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31.舰队攻击

  现在,阖外甲真的很忙很忙!他已经赶往打响第一弹的地方。
  公海上,现在天已经大亮,太阳从东边的海平面上慢慢顶上来,把东边的海区映照得通红。再看海面上麦肯马国的航母和它周围的舰只,红红的阳光并没有让它们更醒目,倒是不时从舰上随着通红的火光,拖着白色的烟雾腾空呼啸而起的导弹构成了这方难得一见的风景。由于在大方国三水州兮水县一中的考场记录高考的第一场考试,耗费了阖外甲两个多小时,也就是在这里的战争发生已经进行了155分钟以后,他才隐身来到这片公海上观战。
  “嗖——”又一颗导弹从航母上快速地升起来。阖外甲决定随着导弹去看看战场。他通过他的专用等离子隧道,伴随着导弹前行。虽然导弹的飞行速度和他在隧道内运行的速度比起来真是乌龟和飞机在竞赛,但他为了仔细观察和记录导弹摧毁目标的实际能力,他也只好隐忍着跟进了。现在导弹快速升空,直到将近一万米的空中,才向下俯冲,飞过海面,进入陆地上空时已经下降到只有不到一千米的高度,但其速度却达到了将近两倍音速。阖外甲打开望远镜头,看到地面的人们在霹雳般的轰鸣声中观看着导弹飞来的方向,但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导弹早已经飞了过去。导弹还在下降,在离地面不到两百米的时候,阖外甲拍摄到地面低矮的小房子有的在导弹飞临之前的一、两秒钟倒塌了。导弹还在下降高度,阖外甲知道弹着点就在不远处。现在已经离地面不到150米了,阖外甲明白,他不能再跟着下降了,否则,导弹的爆炸将使他受到波及。果然,导弹瞬间就在前面的一处油品储存仓库中爆炸,腾起的蘑菇状浓烟过后,几个储油罐燃起熊熊大火。少顷,旁边的储油罐也被引燃。参与燃烧的储油罐波及整个油库。猛烈的燃烧中,油罐不时爆炸,火球四面腾飞。一团大火球飞到百余米外,引燃了附近的房子,于是,火焰在成片的房屋中延烧起来。阖外甲升高到两千米左右的高度,看到这座城市多处浓烟滚滚,黑烟中不时现出暗红的火舌。
  在高空,阖外甲看到有两架麦肯马国的轰炸机和一架体形很小,可以明确知道是用来侦察的飞机在尤利多的国土上空飞来飞去。当然,这些飞机不能飞得太低,因为尤利多国的高射炮还是在对空零零星星地射击。这些高射炮都是些过时的武器,虽然在射击时可以像人们在喜庆时放鞭炮那样“噼噼啪啪”很是热闹,但它们的弹头只能打击到在两千米左右高度以下且因飞行速度慢而能够被cao作者所瞄准的东西;而对那几架在高空飞行的飞机来说,现在用高射炮来对付,就好像要用筷子来夹大树顶上的果子,你怎么踮脚也是枉然,只不过凑凑热闹罢了。当然,尤利多的军事指挥者们认为不断用高射炮向空中射击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人家的飞机不可以任意低飞来实施轰炸了;另外,运气好时,也许能击中低飞的导弹,把它们打掉。其实,这都是可怜的尤利多的军事指挥者们自以为得计的谋略,人家麦肯马国的飞机使用的都是通过卫星导航的精确制导导弹或大型炸弹,根本不需要低飞来投放;再说人家发射的导弹,进入尤利多的国土后都是超音速低空飞行,普通雷达无法提前发现,等你凭耳朵听到它飞行的刺耳噪音,它早已经飞过你所在地方几千米了,你怎能打掉它呢?更何况,尤利多国像样一点的雷达,要么是在战争打响的开始阶段就被人家的导弹击毁了,要么就是为了不被人家发现而不敢开机……于是乎,尤利多国的军事设施在几个小时之内,基本都被摧毁。现在,尤利多国包括首都在内的几座主要城市,到处浓烟滚滚。毫无疑问,城门失火,肯定要殃及池鱼,一些军事设施近旁的民用设施都受到程度不一的损毁。
  这不,阖外甲在高空正用望远镜头观察并拍摄尤利多国首都遭到轰炸的情况,从高空的轰炸机上投下的一枚激光制导重型炸弹由于受低空浓烈的烟霾的干扰而偏离原定的弹着点数十米,他清晰地看到并记录了这样一幕凄惨的图景:一位母亲正拉着一个七八岁的可爱女孩在逼仄的小巷里奔跑着,随着炸弹的爆炸,浓烟慢慢散去,阖外甲只看到,一个可能是女孩父亲的男子在刨开压在母女俩身上的水泥和砖头的碎块。在男子的努力下,母女俩被刨了出来,小女孩由于母亲的护卫,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哭着从母亲的身下爬了出来。他和父亲一起摇撼着母亲,可她的母亲紧紧地闭着眼睛。正在男子悲伤地嚎叫着、小女孩伤心地哭着时,又有半堵墙垮下来,男子大叫着护住小女孩,虽然自己没有受到严重伤害,但小女孩的右小腿被石块砸烂。男子踉踉跄跄地抱着女孩向小巷外跑去。显然,他们是要赶紧上医院。在这样的时刻,他们能够得到及时的救治吗?
