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57.升学宴请

  在阖外甲拍摄的视频中,也有人在欢笑鼓掌。不过,这不是在繁华的州府之中的州长时胄的豪华会客室内,而是在兮水县存就村村民土根家的帐篷里。
  帐篷里此刻的气氛不但远比今天暂时取消了的打牌热烈得多,而且热气腾腾,向四周弥漫着酒肉的香味,成了一个热闹的宴会场所。土根家的亲戚朋友和邻居正聚集在这间和房子紧密相联的大帐篷里饮酒,庆贺土生被三水大学录取,即将进入该校学习。
  这一次,阖外甲以电视记者的身份,专门前来拍摄。现在,他把几台摄像机布置在不同的角落,让它们按照既定的程序自动拍摄,自己则到处走动,活跃在这个私人庆祝活动的众多宾客之中,碰到他感兴趣的镜头立即用他万能的隐蔽着的仪器拍摄下来。
  阖外甲首先碰到的宾客是从帐篷的旁边踅进来的他最早认识的南民老头。
  阖外甲看到老人走进来,立即伸出手来:“大爷你好!”
  南民到底是在城市里生活过的,也连忙伸手和阖外甲相握:“小伙子好!”
  这是秋天的时光,天气阴晴相间,起着不大的南风。风儿一阵阵从辽阔的大地中拂来,带着以棉花植株为主的农作物的特有气息,使人闻着也还不讨厌。
  “呵呵……好舒服!”南民对着风吹了吹,问:“是这凉快的南风把你给吹来的?”
  “哈哈,大爷说得好!我和您一样,是来庆贺土生考上大学的。听说这是最近二十多年来再次有学生考上大学?”
  “是啊!”
  “难怪东道主搭了这么大的帐篷。是得邀集亲朋好友好好庆贺庆贺!”
  “嗯,对!不过,这帐篷可不是为了这次的庆贺才扯起来的,土根用这个已经几年了。”
  “噢——?”阖外甲装作不解地问,“那这帐篷平时都干什么用?”
  “在农闲时大家在这里打牌呀!”
  “那可真不错!很舒服的!”
  “就是嘛!所以,我就不羡慕城里人,不像我老伴那样总喜欢待在城里。”南民看到草升走进来了,对他招手。
  草升走过来,阖外甲伸过手去:“草升大爷好!”
  “噢,呵呵……好好!”草升没有伸手的意思。
  南民一拍他的肩头:“人家记者要和你握手呢!”
  “噢噢!”草升如梦初醒,这才连忙伸手与阖外甲握了握。
  南民对帐篷四周看了看,指指帐篷临近公路的边上对阖外甲说:“记者你忙你的,我和草升要过去下。”
  原来,根据风向,东道主把负责为所有食客烹调可口饭菜的厨师们安排在这个帐篷的北边沿。为了降低成本,那个一直冒着热气的铝皮做成的小小土锅炉兼蒸笼,里面烧着树枝或树蔸锯成的烧柴,四周沸腾的热水源源不断地冒出蒸汽,蒸出香喷喷的米饭和一些菜肴;当然,厨师们并不完全依靠蒸笼,他们还在旁边的大锅里一盆一盆地炒着多种菜肴,然后把它们分盛在4个大盘子里,由跑堂的分别端上4张桌子。当桌上摆满10道大菜和两个分别为油炸花生米和酱萝卜之类的冷盘之后,宾客们在东道主的吆喝下便入席准备开宴了。上桌后,能够饮酒的食客互相斟酒,不会喝酒的则盛上一碗饭吃起来。
  在这个帐篷宴会厅的入口处,靠近稻场外面的水泥公路只有几米远的地方,放着一张三屉桌,土生的表哥和表姐两个年轻人坐在后面;表哥的前面放着一个封面印着金色“礼薄”两个大字的记录宾客赠送礼金的红色登记簿。他们这里此刻不忙,看来土生家的主要亲戚送礼的时刻已经过去了,只有左邻右舍的代表陆陆续续地来。现在先后来到他们面前的是南民、草升和西米。南民和草升两位老人一起来到桌前,分别递上一张钞票,土生的表哥记上100元,坐在旁边的表姐把钱收下,塞进了她面前的抽屉里,然后在身旁的大纸箱里拿出两个红色的小纸袋递给他们。等两位老人过去后,西米递上两张钞票,表哥和表姐又登记后递给她一个红色小纸袋。西米刚把纸袋扒开一点点,看到里面是五颜六色的糖果和巧克力。土根走过来,故意稍稍加大声音:“唉呦,大妹子来了,快来入席!”
