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27.同学聚餐

  通过在地球上的网络,阖外甲得知,大方国的高考是最值得记录的大事,于是他暂时没有关心其它,只是关注着兮水县一中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子们的一切。
  校园里,那面醒目的电子显示屏上的距离高考还有多少天的那个数字,已经变成了一个“1”。这也就是说,明天——具体说来,就是16个小时之后,在这所作为考场之一的学校里,一场以学子们为主角的见闻不到硝烟但时有人命损伤的“战争”将在此打响。“战争”的时间不会很长,只有两天。今天由于是大战前的沉寂时刻,阖外甲隐身来到学校,看到不参加考试的学生们全部被以放假的形式驱离,只留下那些即将“上阵”的斗士们,让他们蜷缩在宿舍区。正由于是战前,所以老师们让学生们彻底放了假,以便让他们养精蓄锐。
  阖外甲要赶紧找到土生和她的同学们,因为他们是明天战斗的主角。对于手持袖珍万能仪器的这个外星人来说,这不难,他通过三维信息扫描比对,很快就在学校食堂的大餐厅里找到了土生。这时正是晚饭陆续开始的时刻,土生邀集了巴果、糜歆还有几个要好的男女同学一起,多点了几个菜,还买了一大瓶饮料,正准备开始他们难得的宴会。
  糜歆和土生虽然不是坐在一方,但他们是相邻的;她的左手腕上带着一只小巧的女式手表。巴果一边给糜歆和另一位女同学倒饮料,一边抱怨:“嗨,食堂小卖部遵守我们的局长加校长念老爷的命令还真是严格哟,我们这高中毕业前最后的宴会,也就只能买到饮料喝喝,连啤酒都不能买!”
  土生不以为然地:“小巴果,你还想喝什么呀?如果醉醺醺地,到了明天9点半还醒不来,那可就没有考试的机会啦!”
  糜歆对巴果说:“没酒就好!我是不能喝酒的。巴果想弄些酒让我们灌醉,明天9点半还不醒呀?歹毒!”
  巴果住了倒饮料的手,对糜歆说:“你骂得好!我也不歹毒了,让你就喝这么一点点,呵呵……”然后只顾把自己面前的杯子倒满饮料,就把饮料瓶子放在了桌子上,“大家谁想喝就倒喽!”
  “好啊!巴果你小子只给美女倒,就不管我们了,真是重色轻友的典型噢!不要以为我受到过雷击就这也看不出来了!”土生拿过饮料瓶瞟着糜歆和另外一位女生刚说完,背上就挨了糜歆一巴掌,但他还是在同学们的笑声中给对面的两个男生和自己的面前的杯子里倒满了饮料。
  另外一个女生看到糜歆的杯子里只有半杯,就对土生说:“土生,我们也不能这样不公平啊!”说着指了指糜歆的杯子。
  “嗯,也是,还是得给美女补上!”土生拿起饮料瓶给糜歆的杯子添加饮料,倒得过满,一丝儿金黄色的饮料细流从杯子的边沿溢出来。
  “够了,够了!”糜歆急忙呼叫。
  巴果坏笑着:“嘿嘿……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在色和友之中选择不当。”
  同学们笑起来,土生也只有无奈地跟着苦笑。
  糜歆拿起筷子对着巴果的方向一戳:“这小子,不会放过一切机会!”
  巴果装出一脸苦瓜像:“人家就有人帮忙,像我这样可怜,也没人同情。”
  糜歆装出愤怒的样子:“你活该,谁叫你这样讨厌?”
  “嗨,不和美女斗了,明后天还有大战呐。土生,这饮料是你买的,既然我们是以饮料代酒,那你就发令吧!”巴果对土生挤挤眼。
  土生拍拍他的肩头:“同学老弟,这菜是你买的,那我们不是要等你发令才能举筷呀?”
  “这你就错了,喝酒需要发令,吃菜就没有这个说法了。快来,快来,不要耽误时间了!”巴果声音高起来。
  糜歆小声地:“巴果同学,希望你小声点,你看周围桌上有人望我们了!”
