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47.约会公园

  土根的家里,土生和母亲还在厨房里吃午饭,旁边凳子上的电扇不停地摆头,为他们送来解热的风。土根背着喷雾器在堂屋里把头伸进厨房:“看看你们母子,一餐中饭都会吃得连到晚饭!我先到棉地里打药去了,你收拾完家里没事干的话,就到地里去打闲枝,能干多少就多少。”
  “是的,我知道!如果很热的话,你就等会再去吧?”水妹回应丈夫,赶紧扒完了碗里最后的一口饭。
  “还好呐,已经入秋好几天了,再说今天风也大,还能热到哪里去?”说着走了。
  阖外甲仍然是隐身,他想跟着土根去,但一想,这样的气候和天气,又是白天,他肯定不会找西米干出什么值得记录的事情来,所以他决定留下来跟着土生,因为他即时读出了他已经在心里存在了几分钟的计划——到县城去会糜歆。
  果然,土生把饭碗一放,在桌上扯一截卷筒餐巾纸擦擦嘴,站起来走到正在收拾碗筷的母亲身边,拍拍母亲的肩膀:“妈,还给我点儿钱,下午和同学去玩玩。”
  “嘿,你小子,阿弥陀佛,不指望你帮爹妈干活就烧高香了,你还要花钱玩啦?”
  “哎哟,妈,看你说得这样,我哪里玩了多少钱?就算给点汽油费,还有解暑的冷饮费嘛!妈——”土生知道找母亲是有门路的,所以撒娇起来。
  “什么?你又要骑你老爸的摩托去?”
  “嗨,看看您老人家,又怎么啦?”
  “危险,还要花钱?再说,你老爸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要用。”
  “不是这样!一,我骑摩托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我的技术很好,我的反应很快,但速度不太快,所以危险不存在。二,老爸给棉花打药去了,他现在肯定不要用车。三,我花一点点钱不要舍不得,过两天我的官司一打起来,就可以赢一大笔钱。”土生的肩头靠在门框上,扳着手指头长篇大论。
  “嗯——你读大学不要用很多钱吗?”
  “嗨,你看,怪不得人们都说女人见识短,嗯,不!不!算我没说!但您要仔细算算,我现在用这么一点点,和读大学的花费比起来算得了什么?嗯,是不是?”
  “你小子,油嘴滑舌!”水妹在儿子的背上拍了一巴掌,“要多少?”
  土生把右手的全部指头朝上竖着往中间碰了几下。
  “50?”
  “如果您老人家给500,那我就更加要谢主龙恩了!”
  “兔崽子,少和我扯邪!”水妹从口袋里掏出钞票,抽出一张给儿子,“这次就依你,下次你可直接找你老爸要去!”
  “行行行!”土生把钱揣进口袋,到堂屋去推摩托车。他的心语:现在不能给糜歆打电话,不能让老妈听到。她就是喜欢打听我的隐私,有时候还会大惊小怪的。等我在路上再找机会打也不迟。
  水妹赶过来叮嘱儿子:“注意安全,不要开快,早点回来!”
  “知道你的老三句,我会遵守,你忙你的去吧!”
  水妹嘴里嘀咕着“兔崽子”,走到厨房去洗碗,土生已经把摩托车推到大门外,戴上挂在龙头上的头盔,发动了引擎。摩托车在“噗噗”声中,丢一小团淡淡的青烟在帐篷遮不到的阳光里,就把土生载上了水泥公路。阖外甲自然隐身紧随。土生之所以在这还有些热的天气里戴上头盔,一是为了安全,再来就是为了不让过多的邻居和同学认出来,耽误他的时间,或者扰乱他既定的约会计划。他骑着摩托车往县城的方向开了好几公里,看看路上除了偶尔从身旁轰然而过的客车和货车之外,也没有什么行人,就把摩托车开进一条树阴密布的岔道不远的地方,停下来之后,把头盔摘下来放在路边的一个小土堆上,然后背对公路坐在头盔上,拿出手机开始给糜歆打电话。在短暂的音乐铃声之后,糜歆纯正的年轻女性声音传了过来:“喂,嗯,土生啊?”
  “是啊,美女,在忙什么……又上网呀?真的羡慕你呐……呵呵,这么幸福还不满意呀?我现在只求你给我分享点儿幸福,怎么样?”
  “你要怎么分享?”
  “就是出来啊,我们到公园边上去呼吸点稍微新鲜些的空气怎么样?”
  “可是——是不是有点热呢?”
  “不怎么热呢,我的娇小姐!我二十多分钟之后就到了,在大门右侧凉亭旁边的小树林里等你,怎么样?”
