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58.爬树窥视

  阖外甲在通过自己的隧道返回存就村的途中,临近了,他放慢了速度,果然有新的发现:巴果骑着摩托快速地向土生的家奔来。这时已经傍晚,当巴果开近土生家的帐篷的时候,宾客已经散尽,早已接到电话的土生在离家十多米远的公路上迎接到他。
  “嗨!”土生和同学打招呼。“你怎么这么时候才来,是不是带妞玩了一会啊?”
  “切,胡扯!我又没你帅,你以为就能随便泡到妞呀?”巴果将摩托车滑行到土生家的帐篷边上,下来后把它推到里面。
  “帅有个屁用!现在主要是看这个吧?”土生笑着对巴果做着右手拇指和食指相互搓动的数钱动作。
  “嗯,差不多!不过,你以为我老爸会给我很多钱么?妄想!看看到了大学后会稍稍放松么?”
  “呵呵……富家公子也难如愿啊!”
  “就是嘛!”
  两人走进屋里。水妹在厨房里忙着,仍然是上午那样的单衣,围兜还是系在腰间,把丰满的胸脯凸显出来。
  “妈,巴果来了!”
  “阿姨!”巴果和水妹打招呼。
  “哎呀,小帅哥很久没有到我们乡下来玩了!坐坐,等会就开饭哦。”
  “好的!叔叔呢?”
  水妹:“他呀,还在床上呐!”
  “你爸爸怎么还在睡?不舒服?”巴果回头问土生。
  “嘿,他要和别人赌酒,吐了一次,过了不久又喝了几大杯,醉得一塌糊涂。”土生摇摇头。
  “你们家今天大摆宴席,你老爸凑热闹喽!”巴果摆弄着此前不久还在打牌的人手中抓来扔去的长条形的纸牌。
  “土生,和同学来吃饭!”水妹在厨房里叫着儿子。
  由于整酒大半天,酒菜都剩了一些,所以水妹很快就端出了一桌菜来,招待儿子和他的同学巴果。
  巴果是个活跃的男孩,在厨房看到丰盛的饭菜,便对土生说:“你家为你上大学请客,你也不告诉我,我也可以来祝贺呀!”
  “你现在不是来了吗?”土生坐下来,示意巴果也坐了。
  “按照你们乡下的习惯,那我现在还可以给你封个红包么?”
  水妹赶紧说:“这孩子,你不是也要读大学么?而且你读的埠宜的大学比土生的要好多了!你给土生红包,土生不是也要给你送么?”
  “是啊,何必这样麻烦地送来送去?”土生笑着说。
  “哈哈,也是啊!我后天就要上学了,土生你说过还有两三天。我明天给你送个纪念品,现在保密!”
  水妹的心语:阿弥陀佛,这小子的家里那么富有,不知要送什么?
  “你总是给土生送东西,我们很不好意思呐!小伙子,来喝点酒吧!”水妹指指碗柜里的大酒瓶,示意儿子给同学倒酒。
  “谢谢阿姨,我是不会喝酒的,土生也知道。但我还知道,土生能喝酒哦,他自己喝吧。”
  “你不能喝,那随你,我自己稍微来点。”说着,在自己面前的酒杯里倒了半杯酒。
  “叔叔不起床吃点吗?”巴果望着隔着堂屋的房间。
  “他呀,只是迷迷糊糊地喊要喝水,已经给了他几次了。今天不会吃饭了的!不用管他,我们只管吃吧!”水妹对男孩们说。
  于是三人吃喝起来。水妹看到儿子在喝酒,便说:“你可要少喝酒,特别是到外面读书以后,更不能想这个了。”
  “妈,我在外面能有条件喝酒吗?”
  “嗯,也是,您少给点钱,他就只能规规矩矩吃饭啦!”巴果对水妹眯眼做了个怪相。
  水妹的心语:这小子虽然不是帅哥,但他的鬼心眼还是很多的。
  “那是,再说,我们家也确实没有多的钱让他随便用嘛!”水妹也对巴果笑着说。
  “随便用?”土生把剩下的小半杯酒倒进嘴里,“你问问小巴果,他的老爸那么有钱,他能够随便用么?真是的!”土生由于能够喝点酒,所以很快喝完酒又快速吃起饭来。
  “那好啊,你们孩子能够乱用钱那可不是好事,那是害了你们!你说是不是,巴果?”水妹望着巴果,寻求支持。
  “那当然,阿姨说得完全有道理!”
  “这个当然有道理呀,而且还是真理呐!”土生揶揄母亲。
  “小东西,难道不是真理么?”
  “完全是!”巴果吃完了,舀了汤来喝,“我还可以补充:无论什么人,乱用钱都不是好事!阿姨您说对不对?”
  “对对!巴果这孩子就是懂事!”水妹圆圆的脸上又笑出了酒窝,再问巴果,“小伙子,你就不吃饭了?”
