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30.热闹高考

  阖外甲知道战争还要将近两个小时才开始,他对在航母上到处钻,或是在周围的军舰上到处逛都不感兴趣,他对大方国三水州的土生他们的高考倒是觉得不能拍漏了,特别是刚开始的那些场面。于是,他又很快来到了兮水县一中近旁的街道上。现在,他并未隐身,而是以一个州电视台记者的身份在到处拍摄。在学校面临的主要街道上,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现在路中间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盾牌,上面用30厘米见方的红色大字分两行醒目地写着“高考期间,暂停通行”,底下的落款是“兮水县交通警察署”。这道盾牌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现在街道上除了正常的行人和少量的自行车之外,一切机动车辆都销声匿迹了,于是,街道上显出了稀有的安静。阖外甲在学校周边转了转,发现所有街道的路口,都立着这样的盾牌。随着开考时间的临近,有的主要路口还有交通警察在盾牌周围巡来巡去。
  再看学校门口,两条约20米长的绸子标语,分别悬在两个直径一米多的红色大氢气球下。绸子都是红色的,上面的大字则是金黄色的,只见左面的标语写着:“选拔良才,为国为民!”;右边的那幅则写着:“尽力竭智,脱颖而出!”在巨幅标语的簇拥下,校门口一边一个着装严整的警察,面朝外笔挺地站着;在他们脚前约10米的地方,用黄色的油漆喷着一条20厘米宽的长长警戒线,线的外面还喷着“非考生、非工作人员止步!”一行大字。这些都使得考场的严肃气氛陡增。不过,此时考生们还没有到来,只有三三两两戴着标明“考场工作人员”袖箍的男男女女匆匆忙忙地进进出出,这才使得路过校门口的旁观者们产生“原来这里人还是可以进出”的感觉。
  阖外甲故意把标明三水州电视台字样的摄像机举得高高的,这里拍拍,那里照照。不一会儿,当他把镜头再对着校门前面的街道的时候,已经有学生为主的人流三五成群地慢慢向学校走来。当然,这人流并非全是考生,里面有很多是陪学生来参加考试的家长。正在阖外甲对着取景框一边瞄一边拍摄的时候,土生进入了他的视野,他拍了一下,立即关掉摄像机,对土生招招手。土生看到阖外甲,微笑着走过来。阖外甲伸手去和他握手,土生似乎不大习惯,也好像没有看到,拿着文具盒的手并没有配合着伸过来。阖外甲只好主动把手伸得长一点,抓住土生空着的一只手说:“嗨,好久没有看到帅哥了,握握手,握握手!”
  土生有点不自然地笑笑。
  阖外甲问土生:“最近恢复还好吧?自从那雷击倒你之后?”
  “嗯,还行。”土生又把头低下去,“不过,言教授等我高考结束之后还要对我进行测试,要看那个结果。”
  “噢,但愿你一切都好了!好,你先进去吧,我还要在这里拍一些镜头。再见!”阖外甲对土生挥挥手。
  “再见!”这次土生没有落后,立即对阖外甲挥了挥手。
  阖外甲又立即打开摄像机,继续拍摄越来越密集的人群。从取景框里,他看到了糜歆和她的父母。他赶紧变戏法似的掏出三脚架,很快地把摄像机固定住了,然后掏出一只小巧的话筒,迎着糜歆一家人走过去;“糜歆同学,你好!”他回身一指摄像机,“我是州电视台的记者,想在考前简短地采访你,可以么?”
  糜歆看看自己面前的帅哥和他伸过来的话筒,本能地说:“可以呀!”
  阖外甲把他们一家3口引近自己的摄像机,看到糜歆的父母欲言又止的神态,他赶紧问:“今天是你的父母送你来参加考试的?”