  “好吧,不过,我可能——”
  “先不要说其它的,等我们见面了再说吧。再见!”听到对方回复了“再见”,土生赶紧又骑上摩托车向县城进发了。很快,土生就来到了公园外面附近。公园本来就没有围栏,说到它的大门,其实就是一处简单的牌坊,高高的横额上用红漆大书某官员题写的“兮水公园”四个字。这个县级的小公园虽然有山有水——当然是假山和有些污浊带点腥味的水,亭台楼阁俱全,花草树木芳菲,但规模不算大,只是给居民们提供一个休闲散步的场所而已。土生把摩托车锁好,在离亭子不远的几棵大树下的一排可以坐两三个人的长椅边四顾,还没有看到糜歆的身影,只好先在凳子上坐下来。树上的蝉们此起彼伏地拉歌,这等于给稍微等待得心烦的土生心里添堵,于是,他赶紧把手机拿出来玩里面的小游戏,并把游戏的声音开到中档,让它把蝉声压抑一下。正在土生玩得起劲的时候,突然觉得颈项的后部似有蚊虫滋扰,他只好在打游戏的繁忙中抽出右手来,在颈后部拍了一下,再察看手心,什么也没有;就在他分神的时候,游戏告急,赶紧来救,无奈颈后又痒起来,只好又伸手去摸,当然仍然是什么蚊虫也没有抓到,游戏却失败了。正在他有点愠怒的时候,背后似乎传来压抑的“嘻嘻”笑声,他扭头一看,原来是他等待的糜歆在他的身后用一根细细的草叶在恶作剧。土生赶紧站起来抓住糜歆拿着草叶的手:“真坏啊,看我不咬断它!”说着,把糜歆的手使劲扭到自己的嘴边,认真地吻了两下。
  糜歆的脸微微有点发红,赶紧用力挣脱,轻轻地:“周围都有人经过的,你还这样放肆!”
  “怕什么,我还要吻你的脸和——”土生低声咬牙说着,把头向糜歆的面前凑了凑。
  糜歆做出篮球裁判表示“暂停”的手势:“打住打住,我投降!我们还是好好坐着说说话吧!”
  “行啊!”土生赶紧抢先在凳子的中间坐了下来,他的心语:哈,我就这样,随你往哪边坐,都会差不多挨着。再找个什么借口,就可以和她零距离了!
  土生的小小得意之举果然成功:糜歆虽然尽量在他的右边靠长凳的扶手坐下,但由于凳子长度的限制,她的裙裾就和土生的右手挨着了,于是,糜歆努努嘴说:“劳驾你稍稍往左边挪点,你看那边有对老人看着我们这边呐!”
  土生只好把身体象征性地挪了挪,再朝糜歆努嘴的方向望去,确实看到一对人影隐入较远处的树影之中了,他又赶紧挪回来:“你别大惊小怪,人家早走了。再说,人家老大不小的,还研究我们在干什么?”
  “你这张嘴真讨厌!”糜歆在土生的腿上拍了一掌。
  土生却咧嘴一乐,顺手抓住糜歆的手。糜歆想要抽出手来,但由于没有使劲,所以没能挣脱,只好任凭土生暂时抓着,但嘴里却表达不满:“你大热天地把人家叫出来,就是要这样傻坐着?”
  “是啊,这不是很开心吗?”土生一松一紧地捏着糜歆的手。
  “不开心!我怕人家看到,特别是怕熟人告诉家里……”
  “切,有管这闲事的人吗?都是你自己瞎担心!”
  “反正,反正让人看到不是什么好事。”糜歆喃喃地说。
  “但我们也没有干坏事呀,是不是?”土生瞪着糜歆的眼睛问。
  糜歆移开目光,轻轻地问:“你不觉得我们的手出汗了吗?”
  “嗯?嗯,是有点……”土生只得说实话。
  “那你还这样拿捏着我干什么,还怕我跑了?还我自由嘛!”随着声音的浑厚坚定,糜歆冷不防抽出自己被握着的手,不料用力过猛,左手肘后端碰在了长凳的靠背上,疼得糜歆夸张地咧嘴“嘶嘶”着。
  土生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赶紧用双手托着糜歆的胳臂,用嘴轻轻吹着糜歆那短袖子遮蔽不到的被碰出微红痕迹的地方。吹着吹着,土生禁不住吻了那个伤处。糜歆觉得不好意思,赶紧收回胳臂,不料土生并没有松开她的手,这样反而给他造成了一个手背接触到自己胸脯的机会。这下土生更不想改变姿势了,但糜歆觉得不雅,正好看到远处有人走过,她便用尽力气,把土生推开:“你规规矩矩在旁边坐着好不好?”
