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40.送包立案

  阖外甲很快把车在县城的停车场停好,他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的到来,所以仍然隐身来到县法院。说来真巧,艾媚正在进入法院办公楼的大门口接受安检。她把自己携带的小包放在传送带上,让透视仪把它好好地透视一遍。她自己则把身上的手机和钥匙串等杂物放在一个小塑料筐里,交给站在安检门边的一个工作人员,然后自己再从安检门走过去。还好,门上的仪器没有发出为难她的报警声。但是,即使这样,站在安检门边的另一个工作人员还是拿个金属环在她的身上前后左右扫了一遍,这才对她示意可以进去了。
  阖外甲觉得很是奇怪:这进入法院怎么和搭乘飞机一样要进行严密的安检?他通过自己的仪器快速在互联网上搜索以后,才发现这并非多余之举,因为这可以把许多针对法院工作人员的报复性的暴力事件消弭在萌芽之中。至于为什么有时候、有的地方的法院工作人员成了某些暴力分子的众矢之的,阖外甲觉得暂时没有时间在互联网上搜索资料并进行研究,只能留待以后去做了。
  阖外甲这才仔细看看艾媚,只见她打扮得很是漂亮,使她看起来还是一个颇有吸引力的鲜嫩少妇:一头乌发绝大部分被盘曲着偏偏地束缚在头顶上,只有留海斜着被发胶固定在额头上;上身浅黄色的短袖衫,领口不高不低,刚好露出她白净的脖子上的一串细细的金项链;淡紫色的裙子,裙裾的曲线类似舞台两侧的帷幕,随着主人款款的脚步起伏飘逸;半高跟高腰的红色皮凉鞋,并没有遮住主人精心修饰并染成粉嫩的肉色的趾甲。还有那个先前在传送带上匆匆走过的提包,也是名牌,没有千元左右是不能买到的!
  现在,对于艾媚说来,提包值不值钱是次要的,她觉得重要的是包内的起诉书,把这个交到法官的手里,让他们给自己一份立案通知书,那才是她孜孜以求的。过了安检这道关,艾媚在办公楼的大厅里看了看办公室在各楼层的安排示意图,扫了一眼电梯,就奔它后面的楼梯而去,因为她要去的案件受理科就在2楼。高腰红色皮凉鞋的半高跟不是那种坚硬的胶做成的,所以,艾媚走在楼梯上并没有发出明显扰人的声响。她来到立案科门前,见门掩着,根据他的生活经验判断,这应该是因为热天开了空调的缘故,所以,她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艾媚立即轻轻推门走了进去,再回身照原样把门掩上。办公室里坐着两个人,一个年轻人在靠门不远的地方,他正埋头在电脑上编辑一个带有表格的文档,大概是因为他很忙,所以只是对着艾媚望了一眼立马又埋头干着;再看里面一点的那张办公桌后面,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也在操作电脑,他看到艾媚,也许是被她的精心打扮所吸引,一直看着她。艾媚根据自己的判断,觉得这个年纪较大的肯定是个科长之类,于是,她径直往里走到他的桌旁,一看,有两个发现:一是他正在网上浏览新闻,二是看到他办公桌上立着的标明其身份的小牌牌,果然上面写着“施舒”两个大些的字,后面写着“庭长”,至于最下面那两行小小的字,她就没有兴趣看了。
  艾媚没有兴趣看,但阖外甲看到施舒两字,他立即就想起了施坦这个警官的大名。他们是不是有关系?他倒有兴趣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了。于是,他立即通过互联网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哈,他很快就查到,原来他们还真是亲兄弟呐!他们的老爹是检察院的一个头目,退休前使出浑身解数分别把自己的两个儿子塞进了法院和警察局。大概他通过大半生的职业生涯看出了在司法系统供职还是颇有意味的?
  艾媚从提包内掏出起诉书递给施舒:“请庭长过目审查。”
  施舒接过材料,对旁边的沙发礼貌性地一指:“请坐!”然后翻看起诉书。艾媚趁着退回到沙发上落座的机会,快速地从包里拿出一包香烟,让它顺着提包滑倒桌面上,再利用拎包的机会用提包把香烟抵到施舒的面前去。施舒抬眼看了看艾媚,发出似有似无的微笑,再把办公桌中间的抽屉轻轻地拉开一点,然后把香烟扒进了抽屉。
  艾媚刚一落座,施舒说:“嗯,这个雷击事件我们也听说过,但不知道后来这样了哦!嗯,我把你的起诉书扫描成电子文档,再通过网络办公系统报到分管副院长那里审批,你下午上网或者打电话来查看立案情况吧。”他的心语:我真傻到马上就让主管上司看到这个?不可能,现在只是做个样子。老规矩,除非是上头点明了的,你们这些一般的伙计们,还是要跑几趟,有所表示才能立案的啰!