  糜歆的父亲主动对着话筒说:“是的,我是糜歆的父亲糜久,这是她的母亲师膺。我们和许许多多的父母一样,特地来陪着子女高考。虽然我们不能进入考场,但我们可以在外面给他们壮壮胆。”
  师膺也抢着说:“是啊,十几年的学习,现在就要做一个重要的总结了。而且这个总结的结果关系到孩子今后的工作,甚至可以说与他们以后的幸福密切相关。”
  糜歆轻轻笑起来:“妈妈也说得太——过火了吧?有很多没有读大学的人不是照样生活幸福?”
  糜久赶紧批评女儿:“你这就说得不对,现在有几个年轻人没有进大学受教育?而且……”
  还没等丈夫说完,师膺也抢着批评女儿:“看这孩子糊里糊涂地,你看看现在几个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有个像样的职业,他们哪一个又过得幸福?嗯——?”
  糜歆鼓着嘴,轻声咕哝着:“那就只有读书一条独木桥啰?”
  “话虽然不能说得这么绝对,但读书肯定是一条通往幸福的大道!”母亲仍然对女儿坚持自己的观点。
  糜久对阖外甲说:“记者先生,对不起,我们要进去了!”
  糜歆把父亲的双肩一扳,指着地下的大字:“你要进哪里去?”
  “噢——”糜久拍拍自己的额头,“嘿嘿,宝贝儿,你进去吧,好好考,我会在这里等你回去吃午饭!”
  “你放心,我会做好你喜欢吃的饭菜,你一回家就可以开餐,然后午睡。”师膺拍着女儿的肩头
  “嗯,好的,我进去了!”糜歆对父母微微摆手,转头搭上一个女同学的肩头进去了。
  阖外甲端起摄像机,跟拍了几个镜头,当他把摄像机抬起来时,发现门楼上的一扇窗户后面,念清还在注视着他所在的地方,看来他盯着这里已经很久了。念清看到阖外甲把镜头对准他,赶紧把头缩了回去,很快不见了。阖外甲快速地收好三脚架,端着摄像机就往校门里闯。警察伸手一拦:“对不起,先生,请出示您的证件!”
  阖外甲笑笑:“噢噢,呵呵……”掏出记者证递过去。警察仔细看了看,然后挥手示意他可以进去了。进校门几十米就要左拐才能进入作为考场的教学楼。在左拐过去10来米的地方,有一个和机场安检一样的安检门,让所有考生掏出身上钥匙一类的金属物品再经过。虽然这道门的作用是要所有考生交出手机或其它通讯设备,以防作弊,但有的考生由于疏忽而没有掏完身上的金属物品,所以,当他们经过时,惹得安检门上的报警装置不时“哔哔”的叫起来。考场的工作人员和警察马上拦住考生,男的搜男生,女的搜女生,直到安检门“闭嘴默认”了才能放进考生。其实,这道关卡拦截一般的手机和类似通讯设备是多余的举措,因为在考场里有大功率的屏蔽设备,在开考前5分钟就启动了,一般通讯设备休想起到作弊工具的作用。但是,人们又不能说此举是完全多余的,因为用于高考作弊的工具层出不穷,且更新换代迅速,如果不能通过这道安检门作为第一道关卡检出并排除可能用来作弊的工具,在屏蔽设备不能对付这些新设备的时候,那作弊者就可以得逞了!无论这道安检门的作用怎么样,反正阖外甲觉得围绕它发生的人们忙忙碌碌的事情很有趣,所以,他围着这道门拍了个够。
  拍完安检门,再往前走,在离登上考场的台阶约5米的地方,围着整幢大楼用红漆喷着醒目的连续线条,线条的旁边每隔一段就用红字书写着“警戒线”3个大字。这条线确实就更起作用了:除了持有准考证的考生和戴着红色袖箍的考场工作人员可以进入之外,其他人员都被守卫在几个台阶处的警戒人员拒之线外。阖外甲又是凭着自己的记者证才进入了大楼内的考场。这时,隐秘地安装在走廊里的音响设备发出柔和的女声:“各位考生请注意:现在是8点15分,已经开始入场,考生们可以凭自己的准考证通过读卡器扫描无误之后进入考场就座。请各位监考老师开启读卡器,监视准考证的扫描。”一遍播完,又重播一遍。
  阖外甲就近来到一间考室,见门上面贴着一张A4的白纸,上面整齐地打印着该考室的所有考生的准考证号码。再看门口的读卡器,已经有考生在刷卡了。读卡器同样以柔和的女声读出准考证的号码,然后加上一句:“您是本考室的考生,欢迎!祝您考出好成绩!”
