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19.聊天送车

  阖外甲把车开到一个比较僻静的停车场,把车停下来之后,就通过他的独特等离子隧道去隐身追寻并跟踪时胤和念琢两人。
  时胤开着车载着念琢在大街上穿行。因为隔了一个街区,所以,这里仍然是一派安宁、平和的景象,但偶有啸叫的警车和救火车从时胤的车旁经过。
  “你的手机在网络上搜到介绍这个杀手的节目了吗?”时胤一便盯着前方开车,一边问念琢。
  念琢摇摇头:“没呐!你专心开车吧,不要撞上什么硬邦邦的东西就让我们倒霉啦!”
  “硬邦邦——倒霉?不见得吧?”时胤怪笑着瞟了一眼念琢。
  “狗屁!”念琢伸出左手在时胤的右肩上轻轻拧了一下,“你黄话连篇呀!”
  “嘿,真有水平,人家是说谎话连篇,你却加工成黄话连篇。妙!妙!”
  “你变野猫子啦,喵、喵——地叫个不停?”
  “嗯,这不就是野猫子在叫?你知道猫这样凄厉地叫是为什么?”时胤又坏笑着问念琢。
  念琢认真地摇摇头说:“不知道!大概是饿了,在抢食物?”
  “错!不是在抢食物。对,是饿了,不过不是一般的饿,而且是饥渴,是与异性有关的……”
  念琢用两只手的食指分别堵住自己的耳朵眼:“你坏,不听你胡说!”
  来到一个红灯前,时胤因说话而差点冲过,只好一个急刹。好在他们二人都遵照交通规则而系好了安全带,但念琢还是因为急刹而不满:“要你不要胡说了,你偏不听,差点要被警察逮住了吧?”
  “不怕!我这不是规规矩矩地停住了?先前的还没说完呢……”
  念琢把刚才放下的手指又堵住耳朵眼,虽然使听到的声音变小,但还是可以听清的。她听到时胤说的是:“这是我在电视系列节目中看到的,猫的这种嚎叫是他们在进行性活动,民间俗称为‘喊春’。”
  阖外甲隐身在后面的座位上,听得直笑。
  “胡扯!还这么雅致的称呼?”
  “嘿,你不还是听清楚了?”时胤讥笑念琢。
  念琢又在时胤的右肩上轻轻揪了一下:“快起步了,绿灯亮了,现在集中精力开车好不好?”
  “遵命!”时胤说着,把车从大街上开进了旁边一条稍稍狭窄的街道,然后干脆拐进了一个住宅小区,在一栋6层楼的公寓前停下来。“小姐,请下车!”
  “噢,这就是你下榻的地方?”念琢解开安全带,稍稍扭动扭动身躯。
  时胤打开车门,跳下车。阖外甲赶紧通过隧道,经打开的车门钻出了汽车。时胤绕过车头,来到念琢的旁边,拉开车门,动作夸张地一伸手:“尊敬的女王陛下,您请——!”
  念琢忍住笑:“命你在前面好好带路!”
  “是,陛下!”时胤果然低头在前面领路,“请您跟着我……”
  “又胡扯了,和女王能够自称我吗?应该说奴才。”念琢跟着时胤向楼内走去的同时,挑剔着时胤的话语。
  时胤领着念琢开始爬楼梯,这时回头看着念琢说:“嘿,这你就错啦!我是专门研究国外的政治经济的,在这方面要比你懂得多喽!人家对公民的人*权注重得比我们早,时时处处讲究一个平等,所以,在很早的时候,国王和平民在称呼上是平等的,因此,也就不会自称奴才,国王也就更不会称身边的供使唤的人为奴才了!”
  “可是,那对国王为什么要称其为陛下呢?”念琢认真地问时胤。
  时胤搔搔头皮,嗫嚅着:“这,这个,这个是历史遗留问题吧?”
  “哈哈……烤糊了吧?看你怎么混得到这洋文凭!”
