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42.碰车住院

  念琢在她所处的地方深夜给她的老爹打电话,是有什么急事?阖外甲立即寻踪至麦肯马国的南部,在一家医院的病房里看到时胤和念琢两人。现在是当地时间的深夜,病房内外很是安静。这是一个双人间,房间里的两张床上,时胤和念琢两人各睡一张床。本来,时胤是没有这样规矩的,但由于病房房间的门中间是一块方形的透明玻璃,而且挂在墙上的“病人须知”有一条明确指出:房门不得锁死——他们进来后试了试,门锁确实是不能锁死的——或用物体抵住。
  此时虽然是深夜,时胤却因为生活环境的急骤改变而难以入睡。阖外甲通过仪器探测到他的大脑内正在回忆上次的海中潜游之事,回忆中,时胤有时还禁不住轻轻地拍自己的脸颊。下面是他大脑中的回忆画面和心声的字幕。
  在宾馆的房间里,时胤在极力辩解:“我们不是实打实地得到免去潜水的费用的优待?”
  “嗯,不错!”念琢发出讥讽的笑声,“你不觉得人家是在戏弄我们吗?”
  “嗯——当时没有觉得。”时胤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了。
  “可你也不能发人来疯,越来越离谱呀!真是没有脑子的猪!”
  “嗨,猪就已经很蠢的了,还没有脑子呐!”
  “你当时就是那样嘛,我真的不想理你了!”
  “为什么呢?我不是向你道歉了吗?”
  “可你在外国人的面前丢了我们大方国的人,这个你通过道歉就能够挽回来吗?”念琢红着脸继续数落时胤。
  “可我总不能把那个老外杀了吧?”
  “所以我不想和你继续旅游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又上了人家的圈套,我又跟着你自己污辱自己!你让我一个人先回去吧!”
  “别这样威胁我了好不好?我蠢,我错了,我该死!”他走到念琢的身边来,拉起她的一只手在自己的脸上左边打了一下,还要打右边,念琢笑着抽回了自己的手。
  时胤在念琢的面前立正,微微鞠躬:“我保证以后决不干这类的傻事,很多事情都听从念琢小姐的指挥!”
  “还有事不听指挥?”
  “是啊,比如——”
  “比如什么?你说!”
  “比如上洗手间!”
  “嗤——”念琢笑了,真的挥手在时胤的圆胖脸上轻轻拍了一下。
  时胤趁势抓住念琢的手吻了一下,他的心语:念琢是对的。那个混蛋导游不是纯粹拿我们大方国的人当戏弄的对象么?并且他自己还懒得动手,而是让你们自己当众出丑。你傻里巴几地在那里充当什么浪漫、开放的代表?
  念琢慢慢抽回自己的手:“我们以后要注意那个导游的相关网页,看看他是否在上面发布了有关我们那天的视频或者图片,如果发布了,更重要地是要看那些视听资料是不是有损我们大方国的形象的部分,如果有,我们就要投诉甚至起诉他们。”
  “对的!”
  此时的时胤躺在病床上的心语:还好,后来在与那个导游相关的几个网页上,都未发现异常。大概那个导游也许只是有时让游客们自相戏弄来让大家开心,还是不敢冒走上被告席的风险而把唆使游客自相戏弄之类的图像或视频资料发布到网络上面。
  阖外甲以为念琢已经睡着了,他本想探视她的梦境,谁知她也并没有睡着,只是闭着眼睛在任凭思绪的驰骋。同样,阖外甲也通过他的仪器捡拾出清晰地视频来——
  此前不久念琢和父亲的通话:
  念琢:“老爸,我是你的宝贝女儿,我要和你通话。什么什么?你要我先找老妈?是啊,我刚才打了她的电话,没人接听……是啊,可能她没有听到,所以我找你……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告诉你一件事情……哦,好的,再见!”
  念琢要告诉她的父母亲一件什么事情?
  这是时胤开车搭载念琢自驾游的视频。
  一条比较直而宽的高等级公路,路旁稀疏的树木之中生长着一丛丛灌木。时胤开车,加速行进。
  念琢提醒他:“嗨,哥们儿,还是不要太快吧?”