  为了验证并记录读卡器的状态,阖外甲拍拍刚好从旁边经过的巴果的肩头:“请问你是这个考室的吗?”
  巴果看看阖外甲和他的摄像机,摇摇头:“不是啊!怎么啦?”
  “嗯,我想借你的准考证验证一下这个读卡器,行么?”
  “行啊。”巴果马上就把准考证插进了读卡器。读卡器开始用生硬的女声读出准考证的号码,然后柔和的女声提示道:“请您注意,您的座位不在本考室,请到第十考室刷卡!”
  阖外甲拍完这一过程,对巴果说了声:“谢谢!你去自己的考室刷卡吧。”
  “不客气,再见!”巴果挥挥手,很快走了。他的心语:嘿,这小子是州电视台的,既然把我拍了进去,说不定要在电视上露脸了,应该充分展示自己的文明礼貌素养呐!
  阖外甲没有继续跟踪巴果,而是趁着考试还没有开始,对着考室里的设备大拍起来。其实,现在考室内陈设很简单:课桌、座椅和摄像探头。本来考室是可以摆放60套课桌和椅子的大教室,但作为高考考场,为了防止考生之间的互相偷窥,拉大了课桌前后左右之间的距离,所以这样的教室现在也就只能摆放25张课桌了。考室前后各安装了一个广角摄像探头,由学校专门的机房操控,用来实时监控各个考室。至于考室内的四壁,原来张贴的名人挂图和励志名言等宣传资料,都用厚厚的白纸遮盖得严严实实。还有考室前后各一的黑板,上面的墙报或涂鸦,都被擦除得干干净净。阖外甲趁着考室里还没有多少考生入座,把这间考室仔细地拍摄了一通,刚刚退着走出门,肩头被人拍了两下,传来熟悉的声音:“欢迎你呀,大记者先生!”
  阖外甲回头一看,原来是念清笑眯眯地站在自己身后。阖外甲连忙挪步到走廊上,腾出右手和这位副局长兼校长握手:“嘿嘿,这么大的考试,你不欢迎我也要来哦!”
  “欢迎欢迎!你可以自由拍摄,特别是把我们学校穷酸的一面毫不掩饰地播出来,或许让重视教育的富裕有识之士看到,还能给我们打发几个呐!”
  “哈!但愿能为局长先生起到这个附带作用!”阖外甲指指一中的校园,“其实你的家业还是很雄厚的呐,和我在麦肯马这样富强的国家见到的同类学校比,也不逊色哟!”
