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20.总统公务

  念琢既然已经离开,阖外甲对时胤看得津津有味的视频兴味索然,他决定去总统府看看那位女总统和她的大员们都在忙些什么。
  阖外甲想起在进总统府之前,应该先还车。于是,他隐身通过他的隧道来到先前存车的僻静停车场,提出念琢的老爷车,把它开到念琢租住的公寓,然后把钥匙交给房东老太太,就匆匆离去。当然,他在路边给念琢发了条手机短信,告知了她车已经还回的事,然后再通过隧道来到了和总统府一街之隔的一个街心小花园。此时已经黄昏,这里很少有人过来,所以,胆大的松鼠就从树上下来,在地面窜来窜去地寻找食物。阖外甲看看周围无人,突然现身,吓得松鼠们纷纷窜上树去,躲进浓密的枝叶之中窥视。阖外甲无心在这里和松鼠们嬉戏,找到最近的斑马线,在汽车很少的时候,他很快穿过大街,来到总统府的围栏外面。此时他不打算隐身,而是以一个普通的电视记者的身份在围栏旁晃荡。他看到围栏里面是整齐的草坪和点缀其中的花木,在离围栏较远处的靠近建筑的地方,才有一些大树阴蔽着总统府内的一幢幢两层或3层的房子。阖外甲正要靠近围栏观察里面,围栏外面每间隔几十米即站立一个保安人员,看到阖外甲靠近,离得最近的两个保安就向他靠拢过来。这些保安个个身材高大,穿着统一的制服,腰里的皮带上挂着好几样从略小于拳头到鸡蛋般大小的设备,手里还提着一根老大黄瓜样的绿色橡胶棒。阖外甲觉得有意思,他认为有必要弄清楚这些保安腰间的设备都是些什么宝贝,于是他便用他暗藏在裤子左边口袋里的仪器扫描一通。
  那个最大的,还有一截类似人的小手指的东西戳在外面的家伙,原来是个通讯装置,可以通过卫星中转信号到世界各地,而且是不需要专门充电的,它平时就在使用者的晃动中把电能储存在自己的电池中。另外,它还有个附带的小玻片,只是人的眼睛般大小,当你把它从这个通讯器上扳开的时候,它就可以扫描诸如身份证之类的重要证件,并把其信息读入通讯器,让其联网搜索,以核定被查验证件的真伪。
  那个类似健身球的椭圆形的东东,身上刻着道道印痕,是为了让使用者握住而不会滑出去。它的一头有个银光闪闪的活动挂钩,另一头则有个凹陷进去的小孔,这是在使用者的用力挤压下发出高压电的地方,它发出的电能大小由使用者的握力控制,反正能把一个彪形大汉电翻,使其失去反抗能力,只能束手就擒。当然,它也是无需专门充电的,使用者一捏,就可以使它威力充沛。
  那个小盒子,里面并没有装什么杀人武器,但使用者只要一按,它就会弹出一个小圈圈。使用者可以通过其通讯装置,输入密码后操控这个小圈圈,把它套在对手的手腕上或是踝关节之上,这样一来,被套着的人无论你逃到地球上的哪一个地方,也不可能逃出给你套圈的人通过人造地球卫星对你的掌控。当然,它除了把你的隐身之地报告给使用者之外,也会发出温柔的女声:“多谢您的合作!否则,这个圈圈会缩紧再缩紧,那样的话,您会很难受的哦!”是啊,它在温馨地提示的同时,会慢慢缩紧,直到你停止反抗为止。
  阖外甲正在欣赏着保安们的宝贝,从他的左右两边走过来的两个保安就来到了他的身旁。阖外甲一看不妙,赶紧陪出笑脸,举起自己的小型摄像机晃了晃。那个一脸横肉的保安一点也没有挤出笑意的意思,盯住阖外甲问:“你在这里干什么?”
  阖外甲赶紧回答:“噢噢,我拍点风景。”
  另一边的那个左小臂上纹着一只鸡蛋大小的棕熊的图案。他走到阖外甲的旁边严肃地说:“把你的摄像机给我看看?”
  阖外甲通过读取他的心声,知道他只是例行公事,只要你不找麻烦,他也不会太麻烦你,但必要的严厉盘查是必须的,要把你马上赶走是肯定的。于是,阖外甲把摄像机给了这个“棕熊”。“棕熊”认真地从外观上把摄像机看了看,再递给“横肉”:“嗯,你也看看!”
