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41.池畔密会

  阖外甲和艾媚一样,等待看土生对念清的胜诉。至于是否真正对簿公堂,这就要看念清的态度了。阖外甲当然想先知道念清的态度,他通过仪器侦测,发现念清现在正通过县城郊区的乡村道路,已经把自己的爱车驾驶到二十多公里外的一个天然湖泊旁边。阖外甲隐身跟上来一看,原来车里还坐着念清早已打了主意的少妇芭勉。芭勉之所以终于答应独自悄悄随念清出来游玩,一是由于念清的屡屡纠缠,二是因为念清确实兑现了所有的诺言,也就是既帮她把工作调整成了比较轻松的只上白班的类似行政管理的职位,而且报酬不差,又把他的弟弟点名录进了一中。她知道,这个短途之行,就是她的感恩之旅,她只能听凭念清的摆布了。
  念清由于有车,加上他和妻子之间的那种冷漠关系,他总是会利用一切闲暇到处钻,寻找那些风景好,行人稀少的去处来实现自己的快意游乐。现在他去的天然湖泊,在几十上百年以前是一个面积为现在的10倍还不止的大湖,夏天环湖浅水处荷叶翻动绿浪,荷花飘溢红香;还有成群的白鹭灰鹤,纷飞在湖畔的芦苇浅滩或周遭的稻田之中,展现出一幅绿野星动的绘画;冬日,湖水稍有浅落,但滩涂生出青葱的嫩草,即使偶有霜雪,它们仍然郁郁葱葱;于是,成群的大雁、野鸭之类的水鸟便来此越冬,湖中依然生机勃勃……现在,湖面由于人们的蚕食分割,有的成了稻田,有的建成鱼池,于是湖面消失殆尽。湖水也由于人们的农作和养殖而失去了原来的清冽。总之,这里原来生机勃勃的画面已经被人们千方百计攫取金钱的欲望涂抹成单调严肃的表格。既然湖泊已经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念清还带着少妇到这里来游玩,能尽兴么?能的!念清现在需要的是幽静的环境,这里养鱼的朋友们就可以给他们这个!原来是念清开车在外面闲逛之中,时常来到这里,开始是观景,继而是买点新鲜的鱼虾和农民自产的时令蔬菜,再就是寻觅玩乐的场所。由于他常来,所以他在这里交下了几个朋友,其中有个密友,除了老婆不借给他——人家念清也不屑于他的那个普普通通的农家黄脸婆啊——以外,什么都可以让他借用。人家念清其它的什么都不借用,他醉心地是这个密友建在成片的鱼池之中的堤岸上的棚子。今天出发之前,他已经给朋友打了电话,所以,在几个小时之内,这个棚子就成了他可以安静享用的“钟点房”了。
  以前,生活水平低下的时候,那个棚子就是几组粗点的木棍搭成的人字架,再在上面盖上稻草,勉强能够遮阳挡雨而已。现在,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把个棚子也盖得像样起来。像他的这个密友盖的,通电有水,还有电视机和电扇等家用电器摆在里面。至于那床上的铺盖,农民当然没有城里人那样讲究:像现在夏天就放着一床粗制滥造的簟子,也没有枕头之类。虽然往里看只是一个可以遮蔽远眺者好奇目光的私密场所,但仔细观察这个棚子的外围,倒还是具有一定的欣赏价值的。棚子建在几百米见方的鱼池的隔堤上,这些隔堤虽不是公路,但铺有细碎的砂子,小汽车在上面畅通无阻。这些隔堤边栽植着一些速生的阔叶外国杨树,像一些十多米高的大伞,青翠的叶子在阳光下闪动着一团团浓密的绿色,为堤面和鱼池边投放夏日难得的阴翳。由于有这样的树木,蝉们和不甚漂亮的鸟们在上面有的唱着差劲的歌,有的谈情说爱,却也颇有情趣。站在棚子边远远望去,难得蔚蓝的天空倒映在这方形的“镜片”中,还有稀疏的云朵多姿的倩影在里面缓缓游动。当然,挑剔的念清也可以找到一些不甚如意之处,除了前面说过的床上铺盖之外,再就是每个鱼池都设置的一台自动鱼饲料投放机“吱——嚯嚯”声音的骚扰,还有鱼池水淡淡的腥味直往鼻孔里钻。不过,这些都可以忽略不计:投放机的声音是有节奏的,只要你不是去专注地倾听它,慢慢地就似乎不存在了;在池水淡淡的腥味中待久了,也就感觉不到气味的异样了;至于那个床上铺盖,对于念清来说,就更容易解决了——他打开停在离棚子只有数米远的树阴下的汽车的后备箱,从中取出一床精细而干净的簟子,在棚内的床上整整齐齐地铺好。
  芭勉下车后稍稍欣赏了这难得一见的风景,扭头看见念清在走进走出地忙活,禁不住现出一丝微笑。但她很快就被离得不远的蝉鸣声所吸引,循声走到鱼池边一根不太高大的阔叶杨树旁边,想伸手去抓躲在那根嫩生生的树枝上的肥厚叶片后面的那个黑色的家伙。可是,蝉是非常灵敏的,在芭勉的手离得还有二三十厘米远的时候,它便“吱——”地叫一声,从她的头上绕飞到远处的大树上去了,临别还不忘和这少妇开个低俗的玩笑——把几滴尿液喷到了她的头上。芭勉轻轻地尖叫一声,连忙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擦拭。
  念清看到了哈哈笑:“怎么样,你要骚扰它,它就要调戏你,因为它是公的呐!”
