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56.城改公务

  早上7点15分左右,时胄就在自己官邸的餐厅里早餐完毕,抓过茶杯喝了一口茶,感到温度合适,便吮吸了一大口,“咕嘟咕嘟”地在口腔里涮了几下,然后“噗噗”地吐在旁边不远的痰盂里,再扯过一张餐巾纸把嘴唇抹了几把,走出餐厅。当他走出厅堂,来到专车停泊的老地方时,车和司机倒是都在等待着他,但按照老规矩,包子应该在车里,可现在却不见他的身影。
  “嘿,小包子干什么去了?”时胄钻进车里,看了看后问司机。
  阖外甲通过仪器侦测,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但隐身的他不可能多嘴,只是静静观察。
  “噢,我刚才给他打电话了,他说正在厕所,可能肚子有点意见了,呵呵……很快就会来吧。”司机笑着对时胄解释。
  “那好,我们等他三五分钟吧,如果还不来我们就走,让他自己开车来!”
  “行!”司机打开面前的视频,轻声地问时胄:“您还是看新闻吧?”
  “嗯,只有这点空!看看州电视台都播放些什么?”时胄捏捏两眼之间鼻梁的低处,不知是要缓解视力的疲倦还是微微的脑袋沉重。
  视频里播放的是多台大型施工机械夜晚在马路上施工的镜头。解说的声音:“为了实地了解州府的城市改造情况,州长时胄先生深夜到几条主要的街道进行视察。他向各处工地的负责人详细地询问了施工进度、有没有他们克服不了的困难。他对施工的工人们嘘寒问暖……”
  “切,这又是桑尼那傻妞在解说吧?什么嘘寒问暖,现在这个秋还不深呐,哪有寒冷?”
  “人家是颂扬州长先生呀,您还——嘿嘿……”司机笑着说。
  “颂扬?人们不当面指着我的鼻子骂就是天大的造化了!诶,你对现在的这个城市基础设施的大规模的改造,听到什么反映没有?”
  “嗯——还没有听到。”
  “嚯,有顾虑啰?那你说说你自己的想法?”
  “我——?要我说真话?那就是开车太不方便,给您服务的质量下降了。”
  “嗯,这是真话!”时胄看到包子气喘喘地跑来,“嘿,小包子,怎么啦?是贪嘴还是晚上和娇妻游戏把肚子凉了?”
  “对不起!呵呵,可能都有吧。”包子笑着应答。
  在三人的笑声中,汽车快速地驶出官邸,奔向州府的办公地。
  车载电视上的视频画面:很大的红底黄字的警示牌上用老大的字写着:“此路封闭,请绕道而行!”下面小一号的字写着:“给您带来不便,请予谅解!”
  桑尼在采访一个路过的年纪较大的男性市民。桑尼问:“最近大规模开始的城市改造,给您的生活带来了影响了吗?”
  “这是肯定的!”
  “那您有意见吗?”
  “没有,我们现在遭受点困难,这是短期的,暂时的,改造完成以后就好啦!”
  “好的,谢谢!”镜头切换为桑尼把话筒伸向一个扶着自行车的大妈:“大妈,您对现在大规模的城市改造怎么看?”
  大妈爽快地:“改造好哇!像我刚才骑过来的这条巷子,以前高低不平,买的鸡蛋放在车篓里,骑回家里时经常在路上就被颠簸得沿路滴蛋清;现在可好啦,你看路面平展得像家里的地板似的,就是把鸡蛋放在上面滚着回家也不会破了呀!哈哈哈……”
  车内,时胄“切”了一声:“这妞他们还真能办节目,那些说难听的,甚至骂人的他们一定给删除了!TMD,都是些大骗子!好!哈哈哈……”包子和司机跟着大笑。
  汽车在时胄的办公楼前停住,他等不得门警来开门,自己快速地扭开门就下了车。他刚走进自己的办公桌,庞士就点头哈腰地来到了他的身旁。时胄坐下来,望了一眼隔着宽大的办公桌站着的庞士:“你赶紧把搜集到的有关城市改造的情况说说。看看州府本身的财政状况和它的市长是怎样在民委会上过关的?”
  庞士掏出书本大小的平板电脑,在短暂的音乐声中打开,正要开口,时胄伸手往下一压:“坐下说!”
