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33.结伴旅游

  既然对尤利多的战争是麦肯马发动的,正打得热火朝天,那么,麦肯马国的人们在怎样生活着?这是阖外甲急于知道的事情。于是,他又来到了麦肯马国的首都马肯市。当然,他最先要找到的是时胤和念琢两人。
  念琢正在她租住的那幢楼房的一楼餐厅里,和两三个年轻男女正慢慢地吃着早餐。房东老太在一边整理着餐巾纸一类的小物品。旁边的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台吵吵闹闹的歌舞节目。老太太忽然扫了一眼电视,马上拿起遥控器换了频道,屏幕上显示出正在进行的麦肯马国利用飞机和导弹攻击尤利多国的画面。老太太又按了几下遥控器的按键,电视节目都类似,她生气地把遥控器仍在旁边的座椅上。
  餐厅里,除了念琢之外,他们都是麦肯马国的人。一个年轻的男子一面叉起一片刚刚用餐刀割下来的面包往嘴里送,一面问坐在对面的念琢:“念琢小姐,你认为我们掉进海里的那架战机真的是因为机械故障吗?”
  念琢已经吃完早餐,正在用一把小勺子把咖啡一下一下舀进嘴里,听到对面的小伙子问,立即停住,微微一笑:“这个不好说。可惜我不在现场。”
  “哈,你在现场又能怎么样,同样说不清道不明!”坐在斜对面的一个女孩抢着说。
  “不,在不在现场,感受肯定是不一样的!”先提问的小伙子发表看法,“你想,有不有对方的导弹拖着白烟打上飞机,这都看不到吗?”
  “问题是,尤利多有这样先进的导弹吗?”念琢亮出了自己的疑问。
  对面的女孩也有疑问:“而且它的雷达系统能够早早地发现我们的飞机,导弹又飞行这么远不被我们的导弹击毁,还能打掉我们的飞机?”
  “请问,你怎么知道我们的战机是在海面上而不是在尤利多的土地上被击毁的?嗯?”小伙子以无可置辩的神情对付两个女孩。
  “嗯,也是啊!”念琢有点附和的味道了。
  “这,这个——”念琢对面的女孩已经站起来正在用餐巾纸擦嘴,这时耸耸双肩,两手一摊。
  另外一个一直没有参与讨论的小伙子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留下一句话:“请各位记住,我们还有几颗导弹钻进海里或者去炸礁石了,这也是尤利多人干的?还有,我们也炸死炸伤了不少平民!”
  “对对!”坐在念琢对面的小伙子对朝外走的小伙子招手,“嗨,你别走哇,我们讨论讨论!”那个伙伴现在不愿意讨论,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个小伙子只好无奈地耸耸肩。
  “这有什么值得讨论的?你说是尤利多人干的,你也没有证据,军方死也不会承认!”念琢也站起来准备离开了。
  正在离去的女孩回过头来说:“都找不到证据,那就是外星人干的喽!哈哈!”
  几个人笑起来,当然还包括隐身中的阖外甲。连房东老太也取下老花镜,笑着点头:“嗯,嗯!”
  念琢的手机响起来,她一边往餐厅外面走,一面接听。因为从来电显示中她已经知道是时胤打来的,所以她一开口就是:“胖仔,什么事?”
  电话里时胤的声音:“你还什么事?不是早几天就和你商量好了的,出去转转的呀!”
  “现在正和尤利多打仗呐,我们出去合适么?”
  “切,什么合适不合适!你还不知道我的导师携夫人,和他的朋友们一道要好好利用这个暑假,刚才已经乘着他们的游艇出发了?我这就是送别了他们才回来。”时胤快速地说着。
  “哦,你还是上次说的要花三十多天的计划吗?”念琢已经走在通往自己租住的3楼房间的楼梯上。
  “是啊,怎么啦?既然我们不回国去,那就只有出去到处转转了嘛。如果你不愿意荡这么久,我们在路上好商量嘛。”
  “嗯,可是,可是我没有多少钱呢,我得等我老爸给我把钱——”
  “呵呵,你是担心AA制付不起账呀,别担心,我全部承担!”
  “嘻嘻,那你就先记着账,我以后——”
  “嗨,别说那么多废话啦!”
  “嗯,那我准备准备,你来接我。”
  “行!再见!”