  土生端起杯子:“好,我就来发令。来,祝各位在明后天都超水平发挥,考出一流的成绩!我们就不要干了,喝一半怎么样?”
  “好!”大家齐声附和,纷纷举杯,“咕嘟咕嘟”乱喝一气。
  “哎,明后两天激战,伙食自己办理,也不可能让我们喝酒啦!所以,大家今天吃好!”土生夹起一大块鱼肉,一转手放在了糜歆的碗里,“嗨,我要吃的鱼鳔没有夹到,再来!”土生的心语:美女,这是块好家伙,送给你,希望你对我的热度能够增加起来。
  桌子下面,土生的腿慢慢靠拢糜歆的腿。糜歆在桌子下面用脚轻轻踢了土生一下,快速地对他使了一个眼色,糜歆的心语:你小子也不注意场合!是有意还是无意?她说出来的却是:“嗨、嗨,你不吃的就给我了,你把我当潲水桶啦?下次不许哦!”
  “遵命!不过,我受过雷伤,记得么?”土生真的找到了鱼鳔,放在自己碗里吃起来。
  巴果见大家安静下来,又提议:“土生你别老是说早就过去了的雷击的事,不要影响到我们现在吃喝的心情。来,大家喝呀,反正这饮料是不会醉人的!”说着,自己大口大口地喝了几下。
  糜歆忽然看着巴果笑起来。巴果不解地:“美女,我有什么值得你笑的?”
  糜歆用筷子指着巴果的脸:“你们看,他都成了红脸了……”
  “真的?”巴果抓过饮料瓶仔细看起来,“天啦,这里用几乎看不到的小字印着,含食用乙醇0.5%。难怪你们说我红了脸,我是不能沾酒的呐!”
  “瞎扯!这么低的含量就能使你脸红?你小巴果不是能够喝一点点酒的吗”土生很是不以为然。
  糜歆则横了土生一眼说:“你还不知道我们的许多东西都是名不副实,以假乱真的么?我们到现在还没有被假东西毒死就是万幸了!它的这个……”
  糜歆还没有说完,大家又对着她笑起来。糜歆发觉不对劲:“我——我怎么啦?”
  土生伸出一根食指要刮糜歆的脸,糜歆灵活地躲过。土生只好顺手端起杯子,用另一只手指着糜歆的脸说:“还说人家,好像这点含着稀薄酒精的饮料都是你和巴果两人喝了似的。你看你自己的脸,和猴子屁股比赛呐!”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糜歆拍了土生的肩头一巴掌;土生也不管大家的反应,把糜歆杯子里剩下的饮料一仰脖喝了。巴果把杯子往桌上一顿:“哎,下辈子都要托生成为美女,喝不下吃不了的东西就有人帮忙了!”
  土生就要去端巴果的酒杯,不料他反应敏捷,快速地“咕嘟咕嘟”把饮料灌下了肚子,然后一抹嘴:“管它脸红脸绿,这点酒精我还是能够对付的,不能让你白喝了!”
  “好!”糜歆和另一个女生带头为巴果鼓掌。
  土生:“好小子!不过,既然这饮料的酒精含量不标准,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了,我看今天还是不和它较劲算了,等我们考试完了再说。你们认为怎么样?”
  巴果把还剩有约半瓶的饮料盖好:“还是土生大哥说得好,今天就不喝了,但也不至于把它扔了。先不管,我们现在吃饭吧!”
  大家异口同声地赞同,都吃起饭来。扒了几口饭,土生瞄了一眼糜歆的饭碗,发现里面空了,赶紧舀了一瓢饭递过来。糜歆笑着拒绝了。巴果见状笑着说:“土生,你什么意思,要把人家美女塞成肥婆呀?”
  “我可没有那样的坏心眼啦!”说着,把饭放在了自己的碗里。
  “我要喝汤。”糜歆说着,舀了几勺鱼汤在碗里慢慢喝。
  在吃饭的土生忽然抬头问:“哎,我说,大家今晚没有临阵磨枪的想法吧?嗯?”
