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38.潜海戏狎

  阖外甲通过仪器追踪时胤的汽车,发现它此刻正停在麦肯马国南方一座城市的一家5星级宾馆的停车场内。再查找时胤和念琢两人,原来他们此时正在宾馆的五十多层楼的楼顶上欣赏不远处的海景。嘿,看来时胤还是很听从其父亲的指示的嘛——住处就从汽车旅馆转到了比较豪华的宾馆。
  这座城市位于温带海洋性气候的纬度,其南面和东面面临大海。现在虽然是夏季,但由于这里的海洋性气候带来的湿润的海风和几乎每天午后都会约见的阵雨,所以除了正午暴露在阳光下感到燥热之外,其他时候总是凉爽宜人的。
  楼顶的平台上,有个凉棚,四周的栏杆上爬满青葱的藤蔓。凉棚里有一些人在那里或坐或站,在惬意的风中欣赏着周围美丽的风光。念琢身着紧身的短袖衫和短裤,剪短了的头发被随意轻轻扎成个秃尾巴斜在一边。时胤也是短衣短裤,但和念琢的相反,很是宽松。他们正面向南方观景。
  时胤拍拍念琢的肩头,指着不远处海边的在风中摇曳着巨掌般的叶片的椰树:“啊,真美!它们的姿势还千差万别呐!”
  “傻瓜,它们也和人一样嘛,即使是一母所生,也有美与不美,帅与不帅呀!”念琢故意和时胤抬杠。
  “你这个说法就不公正啦,你说,哪棵不美?”时胤认真地问。
  “不和你具体地评价哪一棵!我说你看近点,这宾馆旁的小公园里的风景树,特别是那一片,不是也美极了?我问你,那一片是什么树?”
  “嘿嘿……不知道!”
  “让你长知识,那叫酒瓶棕!听明白啦?”
  “听是听明白了,但我怎么相信你说的是对的?”时胤问的可是他真实的疑问。
  “这说明你是个挂在眼皮上都视而不见的人!等会我们下去你在大堂里再仔细看看?”
  “尽说傻话,挂在眼皮上当然看不到嘛!你看远处海面上游泳、滑水的人,太好玩了!再远点,哎呀,我的妈呀,你看那朵朵白云,它就是为了让人们欣赏它的美而存在的!”
  念琢又来讽刺他:“嘿,还诗人味儿出来了!”
  一个兜售望远镜的人看到他们这样有兴致,晃荡着脖子上和肩膀上挂着还有两手提着的各色望远镜踅拢来,对着时胤说:“先生,给你朋友和你自己买一个吧?看远处很清晰的,而且有红外夜视功能,在晚上也可以看哦,不信可以试试?”说着,递过来一架双筒望远镜,物镜还泛着浅浅的粉红。
  时胤接过望远镜对着海滩和大海远处仔细看了看,感到确实不错,尤其是当他把镜头移向海滩时,看到了有不少身着三点式的美女在沙滩上的大阳伞下休憩,大概是此刻的阳光已经比较厉害了,她们只好躲在伞下等待。即使伞下的阴翳,也不能丝毫地遮掩那些美女们的身体曲线,看得时胤心痒难耐。既然这望远镜这样好,而且还可夜视,买了!时胤及时掏钱,问:“多少钱?”
  卖望远镜的伸出3根手指。
  念琢问:“能不能便宜点?”
  时胤爽快地付了钱,挥挥手,示意卖望远镜的走人。等那人一走,时胤靠近念琢的耳朵:“你傻妞噢?这里是讨价还价的地方么?”
  “切!我就不信!”念琢不服气地撅撅嘴。
  时胤又把望远镜举起来,寻找先前看到有不少美女的沙滩,仔细欣赏起来。
  念琢欣赏着远处的蓝天白云,看了一会,她没有听到时胤吱声,就看他在干什么。原来时胤还在用望远镜乐呵呵地看着,脸上不时浮现出笑容。念琢拍拍他圆乎乎的肩头:“看到什么美景,这样美滋滋?让我也看看!”伸手就来拿望远镜。
  时胤把望远镜伸到念琢眼前,故意转换了角度:“你看那些滑水的,还有远处的小岛!”