  “横肉”又装模作样地看看摄像机,然后还给了阖外甲,又仔细看着阖外甲问:“从哪里来?把你的身份证拿来看看!”
  阖外甲又笑眯眯地掏出护照——当然是他自己仿造的,但这两个小子是不可能找出破绽的,况且,按照地球人自己制造的护照仿制,就是这个模样嘛——递给“横肉”查验。“横肉”取出自己腰间的通讯器,扳开那片扫描证件信息的玻片,在阖外甲的护照上晃了一圈,在通讯器发出的轻微的吱吱声中,他看了看通讯器上显示的信息,再把通讯器递给“棕熊”看。两人对视着互相点点头。“横肉”把护照还给阖外甲,仍然是一脸严肃地指了指大街的对面说:“往那边去看风景吧,那里有漂亮的公园。”
  “好的,谢谢!”阖外甲笑着对他们两人点点头,瞅准车少的机会,通过就近的斑马线走到了大街的对面,又来到那处街边小花园。在一丛小灌木后面,匆忙的阖外甲吓得几只仍然在此窜来窜去的松鼠朋友快速爬上树去,他无心理会,四顾无人,便隐了身,又返回到“横肉”和“棕熊”值守之间的地方。黄昏的光线已经暗下来,“唰”地一下,总统府护栏两边的灯全部开启,让任何物体在这里都将无所遁形。但这对于隐身的阖外甲是无效的,他旁若无人地轻松翻过护栏,大摇大摆地向黛头莎总统办公和住宿的楼房走去。
  阖外甲已经领教了总统府周围的戒备森严,在里面就更不用说了,所以,他要不想惹麻烦,就只能老老实实地一直用隐身的办法来对付这些地球人中的大佬们。
  当阖外甲隐身走进黛头莎位于二楼的居室的时候,他想起来在网上搜集到的关于这个女总统的一些资料,知道她是单身,但为了显示自己的家庭的温馨和作为长女对父母的爱,女总统把年过7旬的父母接进总统府一起生活,只不过是住在旁边的一幢两层楼的房子里。两位老人身体很好,无需其他人特殊的照料。总统公务繁忙,不能按时和父母共同进餐;另外,她也不能保证天天呆在总统府,所以,总统的父母对不能每天都能看到女儿已经习以为常。
  总统自己居住和办公的房子,也是一幢两层楼的独立建筑,其一楼中间是两间相通的大房间,左边的那间稍小,是总统的办公室;右边的那间大得多,则是陈设着大型圆桌的会议室,会议室的侧门则通向一间不大的休息室兼会客室。一楼的两头,分别各有一间可住数人的居室和卫生间,供服务和贴身的保安人员居住。二楼则是四间各带卫生间的卧室,很简单地一字排开,在它们后面走廊的中间位置,左边通向步行楼梯,右边通向电梯。电梯可以下到地下十多米深处的可以开行小汽车的暗道;至于这些暗道,有的通向军方总部的办公大楼,有的通向隐蔽的出口。
  阖外甲现在看到的总统居室,陈设比较简单,只是由于卫生间并不宽敞,所以黛头莎就命人将两间卧房中间打通,其中一间的卫生间进行了方便女士妆饰的布置,主要作为她化妆之用;再就是为了免除上教堂的不方便和花费她本来就很紧张的时间,在这间房里的一面墙上,挂上了一尊一米来高的神的塑像,她时常会来到塑像的前面稍作祈祷。除了这两个方面的改动之外,这两间居室的其它方面仍然如同一般宾馆房间的模式:中间放置大床,和床相对的没有窗户的墙上挂着1米高、2米长的电子显示屏,下面的写字台上放置着没有显示器的电脑。阖外甲通过对房间电子设备和线路的扫描,发现这里和一般宾馆所使用的也没什么差别,都是使用者可以通过床头柜上的一些按钮来控制房间里的一切电子设备,对电脑的操控才和大众使用的一般设备有根本的区别,它是通过在床头柜里拉伸出来的可以任意调整角度的托盘上的无线键盘来进行的。通过信号的切换,那面现在在麦肯马国分辩率最高的电子显示屏就既可以充当电视机,又可以作为电脑或其它方面的显示器;当然,这块显示屏上可以根据使用者的需要同时划分出一定的面积来显示多种不同类型的内容。