  “已经饱了。我的饭量不大,所以个头小啊!”
  “嘻嘻,这孩子就会说,个子大点小点这是正常的,世界上人这么多!”
  “就是啊,阿姨,我一点都不自卑呐!”巴果喝完汤,放下饭碗,“我们小时候不是看过一个童话故事么,长颈鹿和小山羊不是都能吃到园子里自己想吃的东西么?”
  “哈哈哈……”三个人都笑起来。
  水妹看到土生也吃完了,就对他说:“我来洗碗,你去看你爸现在还要喝水么?”
  “噢——”土生答应着,和巴果一起走进了他父母的卧室。
  土根现在发出不大的鼾声,并没有什么要求。土生到厨房门口对母亲说了句“老爸还在睡”就转身到堂屋里打开电视,和巴果看起来。
  “嗨,TMD麦肯马和尤利多两国的仗打完了,国外好像没有什么够刺激的新闻了。”巴果斜倚在一张牌桌前的椅子上说。
  “就是嘛!就连国内最近也没有什么够刺激的新闻可看啦!所以只好看这些烂电视剧了。”
  “有什么看头,还不如用手机上网好玩!”巴果掏出自己的屏幕差不多一本小书般大的新款手机来。
  土生凑过来羡慕地:“哈,你又换新家伙了,爽!”
  巴果把把手机递给土生:“来,给你玩玩!”
  “好,让我过下瘾。”土生关了电视,把巴果拉到自己的房间里,坐在床上玩起来,一边玩,一边咕哝:“可惜我的手机号资金不足,没有开通上网的功能,就是借别人的手机也玩不成!”
  “这个不怕,我现在给你充一点值吧。”巴果说着,坐在土生的旁边在手机上点击了几下,土生的手机有了短信提示。
  土生轻轻念着:“您刚才通过手机充值已经完成。”巴果还在操作,所以,土生的话音还没有落定,他的手机短信又来了,一看,是网络开通的提示。
  “多谢好朋友!”土生把巴果抱住直拍背。
  “我又不是美女,你抱我干什么?现在你就用我的机子继续过过瘾吧!”巴果把自己的手机又递给了土生。
  “好哇!”土生接过巴果的大手机,又开始上网。两人玩得很是高兴,不觉天已经黑下来,有一两只蚊子在房间里嗡嗡地飞舞。
  水妹走进儿子的房间:“看你们两个玩得……土生也是的,天黑了,有蚊子,你什么都不管。”说着开了灯,把手里拿着的蚊香片放在书桌下面的蚊香盘里,再接通电源。蚊香淡淡的香味飘起来。
  “你们两个洗澡吗?”水妹问。
  “阿姨,这天气凉快,可以不洗澡。您看土生,他玩得这样入迷,更不会洗澡了。”
  其实,土生禁不住酒精的冲击,已经睡眼朦胧了,手里的大手机都差点掉下来。巴果“嗤——”地笑起来。
  土生醒过来:“哎呀,要睡了!”
  水妹斥责儿子:“看你刚才那傻样子,笑死人了!要睡就睡嘛!”说完走了出去。
  土生把手机递给巴果:“我们洗洗脚睡吧。”从床底下拿出两双塑料拖鞋,递给巴果一双,自己穿上一双,“我带你去洗。”他把巴果领到厨房后面和厕所相邻的卫生间,两人在里面简单地洗了洗,很快又来到了土生的房间。土生关了房门熄了灯,两人便上了床,一人一头睡了。
  土生由于今天为了帮助父母办酒席,起得早,加上晚餐喝了一点酒,所以倒在床上就沉沉睡去。由于是新环境,巴果则在床上辗转反侧,胡思乱想,怎么也睡不着,他便独自用手机上网,关了声音玩小游戏,随着夜的深沉,将近午夜时分,他才有了睡意。在巴果刚一睡着的时候,他的腿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一下,不但自己醒了,把土生也碰醒了。土生一翻身,腿无意中碰到巴果的私处,感到有点异常,“嗤嗤——”地笑起来。
  这下把巴果的睡意也驱走了,他报复性地用脚去探讨土生的私处,然后回以嗤笑。
  “你一直没有睡着?在想哪个美女?”土生小声地问巴果。
  “屁,我可不像你有指定的美女可想,可以享受!”巴果也小声地和土生交谈起来。
  “你是说糜歆?实话告诉你,那妞我还没有实质性地接触呐!”
  “真的?”
  “谁骗你!反正连真正的吻都没有。她总是支支吾吾地,放不开,不知为什么。”
  “这样啊?那妞虽然漂亮,可能情商太低,追求的人多。所以,你不能急嘛,但要有锲而不舍的韧性哟!”