  念琢自己接过望远镜看了看:“这个,一般般,而且不用这个宝贝也可以看得到。”她把角度慢慢转过来。
  时胤看到念琢差不多要看到自己刚才看到的美女们,赶紧拉拉她的手:“我们下去呀,待在这里只能远看,我们还是深入其中去吧!”
  念琢只得和时胤一道回到楼内,钻进电梯。
  为了避免和念琢他们发生身体的碰触,阖外甲只好使用他的所有本领,隐身蜷缩在电梯的上部。
  时胤伸手就在电梯控制面板上按了个“1”,正在电梯要关门下行的时候,从旁边钻出一对年轻人,互相搂着腰部快步走了进来,他们似乎什么都懒得看,只是在电梯的另一边背对着时胤他们站好。时胤通过他们迈进电梯的瞬间印象判断两人,知道他们是麦肯马国的,都是高挑个子,女子差不多算个美女,男的胡子拉碴,他也就不好评价其帅不帅了。电梯开始下行,“胡子男”转到女朋友的正面,旁若无人地和女朋友热吻起来。这刺激了时胤,他伸手抓住念琢的手,要把她拉得靠近自己,遭到念琢的抗拒。念琢仍然专注地盯着电梯控制面板上跳动的数字,不动声色。时胤对接吻的一对努努嘴,念琢莞尔一笑,把食指竖在自己的嘴唇前,示意他噤声。时胤还是抓住了念琢的另一只手。
  电梯下行了5层,发出柔和美妙的短短乐音,在45楼停住,门开了,一个手拿一叠资料的中年男人走进来,在控制板上按了个“6”,然后背对着他们4人朝门站着,也是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他们各自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直到电梯们又在柔和美妙的乐音中缓缓打开,拿资料的中年男人走了出去。当电梯乐音再次响起的时候,念琢用另一只手轻轻推脱时胤抓住她的手,疾步走出电梯,时胤紧跟其后走进了大堂。当时胤站定之后,他回身看看电梯,门正在缓缓关上,那对年轻人并没有走出来,他赶紧拍拍念琢,轻声地:“TMD,看看人家多过瘾,还在电梯里幸福呐!”
  “你在汽车旅馆里还没有折腾够啊,还想学人家在电梯里表演?”念琢的声音更轻,并用食指戳戳时胤的胸部。
  “那当然嘛!这是个新环境,肯定有新的刺激。”时胤油嘴滑舌地笑着说。
  “不和你瞎扯了!你不是说要到海边去的么,我们快走呀!”
  “好好!听你的!”时胤说着,拉起念琢的左手,两人向不远处的海边快步走去。
  海边,较高的几处岩石上,建有坚固的活动板房,用来招徕游客,有的为游客进行摄影服务;有的售卖游泳衣,为游泳者保存物品,还有偿提供瓶装水,供游泳者在旁边更小的屋子里淋浴,以去除身上海水的咸涩;有的出租潜水设备,并派人充当教练兼向导,带游客到不超过15米的海水中去观赏彩色的珊瑚;有的经营快艇业务,把游客拉到海中,高速行驶几公里,或者出租滑水的整套装备,把游客用缆绳系在快艇后面,让他们在海面上高速滑行……
  到了海边,时胤和念琢像其他游客一样,干脆脱掉胶质的凉鞋,走在细软的沙滩上,感到十分惬意。
  时胤不时走拢来,一会儿把手搭在念琢的肩上,一会儿搂住念琢的腰部。念琢有时装出严肃的样子,要用手里的凉鞋扇时胤,有时干脆用凉鞋顶住时胤的肚皮。只有当时胤现出无可奈何的神态的时候,念琢则开心大笑。他们并没有在意,不远处有几部相机在游客之中随意拍摄。
  当他们来到一个经营潜水项目的营业部面前的时候,被竖立在门边的一幅一米多高、约一米宽的精美彩色照片吸引住了。照片上是一对分别穿着红、蓝两色潜水服的游客在彩色的珊瑚旁游弋,几条斑斓的小丑鱼似乎在吮吸他们吐出的气泡。
  “哈,真美!”念琢发出由衷的赞叹。
  时胤点点头:“嗯,确实!我们就玩玩这个?”
