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46.出院续游

  阖外甲仍然不想打扰时胤和念琢,但他通过他的那些宝贝探测到他们今天急着结束他们的医院生活,又要赶紧上路去旅游,所以,他还是隐身暗中拍摄他们。
  病房里,床上和门边的椅子上杂乱地摆放着许多大小不一的包包裹裹。
  念琢从房间角落的落地灯的底盘上走下来,嘴里不满地嘀咕:“都是那该死的家伙碰了我们的车,碰了就碰了吧,还要把我们拉到这里来一住好几天,看看,都长了一两斤了!”
  原来那落地灯的脚是一架电子秤,念琢刚才是在上面称了重。
  时胤则在电脑旁上网,听到念琢发牢骚,赶紧讽刺她:“谁要你看到这里饮食对你的胃口,每天敞开喉咙吃呀,喝呀……”
  “你给我住口!你还不是每天胡吃海喝,又总是窝在那里上网玩游戏,你看看你那模样!至少我还敢站在电子秤上,你敢来称一称么?”
  “不称就是好嘛!在许多事情上糊涂点是大有好处的!再说,这里不是康复医院,健身设施太少,等我们今天出去了,我会利用一切机会健身,再加上累死累活地长途开车,你放心,我会把体重降得比原来还低的!”时胤暂停了他的游戏说。
  “屁,我看你会积极健身?还应该怪你不听我的,我们要是不按照他们的要求进行那么多的检查,就不需要在这医院里待这么久。”
  “可是,人家有人家的程序和安排,如果你不听从,到时候人家就会以你放弃为借口,可能就会让我们得不到最多的赔偿。”说完,时胤又继续玩起游戏来。
  “不过也是,我们虽然在这里耽误了些时间,但我们所得到的赔偿是最高的。远远超过我们的预期!只要不死,或者伤得不厉害,在这个国家里,这车祸还是挺好玩的呐!”
  “就是嘛,很多好处是需要慢慢体验的。”
  念琢看到时胤贪玩的劲头,忍不住大声地:“喂,我说我们应该可以走了吧?”
  “那个护士说的给我们送些在路上吃的和用的医疗用品来的?”
  念琢走拢来拍拍时胤的肩头:“你扭头看看,人家早就送来啦!”
  “噢。我怎么不知道?”时胤仍然在一边打游戏,一边心不在焉地回答。
  “那就应该赞赏你玩游戏太投入啦!那现在是不是要我来帮你关掉这低能儿玩的游戏?”
  “好吧好吧,不玩了,走咯!”时胤扔掉手里的鼠标,站起来去提包裹。
  “慢!我去方便方便!”念琢笑着往里面的卫生间走。
  “看看你好讨厌,追得风风火火,现在反而又要进卫生间了!”在念琢关好卫生间的门,蹲下来解手的时候,时胤一边带笑责怪念琢,一边赶紧过来把脸贴在卫生间的门中间的小块方形玻璃上看。
  念琢在抬头的瞬间看到时胤色迷迷的模样,斥责道:“你又耍流氓是不是?”
  “这有什么,况且,我这样什么也看不到,哪怕你的臀部又白又大,哈哈!”
  “你还不滚开点,让别人看见了像什么!”
  “谁会专门来监督我们?再说,我也要上卫生间呐,小姐,你快点就行了!”
  念琢只得草草收兵,在时胤的半监视下完成余下的动作,赶紧推门出来,用脚对着时胤的屁股踢去,时胤嬉皮笑脸地躲闪过去,然后钻进卫生间小解,也不关门。
  念琢把一些小点的包能背的背,能提的提,直到两手不能再拿为止。
  时胤从卫生间出来,看到念琢的模样,双手拍了几下,做出鼓掌的样子:“感谢美女的大力支持,我就只有两三个大包啦!”
  “你少啰嗦!我们赶紧走吧,现在上路,今天还能赶到下一个风景区大红峡咧!”
  “遵命!”时胤正要提上余下的包包走人,他的手机还放在电视机旁的桌上充电,由于有人呼叫而发出“唔唔”的振动声和优美的音乐铃声。时胤大叫:“哈,都是你瞎催,不是人家呼叫我,就把手机忘记在这里了!”他冲过来拿起手机,“喂喂,哪位?噢,二哥呀,你好!很久没有听到你的声音了……别提了,下次你再邀我啊,千万不要忘了老弟呐……我现在?是啊,马上又要出发了,下次再聊!再见!”
