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3.村民被骗

  随着两位老头互相补充着的详细回忆,我们得以知道了这里的村民被骗的全过程。
  那是上年年底的一天下午,村里的水泥公路上用来保持湿度的草渣刚刚清除干净,这也就是说各种车辆可以在这条不大宽但还平展的公路上奔驰了。那天天气阴得浓重,西北风嗖嗖地一阵接一阵。天空先前黑沉沉的云阵渐渐爽亮了不少,但不是云破天开的样子,而是云色变成浅黄了,这一切在昭示着一场大雪就要到来。
  外面冷兮兮地,人们大部分都蜷缩在所谓茶馆里一边烤火,一边打牌。
  阖外甲通过网络得知这里的地球人的大致习俗:只要不是田地里特别忙碌的时节,村里年轻些的一放下饭碗,他们就会分门别类地聚会在相应的茶馆,有的一拨玩这样,有的一拨玩那样,有的茶馆管饭,有的则只有瓜子或少量的瓜果侍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开茶馆的是为了捞钱,而聚集到这里的人们则是为了在赌博的过程中消磨时光。如果像他们之前若干代的祖先曾经短时期地经历过的那样,即只打牌,不赌博,现在的人们是宁死也不干的。不知道是不是人进化得物欲第一了?之所以说进化,是说一代胜过一代。而那些行将就木的老者们参赌的比较少,是他们不嗜赌吗?不完全是,是因为他们有脑瓜不灵常常输钱之虞,所以很少聚赌了,宁愿凑在一起胡吹神侃,如南民和草升两位老头就是如此。
  草升和南民是邻居,南民年长,年轻时在城里混过日子,和许多农村老汉当然有些不同,比如,他总能侃出一些新鲜话题来,其中的许多不管是不是他现编出来的,对于草升来说,农闲时凑到他那儿,总比独自闷坐在火坑旁看电视强多了。南民的老伴好动,她到城里他们的儿子家里去了,而南老头身体还好,又爱静,所以一年中总有许多时候独自看家。另外,南民的家境比草升的好,加之他自己反正是要烤火的,凑到他家里烤他家的电炉子自己可以省下一些电费,所以草升的闲暇时光大部分都是在南民的家里和他一起度过的。
  那天南老头正在和草升吹嘘自己年轻时在城里和一个女人调情的往事,正说得两人笑嘻嘻的时候,忽然南民的另一边的邻居土根和水妹夫妻开的牌场里人们闹哄起来,那声音比平素正常的赌博之声高出几度。于是,两位老人便由先出门看热闹到一起走过去身临其境。
  邻居土根的家是一溜3大间瓦顶的平房,中间是堂屋,右手的是卧室,左手的则是厨房,厨房的后面是厕所等。由于卧室不够多,土根又把堂屋的后面隔出一小间作为卧室。由于整幢房子是东西向的,所以土根在家门前的稻场上用专门的纤维塑胶布搭建了一个很大的帐篷。这种大棚子称为帐篷其实不太确切,因为它的四周基本没有遮蔽,只是在天气比较冷时在周围挂上门帘般的彩色纤维塑胶布遮挡寒风。这个大棚虽然简单,但它是土根在近年为了扩大自己的营业面积而专门用来作牌场,供人们在里面进行赌资不高的打牌娱乐的,而土根夫妻则在提供这种服务中得到微薄的收入以贴补家用。
  现在是寒冷的冬季,前来打牌的人们当然都拥挤在土根的堂屋里。此刻,有两个年轻人骑着一部摩托车到乡下收买古董,看到土根家很热闹,也走了进来。本来是打牌的场所,现在人们都停止了打牌,有的人在看人们做买卖;有的人则拿着年轻人带来的印制得还算精美的花花绿绿的传单议论纷纷。为首的所谓老板年近30,文质彬彬的样子,说话斯文并且不紧不慢。他当时正拿着土根要卖的两枚银质的古钱币互相轻轻敲击。直径差不多4厘米的银币发出悠长的余音,好似古乐器的声音那样悦耳。年轻老板把银币靠近耳朵轮番仔细听,接着轻轻点点头。他的搭档20岁出头,坐在他的旁边,带着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大家。
  房主土根咬着耳朵对南民说:“南大叔,这小子给的价钱很高,我打算卖了。”
  南民也低声地:“价钱多少?”
  土根伸出一根食指。草升赶紧轻轻插话:“100?”
  “切!”土根把两个老人的脑袋用两只手轻轻扒拉在一起,再神秘地耳语:“一千!”