  “切,不要因为你家有喜事就没大没小哦,要叫我嫂子!”西米佯嗔地回应。
  “是啊,是啊!”草升支持西米。南民在旁边微笑地看着。
  “好好!当然是嫂子!女人跟字辈嘛!嘻嘻嘻……”因招呼客人而走来走去的水妹过来拉西米,指指身边饭桌旁的空座位,“这里刚好差一位呐,正好和南民大叔他们一桌,坐坐!”
  “好的,还是弟媳妇对我好!”西米搂搂水妹的肩,在座位上坐了。
  “诶,吉斋大哥怎么没来呀?”水妹问。
  “他呀,摸摸索索的,说是有点棉花不捡不行,喝酒就不来了,如果明天没事,他说要来打牌的,随他!”
  “好哇!你们喝酒吧,我等会有空再过来。”水妹说完去招呼其它事情了。
  “欢迎欢迎!”南民在对面望着西米说。
  “大叔你不欢迎我也来了!”西米笑着说完,马上回头对土根说:“老板,我们这桌有两个年纪大的,你不敬酒呀?”
  “敬呐,谁说不敬?”土根操起桌上的大酒瓶,首先给南民斟了一杯,再给旁边的草升倒。
  酒席上使用的餐具,除了桌子中间盛菜的大碗之外,其它餐饮器具全部是一次性的塑料用品。譬如酒杯,就是可以装二两多的透明家伙。
  “嗯,你这算找对了,给我这么多可喝不了!”南民说。
  “不要讨价还价,这喜酒反正要喝,喝不了就找人帮忙嘛!”西米大大咧咧地说。
  “是不是可以找你帮忙呢?”南民直直地瞪着西米问。
  “不需要我帮忙吧,您可是有名的酒仙呀?”
  “嗯,你这是要我多喝酒了就这样高抬我。再说,即使能够喝点酒,那也是年轻时候的事呀!”
  “是呀,现在南民大哥年纪大了,我们同意他找你帮忙。”草升也对着西米来。
  “帮就帮!”西米快人快语。
  “好!”土根过来给西米满上。“先喝完自己的再说!”
  水妹正好走过,就对丈夫说:“你们一些男子汉,可不要欺侮女同胞哦!”
  土根:“她能喝的!”
  有人找水妹有事,把她拉走。
  “土根就是喜欢带头欺负我!”西米流畅地说出来。她的心语:我喜欢他的欺负……
  阖外甲用仪器把西米脑海中的“画面”显示出来:土根和她夜晚在水塘边上拥抱在一起;土根和她在小镇上的旅馆房间紧紧地抱在一起……
  “哈,那还得了?他再欺侮你我要教训他!”南民大声说。
  “好,我接受南民大叔的批评!今天是庆贺土生考上大学的日子,我们先不说这个,请大家先喝酒,啊?”
  “好!我们大家干了!”颇能够喝点酒的草升提议。
  “干!”在一阵吆喝之中,能喝酒的真的干了杯,不能喝酒的倒也没有谁去勉强他们,大家随意。一杯酒下肚,人们的餐具在丰盛的大菜碗间快速运行,分享着各种菜肴。
  可是,这种自由的气氛没有继续多久,阖外甲为了侦测现在他面前的这些地球人到底酒量如何,便端着酒杯踅了过来。其实他先前已经悄悄喝了一杯,是为了测试这个家宴用酒的味道和酒精度数。通过实测,阖外甲得知这酒是当地农民用稻谷加上少量的高粱自己酿造的白酒,度数将近50,口感还不错,而且香味也很能吸引人的。
  阖外甲来到西米他们的桌旁,举起满满一杯酒:“各位,两位大爷是我来到贵地最先认识的。还有西米大嫂,我知道她在喝酒上是女中豪杰。还有其他各位朋友,难得在这样一个喜庆的宴席上聚到一起,我敬各位一杯!”