  他们走进去,现在里面没有游客,只有经营这个的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年轻人正在等着顾客上门。看到他们走进来,年轻人马上热情招呼:“二位好!欢迎光临!看来你们真是很聪明,这个时候到这里来玩玩这个真是最明智的选择!”
  “为什么呢?”时胤问,心语:这是麦肯马的人开的,他们做生意一般都讲诚信,不像许多外国人那样。
  “因为现在水温适宜,水体清澈呀!”年轻人毫不迟疑地回答。
  “价格合算吗?”念琢问。
  中年人接住话头:“当然,两小时一场,每位50元,你们两位嘛,给80元就可以了。”
  “什么时候下水呢?”时胤问年轻人。
  “我们一般是一个工作人员带6个游客。如果在半个小时之内没有凑齐,1个人也带的。”
  时胤点点头:“好,那我们就等着吧。”
  于是,他们便坐着,年轻人打开了薄薄的墙壁上挂着的不大的电视机,里面播出的内容又是关于尤利多战事的。电视的画面:士兵行进;电视的伴音:“据麦肯社报道:麦肯马的地面部队进入尤利多境内纵深以后,虽然没有遭遇到具有规模的抵抗,但是,也不时遭到零星的武装分子的骚扰,甚至受到平民的自杀式袭击,这虽然没有对麦肯马的地面部队造成什么伤亡,但却大大延缓了部队的行进速度,使进攻中的军人们神经高度紧张。”电视画面中,路边的炸弹突然爆炸,一股小小的烟柱升起,士兵们赶紧匍匐在地,两个受伤的士兵捂住胳臂,旁边的士兵爬拢来帮助他们包扎。镜头切到另外的街道,荷枪实弹的士兵们正小心翼翼地搜索前进,一扇门打开了,一对看似夫妻的老年人举着手慢慢走出来,再向士兵们靠拢来,突然,他们冲过来,在麦肯马士兵开枪扫射的同时,他们身上的炸弹相继爆炸。镜头剧烈晃动,但能从其拍摄的画面中看到几个麦肯马士兵纷纷倒地,镜头被飞溅的血珠沾染,然后乌黑的烟雾遮蔽了镜头。
  时胤和念琢轻声惊叫着。
  年轻人迅速转换了电视频道:“真TM血腥!循环播出的内容,不看它!总是炸呀,打呀,不关我们的事!嗯,这个踢踏舞来劲!”电视里传出节奏明快的舞曲,几个不同肤色的年轻男女在近乎疯狂地跳着踢踏舞。
  中年人看看手表:“嗨,今天来潜水的游客不多哦,算了,小伙子导游兼教练,你现在带他们下海去吧!”
  “好的!”年轻导游对时胤两人问:“会游泳吗?”
  时胤点点头:“会啊,我们都会!”