  “唉,只能这样了!”土生开了灯,端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大口冷水。
  “那你和邻家女孩有没有拉扯?”
  “什么呀,我们的邻居女孩不多。即使有几个不是难看就是跟着父母到外面去了,我和谁拉扯去?
  “嗨,真是爱情的穷乡僻壤,想找个妞夜游一下都没戏!”巴果嘻嘻地笑了。
  “不过——”土生坐了起来,“从我们家往南过去几家,有个叫西米的女人,虽然比我的老妈年轻不了多少,但还风骚,在农妇中还是出类拔萃的。”
  “你说她干什么,难道我们可以去和她玩玩?”巴果也坐起来,吃吃地笑得厉害。
  “你别傻笑!我告诉你,她今天也在我们家喝醉了,偷偷溜回家的。她的丈夫是个大她十多岁的小男人,听说是不能满足她,所以他们在一起多年都没有生个孩子。”
  “那又怎么样?”巴果不解地望着土生。
  “我们是不是——”土生的声音低成了耳语,只有巴果听得到。
  当然,阖外甲是知道的,他只是在隐身中一笑,便决定跟踪这两个小毛头,看看他们玩出什么名堂来。
  两人很快就穿好了衣服。土生带着巴果悄悄地溜出房间再掩上门,看看父母的卧室房门紧闭着,他又轻巧地扭开大门,用钥匙扭着把门锁上,然后在下弦月的微弱光线中,两人顺着公路边上风快地向南去了。他们来到吉斋的楼房前面,又在几只萤火虫的绕飞间隙中从菜园绕到后面,往楼上一望,看到窗口传出朦胧的灯光。墙边一排大树的树蔸旁的草丛里,几只蟋蟀轮流鸣唱着,似乎在赛歌,靠近两个少年脚步的地方,蟋蟀们感到了震动,暂时停止了它们旋律稍显单调的歌唱;稍远一点的辣椒丛中,本来有只纺织娘在演奏的,大概也感到了暴露的危险,停了下来。
  “这下半夜了,还有灯光,是不是他们还没睡,在干什么啦?”巴果悄悄和土生耳语。
  “说不好,管他!我们爬上去看看?”土生说着,脱了凉鞋,对巴果一挥手,自己带头慢慢地往靠近窗户的一根大树上爬去。巴果紧跟在土生的后面。很快,他们就爬高了四五米,到了和吉斋的卧室窗户基本平齐的高度。隔着一层纱窗,在不太明亮的灯光下,他们看到打赤膊穿短裤的吉斋窸窸窣窣地从床上下来,走出了房间。毛头小子们在树上看到了西米穿着比较小的花短裤睡在床上,即使没有裸露任何一点应该严密遮蔽的地方,但此情此景也是平时看不到的。于是,两个小子看得很认真。巴果在偏下的位置,想看得更真切,把头向窗户处伸了伸,一根细树枝被折断,发出不大的响声。西米翻身,只有背影对着土生他们。土生被树枝折断的响声吓着了,赶紧往下溜。巴果看到这情景,也赶紧下树。两人把刚才恢复了热闹对唱的蟋蟀们吓得又暂时噤声。两个少年在月光中摸索着穿上鞋,强忍住笑,又风快地跑回了土生的家。
  两人悄悄钻进土生的房间,关上门后才轻轻笑起来。
  “哎,你看清楚了吗,就是吉斋老大伯的短裤有不有什么异样?”土生问同学。
  “切,我才没注意那小老头,我只是看那衣服遮不到的白净女体了。要知道,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女人那样睡着。当然,还看到了萤火虫。真没白跑一趟!”巴果还沉浸在刚才的兴奋中。
  “我也是!怎么样,我没骗你吧,那女人是不是还不错?”
  “嗯,还可以,只是年纪大了点。”
  “又不是要你和她来一腿,只是开开眼。”
  “你小子别傻,”巴果神秘地,“如果刚才是你在那个床边,我敢肯定你会控制不住,也会就汤下面的,嘻嘻嘻……”
  “所以,有句俗话说得好:男大十岁离母,女大十岁离父……”
  堂屋里传来响声,是土生的父母谁起来了,土生和巴果只好赶紧打住,又开始睡觉。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武神天下
一个从边陲小城走出的少年,从修炼古老石碑内的神秘一式开始,一路高歌狂飙,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
禹枫
东方玄幻完结
权力风暴
主人公江云皓转业之后成为黎城县县长,开启了自己的仕途。 在官场和对手们的斗争中,江云皓坚持自己的原则,从不畏惧挑战; 谋略上,更是经常给人惊喜。 最终,江云皓通过自己的努力和高层的赏识,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 而主角的红颜们,也在他的影响下,走出了各自的一片天地。
绷子床
都市其他连载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官路风云
身处官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升迁、女人成就江凡壮举。
蚕豆香
现代都市完结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