  念琢走进房间,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开始清理衣物和其它的旅行用品。翻检中,她看到一个没有吹起来的小气球,粘在一个装化妆品的小盒子上,她稍稍花了点功夫才把它们分开,然后把这个变了质的小气球扔进垃圾桶。她的心语:这鬼东西还真像个安全套呐!时胤说过的,这一路大概不下于一个月的旅程。这么长的时间,肯定斗他不过,那就只有让这个胖仔准备了。车当然是用他的新车了,费用嘛,他愿意出就出吧,他老爸是大官,家里条件比我们不知好多少倍,我有什么好客气的?正好借此机会看看这胖仔对我是个什么态度。如果他只是玩玩,我得找他捞点——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如果他是真心,那我还有什么犹豫的?这正是我要想尽一切办法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呀!但我算一个美女么?从周围的人口里是得不到真实的答案的!和那些自古至今人们公认的以及各种媒体上人们认同的现在的美女相比,自己当然是有差距的,不可盲目自大呐!
  念琢把清理好的行李装进一只可以推拉的中等大小的旅行箱,掂了掂,觉得还行,自己提着也不是太吃力。准备好了一切,她见无事可干,便顺手拿起手机玩起里面的小游戏来。
  “嘀嘀——”楼下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念琢赶紧走到窗口,向下一望,只见时胤的白色新车停在了自己上次从他手里开来的红色轿车旁,时胤本人则慢慢从车里钻出来,“嘭”地关上车门,向上望望,看到念琢也在向下望着,便笑眯眯地对念琢挥挥手,送个飞吻,然后快步走进楼内。
  念琢向下挥手回应,然后走到门口迎接。少顷,楼梯上响起清晰的脚步声,紧接着就看到楼梯拐角处时胤略微圆形的显得有点胖的脸露了出来,看到念琢,他便问:“美女,准备好了么?”
  念琢回应道:“当然呀!”
  时胤走到门口,张开双臂,做出要拥抱念琢的样子。念琢灵巧地躲过:“你少来了!快提上那个包包吧!”
  “嗨,来了就是供美女驱使的嘛!”时胤提起旅行箱,“嘿,你这是包包吗,明摆着是旅行箱嘛!还好,不是太重哦!还有东西吗?”
  念琢把手袋从电脑旁的桌上拿过来:“没了!就这你还嫌少了?”
  时胤摇摇头:“嗯嗯——不少!走吧?”
  “好吧!”念琢在时胤的后面也出了门,她把门带上,然后把一小串钥匙拿在手里。
  在楼梯上,时胤把旅行箱抡到背上背着,领头快步走在前头。
  在一楼的门厅里,念琢两人碰到房东老太太。老太太和两人打招呼:“看来出去游一游啦?”
  念琢把钥匙递给老太太:“嗯,我们出去可能有段时间,这钥匙请您拿着。”
  “好的,祝你们旅途愉快!”老太太对两人挥挥手,接着认真地说:“但是不要去尤利多噢!”老太太一脸的坏笑。
  “哈哈……不会的!”念琢回应道。
  “再见!”念琢和时胤几乎同时和老太太道别。
  出了门厅,时胤把旅行箱的拉杆抽出来,然后把箱子拖着在大门前的地面上急匆匆地走。
  念琢不满地:“慢点,鬼在赶你呀?”
  “哈,说明你虽在这里留学,但学得不好啰!”
  “又怎么学得不好了?”
  时胤慢下来,回头对念琢神秘地一笑:“人家麦肯马国的人们不是高效率么?你看人家有几个是像你一样,走路时深怕踩死了蚂蚁?”
  “切,又胡扯了,这里哪儿有蚂蚁?”
  “呵呵,没有就好!”
  两人来到时胤的白色新车后面,时胤把旅行箱塞进行李箱,“嘭”地合上,然后对着副驾驶座旁的车门用延请尊贵客人的姿势一挥手:“美女,您请!”
  “你少来!”念琢要用手拧时胤的肩头,被他巧妙地躲过,只好上车坐下。
  时胤也很快地钻进了汽车的驾驶座坐好,他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对念琢说:“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认真拟定行程,也没有时间来这样浪费。我们就根据这个国家的风景名胜,走到哪就算哪,你看这样行不行?”
  “行啊,我随便!但是你要导航啊,总要有个目的地吧?”
  “导什么航啰,我们顺着洲际高速公路跑就是了。不过,你得帮我看着,到了州界、你所熟悉的重要旅游景区、还有……”
  念琢打断时胤的话头:“到了大的服务区、太阳落入地平线了等等等等,我都要提示你停车,是不是?”
  “对呀,完全正确!”时胤快速地开动了汽车,向住宅小区外面宽阔的公路开去。
  阖外甲利用自己的隧道手段,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前忽后灵活地紧贴着时胤的座驾相随前行。
  “不过,还有,需要补充营养和排泄废物时,也要叫一声噢,否则就要让你——呵呵……”车内,时胤坏笑着看了看念琢。
  念琢用左手轻轻拍拍自己的膝盖:“嗨,注意安全,少胡说!倒是看谁能坚持得更久?”