  “不要这样贬低我了嘛,看我到时候手捧洋文凭给你欣赏?”时胤在6楼的一个房间门口停下来,把右手大拇指在把手上的一块比大拇指略小的玻璃上一按,门很快在发出几下轻轻的吱吱声之后就打开了。
  这是一套一厅一室带厨房和卫生间的小套间公寓房。进门就是客厅,在客厅的周围,有几扇门,它们分别通向厨房、卫生间和卧室。客厅里,放着一组沙发,即两个单人的和一个长长的。这些沙发围成个小方形,中间是一张磨砂的玻璃茶几。沙发是仿皮的,淡淡的绿色。两张单人沙发上面可以随便坐人,而那张长沙发则因为摆放着一些书籍和衣物等使人不会主动向它靠近。在与这两张单人沙发相对的墙上,悬挂着一面长一米多,宽约一米的液晶电视机。通过客厅通往卧室的门敞开着,念琢看到卧室里面放着一张宽床。上面和床两旁的小组合柜上面,都杂乱地摆放着衣物和日常用品。这些用品从写字的文具、护肤用品、手机的充电器、电动剃须刀等等到盛装方便食品的各种纸质或塑料的包装盒子、袋子之类,应有尽有。床两旁的小组合柜和靠墙放置的写字台的若干个抽屉,只有极少数是关好的,其它大多数不是几乎完全拉开,就是没有完全推进去,从几米远的地方就能看到使用者胡乱塞在里面的东西。在这些凌乱的物品之中,只有那台笔记本电脑及其周围将近一个平方米的地盘是干净的,这无疑是因为主人每天都要使用电脑,而且现在电脑的显示屏都是开启并略微向后倾斜立着的。
  念琢在时胤热情地礼让之下走进了客厅。这时,阖外甲也趁机隐身钻了进来,躲在角落观察。念琢环视了一下客厅,赞叹起来:“不错,你能在这样房价昂贵的城市中心地带租到这样的公寓,羡慕!”
  “既然羡慕,那就欢迎你常来做客呀!”时胤忙乎乎地胡乱拾掇着妨碍他和客人落座的杂物。
  念琢拍了一下时胤的肩头:“现在别臭讲究啦,快打开电视看看刚才那个杀手的新闻!”
  “噢,对的!”时胤立即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然后把遥控器递给念琢,“你自己调到要看的频道吧!我去烧水泡茶来喝,你不反对吧?”
  “欢迎哦!刚才记者大哥请客,遗憾地就是没有喝到我们喝惯了的清茶。”念琢边说边接过遥控器,频频按下换频道的纽。
  时胤快速地点了几下头:“嗯嗯,深有同感!人家请客,我也不好乱叫人家上这样,上那样!”
  阖外甲听到他们这样说,就觉得有些不理解:有什么不好当面对我说,让我来为他们解决的?真是奇怪!
  在念琢的操纵下,电视节目很快地变幻着:绿茵场上,人们在疯狂地抢夺橄榄球;一对年轻的黑人男子在激烈地跳着踢踏舞;一对俊俏的少男少女在热烈拥抱,男孩搂住女孩的腰,另一只手在空中胡乱挥舞……
  时胤在客厅的那头看到,赶紧叫喊:“好啊,看这个!”
  念琢对时胤一挥手:“去你的!你泡你的茶去吧!我才不看这个,就要看那个杀手的!”她继续按钮,屏幕上终于出现了他们先前曾经在街头看到过的那血腥的场面。电视上出现了那个杀手的放大了的照片。照片显示的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他戴着学士帽,穿着学士服,脸上没有笑容。
  解说:“这就是今天在马肯繁华的大道上冷血地杀人的那个杀手,通过我台记者的辛勤探索,终于查找到他的一些情况,他叫斯密斯,今年23岁,是在单亲家庭里长大的男孩。他的5世祖是从远隔重洋的国家移民来的。他去年从著名的司维兰大学心理学专业毕业,以优秀的成绩获得了学士学位。顺便说一句,司维兰大学是名人的摇篮,我们现在的总统黛头莎女士就毕业于该校。但是,斯密斯没有总统那样的运气,他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
  “快来看,介绍杀手啦!”念琢对时胤喊道。
  时胤端来了一杯热茶,由于不小心而被溅起的滚烫的茶轻微地烫伤了手指,一边嘶嘶地咧了咧嘴,一边把茶放在念琢面前的茶几上。由于念琢关注着电视中对杀手的介绍,所以,她没有觉察到时胤稍显狼狈的模样。
  时胤走到念琢的身边和她一起看电视:“噢,原来这样——”他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轻轻地牵住了念琢空着的左手。
  电视节目主持人的解说:“这使他很是沮丧,同时对他的自信心也是很大的打击。他是由他的父亲养大的。”电视画面上出现了一个秃顶的男子的画面。主持人的解说:“他的父亲是个参加过在国外进行的战争的退伍军人,后来开了个小小的管道维修中心。本台记者在他的儿子被警方射杀之后专门采访了他。”