  虽然是外星人,阖外甲也觉得看不下去,于是,他又隐身来到了公海上的航母舰只群里,具体说来是钻进了舰队司令萨德亮的指挥部。这里的空调仍然开着,温度适宜。萨德亮和几个年轻的助手有点忙:助手们在各自操作着自己面前的电脑,不大但清晰的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萨德亮则在操作着大屏幕的视频电话和所属舰只的指挥官通话。
  萨德亮面对的大屏幕上一个年轻的军官说:“报告司令官先生,刚才我通过卫星和侦察机等多种渠道反馈的信息进行了导弹发射统计,我们从舰队发射的导弹成功率100%,命中率也不错,达到了99.3%。我们的发射任务按照既定的方案已经完成了,现在请示下一步的行动。”
  萨德亮问:“你们的舰上还有多少导弹?”
  “5枚!”
  “你们的超计划发射任务是4枚吧?”
  “是啊!但是,司令官先生,正如您昨天说的,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我们是不是把剩下的都给打了?”
  “嗯——那你们用什么理由让我去搪塞国防部的先生们?”
  “我们总共发射了将近100枚,按照正常的废弹率1%计算,您把其中的一枚作为发射失败不就可以了?”
  “好!就这样决定了。但你们要好好准备,严格按操作规程发射,不得有误!”
  “是!司令官先生!”
  萨德亮看到屏幕的右下角有红点闪动,他一看,是总统府的联系信号,他立即把视频切换过来。屏幕上现出黛头莎总统带着一丝得意地微笑的面孔。
  “总统阁下,早上好!”萨德亮举手对黛头莎行军礼。
  “嗯,司令官先生,早上好!严格说来,我们这里还是午夜呢。现在一切都还正常、顺利吧?”
  “是的,总统阁下!我们的导弹发射成功率到现在为止是100%,命中率99%以上。”
  “祝贺你们!不过,我看到的视频反映,有炸弹偏离较大,死伤了几个居民。你们说是空军扔偏了,空军说是你们打歪了,有的甚至怪罪到导航卫星,切,真有意思!我把这段视频调出来让你再看看。”
  屏幕的右半部出现了阖外甲先在高空用望远镜头拍摄到的小女孩一家遭到炸弹袭击的视频。黛头莎继续对萨德亮说:“这个到底是谁的问题,还是另有原因,我们以后再讨论。我要彻底找出的是原因,以便有针对性地消除存在的问题。至于死伤几个平民,那不是什么问题。这些人是愚蠢致死的!战争已经开始了,你不在远离军事设施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呆着,在小巷子里瞎跑什么?我已经交待总统府发言人,将在例行的记者招待会上阐明我们的观点,教育那些愚蠢的家伙,少给我们惹麻烦!你说是不是?”
  “是的,总统阁下!”
  “好啦,你们好好干!一个小时之后,我将命令地面部队发起全面进攻,让他们彻底完蛋,再按照我们的框架另起炉灶!”
  “是,总统阁下!”