  由于土生没有防备,所以真的被糜歆推开了,他还想上前来利用自己体力上的优势来在糜歆身上占便宜,只听糜歆说:“你约我出来,总不是为了就这样决斗一样地推来搡去吧?我们怎么不能好好地坐着说说话呢?”
  听到糜歆这样软中有硬并且得理的话,土生只好在旁边规矩地坐了。
  “现在巴果那小子和班上的几个成绩好的家伙都被埠宜的或者其它地方的重点大学录取了,”糜歆认真地问土生,“诶,你呢,在网上看到好消息了么?”
  “没呐!”土生被问得低下了头,“不过,我还是那老办法,让三水大学的言鸾教授给我在他的大学里弄指标,他答应过我的,不会要我出什么额外的费用。”
  “难怪你不急喽。嘿,说实话,你还真得感谢那一雷呐!嘻嘻……”
  “你个坏妞,让你得那一雷怎么样?”土生说着,又要来抓糜歆。
  “我投降了好不好!只求你别欺负我。”
  “这还差不多,告饶了。那你找人帮忙上个好点的大学这事,应该差不多喽?”
  “没呐,唉,我正到处花钱找关系呢!”她的心语:念清那老家伙是有能耐的,只是他难以捉摸,还没有使人心里踏踏实实的回应。折磨人!
  “操什么心,反正是有大学可上的,只是要我们和父母死很多脑细胞而已。你刚才不是问我找你出来干什么,我正要问你,我们现在去看电影还是去唱歌怎么样?”
  糜歆稍稍迟疑了一下,然后说:“唱歌还赠送冷饮,又便宜,就去那里凉快凉快吧。”
  “好!”土生刚刚答应完毕,他的手机响起来,马上接听:“喂,嗯……好吧,我就是马上回来,也要半个小时嘛……好——是的!”然后他对糜歆说,“真扫兴,我老爸要我马上把摩托骑回去,他要车呢……”
  糜歆的手机也响起来,她一看来电显示,很快地站起来,往旁边走了几步接听,她只是“喂、嗯、好、再见”这几个词简单地说完,就关了手机,然后对土生说:“对不起了,我得先走一步,正是我们刚才说的托人找大学的事。你老爸不是也在等着你的摩托车吗,那我们就此再见了!”她的心语:是念清在要我去,要和我商量上哪所大学的事。这个老家伙终于要给我帮忙了。不过,这个现在千万不能让土生知道。
  “这些家伙真讨厌,在我们难得的约会中就来拆台了!该不是哪位帅哥在约你了吧?”
  “你总是喜欢胡扯!再说,你们都说我是美女,美女当然就有人追嘛!是不是?”
  “对!不过,既然再见,你就不和我握握手?”
  “切!好吧!”糜歆伸出了右手。土生紧紧地拉住糜歆的手,要把她拉到自己的身边。
  糜歆尽力抗拒:“不要这样,傻瓜!现在真的不是时候!我们争取到同一座城市读大学,那机会不是就很多了吗?再说,那时候也就没有什么人来打扰啦。”
  对于这样美好的前景,土生当然是梦寐以求的,此时,他听糜歆说得有理,于是双手合十:“祈求上天保佑,让这样的时刻真的到来,早点到来!”
  由于土生松了手,糜歆用刚刚获得自由的手在土生的背部拍了一巴掌:“什么时候学得像个宗教信徒了?我走了,再见啊!”
  “不要我送送你吗?”
  “不要!你还是赶紧回去交车给你老爹吧!”糜歆说完,带着迷人的微笑对土生挥挥手,很快隐身在树丛的后面。
  土生也赶紧骑上摩托回家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权路谋局
吴建国,一个帅气、果敢、忠义的事业男,被众多美女包围式的追求。但他自制力极强,与两小无猜的赵丽天专心相爱。 然而,他被一主要靠美貌而在官场步步高升的杨咏看中。杨咏一边伺候官场里极个别的色狼,同时,她模仿武则天用权力寻欢男色,吴建国,成为最主要的猎物……
第二台阶
都市其他连载
官道之绝对权力
安江以选调生第一名上岸,怀揣为民之念,投身官场,却被无形大手拨至乡镇,赘婿身份受尽白眼,两年之期已满,组织部一纸调令,峰回路转,安江华丽蜕变全县最年轻正科级干部……且看安江如何一路横空直撞,闯出一条桃运青云路,手掌绝对权力!
天选之主
现代都市连载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