  两个老人一惊,一齐瞪着土根。
  土根是个约40岁的壮实汉子,一米七几的个头,由于长年在外劳动的缘故,皮肤黝黑。周正的脸膛黑里透红,脸盘靠近左耳的地方,有个黄豆大的暗红色胎记。他和周围其他男人最大的区别是鼻梁较高。阖外甲又通过他的仪器对土根夫妻的资料进行了比较详细地搜集,知道他的母亲在生他时难产而死,但他却幸运地活下来,在父亲的抚养下长大成家。他的父亲去年才病故。由于他的父亲后来没有再娶,所以,他也没有兄弟姐妹。他的妻子,正是那个此刻在屋里钻来跑去忙活的女人,名叫水妹。她比丈夫小一岁,皮肤虽不白嫩了,但人们在日常起居中都能够见到的她,身体上没有任何瑕疵;丰满得近乎圆形的脸蛋,说话或笑颜展开时,除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还有一对酒窝时不时会跑到脸上来;略微黄色的浓密头发被分段用橡皮筋扎着盘在脑后。他们夫妻二人生活在这幢三间的普通的房子里,18年前生养了一个儿子,取名土生。儿子的长相和父亲差不多,没有遗传母亲的圆圆脸,他现在正在镇上的高中读书,马上就要考大学了,正紧张着呐!
  土根见两位老人齐齐地瞪着自己,觉得好笑,赶紧补充说:“是真的!”
  这时,收古董的老板对土根说:“老板大哥,你的货我也要了!”说着,把两枚银币放进一个10厘米见方的透明塑料袋。他再从1本卡片薄上撕下1张六七厘米见方的纸片连同面前的签字笔一起递给土根:“请大哥写上自己的大名。”
  土根写好后递给老板,老板把纸片放进装银币的塑料袋,再把塑料袋按在桌上,将自己的右手大拇指的肚皮向上,用大拇指的指甲沿着塑料袋的口拖过去,就把口密封好了。在这个老板和土根进行这些活动的同时,有一些人进进出出,他们也是回家去取自己认为是古董的宝贝去的。正在老板停下手的当口,一个比土根略大的农民递上来一个成人手掌大小的玉佛。土根大声问:“吉斋大哥,你拿来什么好东西?”
  吉斋:“玉佛呐!”
  老板接过吉斋的玉佛翻来覆去地看,并使劲吹去佛像缝隙中的灰尘,再用手指在自己的舌尖上沾了沾后抹佛像背部比较平坦的地方。这样一番摆弄之后,老板先轻拍一下身边的搭档,故意把他身上背的小包的拉链拉开一点,露出一叠大钞票的花图案,再拉好拉链:“嗯——看好啊!”向搭档使眼色。
  搭档露出比较僵硬的笑容,更加使劲地捂紧包包,嘴里含含糊糊地:“嗯,嗯,好!好!”
  老板接着故弄玄虚地轻轻摇头,对吉斋说:“这不是什么好玉料!”
  吉斋很不服气:“不可能吧?这是俺的祖先花高价从一个识货的商人手中买来的,而且俺的这位祖宗和那个商人原来就认识,人家不会欺骗他的!”
  老板搔了几下脑袋,似乎很难下决心,继而从牙缝里轻轻迸出一个字:“好!”说着,把那玉佛装进塑料袋,一边撕下一张纸片递给吉斋,一边附在他的耳边耳语几句。吉斋听着耳语,先是一愣,接着撇嘴露出满意的笑容,在纸片上很快写好自己的名字递给老板。老板看着纸片上的名字,笑着说:“吉斋,呵呵……吉祥肯定就到大哥的家里啊!”
  吉斋憨厚地笑笑。老板笑眯眯地收拾好玉佛,又接受了几个农民要卖给他的银币和铜钱等。老板收拾好这一切,抬头问:“各位乡亲们,还有吗?”
  乡亲们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你先兑现啰!”
  “只要合算,别的村的人都会来找你的。”
  土根说:“是呀!港西的歪老二家,听说就有祖上传下来的宝贝,不知他卖了没有。”
  “呵呵……那就好!”老板轻轻拍拍搭档背着的包,大声地接着说,“我带了现货,乡亲们还担心兑现啦?乡亲们和我做买卖肯定合算。我这次主要是和乡亲们拉好关系,只赚点跑腿的钱和汽油费,为的是以后好和大家做更多的生意。大家知道,我是什么生意都做的。只是这个古董生意很难做,主要是怕买到假的。虽然我不是完全的外行,也带了个小小的仪器,”他说着,伸手在搭档背的口袋里掏。他的搭档只是望着他似笑非笑,没有怎么配合他的动作。老板却也不在乎,对着搭档做了个不太正常的笑脸。三下两下,老板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拳头大小的东西来晃了晃,接着说:“这个不解决问题,必须要靠那些背不动的大家伙,所以,我请我的同伴留在这里等我,我把这些宝贝拿去检验检验就来。”他转身对搭档说:“好好看着包包啊,我去去就来!”