  “又和你的狐朋狗友嚼起来没完,现在该可以走了吧?”
  “嘿,你还别说,不得这个二哥呀,我的手机不就落在这里了不是?还得回头来找,那样岂不是耽误更多的时间?所以,还是急不得。”说着,又在房间里到处看了一会,没有发现什么,顺手把剩下的半盒带有点儿香味的既可以揩嘴又可以擦手的卫生纸塞进了裤子的右边大口袋,把个右大腿的外面鼓起拳头大的包,惹得念琢哭笑不得。
  “我这不是小气哦,车里没有了,懒得花时间停车去买呐!”说着,提着几个大包,一阵风地领头走出了房间。念琢提着若干小包,紧随其后,两人来到了电梯口。
  这里是三楼,这层楼本来就没有多少人住院。楼层的打扮得像护士的服务小姐微笑着走过来帮他们按开了电梯,然后挥手送别,嘴里并没有说“再见”之类的告别语,只是默默地微笑着看着他们俩。进了电梯,时胤和念琢两人放下大包小包,时胤按了下到一楼去的按钮之后,电梯门关上了,时胤似乎自言自语地:“这个楼层的服务小姐怎么不和我们说‘再见’?”
  “你蠢!人家要讨骂呀?这个地方是人们喜欢再见的吗?”念琢训斥时胤。
  时胤微微一怔,继而笑着点头:“嗯,对对。你真是聪明,这个宝地是不可以再见的……噢,我忘了一样东西了,这样,到了一楼,我帮你把所有的包包都拿到大厅里,然后我上去一下,你只要稍微等等即可。”
  果然,电梯门一打开,时胤把帮念琢提出所有的包包之后,立即钻进电梯又返回了三楼。
  时胤一打开电梯门,看到只有楼层的服务小姐一个人在那里发呆,见到他来了立即笑容满面。时胤过去一把攥住她的手,把她拉进了此前他和念琢住过的房间,把门虚掩上,揽住女孩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地说:“非常感谢你这些天对我们的照顾,没有其他的什么感谢你……”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大面额的纸币,塞进女孩的手里。女孩稍稍发愣。时胤把纸币塞进女孩的口袋,然后抱紧她,亲吻起来。
  服务小姐看着似乎比自己还略微矮点的时胤,好像独自喃喃自语:“什么时候还能来这里么?”
  “当然,只要来这里,我会来找你的。只是,平时你不要打我的电话,可以发短信。”
  女孩轻轻点点头。
  时胤突然松开服务小姐:“我要走了,再见!”
  服务小姐追上一步,抱住时胤,主动吻了他一下;时胤则抓住机会在她的脸上又摸了一把,匆匆转身跑了。当他来到电梯门旁的时候,电梯已经在高高的其它楼层,他不耐烦等待,奔向楼梯,一步两级地下了楼。
  在大厅里无聊地玩手机等待着的念琢看到时胤,把手机放进随身挎包,问:“你忘记什么宝贝了,去了这么久?”
  “以后告诉你。我去了很久吗?我觉得就几秒钟啊!”
  “是啊,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说得妙极了!越来越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原来你有时候还是高智商的,很有才情的!我们走啰!”说着,推起行李车,领头走向停车场。
  “切,耍贫嘴!”念琢一边咕哝着,一边提着若干小包跟在时胤的后面走。
  他们把车的行李箱打开,许多包包被扔了进去。念琢提着几个小包包:“这几个应该放在车座上,下车时方便拿。”于是,拉开车门,把它们扔在了后座上,然后在副驾驶位置坐下,但很快又钻了出来,“哈,里面比蒸笼还蒸笼啊!”
