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21.金发美女

  阖外甲正要拍摄一些地球人男女老少各有代表的没有一点遮蔽的视频作资料,所以他赶紧隐身跟随,先进了莎莉玛的洗浴间。
  前面已经说到,莎莉玛是个三十刚过的美女,当她没有遮蔽的身体完全展示在阖外甲的镜头中的时候,阖外甲用他已经掌握的网络美女裸体视频相比,觉得她确实算得个美女,因为他此刻亲眼所见,其分辩率自然是所拍视频望尘莫及的,他此刻所看到的是她白嫩的肌肤,那上面除了稀疏地分布着几点小黑瘢外,没有其它任何疤痕。阖外甲还把莎莉玛的身体和地球人津津乐道的所谓身体各部分比例的黄金分割进行了比较,发现她是可以算得上合规的。还有她身体上的曲线,在洗浴间明亮灯光的照射下,很是分明。阖外甲点点头:总统从形式审美的角度来选择的身边亲随,确实几无挑剔。
  当阖外甲觉得在莎莉玛这里已经拍够了符合他要求的视频的时候,他就立刻要去拍拍那位女总统了。
  在阖外甲隐身潜入黛头莎总统的洗浴间的时候,动作快速的女总统已经洗浴完毕,她正要把一条宽大的浴巾往身上裹。还好,阖外甲动作迅速,他得以亲眼目睹并拍摄到女总统这个年龄段的大部分没有遮蔽的身体的代表。女总统虽然年近50,但她肌肤白皙滑腻,身材匀称,唯有稍稍把浴巾鼓出来的小腹看来有点脂肪积蓄,这是可以看出她和少女身体稍有区别的唯一标志。不过,在女总统身上,阖外甲也看到一处使他疑惑不解的东西:她是一头金发,但她腋下的毛发却怎么和莎莉玛的差不多一样黑呢?她的头发的颜色是假的?这两处毛发的颜色不一定一致?看来,阖外甲得另外花点工夫去专门研究了。在阖外甲的疑惑之中,女总统走到卧室,舒服地躺倒在床上。
  很快,莎莉玛也裹着一条宽大的浴巾笑盈盈地来到了总统的床边。
  总统对助理说:“我们快开始吧,说不定等会又有人通过各种手段来搅扰我们了!”总统一边说着,一边快速下床走向隔壁的卧室。
  莎莉玛知道总统又要进行她每晚必做的简单的祈祷了。除了在外地,或是有紧急情况之外,总统每天都会如此。于是,莎莉玛紧随总统来到隔壁卧室里的神像前,和她一样,微微低首,闭目静默祈祷两三分钟。
  阖外甲在这两三分钟里赶紧窥视总统的思维。黛头莎心语:从莎莉玛各方面的服务技巧上来说,正如她的年龄一样,还是嫩了点,必须继续教她一些。那些粗野的男人,和他们脱离那种热烘烘的关系多年,无疑是正确的,有了这个美丽的莎莉玛,也行哦;到了她不合适的时候,找到比她更合适的美女,不是易如反掌么?世界上美女多的是!只是那可恼的尤利多,明天起就发布强硬的声明,两次,最多3次,它不俯首帖耳,立即出动我们在它周边国家驻扎的军队,还有那一带海上我们的武装力量,来一场局部战争,灭了它,再扶持起个听话的总统来……上帝保佑我速战速决,干净利落地打赢这一仗!要少死人,当然是我们的军队,否则,会有一群群绵羊起来咩咩乱叫一阵,吵得心烦而已。被打的,死多少都是自找的,再繁殖去吧,与我们没有关系!
  总统撇嘴怪笑了一下,当然,莎莉玛没有发觉,稍后,她感觉到的是:总统用她的胳膊肘碰了碰自己的胳膊肘,对她努努嘴。莎莉玛立即睁开眼,跟随总统朝隔壁的卧室走去。
  总统往床上一倒:“来吧,我的小莎莎!”