  “切!平时也不过那样,今晚我可要宽宽心了!”糜歆抢先表态。
  “你呢,巴果?”土生问。
  “我?嗯——不了!”巴果在扒碗里最后的一口饭。他的心语:不抓紧背几个外语单词怎么行?能够在默默地背诵中睡着是最美好的时刻!
  土生又问问其他几个同学,大家当然都摇摇头,说今晚得好好休息休息。
  “那好!”土生一拍巴掌,“我们到周围去散步怎么样?”
  巴果放下碗:“你算了吧!学校周围到处都有布置,有好大的标语盾牌,还有若干的警戒线,还是少外出惹事的好!”
  “嗯,我赞成!”糜歆点点头。
  “好吧,那我们就像一群猪一样,吃饱了就去睡吧!”土生颇为泄气,很快吃完了,扯过餐巾纸狠狠擦擦嘴,然后用手在桌下悄悄捏了捏糜歆的腿。糜歆表面装作若无其事,但在桌下悄悄用手指甲轻轻掐掐土生的手臂,把腿稍稍移得离开土生远点。
  土生猛地站起来,和大家一起走出餐厅。
  阖外甲当然不会忘记这所学校的首脑,教育局排在前面的副局长加兮水县一中的校长念清。他本来可以结束隐身,仍然以记者的身份去和念清聊聊,但他认为这样会打乱念清的安排,特别是不能方便地窥探他的内心之境,所以,阖外甲还是悄悄地隐身在念清的办公室内。
  念清此刻也没有外出游逛,因为明天高考就要在学校进行,需要他管理的事情太多了,所以,他让学校食堂派人给他送了个盒饭,三下两下扒完之后,就蜗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用电话指挥着他必须过问或行使权力的许多事情。刚才,他给另一个副校长一通电话,叮嘱他邀集办公室方主任等最后检查一遍明天的安全保卫。作为在教育系统任负责职务多年的官员,他从自己参加高考到被指挥参与监管一个考场的高考,再到和其他官员一起组织领导一帮子人监督管理一个县的高考,总之是已有多次的高考经历了。正由于他对高考的稔熟,所以他对高考试卷的保卫无需操心,他现在闭着眼睛都能说出高考试卷的秘密存放地,那里荷枪实弹的警卫和银行的金库看守一样,他们不会放任一只异样的苍蝇钻进去,因为他们怕这是窃贼用来盗取高考试卷的高科技手段!但是,念清对另外一件事还得最后落实一下,于是,他拨通了县医院一个女性副院长的手机,于是,他的耳机里传来一个装嫩的女性亲切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哪一位?”
  念清:“美女呀!我是谁你都没听出来?”
  “没呐!你是——”
  “我们这号老家伙就是不能被美女记着,我是教育局的念清呐!”
  “噢——你是老鲇鱼呀,哈哈哈!”
  “我日!我是鲇鱼,钻进你身体里去啦?不要欺负老家伙哦!”
  “嘻嘻……谁敢欺负你堂堂的教育局长?说吧,有什么指示?”
  “我这样的老家伙还敢指示你这样的美女呀?我之所以下班了都打电话吵闹你,是想最后落实明天派到高考现场来的医务人员这事的。不知你们医院是不是还像去年一样,会派来6个医护人员,到我们一中设立临时的高考医务室?”
  “是啊,我在下班以前已经亲自落实了。是我亲自安排的,您老该放心了吧!”
  “那好,多谢美女院长!还有,我上次和你说过的,那个警官的老婆,叫芭勉的,在你们医院当护士,说是平时累得不得了,想借这个机会来轻松几天,不知你安排的时候是不是考虑了?”
  “当然呀,你这样的大局长交待的,我还不照办呀!只不过,我有点不懂,这个芭勉美女和你是什么——呵呵……那个,就是她怎么攀上你这个局长加校长的?”