  “怕什么,这里路好,人车都不多。”时胤毫不在乎地还在加速。
  道路右边的灌木丛后面,两条小狗追逐着突然窜出来,为了避开它们,时胤一边往左较大幅度地扭动方向盘,一边紧急制动。车轮在路上“吱吱”地叫着画出两条深灰色的宽带子。小狗们安然无恙,蹦蹦跳跳地消失在公路左边的灌木丛后面。
  “要你不要飚车的嘛!还好,小东西们没有受到伤害。”
  “是的嘛,否则,那些难缠的动物保护者们就要找我们的麻烦了。”
  正在时胤两人暗自庆幸的时候,车后传来沉闷的撞击声,他们感到头部被一股力量推着在各自座位的枕部使劲碰了一下。还好,座位上面对着后脑勺的部位并非坚硬之物,所以他们只是觉得稍微有点眩晕,很快就过去了。当他们扭头往后面一看时,才发现原来是一辆小汽车由于他们躲闪小狗占道并紧急刹车而撞在了他们的车尾。时胤和念琢赶紧下车,后面那辆肇事车的驾驶者打开双闪灯,也连忙钻出车来看。念琢看到,咬住他们的尾巴的司机是个麦肯马国的中年男子。他看到时胤他们的第一句话就是:“嗨,真对不起!把你们的车撞了,好在不算厉害。”然后他示意时胤他俩和他一起走到路的右边上。“你们受伤了吗?”
  “就是头部在座位上磕了一下,当时有点晕,也不算什么伤吧?”念琢实话实说。
  中年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时胤:“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我现在就报警并和保险联系,会让你们及时得到医疗费用和车辆损失的赔偿。呵呵,当然你们也可以联系警方或其他有关部门。”
  时胤不置可否地摇摇头。
  见时胤还有点疑惑,中年人真的马上就用手机拨通了电话,简短地报了警。
  这时,时胤才对念琢说:“我到车里对着保险证,给保险公司去打电话吧。”说着钻进了自己的汽车。
  很快,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在离他们两车咬尾处三十多米的地方停住,在警灯的闪烁之中,两个壮实偏胖的大个子警察走了过来。一个年轻点的警察走向他们的车子,另一个稍长的警察则稍稍轮流打量他们一下,然后伸出手来:“请你们拿出你们的驾照和车辆登记证。”
  念琢的心语:他仔细观察我们,应该是看我们是不是酒后驾车或吸毒后驾车吧?我们没有问题,这个中年人看来也没有什么问题。
  那个走近他们汽车的警察拿出相机“嚓嚓”地在汽车周围照了一通,再走过来和他的同伴一起检查两辆车及其驾驶者的证件。
  在他们的前方,又有一辆车停了下来。下来一个中年女人,她对他们几个人扬扬手,走过来先对时胤伸手:“我是保险公司的,请你出示你的保险证。”
  时胤应了声:“好的!”很快把证件递给中年女人。她把证件用自己右手里的手机扫描了一下,立即还给了时胤。然后她又向肇事的中年男子索要到保险证,同样用手机扫描一遍。
  年龄稍长的警察问中年男子:“你系安全带了吗?”
  “当然,警官先生!你可以检查我的安全记录器。”
  “嗯,安全气囊没有打开,看实况也不是撞击得很厉害。你觉得你的车还能够正常行驶吗?”
  “应该可以,刚才是我主动熄火的,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发现漏油漏水的问题。”
  “那——你的身体感觉怎么样?”
  “还行,似乎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嗯,好!”年龄稍长的警察再问念琢:“女士,你感觉怎么样?”