  “谢谢!”庞士在时胄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稍稍看了看手上的电脑,对时胄说,“到去年年底,市里近年的累计赤字是809亿,贷款余额是1203亿,这些数据您是知道的。”
  时胄点点头。
  庞士继续:“这次的城市基础设施大改造总的预算是600亿元左右,也就是说,到年底,市里的贷款余额至少将达到1800个亿以上!这就是市里开始犹豫的原因。”
  “他犹豫个屁!我就是要压着他们干。一群SB,连老百姓的口头禅都不懂——虱多不痒,债多不愁。国外的也有类似的名言嘛,你欠银行1万,你在银行手里;你欠银行1亿,银行在你手里!如今那些发达的国家,哪一个不是一屁股的债?人家还不是比你发达?还不是比你过得快活?你快点,我9点钟要会见外宾,这你是知道的。”
  “好的!”庞士用手扒拉下电脑的屏幕后继续,“您说那个市长是SB,其实他不傻呐,他在民委会召开之前,要人管部的头头找民委会的几个年轻的副头谈话,许诺明后年就让他们高升一格,再就是把预算尽量打低到只有60%左右,他的如意算盘是以后去追加,这下民委会就不能干预,只有干瞪眼的份。就这样,他们比较轻松地在民委会上过了关。”
  “好!”时胄用拳头在桌上轻轻擂了一下,“喂,上次打着老爷子的牌子的那个家伙,最后中到个大项目了么?”
  “中了!您没感觉到他最近都没常来找我,嚷嚷着要见您了吗?我们在考核选择施工方时,玩了个真真假假、圈套里有圈套的把戏,搞掉了两个铁公鸡式的大老板,您说的这个家伙就得逞了。不过,这个家伙还是够意思的,他昨天给了我点意思,”庞士伸出两根手指,“我正要给您汇报,看您怎么处理呐!”
  “噢,行,你拿着吧!”时胄的心语:嗯,他们的说法吻合,看来庞士和那个家伙两个人之中,没有人欺骗我。是啊,人家还真的够意思呢,庞士你手里的那点还不及他给我的零头噢!他拿些出来也不亏,那个工程他要赚多少啊?他祖宗8代到国外去潇洒……
  “呵呵,他祖宗8代到国外去潇洒过神仙日子也够了!我是说那小子,他得了这个工程,要赚多少啊?您说要我拿着,那可我可不敢独自处理,那就先放着吧!”
  “嘿,你小子和我的想法完全一致啊!好,以后再说。我要会见外宾去了。那些外国佬应该早就来了吧?”
  “是啊,人家老外是很讲究信守时间的。”庞士附和着,跟在时胄的后面走出了州长的办公室。
  时胄来到几间房子之外的一间会议室,从旁边的侧门走了进去,在为首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在他的右手早已经坐了几个官员,还有他的座位后面坐着一个年轻还算漂亮的女翻译青红,他们看到时胄进来,都点点头,青红还对时胄发出微笑,时胄赶紧还以更明朗的笑意。
  阖外甲赶紧查找资料,获悉此年轻的美女青红原来确实是翻译局临时派来实习的,由于她机灵貌美,也没有男朋友拖拉着她,所以便长期地留在了州长大人时胄的身边。她是个混血儿,即她的母亲是个漂亮的大方国的女人,父亲则是麦肯马人。她从小在大方国长大,在使用本国语言的同时,她的父亲并没有让她少学麦肯马国的语言,所以,当她12岁移居麦肯马国的时候,基本能够和当地学生一起上课。青红在麦肯马又读了10年书,获得了大学毕业证后便来到大方国旅游,看到三水州州府招聘翻译的广告,报名应试,以成绩优异外貌靓丽被录取后派到州府实习……
  青红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胄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轻声问:“9点过多少了?”
  青红把头趋前,在时胄的脑后很近的地方更是轻声地简单回答:“17分。”
  在时胄不明显的点头中,包子领着一老一少两个外国人从另一侧的门走进来。时胄站起来和他们握手。年长的老外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时胄示意大家落座。两个老外在靠近时胄左边的座位上依次坐下。
  青红:“他说他叫卡马乔,到我们州开办饮食连锁企业已经几年了。”
  “嗯,我知道,他几年前刚来的时候我接见过他。我还记得他是现在的总统府厨师的老兄呐,所以称为大卡马乔!”
