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49.法庭调解

  兮水县法院办公大楼一楼的大门口,安检门像个巨大的怪物张着贪婪的大口,要进去的外来人员,先交出身上能够方便剥离的包裹和手机、钥匙等物件,再走进去,让同性别的检查人员用探测器在身上仔细探查,必要时还要让对方在自己的身上仔细摸捏。
  现在,土根父子就正走到这道安检门前。土生对父亲说:“刚才在大门外不是已经检查过吗,怎么在这里又……”他看到站在安检人员旁边的体形彪悍的法警在注视着自己,把余下的话忍住了。
  土根把小包往通过安检柜的不停循环的传送带上一丢,对儿子说:“刚才的检查没有这里仔细嘛,你少多嘴,快进去吧!你看那钟,不是就要8点半了?”
  土生在走进安检门的同时,扫了对面墙上的差不多一面墙大小的电子显示屏一眼,果然其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是8点25分了。安检门“叽——咕——”地叫起来。一个男安检员拿着一块老大苍蝇拍一般的东西在土生的身上划动。“苍蝇拍”发出了“吱吱”的声音,停在了土生的腰部,安检员再用手一掏,原来是一串钥匙。安检员有点不耐烦地:“怎么不摘下来过安检门?现在取下来吧!”
  土生取下钥匙串,安检员接过来一看,上面有把多功能的小刀。安检员顺手从旁边桌上拿过一个布料的小袋子,把钥匙串扔进去,再指指上面的编号“17”:“记住这个号子,等会出来的时候再领回去,嗯?”土生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现在轮到土根从传送带上拿起他的小包了,就在他伸出手的瞬间,小包已经被出手更快的安检员拿去了,他拉开拉链,拿出一瓶饮用水:“这个是不能带进去的,如果你还要的话,等你出来的时候来拿。”土根轻轻摇摇头。
  父子两人终于通过了安检,土根本来想拦住里面来来去去的法院工作人员问问自己要到什么地方去参加今天的庭审,眼尖的土生拍拍父亲:“你看,这上面流动的字幕不是有我们的?”
  土根看看,还没有找到。阖外甲在暗中把他的仪器对着电子显示屏一指,那条关于土生的信息的字幕,由和其它的信息一样的红色转变为黄色,而且字幕也暂时停止了滚动。黄色的信息显示:“土生因雷击诉兮水县一中一案,8点30分在9楼庭审2室开庭。”
  土根看着,满意地点点头;而旁边一个正要走过去的法院工作人员则嘀咕:“这个鬼东西TMD有毛病了?”
  阖外甲看到这个场面,在抿嘴一笑中用仪器让电子显示屏恢复了正常。
  土根拍拍土生,直往不远处的电梯间走去:“快上那边的电梯去吧。”
  土根父子走进电梯,电梯门刚刚关上,电梯开动起来,土生的手机发出鸟叫声,他赶紧掏出手机接听:“喂,噢,艾媚姐呀,嗯,是啊,我和我爸爸正在电梯里,马上就到了!好的,再见!”
  “呵,律师他们先到了。嗨,都是那摩托车,总是会出点小毛病,耽误了我们十多分钟。”土根有点恼恨,“明天一定要修修了!”
  土生却不满地:“都是你要今早赶过来,说什么看了天气预报,今天好天气。但总没有昨晚就赶过来住在县城方便吧?其实就是舍不得钱!”
  “你小子,还不是为你节约呀!”