  “好的,让你们辛苦了,那我就告辞了,再见!”艾媚站起来对他们两人分别招招手,走了出去。她的心语:说是下午看,只怕十有八九是看不到我所希望的结果。如果他们不收红包就把事给我办了,那可是奇迹了!之所以一开始没有给他们送红包,是要看看这里的法官的德行。反正也不在乎这一天半天的。
  艾媚走出法院,只好到就近的宾馆开了房,在那里等候立案的消息。在她走进宾馆的房间以后,她一边打开电脑,一边立即给餐厅打电话,要他们给她送份简单的盒饭来,她特别交代:不要高档次的。她的心声:嘿,是老娘舍不得吗?不可能,在外一定不能捡好的吃,一是自己不想吃成胖大妈,二是所谓好东西不但贵,而且掺杂使假就是针对那些价格高的好东西,使它们差不多都变成了糖衣裹就的毒药。
  艾媚在等待盒饭的时候,很快就在网上登录了自己在天友网上注册的账号,要看看丈夫言鸾在干什么;另外是打开了股票市场交易实况的网页,看看自己所持有或感兴趣的股票的价格涨跌及交易情况。她正瞪着眼睛看得仔细,忽然发现股市本来上下震动幅度不是很大的,现在渐渐一步步走高。她的心语:哈哈,还涨、涨、涨!让老娘狂赚几把,到国外的著名风景区去逛逛也好嘛!
  原来这又是阖外甲看到已经中午,现在房间里又只有艾媚独自一人,应该比较无聊,他便又操控起股市价格来让艾媚乐一乐。他知道,也不能真的让整个股市剧烈动荡,因为这会造成经济的动荡,进而导致社会的动荡,从而违背了导师要他不要对地球人的社会造成实质性的影响的师训。不过,这个艾媚看来比念清的妻子隋云还是头脑清醒沉着得多,她不但没有被这种假象吸引而晕厥,而首选就是通过网络求证:她赶紧上了另外一家网站,通过观察其经济频道显示的股指来对比。不料阖外甲也在艾媚新打开的那个网页显示的瞬间,把有关的数据都改得和她先前浏览到的数据一个样。
  艾媚的心声:难道老娘真的很走运,碰上超级牛逼的股市行情了?慢,看看老公那里看到的是不是也一样啊?
  艾媚在天友网上的好友栏内找到言鸾,赶紧打开视频通话:“喂喂,老公,现在没有在网上调戏哪个小妞吧?”
  正巧,言鸾也在线,当然他也会立即和她接通视频通话后回敬老婆:“你现在不在这里监视我,不趁此良机多多调戏小妞,更待何时?”
  艾媚:“切,别屁话多,老娘不感兴趣!你现在赶紧看看你那边显示的股市行情是个什么样子?”门铃声响起来,艾媚只好起身去开门,她知道一定是送盒饭的来了。
  言鸾:“真是啰嗦!你看到的难道和我看到的不同?来来,我让你看!”他说着,把自己的视频头扭过去对准屏幕上显示的股市行情。
  阖外甲知道他的游戏要结束了:言鸾在网络上,他那头显示的信息他可不能随意更改了。
  艾媚打开门,接过盒饭,把一张钱递给送盒饭的女人。那女人看看钱说:“我就给您把找的钱送来!”
  艾媚一挥手:“算了,给你当小费!”
  送盒饭的女人一惊,还要说什么,不料艾媚已经在关门了。门外,女人看看这张大钞票,她的心语:哈,肯定是没有注意到这是张大钞。你说了不找零,给我当小费,那好,我就收了!谢谢你!不过,等会收餐具最好是等她走了再来,免得她想起来。
  艾媚走到电脑前一边开始吃饭,一边看屏幕,她叫起来:“老公,你给我看的这是实况?”
  言鸾的声音:“谁还给你看过时了的?嗯——?你快看哩,我也要用电脑呀!”