  黛头莎总统现在在房间里缓缓踱步。只走了几步,赶紧到隔壁房间的神像面前立定,在自己的胸脯上胡乱划着,闭目默立少顷,然后又在自己的胸脯上划了几下后离去。
  阖外甲无聊中鼓捣自己手中的仪器,突然他发现只有他才能看到的小小显示屏上,女总统已经成为了一副骨架。在这副骨架上,阖外甲发现了正常器官之外的“设备”,其一是她上颌右部的牙齿之间有一圈闪光的细丝,原来这是为其损伤的牙齿套上的不锈钢箍;其二是她的盆腔中也有个暗色的小圈圈,阖外甲通过他在网络上学到的丰富的知识知道,这是节育环。阖外甲惊异之余悄悄笑了笑。
  黛头莎来到她起居的房间,拉出床头柜里的托盘,按动键盘,大显示屏的右下角显出一个30岁左右的美丽女子的图像,她一头刚垂及肩部的黑发,其下端被烫得向上卷曲起来,在头部的快速地转动中会飘动起来。她露出笑容时,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似乎在说着甜蜜的语言逗引着别人。她皮肤细腻的脸盘包围的嘴唇肉嘟嘟的,鲜红而柔软。阖外甲此前通过在网上查询即知道她是总统的特别助理莎莉玛,被总统破格批准住在二楼另一头的房间里。
  “莎莎姐,找我吧?”莎莉玛微笑着回应。
  “嗯,莉莉,你过来下!”总统随意地说道。她又操作着键盘,在显示屏的左下角显示出餐厅的情况:那里光线比较幽暗,只有餐桌上洁白的桌布很是醒目,里面没有人。黛头莎在键盘上输入“6分钟”几个字,然后回车。
  餐厅一角的画面亮度立即增加,一个中年男子马上回应:“我是卡马乔,好的,总统阁下,我会立即准备好!”
  响起门铃轻缓的蜂鸣声。“请进!”黛头莎从显示屏的另一角看到是莎莉玛来了,于是便头也不抬地说。
  莎莉玛轻轻地走进房间,来到离总统一米多的地方站定。
  “我说过,你要来就来,可以不按铃的!”黛头莎把键盘托盘移回床头柜旁边,抬头望着莎莉玛说。
  “呵呵,下次记住了。”莎莉玛妩媚地一笑。
  黛头莎站起来,轻轻拧了一下莎莉玛的脸蛋:“就知道呵呵呵!有什么新的进展么,那些小事情?”
  “哦,有的,就是你的侄儿今天上午不是来了,还在老爷子那里午餐了么?他——”
  “他有什么吩咐?”女总统现出讥讽的神色。
  “啊——呵,当然是想你给他求职的**集团的总裁打个招呼……”
  “不可能!”黛头莎打断莎莉玛的话,“在我们这里,是决不允许这样的,我也没有发现这样的先例。在我们的家族,也没有这样的先例!”
  “嗯,是!是!”莎莉玛连连点头,心语:当然呀,你的爷爷和你的老爷子都只是个小小的农场主,他们怎么能为后代谋划更优美的生计?又怎么能够得上与那些国家顶尖级的企业老板搭上腔?嗯,也是,确实要靠自己奋斗,这个娘们不就是靠自己的不懈努力,竟然达到了亿万人孜孜以求的人生的最高峰?向她学习,我是不是……
  “你用过晚餐了么?”黛头莎回头问莎莉玛。
  因为被总统打断她的思维,莎莉玛稍稍一惊,马上回过神来,赶紧回答说:“已经吃过了。不过,如果莎莎姐要我陪伴的话——”
  黛头莎又要用指头来弹莎莉玛的脸颊,被莎莉玛笑着躲过。女总统带头往外走:“去吧,6分钟马上就要到了!”
  “哦——你向餐厅发过指示,6分钟后用餐?”莎莉玛明知故问。
  “嗯,我们刚才谈话用了4分半钟,走过去得1分半钟。”黛头莎在前面走下楼梯。
  莎莉玛赶紧追上来:“嘿,莎莎姐真是计算得精确,如果走慢了,1分半钟就到不了餐厅啦!嘻嘻……诶,告诉老爷子他们两位老人么,说你过来用晚餐?”