  “好的,我的莎莎姐!”莎莉玛温柔地一笑,扔掉了自己的浴巾,再解开女总统的浴巾,认真地为她按摩起来。
  看到这两个美丽的女性亲热地呆在一起,联系到刚才黛头莎总统的心语,阖外甲在网络上鼓捣一通,得知这属于地球人的同性恋行为,这种行为现在在一些国家是被认可的,而且在自愿的基础上,这样的人还可以结婚。但像麦肯马国,因为他们对婚姻的管理是比较放权的,各地的法规不一样,即有的许可,有的不许可,有的还在辩论中。像马肯市就属于后者,否则的话,黛头莎和莎莉玛是不是将要或已经结婚,那都是无法逆料的。
  对于地球人对同性恋的看法,阖外甲又搜集到一些观点比较一致的资料:这是地球人一种与生殖无关的完全变异的性活动。在雄性或雌性身上发生的概率是相等的。阖外甲只有摇头苦笑:这地球人有时候真是不可思议!
  阖外甲觉得现在这里暂时已经没有他感兴趣的事情了,他要去看看时胤了,于是,他通过他的隧道,很快就隐身来到了时胤的住处。
  阖外甲看到时胤此时正在兴致勃勃地上网,这时候他没有看刺激的视频,而是在网络上进了一个有着美女“看门”的网站。时胤输入“销魂时刻”,刚一回车,屏幕上立刻显示出两行美女来,个个挤眉弄眼,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女郎颇有几分姿色。时胤在这个金发女的图像上点了点,立即弹出一个对话框来,并伴有发嗲的女声:“亲爱的,非常感谢你看得起我噢,我是28号,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呀!嘻嘻……”
  时胤在对话框中输入:“可以打开你的视频窗口么?”
  对方很爽快地打开了视频窗口,随着她的图像的出现,语音也传了过来:“当然!您看看我还是那个女郎,没有做假是不是?嗯——哼——”
  时胤仍然没有打开视频和语音通道,又输入:“嗯,是的。你能够上门服务么?”
  对话框中立即回应:“当然,只要您在马肯市内。如果在市外,那就只能明天去了。您在哪里?”
  时胤仔细看了看对方公布的地址,打开网络地图用鼠标连线稍作计量,然后又在对话框中输入:“我离你5千米吧,你现在到51号地铁站来,我左手拿一份卷成圆筒的报纸在出口等你。”
  对方变成基本正常的声音,快速地问道:“确实不会超过5千米吧?如果超了,交通费就要你承担啦!再说,你可以付多少辛苦费呢?”
  “100。”时胤简单地输入。
  “少了点哦,先生,150元吧!”
  “行,再就不要说什么交通费了!”时胤看着总是带着笑容的金发女郎,只想着快成交算了。
  “好吧,您现在就可以去地铁站了,万一碰不到,可以记住我的手机号噢,嘻嘻……再见!”金发女郎的视频窗口马上就关闭了。
  时胤在沙发上随手抓起一份报纸,把它卷成圆筒状,就匆匆地下楼去了。当然,阖外甲不会轻易放弃这个跟踪的机会;不过,他只能隐身了,否则,时胤肯定不会当着他干这样的业余工作的!
  时胤租住的公寓离51号地铁站不到500米远,他算计着那个金发女郎乘坐地铁到达的时间大概需要15分钟左右,而他按正常的速度,6分钟左右即可到达。于是,他不慌不忙地左顾右盼,一边欣赏着明亮街灯下的街景甚至是广告,一边慢慢向地铁站走去。此时,他正向右看着,忽然,他的左肘被碰了一下,他赶紧回头,只见左后方一步之遥的地方,有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冲他诡秘地一笑。时胤知道他又碰到一个地下工作者了,当然,她的工作是与性密切相关的。于是,时胤借助人行道上比较明亮的路灯和广告灯箱的光亮稍稍细看,发现此女已是徐娘半老,再看头发,和自己的一样是黑色的。
  阖外甲暗中轻轻笑起来:这小子现在还有点怪癖了,性与毛发颜色的关系那样重要么?因为他通过仪器已经读出了时胤此刻的心语:今晚一定要找那个金发女郎!