  “啊哈——这鬼宾馆的电脑,不知道感染了什么病毒,我看到的可比你的涨得厉害得多呐!算了,这些不可靠,你还调戏你的小妞去吧!”说着,关了视频通话,专心吃起饭来。
  阖外甲自认他现在不能通过扰动股指来挑逗艾媚了,所以让其慢慢回落到真实的状态。阖外甲不得不承认:艾媚的头脑就是比一般女人强,当个到处唆使人对簿公堂她自己则从中渔利的律师倒也是够格的,至少从智力上来说是如此!于是,阖外甲觉得独自操纵股市这种儿戏以后就没有必要玩儿了。
  艾媚吃完午餐,在桌上扯了张面巾纸擦擦嘴,把那些餐具之类的东西往旁边一推,又坐下来认真上网,这次她看了看不温不火的股指之后,骂了句“骗子”,然后干脆把它关了,再打开兮水县法院的网站,在“最近立案”这个栏目里仔细浏览,就是没有看到她上午提交的案子。是今天上午没有一件被立案?不是,这里有几个案子,从时间上来看,就是今天上午才立的。
  艾媚的心声:TMD,不需试了!现在赶紧过去敬菩萨,我还能在晚上赶回家。”
  艾媚在宾馆房间桌子上的文件夹内抽出一个中等大小的信封和一页便笺纸,在纸上写下“不成敬意,请笑纳!”一行字,然后把纸折叠好,再在包内掏出一叠现金,数出30张,把它们和那张写了字的纸一起装进了信封。艾媚把信封测重式地在手里掂了掂,怪样地一笑,把它扔进了自己的提包并拉好拉链。做好这一切之后,艾媚看看电脑上的时间,立即提着包出了门。
  走到法院,像上午一样安检完毕之后,她看看大厅里的挂钟,知道下午上班的时间已到。她熟门熟路地又来到二楼上午她来过的那间办公室。还是和上午的情形一样,只是这次她一进门,庭长施舒就抬起头来先和她打招呼:“真不好意思,我们的分管副院长出差去了,你就等等吧!”
  “好的。”艾媚还是向施舒走过去,她把先前在宾馆里准备好的信封仍在施舒的面前,“上午忽略了,还有一点资料也应该一并交给你们。”
  “噢,好的,我收下了!”施舒从信封里掏出那张纸,看到“不成敬意,请笑纳!”这行字,立即又把这纸折好塞进信封,再把信封扔进办公桌的抽屉里,“你就及时关注我们的网站或是通过电话查询吧。”
  “好哇!那就不打扰你们了,二位再见!”艾媚和他们道别之后,匆匆走出了法院,到宾馆去收拾自己简单的行李,准备回家去。
  当艾媚正在把洗漱用品往自己的提袋里装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艾媚拿起手机一看,是个不熟悉的号码,但由于她的手机接听是免费的,所以她按下了接听的按钮,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声:“艾媚律师你好!”
  “你好!请问——”
  “噢,我是接受你刚才送来的诉讼材料的法官施舒。没有打扰你吧?”对方彬彬有礼。
  “哪里的话,要打扰你们法官还难得找到门呐,呵呵……”艾媚笑着回答。
  “那是我们的服务水平不高啰,我给你打电话一是请美女原谅,二是想补救。”
  “哪里说得上原谅和补救哦,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指示得了,我洗耳恭听呐!”
  “哈,美女太客气!你现在还在县城吗?”
  “是啊,不过,我正准备回州府,等候您的立案并尽快开庭的好消息呀!”
  “哎,那就太及时了,我看了你送来的资料,正要找你谈谈,你看方便么?”
  “咳,能够得到您的当面指示,我是求之不得呀,还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那你在什么地方,我们约个地点?”
  “我听从您的安排!”艾媚的心语:看这小子是什么意思,要到什么地方。
  “我们办公室你是知道的,人来人往,不便谈那些比较秘密的案子。那我们到宾馆怎么样?”
  “行啊!我告诉您,我、我现在就在宾馆呐!”艾媚的心语:这小子一出口就是宾馆,不知道玩了多少求他打官司的女人!
  “那太好了!我马上就过来!再见!”
  “那就只好委屈您了,再见!”艾媚放下电话,她的心语:这小子也不问个宾馆名称和房号,就可以随便找到老娘么?
  艾媚的担心是多余的,在她打电话续房、重新放好简单的行李之后,坐下来刚准备看看电视,门铃便响起来。她立即走到门后通过猫眼瞄了瞄,发现果然是施舒在外面。艾媚打开门,施舒走进来,两只手背在身后,稍微退一退,把门关上,然后说声“你好”,左手把一枝刚开了一点点的红色玫瑰花递到艾媚的面前,同时,请求握手的右手也伸到了艾媚的面前。花朵散发着人为喷上去的好闻的香水味,直扑艾媚的鼻子。
  艾媚接过花朵:“谢谢!法官先生太客气了!”右手被施舒紧紧地握着。
  “你先不是也太客气了?”
