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48.首都省亲

  三水州属于大方国,而大方国的首都,是座叫做埠宜的城市。这里当然比三水州的州府大多了。只看看它东南方向30千米左右的航空港,那个气派,就知道这是一座很大的国际都市。机场上,并排4条3千多米长的跑道,乘坐五六百人的大型客机,以不到1分钟一架的频率被它托着呼啸升空或接住它们“轰隆隆”地降落在上面滑行。
  现在是下午5点半了。离航空港南面不远的天空,有一团雷雨云不时闪着银光,发出低沉的雷鸣声。但是,飞机们纷纷绕过这个杀手,仍然繁忙地在机场降落。又有一架中等大小的飞机从雷雨云的后面钻了出来,带着几点不同颜色的灯光,在跑道的南端平稳地降落,然后速度越来越慢地朝停机坪滑行过来。一台军车在众多的一般旅客乘坐的机场内部客车中快速穿行,最后带着能够隐约听到的“吱——”声刹住在停机坪上的一部舷梯旁。
  阖外甲此时以隐身状态,舒适地坐在航站楼的最高层,即3楼一个无人的角落,透过厚厚的玻璃幕墙看着外面那架中等大小的飞机正缓缓靠近舷梯。他本来想利用他们的设备所发出的强大磁力和这些飞机开开玩笑,如让它们突然成倍加速,或零速度悬停在空中等等,让飞机上下的人们发出惊呼。可是,他想起了导师的叮嘱,为了尽快并很好地完成对地球人的调查任务,他抑制住了自己恶作剧的冲动。
  机舱门缓缓开启,时胄和他的妻子观庄一前一后顺着舷梯走下来,后面不远处跟着年轻的秘书包子,提着他们的两件不大的简单行李包。
  在此刻的余暇中,阖外甲在网络上又仔细地搜集了观庄的资料,知道她和时胄是大学同学,年龄相当,也就是将近50岁,高矮也和丈夫差不多。她总是留着齐耳短发,任凭一头黑丝自由活动。她和时胄所学专业不同,她热爱自己的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埠宜的一所医院当医生,后来成为这所医院的为数不多的专家之一。后来,时胄赴任三水州,为了和丈夫不致远隔千里,她来到三水州第一医院任职并接受了三水大学医学院兼职教授的聘任。还有,可能由于与她钻研医术的认真态度是一致的这个原因,她待人忠厚诚实。她从不因其夫是政府高官而捞取各种利益;同时,她也不过问或干预时胄的一切。她对家务的关心,主要就表现在隔几天就给在麦肯马国留学的儿子时胤打个越洋电话,或是在网上和儿子通过视频聊聊天。
  时胄夫妻走完舷梯,赶紧钻进了随从为他们打开的一辆绘饰着迷彩的军车的车门。车门随即关上,汽车引擎发出一阵低声的轰鸣,快速地超过那些搭乘普通乘客的机场内部客车,向流光溢彩的航空港正门开去。
  时胄和观庄夫妻坐在后排。在通往市区的高速公路上,汽车开得飞快,但车内很安静。观庄没话找话地随便问:“没把行李落在飞机上吧?”
  时胄立即带着责备的口气说:“嘿,看你!就两件小行李,人家包子哪会就忘了?”
  观庄轻轻地一笑:“也是!老妇只怕是更年期提前了,呵呵……”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包子回过头来,对夫妻两人憨厚地一笑。
  时胄对包子说:“包子,你看你观庄阿姨是不是喜欢瞎说啊?”