  “嗯——不,不!正常的晚餐时间都过了五十多分钟了。”
  阖外甲赶紧隐身跟随。
  很快,她们就来到了设在旁边那栋楼一楼的餐厅。餐厅里灯光明亮。餐桌上摆放着面包、炒饭、甜味和咸味的多种点心、煎鸡蛋、牛肉饼、凉拌花椰菜、水煮玉米粒、咖啡、牛奶,还有几种已经剥切妥当的时令瓜果等。在另外一个角落里值守的卡马乔看到黛头莎和莎莉玛两人走进来,便对她们微笑着迎过来。
  黛头莎对他一挥手:“你去休息吧,我和莉莉随便吃点,等会你来收拾就行了。”
  “噢,好的!”卡马乔从另一扇小门退了出去。
  莎莉玛拿起盘子和叉子,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对黛头莎说:“你去那坐下,想吃点什么告诉我,给你端来。”
  “算啦!我们还是自己管自己。”
  黛头莎刚拿起空盘子,莎莉玛又指着一个已经装着多种搭配好了的食物的盘子问:“莎莎姐,就来一盘这个?”
  “又是那些所谓的大营养师设计的拼盘?”
  “是啊,挺不错的嘛!”莎莉玛看着总统,似乎在等待着她的批准。
  “你算了吧!如果你喜欢,你就端了吃去,吃不了批准你带到房间,想吃就吃!”
  “谢谢总统阁下的赏赐!嘿嘿,只可惜我的肚皮太小。”莎莉玛笑着回应总统。
  黛头莎总统果然绕过那个厨师按照营养师的食谱盛装好了的拼盘,随便夹了点咸味的点心和一个煎鸡蛋,在盘子的边沿放上几片水果,倒了一大杯咖啡,在里面加了点牛奶,坐下来就快速地吃。
  莎莉玛只是倒了一杯咖啡,用个小盘子装了几块牛肉饼、凉拌花椰菜,坐在女总统的对面陪着她吃。她瞅瞅黛头莎,试探地说:“都说花椰菜有抗癌作用,我给你来点?卡马乔的菜做得真好吃!嘻嘻……”
  “行啊,来个三四块!”
  莎莉玛很快地用个小盘子盛了4块花椰菜放到黛头莎的面前,再坐下来慢慢喝咖啡。
  阖外甲看到黛头莎慢慢把叉着小点心的叉子举在离嘴不远的地方,然后停住,知道她在思考着什么,于是,立即将仪器对准她的头部,读出的心语是:这个民间枪支时常闹事,弄得舆论大战,比大街上的乱枪还讨厌!到底收紧还是照旧?还有那尤利多,屁大的国家,仗着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丰富,还有一些稀缺的金属,老是纠集东南西北的几个小国来和我领导的国家叫板,不把它的首脑换掉,杀杀它的威风,它肯定不知道一大还是二大!
  莎莉玛看着黛头莎的样子快要笑起来,突然,她的手袋里有东西窸窸窣窣震动起来。她打开手袋,拿出手机,看看,然后在上面按了几下键,再抬头对黛头莎说:“是国际事务助理兰格斯求见。”
  “正好,要他在会议室旁边等我,马上见!”黛头莎快速地把面前盘子里的食物塞进嘴里,腮帮子鼓鼓地咀嚼着。
  阖外甲看到莎莉玛又低头在她的手机上操作,想知道她在干什么,于是用自己的仪器对准她,才读出了她的心语:不要在这里打电话吵了总统,就按照我们的约定,发个M2即可,因为M表示会议室,2表示等候。万一那小子忘记了约定,他会马上发信询问的。
  黛头莎很快地吃完了她盘子里的所有食物,拿起一张餐巾纸擦擦嘴,再端起杯子咕嘟咕嘟几下喝完咖啡,又用餐巾纸擦擦嘴,很快站了起来。厨师卡马乔又从小门走了进来。黛头莎对卡马乔说:“嗨,味道好极了!又得辛苦你收拾收拾了。”
  卡马乔憨厚地笑笑:“不辛苦,不辛苦!您吃得满意我就高兴,嘿嘿……”
  向餐厅门口走了几步的黛头莎回头对卡马乔挥挥手:“再见!”跟在她身后的莎莉玛也跟着回头对卡马乔挥挥手。
  卡马乔对着她们两人走出去的背影挥手:“再见!”
  黛头莎一路走,一路稍稍回头对侧后的莎莉玛吩咐:“你通知国内事务助理泰格鲁,要他半小时之后来见我!”