  在父子俩的争执中,电梯停在了9楼,土生抢先走了出来,一扭头就看到艾媚站在走廊里,笑眯眯幅度不大地对着土生父子招招手,然后走进房间里面去了。在艾媚刚才站立处的上方,和门框成90度角地悬吊着一块小小的电子显示牌,上面的蓝色字幕显示着“庭审2室”。土根父子走进房间,艾媚招呼他们坐到她的身边去。
  这间庭审室的座位在此前进行了调整,虽然那排平日由执法槌的威严的法官和其同事列坐的桌椅没有移动,而且书记席还是在右方靠边的地方,但下面的座位作了大幅调整,即向法官的座位靠近,排成了U字形,那些原告、被告、代理人之类的牌子撤除了,代之以当事人甲方、当事人乙方的牌子。法官坐席后面墙上的时钟指向8点29分,那红红的秒针只差半圈就要让人们知道8点半的准时到来。规定的开庭的时间虽然差不多到了,但法官们还没有踪影;当事人甲方的牌子后面,艾媚和土根父子整齐地坐在那里;对面当事人乙方的牌子后面,有作为念清代表的方主任和普同老师两人在座。
  艾媚把头稍稍向其左边的土生歪过去,轻轻地:“要时刻记住我对你的叮嘱,特别是在这样的场合。”
  土生点点头,立即收敛了先前微微的笑意,马上换出一幅呆滞的神态。他看到方主任他们喝着茶,再看艾媚的前面也有满满一杯一次性纸杯盛装的茶,感到口渴了。他的心语:都是老妈,怕什么我们会饿,早上要给我炒现饭吃,又没有什么汤水,真要喝茶了。
  土生把头靠近父亲,指指艾媚的茶杯。还没有等土生说话,艾媚立即对土根说:“土根大哥,土生受到雷击后真的变了许多。那角落不是有饮水机和茶具么,却要父亲去端来。”说着,她还对土根特意眨眨眼。
  土根明白了艾媚的意思,起身去弄茶水:“唉,没办法!”他对方主任他们笑笑,走到室内一角的饮水机那里给自己泡了一杯热茶,给儿子到了一杯用冷热两种饮水掺和的温热白开水——他知道土生是不喝茶的,回到座位上。土生端起水杯差不多一饮而尽。土根自己则和艾媚等人慢慢喝热茶,闲聊混时间。
  艾媚对旁边的土生说:“帅哥,你还要喝水吗?”
  土生舔舔嘴唇:“喝也可以,不喝也可以。”
  “这孩子!”土根不满地,“还要喝就自己去倒啊,你刚才不是看到我怎么弄的吗?”
  “是啊,要慢慢学着尽量恢复以前的智力水平呐!”艾媚看着土生,现出同情的神情。
  土生先看看父亲,又转过来看看艾媚,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对面的普同也笑笑:“小伙子,只要你努力,一定能够达到并且超过以前的智力的。以前在上课的时候,我不是给你们讲过狼孩、狐童的故事吗?那些孩子开始被发现时都是愚昧无知,生活不能自理,经过人们的帮助和教育,后来都成为了正常的人。”
  “嗯嗯,是有这样的故事。”方主任附和着。
  “有是有,不过——”艾媚拉长声调,“这需要一个比较长的时间,而且还要具备一定的条件,总之是要在人力和物力上有一定的投入,是不是?”
  “对对!”土根连连点头。方主任和普同也只好点头附和。
  土生却说:“我可不愿意受到、受到……什么啦,就是难过的意思?”他侧过头来向艾媚求助。
  “噢,我懂你的意思,你是说不能受到折腾,精神上不能有难受的过程。这个我们能够理解!”艾媚似乎在为土生代言。
  土生连连点头:“嗯嗯!”
  “呵呵……干什么事都要有吃苦的……”方主任的话还没有说完,墙上的挂钟已经指向了8点40分,施舒、元圆和一个年轻的女书记员3人款款而来,走进了庭审室。
  艾媚第一眼就看到了头发梳理得油亮的施舒,心语:看那油头粉面的模样就是个色鬼!不知道利用自己的权势玩了多少女人!TND,轻易地占了老娘的便宜——两个“包”都拿了!除了这次之外,以后还得找机会让他给老娘带来些利益!