  包子又只好回头报以一笑:“嗯,有点用词不当,呵呵……”
  很快,汽车进入了首都埠宜的闹市区。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之间,五彩缤纷的各种灯箱广告铺天盖地。街道上,车水马龙,但两旁宽阔的人行道上却行人稀少。从车里面看出去,前面的十字路口就要到了,绿灯的时间闪烁到9的数字。
  车外隐身中的阖外甲赶紧按下他的遥控器,突然,绿色的数字变成了黄色的1,随即变换成红色的60。身穿迷彩军服的年轻司机稍微一愣,左右看看,立即加大油门冲了过去。
  阖外甲在隐身中皱皱眉头。时胄对这一切视而不见。观庄似自言自语地轻轻说:“其实,我们不慌不忙就可以赶上晚饭,不需要太急的……”
  “嗯,下次我会注意。”司机轻声回应。
  时胄他们的汽车拐进一条比较狭窄的街道。街道两边本来明亮的路灯光,被茂密葱茏的行道树给遮掩了大半,所以只好打开汽车的前大灯。通过车灯和比较阴暗的路灯融合起来的光线可以看到,街道清洁整齐,但基本没有行人。汽车向左拐进了一个院落,门口站岗的军人举手敬礼。汽车缓缓地绕上宅邸前的半环形廊道,平稳地停在大门前的廊道上。时胄小声说“到了!”话音刚落,包子就为他拉开了车门。他猫腰走下车,在车旁用右手的手背轻轻地捶打着自己的后腰。
  观庄从车的另一边走过来,见状说:“要你平时多活动的嘛,你不听,怎么样,时常腰酸腿痛吧?”
  “嘿,没事!”时胄说着,领头往明亮的房内走去。包子则提着行李往另外的房间走去。
  他们走进宽大的客厅,两人对着正面沙发上的一个老者异口同声地喊道:“爸——”
  这位被时胄他们尊称为爸爸的老者,当然是阖外甲要通过仪器摄像并进行简单的网上查证操作的了。很快,阖外甲即知道老者大名时士,80刚过,是个多次上过国内外战场,多次受过伤,多次和死神擦身而过的老军人。也许正是由于他没在战场上死去,说明他生命力顽强;加之戎马生涯的历练,使他曾经有健壮的身体,只是由于进入暮年,加之嗜好烟酒,所以近年身体每况愈下,越来越清瘦。在过去的岁月中,他曾经多次立下军功,因此其职务也就不断升迁,不到50岁获得将军军衔,63岁时得意地坐到了军事部代部长的宝座上,过了将近1年,部长称呼前去掉了“代”字,又煊赫了1年就退休了。
  当老将军的儿子和媳妇走进来并呼唤他时,他正在抽烟。听到呼唤,他慢腾腾地把香烟从嘴里移开,挥动左手扇走面前浓浓的烟雾,这才模模糊糊地看到了站在他面前不过3米远的时胄夫妻。老将军不紧不慢的回应道:“你们来啦——”话还没说完,便止不住急促地咳嗽起来。
  时胄见状,立即走过来为父亲轻轻拍背:“爸,多次劝您了,总是戒不了这烟,看看——”
  时士一边咳嗽一边回应儿子:“你知道——什么?不抽烟同样咳、咳嗽!”
  “嗤——”观庄苦笑。为了让外面的空气把客厅里浓浓的烟气冲淡些,她走到窗户边把一页窗扇稍稍打开点,又退回到门口打开了空气交换的开关,然后在一张单人沙发上坐下来。
  时胄则走到另一张沙发上坐下,然后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在时胄调整电视节目和音量的时候,年逾半百的阿姨给时胄夫妻端来两杯热茶,放在他们面前的茶几上。
  隐身中的阖外甲轻轻地碰掉老头手中的半截烟。烟掉在老头的腿上,尽管时胄飞快地从沙发上跳起来帮父亲弹掉了,但裤子上不可避免地烧了一个小洞洞。
  在把烟拂到地上的同时,时胄下意识地用脚把烟踩灭,同时很是不满起来:“这就是抽烟的好处!”