  “哈哈……活该,谁要你这么快就上去了?”时胤正把行李车推放到不远处路边的空地上,看到念琢的狼狈样子笑起来。他一抬头,看到3楼一扇窗户里,刚才和他分别的服务小姐的脸探了出来,正看着他,还不时做着飞吻的动作。时胤瞟了一眼念琢,认为不会被发现,赶紧对服务小姐还了几个飞吻。
  “你个鬼东西还笑,不早点把车里面的空调开着!”念琢说完,把除了驾驶座旁的那扇之外的3扇车门都打开了,让车厢里面和外面通风。
  “嗯——来啦,不要太急了嘛!”时胤也拉开了剩下的那扇车门,然后坐进去发动引擎,打开了空调,又出来走到念琢身边和她相对而立,让她对着车的方向,自己则不时瞟着楼上的窗口。
  “你这样太浪费能源!”念琢不满。
  “没事,我们这次的小事故得到了意料不到的赔偿,多余的钱我们跑遍麦肯马也用不完呀!再说,就是不够了,也总会有人给我们补给的。”他趁念琢不注意,给楼上的女孩打手势,让她退回去。可女孩不听,仍笑眯眯地不时给他送飞吻。
  “可是你也不能浪费呀?我看不惯!”念琢绕车一周,把所有的车门都“嘭嘭”地关上了;忽然她似乎发现时胤的神情有点不对,赶紧也对楼上望去,同时问时胤:“你在做什么舞蹈动作?”
  “嗯哼——是啊……”令时胤放心地是楼上窗口的服务小姐动作迅速地适时退隐了,“等会上车了,很久不能活动,所以这样动动。嗯,好个节约的丫头!”时胤对念琢嬉皮笑脸地竖起大拇指,“看好时间,不超过5分钟哦。”
  “我还以为你有毛病了呢,眼神混乱,动作古怪!当然,时间是不能随便浪费的!”
  “呵呵,我有了毛病,那就得女王陛下亲自驾驶啦!”
  “不和你废话多多,我看看车里面是不是可以了。”念琢坐进去感到基本能够耐受了,赶紧探出头来,对时胤说:“行了行了,上来,我们走吧!”
  “遵命!”时胤最后扫视了一眼那个窗口,没有看到那个服务小姐了,才放心地钻进车内,把车开动了。
  “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大峡谷,有几个小时的车程?”
  “你怎么不在网上查对一下,现在问我,我只能凭以前的模糊印象说,大概是两个来小时吧?如果正常的话。”
  “嘿,你还好意思说我呀,自己整天在网上,反正就是玩儿,也不看看!”念琢鼓着嘴表示不满。
  “哪里整天玩儿?有时候我不是让你安静地看你的网络言情的娱乐节目,躲出去……”
  “怎么不说了?躲出去是会妞去了吧?特别是那个楼层的服务小姐?”
  “哈哈……”时胤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你不要在这时候说这样的话题好么,以免我分心走神,使我们在高速公路上出险情?哈哈……”他的心语:嘿,这妞挺精的啊!是啊,那妞也是很开放的,老外嘛,就在昨日黄昏的时候被我的不舍进攻所击败,终于匆匆忙忙地让我成就了好事!
  “你笑个鬼!好好开车,不要让我也把命搭上啦!你愿意和谁随意,我可管不了,也不想管,只是不要染上什么要命的病,把我也害了。”念琢在慢慢低沉下来的声音中,顺手在身旁的盒子里抽出一张洁白的纸巾来,在自己的双眼上轻轻地擦拭。
  “说些什么呀,你以为我是那样的人么?啧啧……不要自寻烦恼啦,我们出来是专门旅游,找乐子的,要笑才是正经事,对不对?唉,那个纸袋里不是有欢乐果么,都说吃了能够快乐的,求你试试吧,嗯?”