  “我只会一点点呐!”念琢赶紧声明。
  “哦,没关系的,不会游泳也可以的,会游泳当然更好喽!”中年人插话进来。
  “就是呀!跟我来!”导游对时胤两人招招手,然后指指里面的小房间。
  三人走进去,只见房内有几条短凳子,周围墙上挂着许多大小不一的潜水服。
  导游对时胤俩说:“你们现在根据自己的身高选择潜水服穿上。至于颜色嘛,各随所好。如果你们还不会穿的话,就看我的。”导游在说话之间,特地放慢动作,把一套深蓝色的潜水服往身上穿。,他为的是让时胤俩仿效
  “嗯,按照我们大方国的审美习惯,我还是选择红色的。”念琢选了套红色的潜水服学着导游往身上穿。
  导游听到念琢说到大方国,立即说:“嗯,在初看到你们时,我猜你们可能是大方国的,只是不能肯定,现在美女说了,果然我的猜测是准确的。”
  “是啊,从外表一般能够看出来。我猜你就是麦肯马国的。”时胤一边把一套黄色的潜水服往身上套,一边插话说。
  念琢讽刺他:“哈,这还要你多嘴?在这个国家,当然是本国的人为主啦!”
  “那可不见得,我们国家有很多国家的移民,说不定也会判断错误的。只不过这位大哥说得对。”
  “怎么样?”时胤对着念琢露出得色。
  在3人都穿好潜水服之后,导游把氧气瓶分别在时胤和念琢的身上挂好,再和潜水服的头盔上的气管紧密连接。当导游把自己的氧气瓶也连接好之后,他打开这间房子的后门,示意时胤两人从这里走出去。在念琢紧跟时胤走出来的时候,导游也紧跟在他们后面出来,然后“嘣”地带上门,和他们俩一起走在沙滩上。在这短短的沙滩之路上,导游分别为时胤俩打开了头盔上的一个开关,这样,他们3人就可以通过无线电波通话了。为了试试通讯的效果,导游特地呼叫:“美女,你是1号,听到了吗?听到请回答!”
  “是的,导游先生,我听到了!”念琢回答。
  然后导游又呼叫:“帅哥,你是2号,听到了吗?听到请回答!”
  “报告导游,我听到了!”时胤回答。
  他们说着,来到了一艘停泊在浅水区的快艇旁。这艘快艇除了驾驶者之外,还可以乘坐6人。在快艇边的小趸船上,导游帮助时胤俩暂时揭开头盔,他自己也露出脑袋说:“在上船之前,我们就在这个浅水区学习基本知识,你们跟我下来。”
  导游在离快艇不远的地方跳下趸船,海水才没到他的腰部。碧蓝的海水一波一波有节奏地涌来,带着悦耳的“刷刷”声抚摸着沙滩,只是为了证明它是好动的,但现在它并没有掀翻这里的一切的恶意。时胤和念琢也按照导游的要求下到浅海里,听导游一边讲解一边示范了几分钟。导游再问时胤俩:“怎么样?会了吧?”
  “哪能这样快,我只是学会了怎样在水中呼吸呐!”念琢有点焦急地说。
  “是啊,我也差不多!”时胤现在也不敢逞能了。
  导游笑笑:“呵呵……没关系的,在水里,只要能够呼吸就没问题了,要想游得好,游得快,当然要靠在水里多待啦,是不是?”
  时胤俩只有无奈地点点头。
  导游发布命令一般地:“大家戴好头盔,我们马上出发!”