  “那是应该的,你们法官为了判案,也是很辛苦的。”艾媚的心语:要真正公正地判案,确实辛苦,可现在的他们,只怕是捞取双方的好处很辛苦。
  “我这也是应该的,感谢美女嘛!”施舒终于放开了握着的手,在沙发上坐下来。
  “看您说的!”艾媚在壁橱的商品架上拿了一瓶饮用水递给施舒,“您请喝水!”
  “不要说‘您’啊‘您’的,叫我施大哥得了!”施舒的喉头因为面对异性的激动,有点干,拧开水瓶就喝了一口。
  “哈,那我就随便了。可是,你比我大吗,叫你大哥我是不是亏了啊?嘻嘻……”艾媚用女性特有的妩媚冲施舒一笑,也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了。
  “你不相信吗?”施舒来到艾媚的身旁坐下,让她看从口袋里掏出的身份证。
  “哦,真巧啊,我们好像一样大呐!”
  “不可能这样巧的吧?你是不是也可以让我看看你的证件?”施舒抓住了艾媚的一只手。
  “嗯,当然可以,法官先生要看我的什么都可以。”
  “真的?”施舒伸手把艾媚的衣襟小幅度地往上掀了一下:“嘻嘻,这个里面可以看吗?”
  “那可不行!”艾媚用双手作拒绝施舒的状态,但却把对方的手抓得很紧。
  施舒的心语:这娘们可以到手!
  “行的,宝贝!”施舒挣脱出来一只手,往艾媚的衣襟里面伸了伸,同时自己一惊,他的心语:TMD这称呼怎么随口就出来了?
  “嗯——嗯,你来是找我谈立案和判案的吧?怎么——?”
  “那有什么多谈的,下午就立案了,等几天你就来等着听你满意的调解吧!”
  “调解?”艾媚一惊。
  施舒从侧面用双手搂抱着艾媚,在她耳边轻轻地:“不要大惊小怪,宝贝!一接到你的材料,我就考虑了最好的方法是调解。你不要计较什么方式,只要在金额上达到你的要求就行了,是不是?”
  艾媚稍稍思考了一下,点点头:“你可不要亏了我们哪!”
  “看你说到哪儿去了!现在只要你兑现你自己的诺言……”
  “我的诺言?”
  “是啊,嘿嘿,你刚才不是说你的什么我都可以看么,我现在——”说着,就要在艾媚的身上动手。
  艾媚却抓住施舒的手问:“你刚才也不问我在哪里,怎么很快就找到我了?”
  “这是因为我们有缘分嘛!再说,我们这个小县城,就这家宾馆最好,我知道你们这些很捞钱的律师,肯定会住在这里;既然到了这家宾馆,找到美女你还难吗?”施舒笑着一边说,一边在艾媚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
  “切,你可真会吹吹拍拍!”
  “干我们这一行的本来就是吹吹拍拍的嘛,审判的时候就是我带着大家胡吹,最后我来拍一下,就定案了,你说是不是这样?嘿嘿……”施舒搂着艾媚得意地说。
  “真是一张难得的吹活死人的嘴,难怪要你当法官的小头目了!我们吃这碗饭的更加要向你学习了”艾媚还击施舒,也在他的脸上轻轻拍拍。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儿罗峰顺利出山。 罗峰:“我是老逼灯培养出最垃圾的徒弟,没什么本事,就想吃吃软饭,苟且度过这一生。” 师父:“什么,你还弱?老夫求求你你做个人吧! 一位平平无奇小道士,卷动江湖风云,走上自证强者之路。
橙年岁月
现代都市连载
狂少下山
你无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所不能,在我面前也是蝼蚁而已。 我是陈宇,能要你的命,也能救你的命,更能成就你。 九个绝色师娘辅助我勇攀高峰: 大师娘,华佗版神医... 二师娘,强者归来... 三师娘,神都最美强者,不服就干... ...... 九师娘,商界唯我独尊... 陈宇小犊子,师娘们辅助你飞升,主宰世界,挡者...,一个字,“死”
陈宇醉
现代都市连载
破局
谈了两年的女友最终嫁给他人,老实巴交的父亲突然被检察院带走,就在许国华一筹莫展之时,等待他的又是一张停职通知……
洗礼先生
都市其他完结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官海逐浪
刚毕业的大学生赵飞鹏,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在官场之中巧施权谋,步步为营,一边穿行于各式美女当中,一边运用自己的手腕顺势上位,把个官场的百态人生,发挥得淋漓尽致……
夜醉了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