  “好的!”莎莉玛点头答应之间,她和总统已经走进了总统居室下面她的办公室。办公室的灯光明亮起来。黛头莎在自己的大办公桌前的那张大转椅上坐了下来。
  莎莉玛快速地通过走廊来到小会议厅旁的休息室,对正坐在里面的椅子上用看电视来打发等候时间的国际事务助理兰格斯招招手。30岁多一点的帅气男子兰格斯马上起身随着莎莉玛走向总统的办公室。
  莎莉玛走向旁边的一张前面放置了茶几的椅子,把手中的小小笔记本电脑放好,坐下来快速地操作一通,似乎在打字。阖外甲通过仪器扫描后知道她是要在电脑上打一行字发出去,按照总统的吩咐通知国内事务助理泰格鲁。
  兰格斯走进来还在犹豫着,黛头莎伸手向莎莉玛对面的一个座位一指:“请坐!”等他刚落座,总统就催促他道:“你说吧!”
  兰格斯拿出自己的大屏幕的手机,按了两个键说:“报告总统,刚才我们驻尤利多的大使通过网络用加密的邮件向国内报告,就在半小时之前,一个自杀式袭击者在两个同伴的掩护下,成功地靠近我使馆,把刚刚乘车回使馆的一秘和他的助手炸伤,一秘在送往医院的途中死亡。在尤利多的首都的另外一个街区,老百姓集会声讨政府,认为对亲我国的势力控制不力,说他们国家的能源慢慢会被我国完全控制。大使请示应对的方法。”
  在汇报的时候,兰格斯恭敬地正视着总统的脸,而黛头莎则一忽儿看着兰格斯英俊的面孔,一忽儿扫视着正在作记录的莎莉玛以及其它几个空座位。
  发现兰格斯停住了,黛头莎马上轻声问:“没啦?”
  “是的,暂时就这么多!”兰格斯长出一口气。
  “嗯,知道了。你今晚抓紧和外交部长、国防部长,还有那几个平时大把大把花费国家资金的什么研究会一起讨论研究一下,明天9点将紧急的应对方案和以后两周之内我们应该采取的措施带到我这里来。”
  “是!”兰格斯起身准备离去。
  “你顺便告诉他们一句:这些个坏孩子,是该好好收拾收拾了!好,你去吧!”黛头莎对兰格斯一挥手。
  莎莉玛记录并储存完刚才的记录,站起来走近正在往后抹抹她的金发和双眉,紧闭双目的总统,轻声地:“总统阁下,是不是现在就叫泰格鲁来?”
  阖外甲觉得有点奇怪,莎莉玛总是称呼总统为莎莎姐的,现在怎么称其为“总统阁下”?他又只好借助自己的仪器来读取其思维了。莎莉玛的心语:私下里这个黛头莎是很好侍候的,但在公开场合我们必须要非常尊重她噢,否则,那你就等着受罪吧!
  黛头莎慢慢放下双手,微微睁开眼睛轻声但干脆地说:“行,叫他来!”
  莎莉玛赶紧走到外面的走廊里随手操起一部电话打起来,她只是按了一个键,很快就听到了回应,她说:“泰格鲁熊哥呀,你现在到了哪里?……噢,那就是5分钟的路程了?你快过来啊,总统阁下马上就要见你!呵呵……是的,是的,还没有,但早点完事,可以早点休息嘛!……嗯,熊哥就是聪明!再见!”
  莎莉玛从走廊里走进总统的办公室,来到总统的近前报告:“泰格鲁大约5分钟后就可以到达。”
  黛头莎振作精神,声音稍大地问:“离你通知约定的时间还有多久?”
  莎莉玛看看墙上不紧不慢行走着的挂钟,报告总统说:“还有9分钟。”
  “噢,那行!无论谁,如果迟到了,你给我记录在案,我决不轻饶!”黛头莎一边浅浅地呷一口茶,一边瞄瞄挂钟。
  “好的!”莎莉玛缓缓的应了声,她见泰格鲁还有几分钟才能来,又看到刚才总统在拢她的头发,就随口问:“你的头发很适合使用天体柔顺液,我现在给你来点?”
  “就是天苑国的总统夫人送给我的那个宝贝?”总统眯缝起眼睛问。
  “对,正是那个,也是你称赞它香味独特,闻起来无比舒服的那个宝贝!”莎莉玛笑着提示总统。
  总统在鼻子里轻轻哼了一声:“早就按规定上交了,你用什么给我来点?”