  “好!美女请用茶!”时胤歪着嘴一翘,指了指两个座位间中的杯架里的瓶装果茶,“你总不至于为了少上卫生间就不吃不喝吧?”
  “嘿,姐才没有那样傻!渴了我就会喝!”
  “嗯,那就好!”时胤的心语:从这里转向高速公路。
  原来时胤看到了一块交通提示牌,他驾车驶上匝道。刚进入匝道,就见到几团人围着停在路边的车旁,好像在进行什么交易。
  念琢悄悄地时胤说:“我们该不会碰到上次那样的杀人疯子吧?”
  “你快闭上你的乌鸦嘴,我们怎么会第二次碰上这样的好事?如果真的碰到,我要把你推到前面挡枪子——谁要你这样惹事招祸?”时胤小心地驾车经过几群人,再轰地加大油门,把车开上了高速公路。
  “嘻嘻……我是看到那些人好像不地道,就联想到上次的杀人疯子。”
  “嗯,你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刚才这几伙人,十有八九是在这里买卖毒品。”
  “你怎么知道?再说,他们怎么找这样的地方?叫我说,这里一点都不安全,警察随时都会光临。”
  “嘿,这你可就是因为到这个国家来得比我晚,对这个不太清楚啰!这里警察常常光顾是不错,但所谓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这是其一;另外,如果他们听到警察到来的消息,立马就会顺着高速公路奔逃,甩掉警察后立即在最近的路口下高速公路逃离。”
  念琢不信地摇摇头:“警察就追上他们的屁用都没有?”
  “就是呀!你瞧不起那些人?人家的车可不是省油的灯,警车常常被甩得老远。再说,你以为麦肯马国的高速公路都像我们国家的,每个路口都是收费站作为坚固的关卡,警察追来,就只好束手就擒了?”
  “嗯,有道理!”念琢打开一瓶果茶,递到时胤的嘴边,“难为你解说得嘴渴了,请喝茶!”
  “谢谢!”时胤一手抓住方向盘,另一只手打算扶住果茶瓶自己喝。
  念琢在时胤的手上拍了一下:“你用两只手好好开车,我来侍候你好不好?你不怕死,我还怕呐!”
  “遵命!”时胤只好由念琢拿着瓶子喝了几口,然后“呜呜”叫。
  念琢赶紧把瓶子拿开:“哈哈!怎么啦?会憋死吗?”
  “虽然还不至于憋死,但你以为舒服吗?你算了吧,不要这样折磨我了!到了服务区再说。”
  “好吧!”念琢低声咕哝,装出有点委屈的样子,“你以为我愿意这样侍候你么?”
  “亲爱的,不要这样嘛。”说着,伸出右手摸摸念琢的左手。
  念琢反应敏捷地用手拍了时胤的手背一下:“你找死呀!这是在高速公路上呐!还这样不要命,要么让我下车,要么让我来开!”
  “是,亲爱的!以后决不敢了。呵呵,不过,你得和我聊天,或者,没聊的,干脆骂我也行……”
  “你有毛病?还是天生的贱货?”
  “嗯——都不是,只因为本人瞌睡多,需要你的帮助。”
  念琢的心语:这小子有点憨胖,又是个无所用心的家伙,只怕瞌睡确实多;看来这是真话吧。
  念琢的心语虽如此,但她说的是:“切!你想让我口干舌燥,累得半死呀?才不呐!如果你要过去了,就提前交出方向盘,让我来!”
  “好!行!”
  在他们的短暂沉默中,一辆老旧的轿车被时胤“呼——”地超过。
  阖外甲知道,在他们奔驰的这段高速公路上,来往的汽车并不多,而且是离开中心城市越远越是如此。另外,在几个小时的车程之内,根本就没有他们打算游览的风景名胜。至于到黄昏找家汽车旅馆住宿,那更是将近10个小时以后的事情。老是跟着他们,听着两人的调笑,看着高速公路上单调的景致,作为外星人的阖外甲同样感到乏味,于是,他决定立即去看看土生他们都在干什么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武神天下
一个从边陲小城走出的少年,从修炼古老石碑内的神秘一式开始,一路高歌狂飙,打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下……
禹枫
东方玄幻完结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独领风骚
百年山洪,百人失踪。在灾难面前,谁是力挽狂澜的英雄? 男欢女爱的情场,尔虞我诈的官场,谁可以独领风骚?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