  “嗨,我上次不是和你说了吗,我们学校有个学生引发的小案子,就是她的老公施坦办的……”
  阖外甲仔细看看念清的面容,并用仪器检测他的血压和心跳等,一切正常。嘿,一般说来,地球人说谎的时候,血压和心跳等都有一定的波动,难道这念清是个另类?他在明显地说谎时,生理上没有显示出一点异常的波动!我没弄错,念清确实在编造谎言组成的故事——他认识芭勉就是在他的妻子隋云晕倒之后,他叫救护车之后随车来的那个他看着比较顺眼的护士嘛,怎么扯上他们一中的所谓小案子呢?且看他如何继续编吧。
  “施坦在办案时给了我们许多方便,和他扯淡时,听他说到他的老婆在你们医院当护士,三班倒,随着救护车不分白天黑夜。他们又有个很小的小孩……所以,我觉得她确实可怜,就在你面前多嘴了。”
  “噢,是这样!芭勉确实有些难,我也听说了,只是我们医院人多,像她这样的不少咧,只怕暂时还照顾不过来!”女副院长认真地说。
  “那也是!不过,美女院长,你还是找个机会,照顾下人家吧,积德有德在呐!”
  “好啊,既然你教育局长发话了,我一定找机会尽快解决,我以后还不是有求你帮忙的时候?”
  “好说,好说!有什么我能够帮得上忙的,美女尽管吩咐,老奴一定尽力相帮!”念清似乎说得很是真诚。
  “行啦!你老吩咐的都算数!还有什么指示?”
  “多谢,多谢!吻你——”说着,发出“巴——巴”的声音,然后笑起来。
  “看你放肆!我要到嫂子那里去告你,罚你睡几个晚上的沙发!”
  “我才不怕!好,谢了,再见!”念清听到对方说了声“再见”,才放下了话筒,然后用右手在谢顶了的头上摸。念清发觉高高的额头上似乎有星星点点的细小汗珠,他突然觉得办公室里似乎有点与初夏不适配的闷热,于是,操起遥控器就打开了空调。接下来,他关上办公室的门,坐回办公桌后面的安乐椅之后,出人意料地是没有打开电脑上网,而是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嗯?难道这位教育官员真的累了?阖外甲把仪器对准念清,清晰地读取着他的所思所忆:
  念清的心语:哈,芭勉宝贝,我不但可以完全满足你弟弟的读书要求,而且我还可以给你解决工作的调整问题,到时候,你不得好好谢我?不该好好满足我的要求?可不能像上次那样,只是让我看着干鱼吞清涎水啦!
  阖外甲在念清记忆中读出的画面:
  念清拿着电话的话筒笑眯眯地:“巴巴美女,上次走的时候匆匆忙忙,你也不告诉我一个网络上流行又方便的号子,让我可以频繁地向美女请安。后来我又给你发了一条手机短信,可不知为什么美女没有理会哟?”
  “真的?那可真的对不起了,有一段我的手机遭到病毒攻击,除了能够勉强打几个电话之外,什么也干不了。你肯定就是那几天发的短信。嘻嘻……我们的局长加校长也真会选日子啊!我是后来听我老公说的,您老人家还是局长呐!”
  “局长又能怎么样?有人还不是要张不理的,想和人家约会比求见总统还难啦!”
  “那你后来怎么没有继续发短信给我?”
  “我才不会那样愚蠢地冒险呐,如果我老是给你发短信,你老公看到了怎么办?所以,我就只能闷在心里……”
  “唉呦,局长大人不是真的生气了吧?吻一下,‘吧吱——’,行了吧?”芭勉在电话里面格格地笑。
  “不行!不过瘾,因为这是虚的!上次不是说好请你吃饭的吗?今天可以赏光吧?”
  “嗯——改天怎么样?局长大人,因为今天我下班比较晚,又不能回去太迟,所以……”
  芭勉还没有说完,念清赶紧打断她说:“美女,不要拖三拉四了,就今天,也不耽误你多少时间,你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我总不会绑架警官的夫人吧,嗯?再说,我还有好消息——”
  “好——吧!”芭勉不是很爽快地答应了。
  “我6点钟准时到你们救护车车队对面的马路边等你哦!”
  “嗯,再见!”
  念清的心语:今晚要实现我的计划!