  “就是头部在座位上磕了一下,当时有点晕,也不算什么伤吧?”念琢又如实地重复说。
  “你呢,先生?”警官对着时胤发问。
  “正如刚才女士说的一样,警官先生!”时胤回答。
  “噢!保险公司的女士,这样吧,你把他们立即送医院,先初步检查一下,特别是被撞击的车上的两位,应该留院观察24小时以上。”
  “好的,警官先生,请你及时把你们搜集到的资料传给我一份。”
  “没问题!”年轻些的警察回答道,然后紧跟在同伴的后面钻进警车掉头很快开走了。
  “好吧,各位上车,跟我来!”保险公司的中年女人上车以后也把汽车掉头,不紧不慢地向前开去。
  既然是按照时胤他们先前行进的方向,所以时胤的车在中间,中年男子的车殿后,紧跟保险公司的车向附近的城区开去。
  一家医院的门诊部,保险公司的女人在候诊室的一台电脑上插卡登记一通后,再对时胤他们3个人说:“你们在这里候诊,等到这间诊室的医生叫到你们时,你们进去接受医生安排的检查。根据检查结果,听从医生的安排进行治疗。听明白了吧?”
  时胤和念琢点点头。中年司机则对保险公司的女人挥挥手:“看得出来,我们都没有什么大问题,你有事就忙你的去吧,这些治疗的事我们也都知道!”
  “好!那我就先走了!再见!”保险公司的女业务员和他们3人挥手告别,钻进汽车开走了。
  他们3个人刚在候诊室的凳子上落座,就见从旁边的诊室出来一位戴着眼镜的男大夫,问他们道:“谁是在后面咬别人尾巴的?”
  中年司机赶紧站起来说:“是我!”
  “噢,你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你先进来接受检查吧。”
  中年司机和男大夫进了诊室。
  现在候诊室里只有时胤、念琢和其他几个人。人们在玩弄自己的手机,或是随便交谈;但是,念琢和时胤的谈话却一点儿也不随便,他们的话题是紧紧围绕他们的车的。
  念琢问:“你说,他们明天会把我们的车修理好么?”
  “天知道!”时胤停下他的手机小游戏回答,“这要看修理的难度了。”
  “就是后面瘪了那一块,敲起来,喷上漆就行了!”
  “是啊,来碗不热不冷的美味鸡汤,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完了!”
  “切!讨厌!”念琢在时胤的膀子上拍了一巴掌。“那你说还要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修理汽车的。再说,你瞎急什么,我们在这里的检查还没有开始,检查结果还不知道怎么样,就急着那车了。”
  “不听你的乌鸦嘴!我们还能怎么样,当时你在车上就没有感觉到吗?”
  “那是一回事,在这里听医生的又是一回事……”
  时胤还没有说完,那个中年司机和从诊室里满面笑容地走了出来,他对时胤和念琢说:“上帝保佑,我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本来大夫要我今晚留院观察的,我说有事,坚决拒绝了。呵呵,我现在就走了,再见!”他对两人挥挥手,很快就消失在门外。
  这时诊室里又有两个接受检查的人走了出来,其中一位大妈级的对念琢说:“美女,大夫叫你们俩进去呐!”
  “噢,谢谢!”念琢对大妈一笑,扯起时胤走进诊室。
  医院的病房里,时胤提着一袋子的衣服、日用品,和念琢一起走了进来。
  时胤把这个印着医院标志的袋子往旁边的凳子上一扔,一屁股坐在靠近房门的床上:“嗯哼——也好,有地方吃睡了,还有人埋单!真TMD走运!”
  “嗯,你走你的狗屎运!我可不愿意在这个飘着药水气味的病房里混!”
  “我愿意!几天来,总是长途开车,累得很,该好好睡觉了!”
  “你能够好好睡么?等你……”
  念琢的话还没有说完,果然就有一个年轻的护理女孩敲门进来,把房间和卫生间利索地整理一遍,再把时胤提进来的袋子里的东西分别摆放在房间和卫生间里。袋子里还剩下两套病号服,女孩好像背课文似地对时胤和念琢说:“请你们马上把衣服换了。如果换下来的衣服需要洗涤和熨烫服务的话,可以按照桌上文件夹里的电话号码打电话给我们。早中晚餐的时间分别是7点半、12点和17点半。如果需要送餐服务,也可以打电话给我们。”
  念琢礼貌性地点点头:“好的,谢谢你!”
  “不客气!”女孩带上门出去了。
  “怎么样,我说不会那样安静吧?”念琢因为自己灵验的预见而现出得意的笑容。
  “切!现在该可以睡了吧?”