  于是,时胤礼节性地抬起右手挥一挥,辅以怪异的一笑。他把目光转向街心一个小广场中心的一尊雕塑。其实雕塑也不是非常特别,表现的是一只箱子,上面有个洞洞,一只手捏着一枚硬币正要投进去。箱子的下部一角,一枚硬币从裂隙里露出一道弧线,一只手用大拇指和食指的指甲在使劲捏住那道弧线,要把这枚硬币扯出来。时胤从这一带往来过多次,他一则压根儿没有弄懂作者是要表现一个什么主题,再则,他也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此刻他的视线的焦点是放在了雕塑下面的一个卖艺者的身上。这不难理解:雕塑是不变的,甚至连四周投向雕塑的射灯也是很少改变的,但雕塑下的人们,尤其是这些卖艺者,则是一批又一批,层出不穷的。现在表演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的两只袖子卷得高高的,两边的肘部下面,都有小铁环穿过肌肤悬挂着,环中下垂着的绳子上则吊挂着拳头大的石块,这个石块把主人肘部的皮肤拉扯成一个小小的三角形。时胤颇为吃惊:这能不疼吗?看来表演者确实不疼,因为他正在若无其事地用两手一忽儿操着长笛吹,一会儿又持着小号吹,而且他的表演水平还不低呐,这从周围总有10来个人围观即可看出来。围观者中不时有人鼓掌,有人往他前面的小桶子里投放钱币。表演者不时地点头,或者用乐器吹奏出比较逼真的“谢谢”的乐音,惹得围观者们哄笑。时胤为了消磨时间,看了几分钟,然后向桶子里扔进一元钱,再不急不忙地迈步向地铁站的出口走去。
  地铁站里此刻进出的人比较稀疏,因为匆匆往家赶的或是急于去工作的人们不是很多,人们大多是赶往灯火辉煌的夜生活繁忙的场所去娱乐寻欢,或是出来随意逛逛。时胤用左手握住卷着的报纸筒的底部,让左肘随意弯曲,这样就可以使报纸筒在自己胸部偏左的空间立着。他就这样来到了地铁站的出口的右边站着,向里张望,看似不经意,实际上是比较仔细地检视着从他旁边经过的每一个金发女性。有一个留着长长的金发的人飘逸而来,时胤的心头因激动而加速了跳动,他把报纸筒小幅度地晃了晃;对方没有半点反应,时胤仔细一看,原来来者是个外表女性化的年轻男子,天知道他的头发是从娘肚子里出来就是如此,还是通过发型师的精心操作才得到的这种美发!时胤只感到有点恶心,他的眼光目送着这个怪癖男的离去,正打算对他的背影吐口涎水,只是因为突然惊觉:在马肯市随意乱扔垃圾和吐口水是要被罚款的,所以才强压下自己差点“失口”的违规举动。突然,时胤感到自己左手握着的报纸筒在摇动,几乎要从手中跑掉,他猛地惊觉,回眸一看,一个比自己高半个脑袋的金发女郎已经亭亭玉立在自己的面前。时胤的心语:这不就是刚才在网络视频中和自己谈价的美女吗?嗯,人家就是讲信用,人和网上的图片一致,而且这妞和上次在咖啡店里欣赏到的各有其美!
  “你好!”金发女郎首先开了腔,“你就是刚才呼叫我的那位先生吧?”然后压低声音自我介绍,“我是28号!”
  “嗯、嗯!”时胤又激动起来,频频点头,然后回身一伸手,做出延客的姿势:“美女请!”