  他的搭档仍是那样似笑非笑,嘴里还是那样略带含糊地说:“嗯,嗯,好!好!”
  老板赶紧掉头对着土根媚态地一笑,“大哥,我先告辞啦,啊?”
  土根:“你不会一去不回头吧?嗯?”他半开玩笑半认真。
  “哪儿的话!”在人们的哄笑声中,他凑近土根的耳朵,故作神秘地:“请大哥帮着照看我的伙计背的包包里的米米噢!”
  水妹凑过来,对南民说:“南大叔,行么?”
  “嗯,行吧!”南民转身对老板说,“小伙子,你要快来呀!”
  “当然!当然!”老板说着,拉开门。
  一阵冷风吹进来,坐在门边的人立即把门掩上。
  透过大门上的玻璃,人们看到门外老板提着包走到他的摩托车旁。衬托着老板长长的深色风衣,可以看到稀疏的雪花飘起来。
  “大家反正有好路子混着,不怕等的,来,继续打牌啦!”土根招呼大家继续他们的赌业。水妹也继续给大家上茶水。
  外面摩托车短暂地轰鸣,然后其声音渐渐远去。
  南民看看坐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小伙计,见他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模样,便悄悄对草升说:“去把土根拉过来,要他看住小伙计呐!”
  草升点点头,拉住土根说:“给小老板上茶呀!”就和他一起到南民他们这边来。
  土根一边给小老板倒茶,一边问:“老板贵姓?”
  小伙计望着土根,含糊地说:“嗯,嗯,好!好!”
  “啊!”土根一惊。
  “人家问你贵姓啦,没听清?”南民老头凑近小伙计又问。
  小伙计又转过来望着南民老头,脸上仍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含糊地说:“噢,噢,好!好!”
  土根狠狠地:“他妈的,又碰鬼了!你好个屁!”抓起小伙计的包,掏出里面的钱。小伙计仍然一脸笑。
  土根扯开一大叠钱,才发现只有外面的那张是从手感上都可以判断出来的假钞,里面是彩色的印刷品剪裁的纸片,当然,这些纸片的大小和厚薄与真实的钞票差不多。土根和几个“卖”了古董的农民纷纷围拢来,因为他们渐渐感到被骗了,一边愤怒地骂着,一边翻检那个小伙计的包,企图在里面找到真正的钱。他们失望了,于是开始对他推推搡搡。小伙计以不变应万变,基本上还是原来的表情。南民阻止了为难小伙计的人们:“别只管找他,没用的!”
  有的人奔跑出门,打算骑上摩托去追。土根大叫一声“老五,慢!”,拦住了老五。
  草升也大声地说:“你知道人家跑到哪里去了?”
  土根说:“就是呀,赶快报警是真!”他赶紧掏出手机,拨打报警电话:“喂喂!130吗?我要报警。我们这里抓了个骗子,请警察赶紧来处理!噢噢,在存就村,中间呐,门口有人的!”他打完电话,似对大家,又似自言自语:“警察就来。”他对卖玉佛的说:“吉斋大哥,辛苦你到门外望着,警察好找。”
  吉斋应声“好”,扯紧身上的棉衣,走了出去。
  南民碰碰土根的膀子,又对旁边的小伙计一努嘴,轻声说:“没看出点名堂来?”
  土根深吸一口气,右手插进头发中,低声说:“是啊,不正常!”
  草升大咧咧地:“还有什么遮遮掩掩地?我看这小子是个傻子!”
  水妹也走了过来:“阿弥陀佛!把我们都当傻子!”
  门外警笛声响起来,越来越近,戛然而止。3个警察跟着吉斋走进来。
  为首的警官朝小伙计走过来,上下打量几下,咧嘴露出笑意:“嘿,这不是我们找了好久的宝贝么?他是个弱智人咧!怎么,被谁拉作帮手了?”
  阖外甲查出南民他们说的警察所的驻地离存就村也就十多千米,为首的那警官叫做施坦。
  土根愤愤地:“是的呐,一个所谓的老板带他来,把我们大家的许多古董都搂走了!”
  施坦大声地:“谁要你们警惕性不高啦!”转身对小伙计说:“好啦,跟我们走吧,等逮到那个老板再和你们一起算账噢!”
  几个警察带走了小伙计。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