  念琢瞟了一眼时胤那胖圆脸上认真的神情:“切!谁信?昨晚没有睡好,现在我打会儿瞌睡……”说完,她把身体稍稍往下挪挪,闭上了眼睛。
  “也好,这几个小时,我们几乎都是在荒凉的戈壁或沙漠边缘行进,也没有什么风景可以欣赏。你先睡吧,有好看的风景我再叫醒你。”
  念琢用低得难以听清的声音“嗯”了一下,她的心语:没错,就是找欢乐!你小子硬要三心二意,我也不稀罕你这矮胖子,我只是要从你这里尽力得到一些好处:回国后帮我找个轻松体面的工作,在金钱上当然也是要考虑的。他反正从他老爹那里可以轻松得到,我为什么不趁机捞一些?再说,他破坏了我的身体,我还可以利用治疗的名义让他从他的钱包里掏出一大堆来……
  高速公路上汽车并不多,时胤觉得有些疲劳,他的心语:是昨天黄昏和晚间的活动频繁了?TMD好像有点昏昏然?那就适当来点美妙的幻想?对对!昨晚在电视里看到黛头莎总统和她的助手莎莉玛。媒体上都说美女莎莉玛如何如何,那可真是个洋美女呐!媒体上还津津乐道地介绍,这两个女人都没有结婚,她们都有同性恋倾向!嘿,老子要是有件隐身衣……切,在现实中这是不可能的!最有可能的是,老子留学回国了,当到比老爸还要大点的官,到麦肯马国来访问……
  时胤脑际出现的画面:麦肯马国总统府外一条宽阔的大道旁,人们夹道欢迎来访的外宾。外宾中时胤现出得意的笑容。小孩们把手中的花束分别献给时胤他们,美女莎莉玛等和来宾们握手,来到时胤的面前,握手过后,竟然还和他拥抱了一下,让时胤乐得合不拢嘴。
  一群十几只渡鸦高声鸣叫着从高速公路的左侧往右边飞,由于时胤驾驶的汽车速度很快,差点就撞上了这群低空飞行的家伙。渡鸦们赶紧高飞,叫声更加洪亮,彻底惊飞了时胤的幻想,他苦笑着摇摇头,腾出一只手在自己的额头轻轻拍了一下,精神抖擞地继续驾车。
  真正隐身的阖外甲也苦笑着摇摇头,他一看念琢,她可真的睡着了,在做什么梦吗?阖外甲的仪器果然读出了她的梦:
  平静的公园人工湖里,人们划船嬉戏,念琢的船在剧烈的碰撞中慢慢倾斜下沉,她终于落水了,在水中胡乱挣扎。时胤的船划过来了,念琢赶紧向他伸出求救的手。可是,时胤视而不见,把船划过去了,原来那边也有个漂亮的女孩在水中挣扎,时胤过去把女孩拉上了自己的船。漂亮女孩为了感谢时胤的搭救,抱住他主动献吻,时胤在惊喜中抱住女孩狂吻起来,在剧烈的动作中把船又弄得倾覆了。念琢在旁边看着哈哈笑。她试试脚下,原来这里的水不深,只齐她的腰部。他看着时胤和美女在水中挣扎的模样笑得出了声。
  “嘿,亲爱的,什么梦把你乐成这样?”
  时胤的说话声彻底惊醒了念琢,她慢慢睁开眼睛,把身子往上耸一耸,坐直了,才仍然带着微笑回应时胤:“你啰嗦些什么?”
  “我很好奇,问你什么梦把你乐成这样!”
  “这是秘密,就不告诉你!”念琢往右面看看,汽车正在从高速公路上转入匝道,“呵呵,还是打瞌睡好,不知不觉就要到了。”
  “是啊,可你不知道我遭受了怎样的煎熬,差点打瞌睡呢!”
  “我谅你也不敢,即使你不珍惜我的小命,可你总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的,这我是敢肯定的!”
  “切,算你狠!”时胤把车开进了大峡谷景区指定的停车场。现在游人并不是很多,他随便找了个车位把车停下来。“我们现在就买票进去,在里面饿了再随便吃点,怎么样?”
  “当然行啊!”念琢把相机提在手里,“你去买票吧,我在入口等你。”
  “行!”时胤匆匆走向百十来米开外的售票处。
  由于这里海拔较高的缘故,虽然是夏末季节,但这里并不炎热,一阵阵山风吹来的时候,让站在离入口不远的树阴下面的念琢觉得很凉爽。她正越过入口处稀疏的风景花木,眺望着景区里面的赭红色峡谷的时候,在检票处值班的一位中年女性闲着没事,可能觉得无聊,便主动和念琢打招呼:“你好!欢迎你来我们大峡谷景区!不会是一个人吧?”
  “当然不是,我朋友买票去了。”
  “噢,如果你觉得没有什么不便的话,那你现在就可以进去了。”
  “真的吗?”念琢看到检票的女人微笑着点点头,便说了句“谢谢”,慢慢地就踅了进去。正当念琢举着相机对着美丽雄伟的红色大峡谷拍照的时候,她的肩头被时胤轻轻拍了一下。“不要神秘兮兮地,我知道是你!”
  时胤从念琢手里拿过相机:“你站到那块立着的大石头旁边,我来给你拍。”
  念琢走到大立石旁,依偎着它,嘴里仍然对时胤说:“嘿,那个检票的老姐,听我说朋友在买票,就放我进来了,她不怕我骗她呀?”