  艾媚对施舒等3人挥手打招呼,其他人也跟着学,只有土生无动于衷。施舒等人在桌上整理自己的材料,摆弄文件夹等,基本就绪之后,施舒和元圆两口子开玩笑:“今天上午也没有其它的案子了,就只有元圆审判方主任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我就把这场审判的大权交给你算了,我想,你肯定不会徇情枉私的!哈哈……”
  “那不见得!嘿嘿……”元圆笑着。
  “就是嘛,她也许会看在我们一起生活多年的份上,把案子判得走了样。”方主任也附和着开玩笑。
  “嗯,如果如方主任所言,那我们的土生就要吃亏呐!”艾媚即使配合着开玩笑,也念念不忘她所代理的案子。
  “哈,我们的美女律师真是三句不离本行啦!说说笑笑而已。不过,现在时间还早,大家不要着急,这件小公事容易呢!我们先喝喝茶,随便聊聊天吧!”施舒慢慢拧开自己明晃晃的不锈钢外壳的保温茶杯,翘着嘴对杯子吹了几口,才发出“呼、呼”的响声,少量喝了一小口茶。他又对艾媚扫了一眼,心里一咯噔,心语:和这娘们一起在床上的感觉确实是一种不错的回忆!只可惜就一次。但愿她还接手我们这里的案子……
  元圆则望着女书记员,然后小声对她说:“嘿,你今天穿的裙子还真好看啦!”
  “是吗?那元圆姐你就是在表扬自己啦!”
  书记员的话让大家好奇,施舒问:“美女,此话怎讲?”
  “因为这条裙子是我和元圆姐一起上街,她给我当参谋买的,所以我这样说嘛,呵呵……”
  “哈哈……原来如此,真巧了!”施舒又“呼、呼”着喝了一口茶,“嗯,美女们在一起喜欢评价他们的时装,我们男人哪,就喜欢谈论战争呀,政治呀!方主任,你今天看到早间新闻播报没有?”
  “他呀,总是要睡到闹钟叫,才慌慌忙忙地爬起来吃给他准备好了的早餐,然后顺路带孩子到幼儿园,哪来的时间看新闻?”元圆代替丈夫详细回答。
  “那也不一定就看不到新闻呀,我订阅的新闻总是会适时地发到我的手机上来的,刚才也看了一些。”方主任纠正妻子不全面的看法。
  “哦?我说哪有男士不关心时事新闻的啰。不过,方主任,既然你看了一些,那关于尤利多的最新消息你看到没有?”施舒问。
  “看了一点点,说是已经组成新的联合政府,选举出了临时总统。”方主任回答。
  “你说这个总统叫什么来着?”施舒直勾勾地看着方主任问。
  “不就是那个叫什么坤的嘛?”方主任回答。
  “哈哈,看来方主任已经过时了,那是昨天的旧闻啦!”艾媚插话进来。
  “嘿,还是我们的美女律师比较关注新闻,那你说说,你看到的是——?”施舒又直勾勾地看着艾媚问。心语:这个书记员是同事,还没有这律师靓啊,现在只想又亲亲她!
  “嗯,庭长先生考我呀?那我就答了:前几天选出的临时总统已经在昨天晚上,也就是我们这里的时间的今天凌晨被自杀式爆炸谋杀,麦肯马国的顾问也跟着上了西天。在连夜召开的各派会议上,又选出了新的临时总统,他叫兰果坎。于是,麦肯马国……”
  艾媚还要滔滔不绝地说下去,施舒站起来打断她的话:“好,打住!我相信你看到了真正的新闻。现在麦肯马国在尤利多的军队也撤了不少——娘们儿总统黛头莎她也难得招架国内的反战力量呀——这样一来,对付尤利多的敌对分子就更难了,所以,麦肯马国的军队从现在起,在尤利多的损招是:主要动用无人机,携带各种先进的导弹,日夜不停地监视敏感地区,看到他们认为是可能发动自杀式袭击的对象就发射。大家都知道,他们的导弹是稳准狠的,只要他发射了,就一定有说不清的人命要丢失。日!强大就好办事!”说得口有些干了,他又埋头去喝茶,现在茶的温度合适了,他一口气喝了差不多半杯。
  元圆回头看看身后的挂钟,已经9点多快10点了,便侧过脸轻轻地对施舒说:“庭长,我们是不是——?”