  “哼,只怕你还睡不成吧?”
  念琢的话音刚落,一个年轻的女护士敲门进来。时胤指指念琢:“都是你个乌鸦嘴!”
  念琢笑个不停。护士是来给他们测量血压、脉搏和体温的,她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也不管那么多,正要先给时胤做那些检测,他的手机却响起来,时胤赶紧对护士指指念琢,他自己则起身到房间的一角去小声接电话。
  护士只好先给念琢进行测量,并把测量的结果记录在本子上。当护士为念琢做完之后,刚好时胤也结束了他的电话,于是,护士又来给他进行刚才为念琢做的那一套。在为他们做完之后,护士对他们说:“根据医生的安排,你们今天主要是进行各种检查,暂时没有给你们开药,所以,你们除了不能随便离开之外,其他都是自由的。”
  念琢:“请问,我们可以吃自己喜欢吃的东西么?”
  “当然!”护士的回答很是干脆,然后走了出去。
  “就是一张嘴巴看得比什么都重要!”时胤对念琢撇撇嘴。
  “这是我的自由,正如你的那些不三不四的伙计们老是围着你的电话打个不停一样!”
  “哈!你可别贬低我的朋友们啦,人家是问我几时可以回去,他要邀我去另外的国家滑雪呐!”
  “就你好这个,喜欢到处颠颠簸簸!”
  “你是嫉妒我吧?只要你不古里古怪的,我一定带你一起去!”
  “嗯哼,我才不稀罕!”念琢的心语:能够到那个世界闻名的滑雪胜地去逛逛,当然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呐!
  阖外甲的仪器继续对着躺在病床上但没有睡着的时胤,他的心语:嗨,好多种检查都做了,什么毛病都没有发现,虽然在这里吃睡免费,但已经耽误了1天多,明天医生们还要给我们会诊,大概还要耽误1天。后天一定得走!在麦肯马国还要至少10天才能返回,然后到滑雪胜地去滑雪。可是,车——
  “哎——”时胤探起身子,压低声音,“你睡着没有?”
  “我睡着了!”念琢干脆地回答。
  “嘻——那就好!我是说,我们明天一定要和修车的联系,争取把车拿回来,然后——”
  “然后怎么样?你想不辞而别?难道赔偿的事没定,我们就——”
  “嗨,担心赔偿干什么,人家自然会根据我们的损失把钱打到卡上!你从这两天我们受到的优待不就可以看出来吗?”
  “行啊,谁愿意老待在这医院里?”
  “好,明天我联系车的事,你就利用你的一切技巧把那个主治医生搞定,让他同意放行我们呀!”时胤的心语:什么技巧不技巧的,女子利用她的美色开路,有何堡垒不能攻破?
  “好吧,只能听从工作安排啦!”
  “你又胡扯了是不是?”时胤飞快地跳下床,来到念琢的床边,抱着她就要吻。念琢用薄薄的毯子捂住自己的脑袋,隔着毯子连声说着:“我投降!我投降!”
  时胤用力扯开毯子,抱住念琢的脑袋吻起来。念琢爬起来用力抵抗,并在时胤的耳旁说:“你个蠢猪,又要干蠢事了?你不知道这房门是透明的吗?来来去去的人都能看到呐!再说,交通事故随时都可能发生,这里病房是不分男女的,又空着两个床位,人家随时都会安排别人住进来,你要当着别人表演吗?”
  时胤在念琢双手的推搡中,只得依依不舍地走开:“嗯,真TND不过瘾!”说着,回到自己的床上倒了下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路风云
身处官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升迁、女人成就江凡壮举。
蚕豆香
现代都市完结
鸿途奇才
奇谋算尽官场事,正气浩然天地魂。红颜知己身边伴,悲欢离合生死梦。且看一代官场奇才陆羽,从一个县长秘书到封疆大吏的跌宕起伏官场人生。
风和暖阳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重启巅峰
草根出身的陆青云意外重生,展开一段草根逆袭的青云之路,世间风云百态,却看他长袖善舞,左右逢源
一蓑烟雨飞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