  “胡扯,你怎么知道它是公的?”
  “嘿,人家昆虫学家的研究证明,雄蝉才会叫唤,它是引诱哑巴雌蝉来和它玩呐!”念清诡笑着说。
  芭勉:“嗤——谁信你!”
  “信不信随你!”念清看到芭勉还在用纸巾擦,不以为然地:“嗨,蝉就是喝的树的汁液,拉的尿也不脏嘛!还擦个什么?心爱的——按照你们年轻人的称呼来和你套近乎噢!请进!”念清用比较标准的手势——伸出右手,掌心与地面成45°角向右上,朝着棚子里面指了指。
  芭勉故意装傻:“进去干什么,这外面树阴下又凉快,又可以欣赏周围的风景。你不是带我来游玩的吗?”
  “嗯,对呀!游玩、游玩,刚才已经从县城游了二十多公里,到了这里,现在就该玩啦!”念清说着,靠近芭勉,拉住她的右手。
  芭勉轻轻地想把手抽出来,但被念清用力抓住了,她只好任凭念清又加上一只手来拉着自己的手,然后问:“玩什么?你又没有带钓竿来。”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带钓竿?嘿,每天都随身带着呢!”
  芭勉打量了念清一眼:“在哪?”
  念清指了指自己的身体:“这不是?”
  “切!你个老坏蛋!”芭勉在念清的肩头拍了一巴掌。
  “哈哈哈!”念清隐忍着没有放声大笑,“进去吧,进去吧!”他稍稍用力,把芭勉推进了棚子,又把她按坐在床沿上。
  芭勉在床沿上坐着,低下头抠着自己的指甲。念清打开电扇,一阵阵比那小窗户吹进来的风大得多的凉风吹向他们两人。芭勉抬起头来,看到还有电视机,又吩咐本来要在自己身边坐下来的念清:“打开电视看看啰!”
  “遵旨!”念清立即打开了电视。电视里突然传出很大的声音,把两人吓得不轻,念清赶紧找到按钮把声音调小。
  当念清还要把声音调小时,芭勉却阻止他:“够了,不要再小了,稍微大点嘛!”
  “稍微大点?”念清疑惑地看着芭勉。
  芭勉轻轻点点头,盯着电视机,念清只好坐在她的身旁,无奈地陪着她看,但趁机拉住了她的一只手。
  阖外甲此时也是机器人般地把他的眼光和镜头也都聚焦在了电视屏幕上。
  电视里播出一大堆花花绿绿的食品的图像,女播音员的声音:“经食品卫生监督部门的抽查,埠宜的多家超市的食品不合格,已被勒令下架。这些不合格的食品有的重金属超过标准数千倍,经媒体记者的明察暗访,发现这是用对人体有毒的矿物熏蒸的结果。有的大肠杆菌超过标准数千倍,听被抓住的黑作坊的老板供认,他们是用未经任何处理的生活污水来生产的。有的用毫不相干的或类似垃圾的东西冒充名贵食品,不法分子得逞的招数是在这些伪劣的物质外面包裹上漂亮的外衣。像魔鬼豆腐,它的生产原料本来是一种稀有的多年生植物的块茎磨制出的汁液的制品。本来,这种豆腐是放盐显示蓝色,放糖呈现绿色。不法生产者为了以最低的成本生产出这种看起来和真的魔鬼豆腐一样的假货来,他们使用廉价的淀粉,再添加对人体肝脏有严重毒副作用的化学颜料和香精,使食用者从颜色和口感上几乎无法识别。还有人造的五彩薯、口味鸡等等。”
  念清当然忘不了他对芭勉的扰扰性动作,却被芭勉挡住:“看!别动!”她的心语:我的儿子就喜欢吃五彩薯,昨天又买了一小袋。真TM黑心,这是最新式的谋财害命!
  “应该杀了他们!”芭勉禁不住喊了出来。
  念清一惊:“你要杀谁?”他停止了骚扰动作,突然又明白了,苦笑着,“噢,你是要宰那些黑心的家伙呀,以后吧,现在别一惊一咋,吓了我一跳!”