  “几点了?”施舒看看自己腕上的手表,“噢,快10点了,那么,我们开始这个案子的庭审吧。其实,叫庭审是不合适的,因为本庭已经在第一回合的审定后与双方交换了意见,在其中关键性的部分取得了大体一致性的看法,那就是不一定要通过诉讼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而是通过庭外调解的形式来使得双方都获得比较满意的结果。当然,这个结果永远都不会使双方真正满意,因为原告方要得到尽可能多的赔偿,而被告方则只想付出最少的补偿。正因为这种现象的存在,所以需要我们法庭来进行调解。原告方提交给本庭的视频等证据材料我们已经全面审查过,现在就不再观看了。元圆,你现在把本庭通过调查研究和参考类似的案件判例所得到的意见和初步定下的赔偿金额通告双方,本庭再在大家讨论的基础上做出双方都能接受的调解决定。”
  “好的,”元圆清了清嗓子,开始照着一张打印稿一边念一边自由发挥:“根据土生遭到雷击的身体伤害程度,本庭走访了治疗相关伤害的医院,参考了国内外的判例,本庭认为:第一,土生的身体确实遭受到很大的伤害,而且在他以后漫长的生活中还需要一定的康复治疗费用,因此,本庭支持给予一定的治疗费用;第二,由于雷击的伤害,加之其基本恢复也需要一个较长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无疑会给土生的心理造成一定的伤害,所以,本庭支持给予一定的精神伤害赔偿。第三,根据本庭调查查明,土生在雷击中造成的伤害,无论是身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都不可能完全治愈,也就是说,将会留下一定的后遗症,为此,本庭支持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根据本庭的测算,结合国内外的判例,本庭初步拟定的,由校方赔偿土生个人的金额是40万元。此前已经发生的相关各项费用或补偿,本庭不支持计算在这个总额内,也不支持继续补偿或追回。”元圆念完说完,放下打印稿,朝施舒望望,然后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施舒放下茶杯:“双方觉得怎么样?各自发表意见。原告方先来,代理人?”
  艾媚赶紧接着发言:“我们觉得法庭对此案所定的赔偿额明显偏低。同样类型的案例,在发达国家的赔付金额达到200~300万,也就是相当于他们20~30年的收入。大体按照这样的标准,本案的赔偿金额至少也应该达到80万元。请求法庭予以考虑。”
  施舒的心语:哈,这娘们,一开口就要增加40万元,这钱可以买到一套房子,在里面养个靓妞就过瘾了!他诡异地微微一笑:“被告方觉得怎么样?方主任?”
  “我们没有什么意见,一切听从法庭的裁定。但在这里我要顺便提请法庭同情:高考前跳楼的学生我们也赔了将近20万;我们学校不是富有的单位,赔多了会破产。”方主任的心语:念清在我们出庭之前已经做过交待,这就是上限。看来他是和这个施舒暗中商量好了的,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噢——?”施舒抬头望望天花板,稍稍停顿,然后望望原告和被告双方,以果断的口气说:“这样吧,补偿的金额本庭决定提高到60万元。双方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现在就可以派代表到书记员这里签名。”
  艾媚的心语:嗯,这是我基本满意的答案!还要高点,人家不会答应的。
  土根似乎有话要说,艾媚用脚轻轻碰碰左边的土生的脚,土生赶紧把这个动作传递下去,土根立即端起茶杯猛喝一口茶,再若无其事地望着施舒:“少是少了些,但法庭判了,我们就只好服从了。”他走到书记员的座位前,在书记员递过来的调解书草签单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方主任也接着来到书记员的座位前:“不知道我们的校长会不会怪我们乱签呐!”
  元圆立即对丈夫说:“那你还不给你的头一个电话?”