  “哈哈哈……大记者夸张了!好,你忙!中午我做东,请你到我们的食堂用工作餐噢。”念清说着,和阖外甲握手道别。
  阖外甲:“你是局长兼校长,大忙人,不要管我!好,你忙你的去,再见!”和念清握别之后,阖外甲在拍摄校园时,在镜头里发现了那个醒目的倒计时电子显示屏,看到上面的内容变成了“红榜留名在笔下,兮水增辉看今朝”这样一幅标语,而且由电脑自动控制,每个字使用不同的颜色,使显示屏看起来五彩缤纷。不用说,阖外甲把这个显示屏仔细拍了几个镜头。当阖外甲再回过头来的时候,看到走廊里的考生人流越来越厚实,他们纷纷钻进各自的考室。阖外甲往前走到另一间考室,因为他通过先前搜集到的资料知道土生和糜歆碰巧都在这一间里。他走进去站在讲台旁。两位监考老师主动让出位置。阖外甲把整个考室拍了一遍,然后他停下来,和正对着他笑着招手致意的土生也笑着挥了挥手。许多已经坐好了的考生看到阖外甲对着下面笑着挥手致意,纷纷扭头往后看去,原来是土生在那里得意地微笑。在和土生横着只隔一排而纵向坐标差不多的位置上坐着的糜歆,冲着土生伸伸舌头,做个鬼脸。土生则对着糜歆做个怪怪的笑脸并快速用右手打了个手势。
  考室内的喇叭响起来,传出女声:“各考室注意,现在是考前10分钟,请各位监考老师检查完考生的各种证件之后,可以开始分发试卷,但要求考生不得动笔。”阖外甲赶紧退到讲台旁边,让两位监考老师来进行他们的工作。一位监考老师举起讲台上放置的一个大大的牛皮纸封套:“请大家看好,这是刚才取出来的高考试卷,密封玩好。”说着,把大封套转过来让考生们看。他还把封套递到正在拍摄视频的阖外甲的面前让他观看:“记者先生,你也可以仔细看看,给我们做个见证。”
  阖外甲看了看,笑笑:“当然,我作证,这些试卷是密封完好的!”
  接着,监考老师用剪刀剪开封套,取出试卷,递给另一个监考老师一半,然后他们开始分发试卷给考生们。一边分发,他们还不时交待考生们:“已经拿到试卷的同学,现在只可以先把自己的考号和姓名填写在试卷上,不能答题。”
  “是啊,不要以为没有人看到。监控摄像头随时都在盯着我们,如果哪位违规了,可能会被取消考试资格!”另一位监考老师说。
  考生们听到监考老师如是说,真的只是在试卷上写好考号和姓名,然后搁笔等待开始考试的铃声。趁此机会,阖外甲走了出去。他知道这场考试对考生们是如此的重要,他不能让自己无休止的拍摄影响到考生们的考试,所以,他决定在隐密处隐身了再来。就在阖外甲快速走到走廊尽头的楼梯间的时候,开考的铃声响起来。在聒耳的铃声中,阖外甲看看周围无人,立即隐身。
  这时,室外的人们突然听到“嘭”的一声闷响,虽然低沉,但强度很大。紧接着有人惊呼起来:
  “啊,有人跳楼了!”
  “快叫医生来!”
  阖外甲飞快地隐身过来,看到是一个男生倒在台阶旁窄窄的灌木丛中,双眼闭着,眉头皱动显出痛苦的神态,四肢上被树枝擦碰的印痕,有的地方开始渗出血来。在监考工作人员七嘴八舌的议论之中,阖外甲听说这个男生是从3楼跳下来的。于是阖外甲立即通过他的隧道上到3楼,从这个学生起跳的大概位置看下去,只见一棵大树的树枝被冲断了一些,掉在了男生身上和他旁边的灌木丛上。男生把灌木丛下面的草地压上了深深的印痕。由于考生们都进入了考室,因此没有学生跑出来看。
  医生带着芭勉很快就赶来了,他们在监考人员的帮助下七手八脚地把跳楼的男生抬上了担架。这时,念清也赶过来了,他对芭勉含情地瞄了一眼之后问医生:“怎么样?”医生粗略检查了一下后回答:“现在初步看来没有生命危险,但要赶紧送医院进行内外的详细检查。”
  阖外甲用他的仪器扫描了跳楼的男生,发现他确实没有什么危及生命的问题。
  念清:“赶紧送到县医院去,不要在这里影响考试!我会派副校长马上去,等开考了我再过来。”心语:这样的蠢货,死了倒好!既然没死,就千万不能在这里待久了,会影响其他考生!还有刚才那个州电视台的阖外甲就在这里拍摄的,让他看到更会大做文章,还好,那家伙现在不在!但愿媒体的狗仔们都不知道,或知道得越迟越好。
  念清突然回头赶上医生和芭勉他们问:“有什么可以证明这个小蠢货为什么要这样?”