  28号主动地挽住时胤的右臂:“你得带路呀!嘿嘿……”
  时胤只得像小弟弟那样,和28号一道往他租住的公寓走。又经过雕塑边时,围观的人比先前明显减少,于是,表演者有空来逗逗时胤和28号,他鼓着腮帮子,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用一把小号吹出“欢迎、欢迎”的音调。
  28号侧脸问时胤:“给这个可怜的卖艺人一点?”
  时胤干脆地:“我刚才已经给过了!”
  “噢,那就算了!”28号对卖艺者急促地挥挥手,“我们还有急事呐!再见!”说着,用胳膊肘在时胤的腰部轻轻碰碰,“我们快走!”
  时胤当然也恨不得马上就奔回他租住的房间,开始他梦寐以求的活动,他现在加快了步子,几乎是拖着28号在前行,只是快到他居住的公寓了,用拿报纸的左手轻轻拍拍金发女郎的左手,悄悄地:“把手拿开,不要让和我租住在一起的弟兄们看到了!”
  “哈!原来你这样胆小如鼠呀!看到了又能怎么样?”28号虽然在嘲笑时胤,还是把挽着他的胳臂抽了出来。
  “怎么样?他们会敲诈我的!”
  “噢——我明白了,他们会说你找到了情人,所以要你请客?”
  “嗯,就是这样!所以,你还是给我省点儿吧!”
  他们钻进了楼道,一边爬得有点儿气喘,一边一见如故地对话、说笑。
  “可以噢,不过,帮你省下的你得给我分点儿!”
  “那可不行,这是先前敲定的,不可反悔!”
  28号装出懊恼的神态,鼓鼓腮帮子说:“真小气!你是大方国的,或者确切地说,是三水州的吧?”
  时胤觉得奇怪:“你怎么知道?”
  “我会读心术!”28号有点得意地哈哈笑起来。
  时胤赶紧打开了自己租住的居室的门。其实,在此之前,阖外甲已经通过窗户隐身钻进了时胤的房间。
  时胤把28号推进了房内:“你别在外面给我嘻嘻哈哈地张杨了好不好?”他又快速返身关上门,然后把金发女郎抵在门旁的墙上,踮起脚去吻她的脸。
  28号认为自己是以愉悦男性来谋生的,不能有本能的防御行动,但她还是对时胤的身高感兴趣,拍拍他的头顶:“看看,你比我还矮这么多呐!嘻嘻……所以我猜你是大方国的,或者干脆说你是三水州来的。”
  “哈!你认为我们三水州的都是小个子?看,我不是和你差不多了?”时胤极力踮起脚尖,想借此吻到28号的红唇。
  “看!不是还差许多吗,哈哈!”金发女郎也把脚踮得更高,惹得时胤哭笑不得,他的心语:这娘们真TMD身材高大,孔武有力,可以豪爽地给人以丰富的快乐,但是,却没有念琢那若即若离的柔情……
  是啊,念琢此刻在干着或想着什么?阖外甲突然意识到:这个时胤终于开了洋荤,而且也没有什么新鲜的或特殊的内容可以记录了,不如现在赶紧去念琢那里再看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近战狂兵
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头,所以血流成河!以撒旦之名,专职杀戮,他要当最强的那个男人!
梁七少
军事战争连载
狂少下山
你无论权势滔天,富可敌国,无所不能,在我面前也是蝼蚁而已。 我是陈宇,能要你的命,也能救你的命,更能成就你。 九个绝色师娘辅助我勇攀高峰: 大师娘,华佗版神医... 二师娘,强者归来... 三师娘,神都最美强者,不服就干... ...... 九师娘,商界唯我独尊... 陈宇小犊子,师娘们辅助你飞升,主宰世界,挡者...,一个字,“死”
陈宇醉
现代都市连载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龙刺
危机四伏,利刃出鞘! 全球追击,虽远必诛!
绝对零度
军事战争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