  “再见!”黛头莎对萨德亮挥挥手。
  萨德亮对着屏幕举手行了个军礼:“总统阁下,再见!”他关闭了和总统府联系的视频电话,抬手捋捋油亮的花白头发,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扶扶眼镜,然后拍拍靠近门口座位上的一个年轻军官:“叫餐厅送早点来,我到走廊上去吃。”说完,他走出指挥部,去看航母周围的舰只发射最后的一批导弹。
  阖外甲来到航母上以后,通过在萨德亮的指挥部的观察,知道还有最后一批导弹发射,他决定来略微地用用自己的手段。这时,他看到附近的一艘大型军舰上又有一枚导弹带着白烟升起来。他通过仪器快速地侵入导弹的控制系统,查明此弹是对准尤利多国的一座大型重油发电站的。这座发电站被炸毁以后,将近20万的居民就会无电可用,又回到黑暗的时代。于是,阖外甲决定首先拿它开刀。他操作自己的仪器,很快地修改了导弹的制导程序。
  航母上指挥部旁边的走廊上,萨德亮正在一边吃着蘸着果酱的面包片,一边望着那枚正在升空的导弹。很快,导弹笔直冲向高空,渐渐地成了一个小白点。
  “嗯——怎么回事?不是要斜着往西方飞么,怎么笔直往上冲?难道小子们又搞什么新花样?”萨德亮把还没有吃完的半片面包往大海里一扔,快步走回指挥部,坐在大屏幕前操作起来。屏幕上传来卫星和侦察机联合拍摄并传回到指挥部的图像,只见导弹垂直地往上升高到一定高度之后,再从高空斜着向下俯冲,一直钻进大海,然后在海面上树起一根几十米高的水柱。
  “怎么回事?你发射的导弹是专门喝海水的吗?你们是不是又搞了什么新花样?”萨德亮对着屏幕右下角出现的年轻军官的图像吼起来。
  “报告司令官先生,没有请示,我们怎么敢搞什么新花样?对这枚导弹的出轨,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年轻军官觉得很是委屈,“以前我们都是这样发射的,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但愿你们的脑袋不出轨!马上给我仔细查找原因,在没有查清原因之前,不得再发射!查到原因马上向我报告。”萨德亮急促地命令。
  “是!司令官先生!”年轻军官对着屏幕上的萨德亮行了个军礼,其图像马上就被萨德亮切换掉了。
  由于此时的公海上太阳已经升起来将近20度左右了,海面上很是平静,薄雾也在阳光的照射下慢慢消散。趁着这样的好天气,两架战机被升降机从机库里提升到航母的甲板上,其中一架正缓缓驶入弹射起飞的起点线。
  萨德亮从指挥部这边的窗口看到即将起飞的战机,他马上将视频通道接到航母舰载机指挥中心,一个中年的指挥官出现在屏幕上。萨德亮问:“你们这次升空几架战机?”
  中年指挥官应答道:“报告司令官先生,我们这次只派出两架战机,去尤利多执行最后的补充轰炸任务。”
  “命令你们马上去轰炸尤利多离首都不远的大型重油发电站。刚才我们针对这座发电站发射的巡航导弹失败了。根据我们的作战计划,这个电站在战争初期就要将其摧毁。好,你们马上出发吧!”
  “是,司令官先生!”中年指挥官对萨德亮行了个军礼,便在屏幕上消失了。
  萨德亮把视屏切换到航母上的战机起降跑道,观看着战机的起飞。
  阖外甲也在航母的甲板上隐身观察。通过查对资料,他知道这是麦肯马国最先进的隐形战机,在世界上也是第一流的。这种战机价格昂贵,本来军方是舍不得轻易使用的,但考虑到其性能的优越,被敌方击落的概率几乎为零,至少在这种战机投入实战以来的十多年间是如此,所以萨德亮他们现在要玩玩这种宝贝了。
  也就1分钟左右,两架战机先后被弹射起飞后,一前一后,在拉高中向西方的尤利多国飞去。阖外甲正打算逗一架飞机玩玩,于是隐身跟进。与此同时,指挥部内,萨德亮看见两架飞机已经正常起飞,便靠在椅背上闭眼休息。
  空中,正在爬高的飞在左面稍前的A机飞行员对B机飞行员说:“老弟,你说这趟作业有风险么?”
  “什么风险?尤利多的雷达都被我们的导弹搞光了吧?现在,我们无论是通过卫星还是高空侦察机都没有侦测到对方的雷达站了,现在我们的机载雷达也没有搜索到任何雷达信号呀!”
  “当然!即使它有雷达可用,也是老祖宗辈的家伙,不可能发现我们这样的宝贝!我怕的是另外的……”
  “老兄,你怕个什么另外的家伙?”
  “反正,我心里无缘无故地有些怕。”
  “你又不是那些开轰炸机的家伙,他们已经乱扔炸弹好半天了,可能因为误炸了平民而心虚。可你——我们这是第一次升空去炸人家的电站呐!”
  “老弟,这你就不懂了,我们的战争……嗯,在这里不说了,让长官们听到可不妙。”A机飞行员的心语:真不明白打什么仗!难道真的就为了那点点石油?又不是买不到,一定要完全控制吗?
  “嗯,也是。不管那么多呢,我们把炸弹扔到长官制定的地方就行了!”B机飞行员的心语:军人,除了服从还是服从,除非你不拿这份薪资了!