  大卡马乔听到翻译的话后笑着连连点头,然后指着年轻的老外又说了一通。
  青红:“他叫奥普拉,是来接替我的。我要回去办理退休手续,然后享受安静的生活了。”
  “噢,奥普拉先生,欢迎光临。卡马乔老先生,你在我们这里经营企业期间,虽然把我们的真金白银赚了好多船去了,但我们还是很感谢你,因为你给我们带来了难得享受到的洋口味,还增加了我们的就业机会。希望你退休以后还常来我们这里做客。”
  在青红给卡马乔翻译的时候,时胄仔细地打量着年轻壮实的奥普拉。
  青红转述了大卡马乔表示谢意的话之后,时胄又开了腔:“奥普拉先生真是年轻有为,也就是30来岁吧?”
  青红叽里咕噜地翻给奥普拉听以后,他欠欠身,笑着对时胄说起来:“是的,我34岁。我毕业于麦肯马的斯堪大学,曾经在贵国首都埠宜留学3年,”
  青红见奥普拉使用大方国语言的能力并不比三水州中的笨嘴笨舌的人差,所以,她乐得和其他在场的官员一样笑着旁听。
  “噢,原来如此!真的很巧呐,我的儿子就在斯堪大学留学,最近就要回来了。他可没有你优秀啊,这样年轻就来执掌这样大的国际闻名的连锁企业了。我祝你取得更大的成功!”
  “谢谢州长先生!您刚才说您的儿子在我的母校留学,那我们就是校友了,非常欢迎他到我们企业参观指导!”
  “噢,他没有你水平高,能够给你什么指导?不过,如果他以后在我们国内工作时碰到什么困难,我会要他去向你们求助。但你应该扩大在我们这里的投资,我们这里的劳动力是很便宜的。还有,我们失业的少女很多,其中也有很多是很漂亮的噢,你多招用一些,这对你们和我们都有好处嘛!哈哈哈……”
  奥普拉和其他官员都笑着,只有大卡马乔带着轻微的笑意左顾右盼,因为他对时胄的话不是很理解。细心的时胄发现了,赶紧要青红给他翻译。听完翻译,大卡马乔果然补充着笑起来,逗得其他人跟着笑。
  “奥普拉先生你还很年轻,精力旺盛,夫人还没有带来吧?”
  “当然,她在家照顾两个孩子,1个5岁,1个不到两岁,也够她忙的!”
  “就是嘛!既然你的夫人不能来,也就没有监督者,你更可以在我们这里找几个美少女悄悄包着养起来,减轻她们父母的负担!”
  人们又哄笑起来。
  “减轻她们父母的负担?这个怎么说?请州长先生指教。”奥普拉笑过之后,认真地问时胄。
  “嘿,这个不懂吗?如果你把我们的美少女养起来,她们的父母就不要供养她们了,也不要为她们工作的事劳神费力了,你说,这不是减轻她们父母的负担是什么?嗯——呵呵呵……”
  “噢,我可不知道这里面有这样深奥的道理。”
  “就是嘛,这里面其它的学问更是深得很,你才在我们的国家留学3年嘛,要继续好好向我们的许多有钱、有权或者有其它特别的宝贝的名流们学习,才能够在秘密养美女上达到多而不滥,滥而不腐,腐而不倒的境界噢!”
  “佩服!有学问,有学头!哈哈哈……”这次是老外奥普拉对时胄竖起大拇指,带头开怀大笑起来。
  众人一起打起哈哈来。
  时胄:“奥普拉先生,我还要给你宣传一些我们州对你们这类外国企业来投资的优惠条件:根据来创办的企业的性质送地、免税。如你们的企业到我们这里开办生产企业,送80%的土地,3年内减免税收,即第一年全免,第二年减70%,第三年减30%。怎么样,很优惠吧?其它企业的优惠虽然少些,但也很可观的!所以,希望你们扩大在我们这里的投资。”时胄起身走过来,“好了,今天就和你们几位老板谈到这里。在经营中有什么困难,可以及时向我们的管理部门反映,必要时也可以直接找我噢!”
  “好!”奥普拉带头鼓起掌来,站起来和时胄握别。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