  普同老师在哪里嗤嗤的小声笑,施舒也笑:“我们的元圆法官真的幼稚,你以为你家的先生没有扯到念清的底线?他这是故意说给我们听的!”说得元圆也笑起来。
  看到方主任也签完字,施舒站起来:“现在休庭,各自等待本庭很快就要发出的调解书吧。”说完,他马上站起来拿起他的茶杯和文件夹往外走,元圆和书记员也跟着走了出去。
  从旁边的另一扇门走进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提着水桶,拿着抹布,她无疑是来打扫卫生,为下一场庭审做准备的。原、被告双方的几个人只得加快走出庭审室的速度。他们一行很快就来到了法院大楼外的停车场,艾媚问:“方主任,你们来车了吗?”
  “来了,我和普同老师正好一道回去,谢谢美女律师的关心!”方主任和艾媚靠近了些说。
  “不用客气,既然你们有车,那我们就再见了!”艾媚说着,向方主任和普通老师分别伸出了手。他们握别之后,艾媚望望晴朗的天空:“好天气,让人心情舒畅!”
  隐身中的阖外甲知道这是艾媚在道出了自己真实的心情,他决定继续隐身跟随他们。
  “是啊,你帮我们打赢了这个官司,老天也高兴了!我们的心里当然也和这天气一样!”土根附和着艾媚。
  艾媚拍拍土生的背:“想不到你的老爸还有诗人的兴致呐!”她对土根父子一挥手,“你们上我的车,我送你们回家!”说着,敏捷地坐上了驾驶座。
  “呵呵,那就麻烦你了!”土根拉开后车门坐了进去。
  土生本来摸了摸后车门的把手,又拉开副驾驶座旁的车门坐了进去:“我想看看艾媚大姐开车!”
  “噢,也好,等你以后有了钱,也弄辆车去飙一飙,呵呵……虽然你们现在有了钱,但……”艾媚对土根睨一眼。
  “是啊,多亏了你这个大律师给我们挣得这些赔偿,但土生以后的治疗和读大学都要花大钱,我们农民哪敢往车上想呀?”
  土生摇摇头:“艾媚大姐,你看我老爸就是这样,我可不能指望他给我买车了。”
  艾媚一边开车,一边对土生说:“是啊,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够指望父母亲呢,等你自己挣大钱了,想买什么车就买什么车,那多爽!”
  “嗯,当然!”土生颇为自信地点点头。
  “屁——”土根不以为然地说,“就你现在的样子,上个大学都要靠言教授的帮助,还不知大学毕业后能不能找到混一碗饭吃的工作,还吹什么买车!”
  “嘿,土根大哥,这你就错了!俗话说,欺得老来龙,欺不得鼻涕虫,说不定土生帅哥哪天就发迹了,大哥你跟着享清福呐!”
  “哈哈!那感情好!”土根笑起来,转而对儿子说:“土生,给你妈打电话,要她杀只鸡,就说艾媚大姐要来我们家吃饭!”
  “哎哟,就不要麻烦大嫂了吧?”
  “这是什么话,我们现在不是在麻烦你么,还要耗你的车和油。”
  这边土生正和母亲通话:“妈,律师艾媚大姐亲自开车送我和老爸回家,我们要留她吃饭,老爸说要你杀只鸡……好,那行,我们回来了给你帮忙。”
  待土生打完电话,土根在后排俯身靠近艾媚的驾驶座,在她的后面说:“你放心,这是真正的土鸡,味道纯正的。”说得三人都笑起来。隐身的阖外甲也跟着偷偷笑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独领风骚
百年山洪,百人失踪。在灾难面前,谁是力挽狂澜的英雄? 男欢女爱的情场,尔虞我诈的官场,谁可以独领风骚?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连载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儿罗峰顺利出山。 罗峰:“我是老逼灯培养出最垃圾的徒弟,没什么本事,就想吃吃软饭,苟且度过这一生。” 师父:“什么,你还弱?老夫求求你你做个人吧! 一位平平无奇小道士,卷动江湖风云,走上自证强者之路。
橙年岁月
现代都市连载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