  阖外甲站在桌旁敬酒,按照礼仪,坐着的人们应该站起来,但是,这里是乡下,他们的宴饮文化不同,所以人们都坐着,是喝酒的就端起了自己的酒杯。
  “敬酒者先干!”说完,一仰脖,把一杯酒灌下了肚。“各位请!”他首先来到南民的旁边,看看他只是抿了一口,便问:“怎么,南民大爷不给面子?”
  “小伙子,我先就说了要找人帮忙的,而且还有人答应了。”
  西米站起来:“来,说话算数,大叔你就给我!”接过南民递过来的大半杯酒一饮而尽,再把酒杯还给了南民老头。
  同桌的人们一起鼓掌叫好,把土根也吸引过来了,他也陪着阖外甲围着桌子转。
  阖外甲来到草升的旁边,老头自觉地端杯一饮而尽。现在轮到西米了,她用手轻轻敲敲脑袋:“晕了!我不喝完怎么样?”
  “那可不行!你既然能够给别人代,就要喝完!”土根倒上一杯酒,“来,让记者陪你喝!”说着,把酒杯递给阖外甲。
  “也行!”阖外甲“咕嘟”一声又把酒喝下去了。
  西米仍然觉得为难,阖外甲把酒杯伸到土根面前让他倒满,再递给土根:“我建议你来陪西米大嫂,大家说怎么样?”
  人们哄笑着,有的还鼓掌支持。唯有南民笑意不明显地把眼光在土根和西米的脸上睃来睃去。
  “陪就陪!只是我喝了,西米就一定要喝啊!”土根望了望西米,他的心语:这娘们带了些酒色,脸蛋上红晕了,还有几分妩媚呐!还来一杯她可能就会醉,要是趁着醉醺醺的时刻把她搂到床上,那个风味不知如何?
  土根又望了望阖外甲。
  “这个当然!”阖外甲仿照地球人的姿势拍拍胸脯。
  土根把酒一饮而尽,只觉得似一团火钻进了自己的胃里,炙烤得他有点难受。人们看到土根已经喝完,便都盯着西米。西米只好勉强喝了半杯后停下来:“不行了,我、我醉了!”
  阖外甲用仪器探知她的头真的有些晕了,但还想看看她怎么继续下去,便故意起哄:“不行啊,没有喝完!不过,如果大嫂你请我帮忙,我可以把这些喝了,怎么样?”
  “切,谁要你帮?”西米站起来,“但你可以来一满杯陪我么?”
  “行啊!”阖外甲很是干脆,让土根给他倒了满满一杯,“我们一起喝!”说完,把酒又灌下了肚。
  在人们的起哄中,西米只好把剩下的半杯喝了,赶紧又喝了两勺汤,开始发蔫了,再也没了先前的那种活泼。
  阖外甲知道草升还没喝好,便又要土根给他一杯酒后撩起来:“大爷,您是我来到这里最先认识的朋友之一,我一定要敬您一杯!”
  “好的,记者看得起,我就喝了!”草升和阖外甲一起干了。
  阖外甲转身,没有看到刚才形影不离的土根,他一侦测,才知道土根由于忙,今天到中午了,一直基本空腹,所以,本来能够喝一些酒的他,现在却悄悄躲在厨房后面的角落里吐。
  这里,人们酒后纷纷盛饭吃起来,西米和草升又不见了。阖外甲知道他们也是喝过了头,已经开溜了,不由得笑起来。
  阖外甲借口近日肠胃不好,不觉得肚子饿,所以除了酒之外,对于其它各种食物,都只是象征性地吃进一点点。由于他放开和东道主土根以及其他赴宴的食客用酒杯豪赌,结果把这场宴席上最能喝酒的人都先后放倒了。
  土生由于年轻,不敢和大人们赌酒,因此保持了清醒的头脑,在自己的父亲等战败之后,他来参与接待客人时便忍不住问阖外甲:“大哥不是肠胃不好么,怎么喝起酒来连酒仙们也都一败涂地?”