  因为经过先前的佩戴和后来的导游帮助解开,时胤和念琢也会摆弄了,所以他们3人很快各自戴好了头盔。导游敏捷地爬上趸船,伸出手来,分别把时胤和念琢拉了上来,再扶好快艇,让他们两人先上去。看到时胤俩已经坐好,导游再上快艇,坐在驾驶者的位置,发动引擎,把快艇飞快地向海中开去。快艇把碧蓝的海水搅出雪白的珠粒,快速地抛向后方,一波一波的涌浪被快艇的艇艏冲击开来,随着“嘭”的声响,洁白的浪花撒向两旁。不到10分钟,快艇引擎的轰鸣声就停止了,快艇用惯性滑行了几十米,在一块高出海面几米的几乎是方形的礁石旁停下来。导游把快艇系好,然后通过头盔里的无线电通讯分别告诉先前约定好的分别代表念琢和时胤的1、2号,他先下去,然后要时胤俩学着他的样子下海。
  导游从快艇的前部左舷面朝上倒入海中。时胤和念琢透过头盔的玻璃,互相望望,也只好分别像导游那样跌入了海水之中。
  阖外甲呢,他仍然利用他的隐身术和等离子隧道与他们一道钻进了海里。
  海面上虽然有小小的波浪在那里嬉闹,但几米深以下就非常平静了。这里的海水很是清冽,刚一进入水中就可以看到十几米深处的珊瑚是那样多姿多彩,不时游过的各色小鱼为这片“海空”增添着靓丽的色彩。时胤俩跟随着导游在将近10米深的海水中潜行,导游游得不慌不忙,时胤他们开始则显得有些慌乱,几乎在胡乱扑腾,在导游几次指导之后,他们也渐渐地潜游得像模像样了。就在他们在珊瑚的“群山”上面游动的时候,导游对时胤说:“2号,听说你们大方国的人们很是保守,特别是在男女接触的方面?”
  “嗯?总的说来,和你们比,我们可能是保守一点吧,但现在的年轻人也有不少和你们一样的呐!”时胤回答。
  “导游先生,”导游的耳机里传来念琢的声音,“这些珊瑚是死的还是活的?”
  “都有啊,你仔细观察吧,1号,我现在和2号在交谈一个重要问题。”
  “什么鬼扯淡的重要问题!”念琢隐隐露出不满的口气。
  导游笑笑:“呵呵……我想问2号先生,你们的开放到什么程度。”
  “你是说我们?可以和你们一样啊,因为我们在你们的国家生活和学习已经有几年了。”时胤的豪言壮语又出来了。
  “我可没有几年啊,两年都还差一点点呐”念琢实话实说。
  “1号,就是说你还没有完全学到我们的浪漫和开放啰?”
  “导游,”时胤赶紧代替念琢回答,“你别听她这样说,其实她是我们大方国美女的杰出代表之一!哈哈,你信不?”
  “2号,我有点信,因为你们在我们国家生活了很久;但我又不信,因为我没有看到你们真实的表演哦!”导游故意挑逗时胤。
  时胤来劲了:“怎么表演?”
  “譬如当众拥抱、接吻,还有——”
  “嗨,这些算什么,我现在就可以表演给你看!”时胤果真游近念琢,就要伸手去拉念琢。
  “导游,你别听他胡扯!”念琢赶紧游开点。
  “导游,你刚才说还有什么?”时胤迫不及待地问。
  “哈,那才有意思,就是当着我做更大的动作,你们敢么?如果你们能做到,今天潜水的费用我全给你们免了!2号,你说怎么样!哈哈……”导游高声挑逗。
  “说话算数?”时胤问。
  “当然,我们麦肯马国的人是全世界最守信用的!”
  “好,你看着!”时胤立即游近念琢,伸手勾住了念琢的一只手。
  念琢在大声吼:“时胤,你个蠢猪,不要胡来!”
  “怕什么?就是表演一下嘛!”时胤越发缠紧念琢,伸手在念琢的胸部左右各抹了一下。
  “哈哈……不错!就是呀,怕什么,只是象征性地表演。可以免费呢!哈哈……”
  “对嘛!”时胤更见卖力地从下面游到念琢的身下,尽管念琢拼命躲闪,手脚乱扑乱蹬,但还是被时胤一只手拍在臀部,一只手拍在私处。
  念琢大怒,游转身蹬了时胤的大腿一脚;她在耳机里听到:导游笑得没了声音,只是像轮胎飙气一样地“哧哧”叫;时胤开始也嘻嘻地笑个不停,在她骂了句“蠢猪”之后,才渐渐地没声了。阖外甲窃笑,因他读到时胤的心语:这妞今天怎么了?也许我刚才真有什么不妥当的么?
  阖外甲突然想起土根一家在艾媚的帮助下即将开始的诉讼,他决定马上就去看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