里去坐,我们可以细谈。”包子过来把后车门打开,让红霓坐了进去。
  红霓疑惑地轮流看着时胤他们3个,没有吱声。
  随着一声响亮的鸣笛,警车在旁边停住,从车上下来两个警察,他们在这辆军车的周围慢悠悠地转了差不多一圈;那个提着摄像机的走过来一边拍摄一边问:“谁开车?”
  时胤指指司机,司机回答:“嗯,是我。”
  “请你出示驾照。”
  司机不紧不慢地拉开车的前门,在副驾驶座前的抽屉里拿出驾照递给警察。
  另一位警察看了看,合上后拿在手中后又问:“谁受伤了?”
  时胤用手指指红霓:“就是这个美女!”
  “伤得怎么样?”警察问。
  红霓:“摔倒了,不是我滚动得快,我的腿肯定没了!”
  另一位警察:“只问你伤得怎么样,是否需要去医院检查?
  红霓欲言又止。包子赶紧代答:“应该不厉害,但我们会和她协商赔偿。”
  时胤:“是啊!”说着,他把提着摄像机的警察拉到旁边一点,“请你放心,我们是在执行军事任务,不能太耽搁。无论这个女子伤得怎样,我们会和她协商赔偿,会让她满意。呵呵,您知道,我们军队是不会小气的。”
  提摄像机的警察点点头:“好吧,那你们自己协商处理。”他回过头来,走到红霓跟前对她说:“既然不是大事故,你们自己协商处理,如果你有不满意之处,可以再到我们这里投诉或直接到法院起诉。我们会给你们一个简单协商程序的建议单。”
  拿着驾照的警察把驾照又看了一下再递给了军人司机,然后掏出一个书本大小的电子本本,在上面输入了几下,又问女子:“你的身份证?”
  红霓掏出一张名片,警察接过来一看:“切,名片!”然后又在电子本本上输了一下,打印出一式两份巴掌大小的纸片分别递给了司机和红霓,再对同伴一努嘴:“我们走吧!”两个警察很快钻进警车。“TMD谁开的车都没搞清楚!”“管他谁开的车,你搞清楚了又有什么用?看来确实没有大问题,随他们怎么搞!”“也是啰,人家军老大,我们不要自讨没趣。”
  警车走了,时胤对军人司机悄悄做个鬼脸:“当是你肇事了,让你背了黑锅,呵呵……现在没你的事了,你去休息吧!再见!”说着和他握握手。
  司机无奈地笑笑:“嗯,再见!”转身向不远处时士的宅邸走去。
  汽车周围不远处的三三两两的看客很快散去了。
  时胤:“红霓美女,你上车,我们送你回去,边走边谈?”
  “嗯,现在只好随你了!”红霓嘴唇鼓鼓,声音不大地回答;说完,她对包子说:“帅哥,劳驾你给我把那独轮的宝贝拿上来。”
  “是!”包子似军人般地答应一声,然后很快便将红霓的独轮车提上车,放到了她的脚边,然后把时胤往后轻轻一推,“小老弟,你还是坐在后面去吧!”说着,他快速坐上了驾驶座,发动了汽车。
  时胤见状,故作惊恐地:“嗨,老兄,你可别把我落下独自带着美女去啊!”边说边钻进汽车,挨着红霓在旁边坐下来。
  “哈,我敢?”包子笑着说完,汽车缓缓启动了。
  红霓的心语:这胖小子一副有权有钱的模样,你这样挨着,难道老娘还怕你?看你能给我赔多少!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武神天下
一个从边陲小城走出的少年,从修炼古老石碑内的神秘一式开始,一路高歌狂飙,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
禹枫
东方玄幻完结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狂少下山
你无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所不能,在我面前也是蝼蚁而已。 我是陈宇,能要你的命,也能救你的命,更能成就你。 九个绝色师娘辅助我勇攀高峰: 大师娘,华佗版神医... 二师娘,强者归来... 三师娘,神都最美强者,不服就干... ...... 九师娘,商界唯我独尊... 陈宇小犊子,师娘们辅助你飞升,主宰世界,挡者...,一个字,“死”
陈宇醉
现代都市连载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仙武帝尊
九千年前,仙武帝尊率领百万神将打入太古洪荒,却无一人归来,只有一缕真火遗留世间。 九千年后,门派废徒叶辰,被赶出宗门,无以为家,机缘巧合之下偶得真火,再踏仙武之路。 这是一个神魔仙佛并立的世界,这是一个诸天万域混乱的年代,叶辰的逆天征途,由此开始。
六界三道
东方玄幻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