  阖外甲也是强忍住,才没有笑出声来。
  “嘻嘻……”芭勉也忍不住轻轻地笑了。
  女播音员的声音继续:“今天,食品卫生监督管理总局已经发出通知,要求各地食品卫生监督部门加大检查力度,不要让这些食品残害消费者。下面报道一则我台刚刚收到的国际新闻:……”电视画面显示一群衣衫不整的士兵举枪欢呼,他们的前面是一具放置在担架上的尸体。镜头推近,这是个胡子拉碴,灰头土脸的接近60岁的男人的面部近景。镜头慢慢拉开并向右摇动,那些举枪欢呼的士兵在画面中慢慢移动。欢呼的士兵们的后面远处,城市中几根浓黑的烟柱冲向空中。女播音员的声音:“这是尤利多几个小时前的总统,他在麦肯马国的地面部队的进攻中被赶出总统府的地下室,只好化妆乘车逃跑,逃了几十公里,他的汽车又被麦肯马的武装直升机发射的导弹摧毁,人也受了伤,只好和驾车的随从两人步行逃命。反对派的武装人员在一个村子旁的灌木丛里发现了他们,便把他们抓住后押上汽车回首都。他们的汽车半路上遭到另一群反对派的武装人员的拦截,正在他们争论的时候,一个武装人员抵近这位倒霉的总统,向他开了两枪,导致他当场丧命。不过,另据某国际知名电视台的记者通过细心地采访和调查得到的消息称,后来拦截的那伙武装人员是麦肯马国的特种部队的人员装扮的。不管怎么说,尤利多这个国家的政权已经更迭。麦肯马国正在和尤利多国的各个派别协商组成临时政府。”
  念清有些急了,无奈地笑笑:“呵呵……人家的总统被打死了又关你什么事?我就知道这是迟早的事。我才不管呐!”
  “就要看,就要看!”芭勉故意抗拒着念清的动作。
  手机急骤地响起来,念清听出是自己的,赶紧起身掏出手机接听。
  芭勉的心语:这个老东西,在这样的时候都把机子开着,让人家定位到也是麻烦事吧?像我早就关闭了。
  念清一接听,发现是女儿念琢从麦肯马国打来的,只好敷衍几句:“宝贝,你那里不是已经到深夜了吗,怎么还没休息?噢噢,还在外面自驾游哦。这样,你打过来还是要花费不少话费的,加上我现在有非常重要的事情,等到你们那里9点多钟的时候我再打给你好吧?……或者,你如果觉得有必要,就给你老妈打过去?……好的,好的,再见!”念清叹口气,把手机扔在床头,又挨着芭勉坐下来。
  芭勉还是在那里看电视,看到念清坐下来了,冷笑一声。
  念清奇怪地问:“你冷笑什么?”
  “我赞赏你公务繁忙,任何时刻都有电话打过来!”
  “嗨,女儿在国外,她刚才曾打电话给她的妈妈,可能她妈在外面没有听到。所以就打到我这里来了。”他正在说着,手机又响起来。
  芭勉嘻嘻地掩嘴笑过,再讽刺他:“是另外一个女儿打来的吧?”
  念清立即拿过手机,看看来电显示,这是个陌生的电话,他觉得没有什么危害,决定接听看看,一按键,一个似乎熟悉的娇嫩女声传过来:“喂,你好!是校长吗?”如果不是在这样尴尬的场合,他肯定会和这位女生调笑一气,但是,此刻在电扇拂来的阵风的轻微呼呼声和外面间断的蝉声中,这个女声是这样清晰,即使他尽力调低音量,他估计芭勉还是能够隐约听到的,所以他赶紧掐断了,嘴里故意嗫嚅地:“是啊,是个女孩,遗憾地是打错了的!”
  “祝贺你啊,交桃花运呢!”
  “切,你少取笑老头子!”说着,在芭勉的背上轻拍一巴掌。
  芭勉起身:“我想到外面透口气——”
  念清的心语:去吧去吧,等会和你算账,现在我要处理点要紧的“私务”。
  念清看到芭勉溜了出去,赶紧给刚才来电的手机回复了一条短信:“对不起,现在无法接听,稍后我会打过来。”然后也走出来,做出狠狠的样子关手机:“把你关了,看你还吵?”
  “嗤——”芭勉看着笑起来,“现在你还关它干什么?我们走吧?”
  “就是走也关机好,省得影响我开车。”念清的心语:回去以后,立即在办公室给这个小妞回电话。但愿没有被声音欺骗,是那个小美女在找我吧?
  念清突然想起他今天的目的还没有达到,便急忙走近芭勉去拉她:“现在还早,再到里面坐坐再走嘛!”芭勉无奈地被念清又拉进了棚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官海逐浪
刚毕业的大学生赵飞鹏,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官场之中巧施权谋,步步为营,一边穿行于各式美女当中,一边运用自己的手腕顺势上位,把个官场的百态人生,发挥得淋漓尽致……
夜醉了
现代都市连载
沉浮(又名官途)
身世神秘的刘飞大学毕业之后,由于性格嚣张,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的面临着重重危机,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全方位打压,且看刘飞如何在一路横冲直闯碾压各路对手,如何弄清身世横扫各大势力,登顶人生巅峰!
梦入洪荒
都市其他完结
权路征途
提拔前夕,老板出事,妻子红杏出墙,欧阳志远人生遭遇重挫,未来一片黑暗,绝望之际,前女友的出现让他意外迎来一片曙光,命运曲线触底反弹……
jiuxiaohonghu
现代都市连载
官路风云
身处官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升迁、女人成就江凡壮举。
蚕豆香
现代都市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