  阖外甲通过跟踪并听取他们的对话,决定了逗B机玩玩。他通过仪器发射强烈的电子信号,把正在满油门大坡度爬高的B机的油门松掉,战机立即慢下来,差点失速,飞行员紧急拉动油门,发现战机根本不听他的指挥。B机飞行员大为慌乱,对A机飞行员大喊:“老兄,快等等我,我飞不动了!”一边呼唤着,一边立即把飞机改为平飞,平飞也支持不了,飞机开始下降。
  A机飞行员听到呼叫,立即问道:“你怎么啦?”往后一望,不见了伙伴,赶紧回头,才发现往下滑去的B机。
  B机飞行员头上渗出汗水,按动着飞机的加力按钮,气急败坏地对A机飞行员说:“我也不知道!”
  阖外甲暂时解除对B机的控制,只听B机轰地一阵大吼,呼啸着冲上高空,往冲下来寻找它的A机的旁边掠过,把A机飞行员差不多吓了个半死:“老弟,我说有风险吧,还是超大的呐!”
  “啊——好险!是啊,TMD这贱货好像又可以控制了,你快跟上来吧!”
  “好吧!那改为你在右前方,我跟进!”
  “只好这样了!”B机飞行员加大油门,开满加力,领头又向目的地飞去,A机紧跟着飞上来。
  阖外甲看到第一次的警告没有凑效,于是,立即施行第二步行动,把B机的水平舵由向上改为向下。B机飞行员又大叫起来:“坏了,我又控制不了啦!”
  A机听到惊呼,为了吸取上次的教训,避免碰撞,他操纵飞机往右平飞大转弯,再寻找伙伴:“老弟,你现在在哪里?”
  B机飞行员:“我在往下,肯定在你下面啦,不好,我又改为加速左转往回飞了!”
  “到了哪里?”
  “又来到海上了!”
  “你完全不能控制了吗?”
  “是啊!啊——哟!又在往下俯冲了!”
  航母上的舰载机指挥中心的中年指挥官通过专用的频道,这是他所听到的他们之间的第二轮惊呼了,看来这决不是什么操作失误乃至开玩笑了。可是航母上的飞行调度指挥中心怎么毫无反应?现在,他又听到了AB两机急促的呼叫:“舰队,舰队,飞机故障,请求返航!”
  指挥官看到情况紧急,立即应答:“同意返航!”然后他通过另外的通讯频道接通飞行调度指挥中心,对着值班军官大吼起来:“你们在干什么?刚才起飞的飞机碰到紧急情况,你们怎么毫无反应?混蛋,我要把你们一个个送交军事法庭!”
  阖外甲听到这些,他笑了起来。原来他就是要让这两架飞机失去指挥,所以屏蔽了他们与航母上的飞行调度指挥中心之间的通讯,没料到指挥官通过另外的专用频道收听到这一切。在这个指挥官的指挥下,航母做好了让飞机返航的准备。阖外甲还是在发笑:你航母做好了准备,你的飞机就可以安全返航?现在是他完全操控着飞机,领头往航母方向飞来。
  A机飞行员大喊:“老弟!我们已经回来了,你还是不可以操纵飞机吗?”
  B机飞行员一边胡乱摆弄着飞机里的设备,满头大汗地呼喊:“操TMD飞机,我的好像还往上飞了点!”
  “那我先降落了,你如果不行,就赶快跳伞!”A机开始在航母上的正常降落动作了。
  B机则在阖外甲的操纵下忽高忽低,忽左忽右地在航母及其周围的舰只上空乱飞。飞行员真的吓坏了,对着通话设备大叫:“请求跳伞!请求跳伞!”
  他的耳机里传来指挥官的吼叫:“你TMD还叫什么,飞开点,赶快跳伞!傻B!”
  B机飞行员回答:“我按了,好像没有作用,我要死了!”
  为了不暴露自己,阖外甲忍住笑,让飞机在舰队上空惊吓他们一通以后,再掠过航母上空,在离航母不远但舰只稀少的海域,启动弹射座椅,把可怜的已经吓得尿湿了裤子的B机飞行员弹射出舱,然后操纵飞机平滑地钻进水中。飞机入水处,虽没有冲天的水柱来炫耀,但由于飞机急速下沉在水面上拉出了一个空洞,然后周围的海水快速地流来填补,发出沉闷的声响。B机飞行员的降落伞在距离海面几十米的高度缓缓下降,一架从航母上起飞的直升机向他将要坠海的地方飞来。阖外甲并不认为自己的恶搞违背了导师的规定,因为麦肯马这样的飞机有几十架呐,沉一架到海里只是好玩而已。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