  芭勉递给念清一张小纸条:“这是医生刚才在他手里发现的。”念清接过一看,皱巴巴的小纸片上面是“永别高考”几个大字,骂了句“蠢猪!”把纸条塞进口袋,低声地对医生他们说:“快走快走!”然后马上给副校长打电话:“请你马上和医生他们送那个蠢东西去医院……嗯,对对,就是!你再马上通知他的父母也去医院……对对!好!”打完电话,念清继续领导他的高考工作去了。
  开考的铃声不到10秒钟就停止了。阖外甲看看自己仪器上的时钟,还差5秒钟才是9点整,只听喇叭里又响起女声:“考生现在开始答题!”话音刚落,时间正好9点。
  与此同时,阖外甲的仪器在互联网上密切关注的重要网站上的视频播放窗口豁然洞开,“勇士们,开始进攻!”随着视频中麦肯马国的女总统黛头莎的图像闪现,话音刚落,海上舰队的航母和大型舰只的许多导弹发射架纷纷腾起火光和烟雾,在把舰船和周围的海面映照得通红的火光中,一枚枚巡航导弹呼啸着飞向远方。当然,这个真实而闹腾的战争场面只有阖外甲本人才能看到和听到,他周围那些参与用笔进行大战的人们暂时谁也没有察觉!
  哈哈,很是太巧了,两场战争居然同时打响!阖外甲没有什么犹豫,他要先把这里的考生们在试卷上的战斗记录一场之后,再去理会那场血与火的战争。毕竟,这两场战争死伤的东西从本质上来说是完全不同的!于是,阖外甲又隐身来到了土生他们的考室。小心躲开监考老师的穿梭往来,阖外甲走到土生的身旁,看见他的试卷首页上显眼的印着“语言”两个黑体字。那些应该由他这个考生填写或用特制铅笔涂抹的专用卡片,现在大部分的地方都还空着,因为开考还不久呐。阖外甲不是太在意土生的笔尖的移动,而是很关注他的大脑里忙忙碌碌的思考。于是,土生的心语便源源不断地显示出来:选出完全没有错误的一组?这个明显地错了,这组里,有错吗?黑猩猩的逻辑思维,思维与语言……TMD,暂时放弃!下一题,什么复句,它们之间的关系,并列、联合、选择、承接……就是C吧!
  看到这里,阖外甲掩嘴轻轻笑了:这里确实是故意绕弯弯,使人糊涂,整人但不要你的命!好小子,如果你脑子活一点,不死缠住某一方面,你也许就会豁然开朗!但是你傻里巴几的怎么选C了?
  土生的心声:不知糜歆亲爱的考得怎么样?美女……
  阖外甲在心里骂道:“地球人中居然有这样不成器的小子!什么时候了,你还念叨着美女?”既然这小子想到这个美女,就去看看糜歆考得怎样喽!