  倔强的老头用左手食指头轻轻抠着被烧的地方,右手慢条斯理地又从自己面前茶几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旁若无人地颤颤地用打火机点上了。时胄脸色凝重地轻轻摇头。观庄借着看电视,把头扭向另一边。阿姨拾起地板上那节被踩灭的烟头,用抹布在被烟头弄脏的地板上擦了擦,悄悄地退了出去。隐身中的阖外甲窃笑难禁。他马上用自己的仪器搜集到有关这个阿姨的资料:她叫皮汝,五十来岁,生长在农村,年轻时长得清爽,在村里还勉强算个美女,后来三四十岁就死了丈夫,不知怎么走运,到城里来打工,经过层层介绍和选拔,居然进了时士的将军府当保姆!她来得好,将军老头看中了她的老实能干,加上老头又没有老婆,身边需要个女人,所以就把她看成了身边人。她在将军府里面还是吃得开的,她能让老头帮她把儿子招进了一个特种兵的部队,这样几年后说不定就是军官了,就是以后不当兵了,也不愁找不到很好的工作!
  似乎为了打破这个虽然短暂但毕竟有点难堪的局面,老者吸口烟,咳几声,开口说话了:“抽了几十年了,要装在盒子里才可以戒啦!”
  “我就不信!”时胄声音不大,但声调有些冷。
  “呵呵……其实,只要自己有决心,戒烟是件很容易的事。”观庄也开口劝说了。
  老者诡谲地一笑:“是啊,确实很容易,以前我一年戒几次,后来,咳——咳,这容易的事我也懒得做了。”说完,他自己又咳嗽着大笑了几声。
  时胄夫妻只有陪着苦笑的份。
  老者改变了话题,对着时胄问:“你又来开会?”
  时胄把拨弄着大盆景叶子的手抽回来:“是啊,我们都是来开会的,只是内容不同而已。”
  观庄讥讽地:“你们不就是那些揪领带、挥拳头的会么?”
  “诶——有许多问题,除了战场上咳——咳真刀实枪地解决以外,再就是要到会堂里斗呐!”老者挥动着拿烟头的手,在空中划出一道暗红色的线条。
  时胄对妻子说:“怎么样,还是爸说得有理吧?你们那些学术会议,都是以理服人,当然无需手脚并用嘛!”
  观庄反唇相讥:“那你们在会上就是以拳头服人啰?”
  “也不对,咳、咳——”时士的话被痰堵住。
  “你不对,那叫以权服人!”时胄走向父亲,又给他捶背。
  时士终于缓过气来,对时胄挥挥手:“不要你管,你坐你的!”又转向儿媳妇:“嗯,他说得对,你这个医学专家对政治,咳、咳——还得多学学才行。”
  “也许吧。”观庄转换话题,“爸,您总是戒不掉烟,又咳嗽得厉害,这是任何药物都没有特效的。现在医学已经可以帮您把烟戒了,我看您还是试试?”
  “什么法子呢?”时士疑惑地看着儿媳妇。
  “一种小手术,就是在仪器的帮助下,把依赖尼古丁成瘾的脑细胞隔离起来,这样一来,老烟枪都会缴械了。”
  “那不是要开颅呀,我还吃那亏干什么,就这样抽着过吧!”老头喷着烟,摇摇头。
  观庄也只好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皮汝走进来说:“开饭了!”
  时胄轻轻拉起父亲,几个人向餐厅走去。
  餐厅里弥漫着明亮但是柔和的灯光,照得椭圆形的餐桌上明晃晃的。桌上摆着七八个荤素搭配的菜肴,餐具中显眼的是分别用于喝色酒和白酒的大小殊异的水晶酒杯,它们在餐桌上鹤立鸡群,熠熠闪光。
  皮汝过来给时士的两个杯子里分别倒了一点白酒和红酒。老头终于把烟头在饭碗旁边的烟灰缸里捺灭,然后把两种酒一起倒在那个不大的白酒杯子里。时胄看到了,禁不住皱起眉头:“您现在怎么这样喝酒?”
  皮汝一边给观庄倒上半杯红酒,一边微笑着说:“老爷子最近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喝的呐!”