  一间酒店的小包间里,小方桌旁只有念清和芭勉两人就座。念清倒好两个半杯红酒,把一杯递给芭勉:“来,祝美女永远靓丽,干!”说完,举杯和芭勉的酒杯碰了碰。
  “嘿嘿,这是不可能的!我虽然喝不了多少酒,但感谢局长的美意,我就干了!”说着,慢慢喝干了杯中的酒。
  两人各自吃了一些菜,念清又开始往两个杯子里倒更多的酒。芭勉拉住念清的手:“你不要给我倒得太多,我真的喝不了多少酒。你不是有好消息告诉我的么?”
  “是啊!但你要把这杯酒喝完了我才告诉你呐!”念清对着芭勉神秘的眨巴着眼睛笑笑。
  芭勉忸忸怩怩地:“局长,你真狠心,好吧,我就干了这杯!”说着,闭上眼睛,慢慢喝起来。念清则一大口喝完,然后欣赏着芭勉喝酒。芭勉喝了差不多一半,停下来用为难的样子看着念清。念清却走拢来,一手帮芭勉扶着杯子,一手抚着她的后脑勺:“不能耍赖!来,我来帮你!”芭勉要站起来,念清用手掌压住她的头顶。
  芭勉用力推开念清扶着的酒杯:“嗯——局长你要这样,我越发喝不进去了,你还坐到对面去,我也许还能喝完。”
  “好吧!”念清只好退回自己的座位坐下,看着芭勉吃力地喝完了剩下的酒。
  芭勉长出一口气,一边夹了点菜放进口中,一边说:“现在该告诉我了吧?”
  “好哇!你们的女院长已经答应考虑你的工作调整了,你现在的这份辛苦工作不要多久就能甩脱了。”
  “真的吗?”
  “还能骗你?她也是有儿子要到我们学校读书,要求我的呐,我想她决不是和我说着玩的,你就坚持几天,等着好消息吧!”
  “好!”芭勉主动给念清倒了一满杯酒,自己则只倒了半杯。“虽然我不能喝酒,但局长给我帮忙,我不敬酒,你会说我不知道好歹。来,我感谢局长,敬你一杯酒……”
  “你这是一杯酒吗?看来也不是全心全意啰?”念清操起酒瓶,就要给芭勉加酒。
  芭勉吓得赶紧用手挡住:“哎、哎,真的不能再加了!求求你了!”
  念清用一只手紧紧抓住芭勉的一只手,对她说:“小巴巴,既然你要感谢我,那就要满满的实心实意!来,先倒满!”
  芭勉惊叫起来:“啊——哈,我喝不完,那你给我帮忙哦?”
  “好说好说!”
  “那好!”芭勉端起满满的一杯酒伸过来,“感谢局长对我的帮助,我借花献佛——借你的酒来敬你噢,你就干了,我只能尽力而为。怎么样?”
  “好!我干了!”念清一饮而尽。“本来是敬酒的应该先干,但我是怜香惜玉的,所以只好自己先干了,看美女你喝了多少?”
  芭勉只好把酒杯伸给念清看:“我确实尽力而为了,你答应过我的,所以,剩下的就要请你帮忙了。”
  “嗯,这帮忙嘛,可以,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芭勉把酒杯放下:“不是无条件投降吗?怎么又钻出条件来了?”
  “嘿——现在谁办事不讲个条件?所以,这半杯酒——”
  “那你说需要什么条件?”
  念清压低声音,干脆地:“亲一个!怎么样?”
  “嗯——哼,这个条件不怎么样!”
  念清的心语:这小娘子不是坚决拒绝的意思,要动作了!
  念清起身来到芭勉身旁,从她身后躬下身去,把脸贴着她的脸摩挲过去。
  芭勉用手推着念清的头:“不——,不要这样,人家服务小姐会进来!”
  “不怕!我已经把门扣住了,呵呵……”说着,把他那胡子刮得还干净的嘴唇凑上来,封住了芭勉殷红的双唇。
  念清安静了片刻,双手似乎还要有去抓芭勉的手。芭勉使劲地推开念清,低了头躲开他的吻。座椅在芭勉的身下轻轻“咯吱”作响。
  芭勉故作惊恐地:“危险!椅子要垮了!”她挣脱念清的纠缠,站了起来,“现在你要兑现诺言,帮我把酒喝了吧?”