  电视画面变换为电视记者对斯密斯父亲的采访。记者:“请问,您最欣赏的处世方式是什么?”斯密斯的父亲很干脆地回答:“以弱对弱,以强凌强。”电视画面又切换为斯密斯的照片。主持人的解说:“这样的父亲,养育了这样的儿子。当然,这个杀手儿子所受到的教育,还有学校和社会……”突然,电视画面切换到一个将近50岁的女人。这个女人身材高挑,一头长长的金发,脸蛋周正,显出迟暮美女的模样。她一脸严肃地向左右挥挥手,在咖啡色的裙裾荡漾中向草地中间设置的一张简单的讲台走去。
  电视解说:“噢,各位观众,现在总统府有重要新闻直播,请大家观看。现在,总统黛头莎女士正在总统府前面的草坪上对全国发表电视讲话。”黛头莎在讲台前站定,不远处站定的几个记者对着总统一通快速拍摄,闪光灯频频闪烁。女总统对着几只摄像头开始讲话:“女士们、先生们:今天下午,也就是此前不久,在马肯市的大街上又发生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愚蠢的枪击事件,对此,我们表示最强烈的愤慨和谴责!虽然在我们的国家里,公民是拥有完全自由的,但是,上帝赋予了我们神圣而宝贵的生命,这是我们必须爱护的,谁也没有权力随意地剥夺他人的生命!我们为此前不久在马肯街头遇害的公民默哀。”说着,她垂首约10秒钟,再抬起头来继续讲话:“为此,我宣布,从现在起的24小时之内,全国为无辜的遇难者下半旗致哀!”镜头快速地摇向旁边不远处的旗杆,只见上面的花旗帜缓缓下降到旗杆的中间位置停住。镜头再摇回来,看到的是黛头莎优雅地面向镜头挥挥手,向灯火辉煌的总统府里面走去。电视画面立即变换成广告,是一个着比基尼的美女在沙滩上向镜头慢慢走来,沙滩的左边是碧蓝的海水,右边是椰子树和油棕树。
  念琢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被时胤握着,慢慢要抽回来,时胤赶紧抓牢。念琢把遥控器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用右手来帮忙推时胤有力的胖手。时胤干脆松开了念琢的手,转而用双臂搂住念琢,并把自己的头向念琢的脸凑过来。
  念琢用自己的双臂推着时胤:“嗨,你——不要这样!”
  两人坐在沙发上,进行着类似摔跤比赛的动作。
  时胤因为较胖,所以觉得有点气喘:“为什么呀?你——你就让我亲亲吧!”
  念琢的头往旁边躲开,双臂尽力推开时胤,有点气喘地:“不要!嗯——嘿,你不是学政治的嘛,你可以和导师去认真研究研究,看总统和他的政府怎样对付这样的枪击?”
  时胤看看不能马上得手,只好挨着念琢坐着,和念琢讨论起她发起的话题:“嗯,是的,这确实是个值得我们好好研究的课题,但我可以预测:这个问题在近年不会得到解决。”
  “为什么?”念琢端起茶来喝了一小口,把身体往旁边稍微挪了挪。
  “就因为总统即使真心想控枪,但议会不一定能够通过。更何况,如果真正控枪的话,这会使总统失去许多的支持,如果她想多当几年总统——这个谁不想——她就肯定不会认真地控枪了。议会的、总统下面的那一群群高官,肯定都是这样的想法,所以,这控枪就会这样一年又一年地拖下来。”
  “那总统和她的政府的主要心思放在什么地方?”念琢又问。她的心语:我尽量把话题扯远,省得他缠着自己,如果缠久了,自己会坚持不住。我才不想今天就败在他手里呐!但我也不会让这小子跑掉的……
  时胤为了炫耀自己在这方面的知识的广博,便高谈阔论起来:“那是明摆着的呀,国内,就是解决就业,让国民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国外,就是以反恐为借口,邀集其它几个小些的强国,找那些不听他们指挥的能源富国的岔子,然后用尖端武器,或者干脆派出大量军队,把人家完全征服,让其成为跟屁虫。”
  “打仗也罢,但要少死人才行噢!”
  “嘿,这个,人家大总统和她手下的一帮子高级职业军人就管不了那么多啦!只要你稍微留意一点,就能在网上找到许多数据咧!像前两年的一场中部国家的战争,军民双方的全部死亡人数就达到了三十多万。”时胤还要举例说明时,念琢站了起来,向他的书桌走去,打开了他的笔记本电脑。
  时胤趁机去为自己倒茶喝,他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正往房间走,听到念琢说:“嘿,还神秘兮兮的,要什么密码呀!”