  阖外甲来到糜歆的身旁。这位美女的考试也并不顺利,有不少的题目被放在后面理会。她此刻盯住一道古文材料分析题,先要解释其中带点的字、词,再根据此材料回答3个问题:文中表述的古人的饮食习惯是什么?古人饮酒礼仪的特点是什么?古人入席怎样判定坐席的尊卑?阖外甲看到糜歆对那些带点的字、词的解释居然蒙对了大约一半,这时正在凝眉苦思着回答第一个小问题。糜歆的心语:NND,古人没什么好吃的,臭名堂倒是不少!一日三餐还是两餐?这里没有明说呀!噢,这贱货,在这里用了这样一个词,虽然没有带点,无须专门解释,但姑奶奶不懂呐!不能明白它的含义,后面的一句就不好理解……老师解释过这个词吗?一点印象也找不到了!这样的题,要巴果那样的小子才能轻松对付,像土生?看起来是个帅哥,他只怕也对付不了。呵呵,和他拉拉手还是有说不出的意思咧!切!什么时候,想这个能够解决什么问题?念清老头暗中送的什么补脑液,也TMD全是假的?反正姐是没有一点比原来更聪明的感觉。老头有意思!什么意思?没什么不好意思,是老家伙自己不怀好意?切,管他娘,考不好,能够找个像样的大学进去读也行哦。
  阖外甲也只有摇头的份:如此的胡思乱想,这般的心态,怎能考出好成绩?他觉得考场里没有什么新的内容供他拍摄了,他突然想到念清他们一干高考工作人员和考务负责人此时所用来进行电子监控的主控室。他用仪器对准考室内的一个摄像监控头,通过电子扫描追踪,很快就确定了这间主控室的所在,原来就在邻近一栋楼的一楼,也就是念清的办公楼的下面。
  阖外甲很快隐身钻了进去。这间主控室的空调开得很合适,外面稍有点燥热,进入里面就觉得很舒适了。室内对着门安装着一扇几乎占据了整面墙的大显示屏,屏幕上被分割成若干小块,每个小块上又用一行深蓝色的小字标出教室——当然就是现在的考室——的编号,此刻正显示出各间考室的实况。在主控室的两头,和大屏幕成90度角各安装了两台普通电脑显示器大小的监控器,也可以按照操作者的需要切换监控的考室。此刻,这间主控室内只有3个人,一个年轻的老师操纵着大显示屏,念清和另一个中年的老师分头使用着两头的小监控器。此刻,念清通过面前的键盘在各考室间浏览,忽然,屏幕上出现糜歆以左手拄额深思的图像。念清立刻停止了移动,注视着眼前的美女。画面中,糜歆放下左手,压住试卷书写起来。念清对周围看看,只见室内的另外两个人都在各自注视着自己的屏幕,便把糜歆的画面拉大成近景,以便仔细欣赏。
  阖外甲感到新鲜,他便用自己的仪器分别扫视着室内的3个人。先对着那个年轻人,他的心语:噢,又是一个美女,21个了!这个最靓,可能是他们的校花?
  阖外甲看看对面墙上的超大屏幕,原来他看到的众多分格画面中,也正好有一幅里是糜歆出众的图像。不过,这个年轻老师没有将糜歆图像的那幅放大,也许是在大屏幕上太暴露自己的意图了?年轻人对着美丽的糜歆注视了一会儿以后就按顺序切换到其它考室了。
  另外一个中年老师呢?他面前的屏幕上画面静止在一张讲台上,上面几份多余的试卷清晰可见,最上面的那页的角被一个监考老师的手拉着以小幅度做上下运动。看来这个监考老师也是颇为无聊。这个中年老师的心语:嘿嘿,我的活动已经凑效,一周以后,我就可以到州里的大学去参与阅卷,像你小子一样翻动这些卷子。不,不!是那些已经被考生做了的试卷,不是你这只患有多动症的手翻动的多余试卷,没有考生做,等会儿考完了这场,他们就是废纸啦!嘿,我们阅卷翻动卷子,那可是有可观的钞票到账的呐!翻一页一元钱是跑不掉的啰!嘻嘻嘻……中年老师的脸上浮出笑容,两只眼角的鱼尾纹更加明显了。
  阖外甲觉得,念清的心语应该最值得一看:这妞哪儿美?五官端正?肌肤细白?大概都是,也许都不明显?反正这妞看起来就是那样使人想亲近!TND,老子送的补脑液都是假的?难道她服用了真的毫无作用?不知她现在发挥得怎么样?管他,反正得老子帮她,即使她不明确提出来,我也要在她面前露几手,要不然,怎么能够得到她的芳心?现在多多地、仔细地欣赏她父母的杰作!嗯,这毫无瑕疵的脸蛋,真想此刻就亲吻!靓妞,别那样勾魂地对着这儿看啦,求你了!