  “嘻嘻,谁要你上交呢?不过,我倒是有——”莎莉玛发出带点顽皮的笑,故意拉长声调说。
  总统立即坐正,放下手里的茶杯,正色地问:“你把交出去的又要回来了?”
  莎莉玛收敛了笑容:“你说我有那么大的胆子么?不过,反正我有——”
  “吹牛!你怎么会有?”总统又眯缝起眼睛,望着墙上的挂钟。
  莎莉玛从自己的手袋内掏出一个比大拇指略大的精致粉红色小瓶子,递到总统面前:“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黛头莎接过去翻来覆去看了一遍,打开盖子闻闻,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有点惊喜地:“是这个东西!你哪来的?”
  “嘿嘿,我们离开天苑国之前的一个小时,我要总统夫人的工作人员帮我买来的!怎么样,可以放心使用吧?”
  “嗯,好吧!按照价款除以使用的次数,得出的是一次的使用费,这个费用我一定照付”黛头莎把自己的身子朝前挪一挪,把头靠在椅背边沿,让长发垂下来。
  莎莉玛立即过来给女总统涂抹那有着特殊香味的头发柔顺液,她一边涂抹着,一边对总统说:“你放心好了,账我给你记着!”
  这时候,阖外甲不知怎么顽皮地把他的仪器对准女总统,调整到可以让旁人看到一副骨架的那种功能。正在抹着柔顺液的莎莉玛看到她可亲可敬的总统突然显现出这副模样,不禁吓得心肌猛烈收缩,手里的柔顺液都差点掉在地上。好在她是个心理素质不错的女性,再说,她也从来不相信那些荒诞的东西,所以,她认为这肯定是自己的幻觉,无需惊愕。嗯,总统的金发不还是在自己的手里握着吗?由于她的极力忍住,并不时往旁边扫视,以分散自己在总统这副“骨架”影像上的注意力,加上黛头莎总统现在正在闭目养神,任凭莎莉玛助理摆弄她的头发,所以,总统并没有意识到在莎莉玛的视野里发生了这般无法解释的骇人现象。莎莉玛给总统涂抹完柔顺液,收好小瓶子,用双手轻轻地揉揉自己的双眼,再看总统时,一切已经恢复正常——原来阖外甲觉得已经够了,停止了他的小小的视觉胡闹。
  “行了,总统阁下!”莎莉玛轻拍总统的肩头。
  黛头莎端正地坐好,小幅度地扇动鼻翼:“嗯,真好闻!”
  莎莉玛看到走廊里有人在向她招手,看到来人正是她们等待的40来岁,身材高大健壮的总统国内事务助理泰格鲁。莎莉玛立即起身近前报告:“熊哥泰格鲁来了。”
  熊哥?阖外甲感到不解,立即到互联网上查询,明白了因为泰格鲁高大健壮,而且有时又憨态可掬,所以人们送给他的绰号是熊哥,
  总统大声地:“熊哥请进!”
  泰格鲁笑眯眯地走了进来:“总统阁下好!莎莎美女好!”
  总统向泰格鲁扫一眼,朝旁边的空座位努努嘴:“坐吧!”
  泰格鲁退两步,有点滑稽地缓缓落座。莎莉玛掩嘴匿笑。黛头莎笑着直视泰格鲁说:“泰格鲁,你小子为了逗美女笑吧,在我这里你怕什么?”
  泰格鲁赶紧半弓腰地站着:“呵呵,总统阁下,我怕在你这里出洋相。”说完,用手背在额头上揩揩似有似无的毛毛汗,然后坐下。
  莎莉玛看着“吃吃”地小声笑出来。
  泰格鲁故作严肃地看着莎莉玛,轻声地:“别笑,看我紧张成这样,你还逗我,要让我受到总统的训斥你才满意?”
  “嗯——熊哥呀熊哥,我不训你,找你来是要你找内政部长、还有议会几个和控枪有关的委员会的大爷们一起,好好研究研究控枪的程度。”
  泰格鲁稍稍欠身:“对,是该控控枪了,过不了几天就在校园或是大街上噼里啪啦地放倒一批,太猖狂了!”