  “人们不是说混着喝酒容易醉吗?”观庄疑惑但没有针对性地问。
  “咳、咳,我又不喝过量,所以从来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觉得这东西更好——咳、咳——入口了。”时士对他的这种发明觉得有点自豪。
  “我还是听从我们家医学权威的,喝点这葡萄酿成的红酒好。”时胄把皮汝刚倒好的一杯红酒呷了一口。
  “嗯,好,我们各取所需,来,祝你们的会议圆满成功!”时士对着儿子两口子举杯,又对皮汝说,“你还是用你的红茶啰!”说着,自己喝了一大口。
  时胄他们各自喝了一点,然后随意地吃起菜来。
  时士低头抿了一口酒后问:“时胤在国外怎么样?”
  “还不是那样子混着。”时胄不在乎地回答。
  “你们可要盯住点呐,麦肯马这么大的林子,什么样的鸟都有,可不能让他学坏了啊!”老头盯住儿子,又看看儿媳妇。
  观庄赶紧说:“就是啊,我当初就认为时胤不一定要到国外去,在国内好好读书也一样的嘛!”
  “这你就短视了。不到国外混个洋文凭,哪有后劲?你看看,我们现在的高层,还包括那些炙手可热的不久就要接班的年轻家伙们,哪个不是揣了个洋文凭?”时胄说得振振有辞。
  “是啊,你的这个观点我赞同!我们家就这样一根苗苗,要好好培养,要长得比你还壮啊!你想想,你年轻时不是我想方设法,通过各种关系和途径提拔,你能有今天的模样吗?所以,对他的前途,你要趁早好好设计。”老头大概是喝了他的混合酒,暂时也不见咳嗽了。
  “是吧!可是,现在毕竟又是一代人了,和以前不完全一样吧?”时胄回应父亲。
  老头一摆手:“什么不一样?主要是靠关系,而关系就靠权和钱来支持,这个谁不懂?我说,你们这两样都不缺少,所以,就看你们怎么运作了。现在百姓还认为官场不公,官二代、官三代到处都是,但他们也没有反省过,人家官员在后代的升官方面考虑得多而周到,你底层的人为后代考虑了什么?无非是去下地或到老远的地方打工了么?有饭吃么?成了家么?养了后代么?你要像个官员的样子,不要和普通人一般见识!”
  皮汝的心语:这老家伙,看得透,敢作敢为,所以把儿子弄成了大官,还要儿子弄儿子,怪不得世世代代,当官的就当官,挖土的就挖土了!看来,我的儿子,以后还得求这老家伙来得个更有身份的工作,争取当官,而且是越大越好,要不然,就真的像老家伙说的,只有祖祖代代拌泥巴坨坨的福分了!
  “嗯,是的!”时胄点头。
  “其实普通人也看得准呐,现在流传的是:”很少插话的观庄又冒出几句,“富翁捞钱攒钱,子孙不一定有钱,达官捞官升官,子孙肯定好当官!”
  “这是事实,说得对,说得好!”时士放下酒杯。
  阖外甲听着他们的谈话,读着他们的心语,觉得心里有点小小的烦躁,于是,他在暗中借着老头的动作,把老头面前还剩一点点的酒杯给拂倒了,淡红色的酒液顺着桌面滴下来,在老头缓慢挪动脚步的时候,已经有几滴顺着他的裤管落在了他脚上的浅色拖鞋上。皮汝赶紧起身用餐巾纸来抹。
  时胄夫妻惊异地望着老父,观庄问:“爸,您没有喝醉吧?”
  “什么呀,这才一点点,咳、咳——”时士又有点咳嗽起来。阖外甲却在暗中哂笑。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绝地反击
李天逸进入职场当天就得罪了顶头上司,直接被穿了小鞋,且看李天逸如何逆境求生、绝地反击,一路吊打各路牛鬼蛇神!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