  “真是老外!你以为人家麦肯马的人会为了这么一张票撒谎么?”时胤胡乱地为念琢拍着照,以教训的口吻对念琢说。
  “可我不是麦肯马的人,难道它看不出来?再说,谁不知道我们三水州的人大事小事都喜欢骗人?”
  “可你在这里生活这么久了,就慢慢变成麦肯马国的人了嘛!”
  “信你!乱扯!”
  “真的。不和你争了,我们往里走吧,还是要在天黑之前出来呐!”
  念琢拍了下时胤的肩膀,跟随这前面三三两两的游客,走进了峡谷里面左边的一个小洞。到了洞里面才看到,原来这洞虽不长,但并不小,有些不大的钟乳石。洞里虽然彩灯闪烁,但总的说来,光线较暗。时胤和念琢两人来到一处钟乳石细而晶莹的地方照完相,他看到在彩灯或明或暗的照射下,有的简直就成了玉石,四顾无人,他便折了小指头那么大一段,塞进了长裤的口袋里。
  念琢嘴里“嘘——”了下,轻轻说:“你的狗胆真大!”
  “大惊小怪!”时胤拖着念琢向光亮处快步走去,很快就出了洞。
  洞外的景色更迷人:傍着大峡谷的崖壁,那些赭红色的石柱们各具造型,加上它们上面大小疏密不一的草木的简单妆饰,你要说他们是什么就是什么,不一定要仔细地去看那些景区制作的说明。
  看到不远处一根酷似一对情人的石柱,念琢建议:“我们以它为背景合影怎么样?”
  “行啊!你站好,我取景看看。”他瞄了几下,觉得还行,看到一对年纪较大的夫妻过来,便把相机交给其中的男人,对他说:“劳驾您给我们照张相怎么样?”
  男人满口答应。时胤赶紧走到念琢身边,把手搭在念琢的肩头合了影。男人把相机还给时胤,时胤礼貌地说过“谢谢”,便拉着念琢走到“情人石柱”的下面,然后他独自转到后面没有小路的方向,左顾右盼。
  念琢走过来,奇怪地:“这里有什么好看的?”她看看石柱上隐约的字迹,轻轻念道:“什么哥妹到此一游,切,乱七八糟的!”看到时胤在地上磨一块小石头,更奇怪了,“你学古人在这里制作石器,不是要在这仙境的山洞里隐居吧?”
  “就不告诉你!”时胤继续磨了几下,看到石块的一头比较尖利了,赶紧在刚才念琢看到的刻字旁边快速地刻下了“时胤念琢好合游”这样几个鸡蛋大小的字。
  待时胤刻完字,念琢自语道:“胡闹!我可没有要你刻这个。但愿人家把你抓去!”她忽然想起时胤在进洞之初的所言,再联系到他刚才既折取小钟乳石,又在石壁上刻字,于是,她问时胤:“你进洞后的所作所为,和我们的国人,特别是三水州的人有何区别?还说到麦肯马国生活就变成了麦肯马国的人,你变个屁呀!”
  “嗯——?”时胤愣愣地瞪着念琢,把阖外甲逗笑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一代天骄
万千敌人,道不尽的萧杀! 赵恒冷光一凝,厉声喝道: 【长刀在手,谁愿陪我再战巅峰?】 写不了名著,更不是大师, 只能写一本能让读者消遣一笑的小说。
一起成功
现代都市完结
权力风暴
主人公江云皓转业之后成为黎城县县长,开启了自己的仕途。 在官场和对手们的斗争中,江云皓坚持自己的原则,从不畏惧挑战; 谋略上,更是经常给人惊喜。 最终,江云皓通过自己的努力和高层的赏识,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 而主角的红颜们,也在他的影响下,走出了各自的一片天地。
绷子床
都市其他连载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天运
老神仙的记名弟子,出身于草根、阳光帅气的大学生,拥有一点偶尔会灵的小小异能和扑朔迷离的身世。踏上社会后,如何在这物欲横流的大染缸中拼搏,是走向积极还是沉沦?面对众多的诱惑,他将做出怎样的选择,进入官场后又会遇到什么?这是一部大学生和普通公务员的教科书,会让你懂得很多很多…
微笑面对世界
现代都市完结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