  时胤在书桌的一头放下茶杯,走过来扳起念琢的肩头,自己俯下身去在键盘上按了一行字母和数字的组合,赶紧回车,嗡的一声,笔记本电脑完全启动了。“怎么不要密码?不要让别人随便捅开它,看到里面的个人隐私嘛。”时胤的心语:嘿,让你好好看吧,里面顶好的图片和视频够你兴奋的!看看你作何反应?也许这就是突破口?
  不料念琢直接在网上搜集斯密斯的有关资料。时胤又挤过来,把手搭在念琢的肩头说:“来,我给你好看的!”说着,打开一段视频要她看。视频展现的是一个穿着很是性感的美女独自在一条树木花草很是茂密的小路上走着,突然,从路两旁的灌木丛中钻出两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子,抓住美女强行非礼,在吵吵嚷嚷中,女子的上衣快被扒光。
  “不看不看!”念琢嚷起来,要走开去。
  时胤拉住她的手:“看看,看看!很好看的呐!”
  “不!”念琢挣脱时胤,“诶,你没有反悔吧,先就说了把车让我开回去的?”
  “当然!”时胤拍拍胸脯,“有几个男子汉说了又反悔的?”
  “我怕我幸会的你就是这样的男子汉呀!”
  “你快打住!不要让我起诉你贬损我的人格!”说着,把汽车的钥匙递过来,“喏,现在就拿着!”
  “好,谢谢!”念琢笑眯眯地接过钥匙,“阖外甲把车还给我的时候,我会让你去取的。那我就走啦,再联系!”
  “好!诶,你就不和我来个简单的道别仪式?”时胤拦在念琢的前面。
  “切!你的臭名堂真多!什么仪式?”
  “就是——就是这样!”时胤一手揽住念琢的腰,另一只手抵住念琢的后脑勺,让她的脸和自己的脸贴了一下。念琢没有认真地拒绝,脸贴成了。可是,时胤并未就此罢休,他把自己的嘴对着念琢的嘴唇吻过来。
  念琢知道时胤的用意,“嘿嘿”一笑,用力挣脱时胤的搂抱:“嗯——以后再……”
  “以后什么?”看到念琢暂时没有就范的意思,时胤也就想到了“以后”,他问念琢:“你到麦肯马这么久了,走了哪些地方?”
  “嗯,我胆小,前几天有个和我租住在一起的一个女生邀过我,我没答应。再说,她说AA制,所有开销要——”
  “嗨,什么AA制,你下周就和我去,一切我包了,怎么样?”时胤拍拍胸脯。
  “真的?”念琢好看地笑笑,“我考虑考虑。”
  时胤走拢来用双手推动她的双肩:“嗨,还有什么考虑的,就这样说定了!”
  “再说吧!”念琢对他挥挥手:“我要走了,再见!”说完,快步走了出去。
  “到时候我给你电话。再见!”时胤对念琢的突然离去无可奈何,只好和他道别。听到笔记本电脑发出噪音和女子的叫喊声,回头一看,视频放映到那两个坏男子正在扒拉女子的裤子。其实这段视频时胤已经看过好几次了的,现在他又独自欣赏起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超能黄金瞳
穷小子杨俊偶然间开启了透视眼,哪个姑娘身材最好?哪张彩票会中大奖?哪个古墓有宝藏?哪座山脉有金矿?他可以知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秘密……从此过上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风流潇洒人生。
傲娇小山竹
都市其他连载
官路风云
身处官场,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升迁、女人成就江凡壮举。
蚕豆香
现代都市完结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都市之最强狂兵
国之重器,猛虎出笼!亦正亦邪的他注定有着无法平淡的命运!身负枷锁执掌生杀命轮!他身立潮头一生高唱大风! 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狠的人!他一生辉煌,彪悍铸就,舞练长空!
大红大紫
现代都市连载
万古第一神
【年度火爆玄幻爽文】李天命做梦都要笑醒了。他家的宠物,竟然都是传说中的太古混沌巨兽。他养的黑猫,是以雷霆炼化万界的‘太初混沌雷魔’。 从此,他驾驭十头太古混沌巨兽,化身万古第一混沌神灵,周游诸天万界,踏平无尽神域。万物生灵,诸天神魔,连爬带滚,哀呼颤抖!
风青阳
东方玄幻连载
平步青云
柳浩天转业到千湖镇上任的第一天就直接被架空了,面对着与镇长梁友德之间不可调和的观念冲突,面对阴险奸诈的天星公司以及天星公司所组织起来的庞大人脉关系网络,柳浩天绝不妥协,铁腕整顿,围绕着如何保障民生发展经济,一场场激烈的斗争由此拉开序幕…… 尘埃落定之时,结果出炉,柳浩天彻底愤怒了……
梦入洪荒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