  “行,说话算数!”接过芭勉递上来的半杯酒,一饮而尽,趁着还回酒杯的机会,顺势在芭勉的肩头捏了一把,怪模怪样地笑笑,“好柔软的地方!”
  “好柔软的地方多的是,你现在就不要想太多了。你到自己的椅子上去坐,我要吃饭了!”芭勉冲念清也怪异地笑笑,把他推开。
  念清赶紧拿起酒瓶:“那怎么行?这酒还剩得多呐!来,再喝几杯。”说着,隔着桌子又要给芭勉倒酒。
  芭勉用双手护住酒杯:“你要让我喝醉,给我找麻烦呀?我老公看到我在外面喝醉,他不会审问我么?那以后我们……”她略带哀怨地盯住念清。
  念清的心语:她那意思是来日方长,这小娘们说得也是;况且她今天也不会和我待更久的时间,那就下次吧!
  念清只好赶紧殷情地给芭勉盛了一碗饭,双手恭敬地递过来:“美女请慢用!”
  芭勉以一只手接过,故作不满地:“谁叫你把门锁上,人家服务小姐进不来,那就只好你来服务了!嘻嘻……”
  “嘿,你不懂啊?能为美女服务,是我的福分呐!”念清也“嘿嘿”地笑着给自己盛了饭吃起来。
  阖外甲通过仪器发现念清的脑子里回忆的“视频”片段还跳跃得很快,一下子又到了他自己开车,行进在一条小巷里,前面,是糜歆的身影。念清把车窗玻璃放下,在她身旁停下来。糜歆稍微受到惊动,侧目一看,赶紧发出微笑,轻轻叫了一声“校长”。
  念清把头略微往旁边一晃动:“上车吧?”
  糜歆缓缓摇头:“谢谢!不了,我家就在前面不远。”
  “我知道!嗯——最近感觉学习上是不是轻松些了?”
  “不咧,越是邻近高考,越紧张哦!”
  “我是说你自己感觉记忆力是不是有增强?”
  “呵呵,差不多!”
  “不可能吧?难道那些口服液你没有服用?”
  糜歆明白了,她的猜测没有错,那些口服液果然是校长送的。“服了。后来我老爸发现了,问我效果如何,我说没什么感觉。他是个较真的人,就把东西拿去检验,人家告诉他是假货,只是普通的红糖水,嘻嘻……”
  “狗杂种!嗯,现在离高考已经很近了,那就只好靠你自己努力啦,看看考得怎么样;如果不行,再采取另外的办法……”由于巷子比较窄,后面的车子因无法超车而鸣起笛来。“好,再见!”念清对糜歆说完,慢慢开动汽车。
  糜歆对念清挥挥手:“再见!”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官途
描写某高官李向东10年官样年华,地域横跨经济中等发达地区、边远贫穷地区、发达富裕地区,主人公也历炼了不同地域、不同职务面临的种种危机与挑战,是一部写实的网络小说。
怎么了东东
都市其他完结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人间政道
一位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梦中女神,一桩离奇诡异的坠楼命案,蓝京和志同道合的秦铁雁、莫胜男等伙伴为了寻求真相踏入漫漫仕途,开启起伏跌宕又波澜壮阔的奋斗历程。
岑寨散人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权路谋局
吴建国,一个帅气、果敢、忠义的事业男,被众多美女包围式的追求。但他自制力极强,与两小无猜的赵丽天专心相爱。 然而,他被一主要靠美貌而在官场步步高升的杨咏看中。杨咏一边伺候官场里极个别的色狼,同时,她模仿武则天用权力寻欢男色,吴建国,成为最主要的猎物……
第二台阶
都市其他连载
太古葬天决
叶辰开局被废,幸得万古天墓。 从神墓中获得无敌功法,修神功,炼仙丹,逆天而上! 葬天,葬地,葬神魔! 战佛,战仙,战万古! 无敌爽文,简介无力,请移步正文。
与君共浮白
东方玄幻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