  “哈,老弟,这你就不懂了,酒能够治疗寒胃,说不定喝了你的喜酒,我的肠胃马上就会好起来噢!”虽然类似酒鬼的理论,但地球人大多是赞成的,土生和许多清醒的人们纷纷对阖外甲竖起大拇指。
  对于其它食物,阖外甲虽然只是象征性地吃进一点点,但还是决定在无人处就把它们吐出来。他这样做并非因为地球人的食物完全不合他们外星人的胃口,也不是完全不能为他们补充能量,而是因为地球人的食物渣滓较多,食用多了不但肠胃饱胀得不舒服,还得排出较多的有着难闻气味的气体和固体的大便,远没有他们自己的营养液来得高效和卫生。阖外甲借口有事要立即回州府,和土生一家人等道别,把自己的“驰者”开出来后飞驰了一阵,利用他的仪器选择了方便的地方,停下来后果然很快就解决了胃内暂存的少量食物。如果是地球人,即使吃进去不久,食物拌和了唾液和胃液,吐出来可就色香味大变;如果吐得多了,翻了胃囊的老底,甚至还有绿色的胆汁来凑热闹,那还要让吐的人品尝厉害的苦味呐!而外星人阖外甲则基本没有这些麻烦,所以,他在路基旁的一丛灌木边吐出来的不多的东西,很快就被一只流浪的脏兮兮的黑白都难以分辨出来的哈巴狗给舔食干净了。可怜的狗狗舔食完毕之后,还直直地瞪着阖外甲,意犹未尽嘛!狗狗为什么没有醉倒呢?因为地球人发明的酒类中所含的酒精是高热量的物质,和阖外甲他们配置的补充能量的液体的部分成分大体相同,所以被阖外甲的身体快速地吸收了。这也是他能够大量喝地球人酿制的高度酒都不醉的原因。
  “去吧,你今天的能量够了!”阖外甲对狗狗挥挥手,返身上车去了。阖外甲刚才倚靠自己的仪器的计算和操控他的“驰者”,一路高速飞驰,不知不觉已经离开了存就村数十公里,来到了兮水县通往州府的高速公路不远的地方,于是,他像前面的开车者一样,在入口取了收费卡,再又使用仪器操控,把车驶上高速公路,用可以达到的最高速度奔向州府。在驶出高速公路时,收费站带着微笑的女子把阖外甲递过来的卡放在机子上读出他需要交的高速公路通行费,然后对阖外甲一伸手。阖外甲通过仪器已读出她的心语,知道她是要他把卡拿出来刷,但阖外甲觉得很少开车,懒得花费心力去做卡,所以他就拿出一张大钱递过去。女子只得接过,然后在抽屉里翻几块找零的钱。阖外甲笑着对女子挥挥手:“算了,就当小费送给你,请打开栏杆!”
  女子笑着对阖外甲挥挥手,马上升起了栏杆。
  阖外甲把车开进市内,停在了一处偏僻的停车场。阖外甲不会因为超速被交通警察逮住?不会!因为他用自己的仪器干扰了一路上的测速雷达,所以,虽然看着他的“驰者”呼啸而来的众多的被超车者惊愕无比,但人们并不明白他何以没能受到应有的处罚。当然,他的仪器中的微电脑是很先进的,它探测、计算、控制的汽车虽然达到了速度的极限,但是肯定是安全的。其实,阖外甲选择离开土根的家,是想仍旧采取隐身的形式来进行调查,因为这样能够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材料。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权力风暴
主人公江云皓转业之后成为黎城县县长,开启了自己的仕途。 在官场和对手们的斗争中,江云皓坚持自己的原则,从不畏惧挑战; 谋略上,更是经常给人惊喜。 最终,江云皓通过自己的努力和高层的赏识,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 而主角的红颜们,也在他的影响下,走出了各自的一片天地。
绷子床
都市其他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完结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