  正在念清沉浸在对美女的遐想之中时,突然他被中年老师通过专用的对讲机进行的低沉通话惊醒:“52号,请你马上进23号考室,扯掉第二排的第三个女考生的裙子里面的小纸片!再到我这里来。”
  念清立即把监控器切换到第23号考室,果然看到一个女监考工作人员冲进去,把第二排第三个女考生裙子里面的小纸片扯了出来。念清在短暂的尴尬中还没回过神来,就听中年老师说:“局长先生,这个女生也太大胆了,我就不得不这样了。您看,是不是终止这个女生的考试?”
  念清难为情地陪着笑脸:“呃——唉,读了十几年书,能够参加高考也太不容易。组长,叫我说是不是这样:等这场考完了对她进行严重警告,说明再犯就取消她的考试资格。您看怎么样?”
  “嗯——呵呵,既然局长是您,校长也是您,您这样处理,我也就只好——嘿嘿,认了吧!”被称为组长的中年老师笑着说。
  那个数着美女个数的年轻老师也对念清笑了笑:“局长这里美女多,胆子大的也有噢!哈哈……”
  念清陪着笑:“唉,确实太猖狂,也蠢!”说完,赶紧走出主控室,在走廊里刚好碰到普同,叫住他,悄悄地:“你赶快去叫方主任,叫他带3个信封来,一个装这么多。”念清把自己的右手5个手指头在下面合在一起动了动。“另外两个装这么多。”念清把自己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小幅度地伸了伸,然后叮嘱:“要快,要秘密啊!”
  普同点点头,飞快地走了。念清朝走廊的另一头看,只见那个52号女监考人员匆匆而来。念清笑眯眯的和她打招呼:“美女,辛苦你了!”
  52号笑着点点头:“不辛苦!职责所在,没办法。”
  念清点点头,让52号先进了主控室,他自己也跟着进来,轻轻掩上门。
  52号把缴来的纸片递给组长:“嘿,做得很精致呐!用橡皮筋连在内裤上。”
  组长仔细看着:“嗯,谁能猜到题?所以,这也没什么用处!不过,它可以享受裙底春光啰,哈哈!”
  几个人大笑起来。念清为了借玩笑来缓解此事给他带来的尴尬,对年轻人说:“让组长派你再去那女孩的裙子里查探查探,也许还有更大的收获?”
  “不敢!不敢!”年轻的老师笑着对大家拱手。
  组长摆摆手:“不行,使不得,要他去呀,他可能有纸片也搜不出,但可能把人家另外的橡皮筋扯断,哈哈哈!”
  几个人又大笑起来。念清一抬头,发现方主任隔着窗玻璃在向他招手。念清立即走出去,从方主任手里接过3个信封。方主任特地在上面那个用红颜色墨水点了个小点的信封敲敲:“这个是大的。”
  念清赶紧把信封揣进裤兜:“知道了!”然后赶紧走进主控室内,正碰着52号往外走,在擦身而过时,他悄悄把一个信封塞给她,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不要太累噢,热了就到休息室去坐坐呀!”
  “谢谢局长关心!”52号快速揣好信封,走了出去。
  念清走到年轻人的身旁,悄悄把信封塞到他的手边:“小伙子,仔细看看,我们学校的美女多不多呀,嗯?哈哈!”
  年轻人附和着念清:“老校长的学校,美女肯定不少呀!”说完,把信封折了一下,塞进了裤兜。
  念清再来到组长的身旁,借着把水杯推到他面前的机会,把信封塞了过来:“组长,你可别忘了喝茶呀!”
  “噢,噢,好的!”组长一边把水杯端起来喝了口水,很快放下,再迅速地把信封塞进了自己的公文包。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惊涛骇浪
天上掉馅饼,最美县花主动委身下嫁基层科员,这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 许一山出身农门,捡漏当了公务员,官场中尔虞我诈,生活中受人欺凌。他从不放弃,永不言败,从一个小科员逐渐成长为一方大员,最终抱得美人归。
天下南岳
现代都市完结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