  “是啊,民怨沸腾,当然是希望我们政府严格控枪,除了少数玩枪有瘾的死硬分子!但是,媒体两边倒,一部分攻击我们政府控枪不力,而另一部分则耍滑头,批评政府没有正确引导。TND,怎么引导?”黛头莎有点愤怒起来。
  “是啊,难道引导他们去操起大炮或者巡航导弹来?”泰格鲁也装出一份义愤填膺的样子。
  莎莉玛“嘻嘻”地笑起来。总统也忍俊不禁:“兔崽子!”
  莎莉玛忽然大声地:“总统阁下,你错了!”
  “嗯——?”黛头莎一头雾水,严肃地望着莎莉玛,想要训斥她。
  莎莉玛笑着说:“泰格鲁不是兔崽子,而是——”
  “对对!”泰格鲁又欠欠身说,“是熊崽子!”
  “哈哈哈!”这回是黛头莎领头大笑起来。总统喝了一口茶,严肃起来:“你们谁也不要再扯邪了,否则我要惩罚!这次熊哥你要和他们搞个深入的调查,再在此基础上好好研究,要得出这样的结论:控枪到什么程度,我们会失去多少选票,能够给我们的社会减少多少损失,又能够给我们的政府增加多少支出——包括物质的和精神的。等等,反正是要具有强劲的说服力!”
  “是,总统阁下!但不知总统给我们多少时间?”泰格鲁认真地问,这回真的没有一星半点邪皮拉呱的味道。
  总统半闭着眼睛算着:“嗯——等我们完成一件大事,最少10天,最多也就3周吧!反正你们提前抓紧进行,等候我的通知。”
  “是!总统阁下!”泰格鲁站起来敬了个不标准的礼,看到莎莉玛又想笑,他暗暗指指黛头莎。
  黛头莎不知道泰格鲁在说什么,于是问:“怎么啦?还有什么啰嗦的?”
  “噢,没!我是想问,我可以告辞了么?”
  “当然!”黛头莎也站起来,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
  泰格鲁走近莎莉玛:“美女,这个记录可以传给我的部分,记得尽快传啊!”
  莎莉玛说:“行啊,熊哥,不过,你得给我敬个礼。”
  “没问题!”泰格鲁在莎莉玛面前站直,故意一边喊“敬礼”,一边滑稽地举举手,逗得莎莉玛又“吃吃”地笑。
  “行啦,让熊哥走吧!再见!”总统对泰格鲁挥了下手。
  “再见!”泰格鲁对两位女性挥挥手,转身走了出去。
  “好啦,我们也上楼去休息吧!”总统拍了拍莎莉玛的肩头。
  莎莉玛应了声“好的”,便紧跟总统走向楼梯。
  “今天觉得有点累,就到此为止,我们早点休息吧!”黛头莎对走在身后的助理说。
  “好的,感谢莎莎姐!”莎莉玛在后面笑眯眯地说。
  黛头莎回头把左臂往外抬了抬,莎莉玛赶紧往前一步挽住总统。
  黛头莎:“切,什么感谢!快去洗澡,洗完再来帮我按摩一下。”
  “好的!”莎莉玛答应了一声。她们便各自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枭少凶猛,替嫁娇妻宠上天
一场替嫁阴谋,蓝依依被送给了传说中丑陋瘫痪的克妻大佬,新婚夜,她被男人逼着主动……   众人皆知,傅寒枭是A城的疯批活阎王,性情古怪暴戾还克妻,没有哪个女人敢跟他扯上关系。蓝依依做为克妻大佬的第九任妻子,众人都等着她被横着抬出来。   可三天后蓝依依红光满面戴着硕大鸽子蛋出现在众人面前,一个月后她晒出孕检单和无数珠宝财产,蓝家人嫉妒红了眼,逼她离婚让出傅夫人之位。   蓝依依微微一笑,什么也不做只唤了老公两个字。   于是克妻大佬不克妻,他宠妻上天,蓝家人走着进来爬着出去,那些曾经得罪过蓝依依的,全部排队上门赔礼道歉。   蓝依依一头扎进活阎王怀里,“老公,你对我这么好,我要如何报答你。”   男人双臂收紧,嗓音低沉暗哑:“来,二胎安排一下。”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完结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十里钢城:纵意人生
春风十里凭奋斗,红颜情劫添悲喜。职场多变知进退,化茧成蝶步青云。关山月机缘巧合救了公司副总的媳妇,凭借自身地努力和美女姐姐的帮助,从此开始了巅峰之路。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完结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