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16.采访学子(上)

  阖外甲通过念清父女之间的视频通讯,知道了时胤和念琢他们一干年轻人在麦肯马国。正因为这个国度相对于大方国三水州来说是远在天涯的异国他乡,这就立即激发了阖外甲要马上了解这个国家和此时生活在这里的时胤和念琢的热情。阖外甲通过他独特的隧道,很快即来到了麦肯马国的首都马肯。这是一座繁华的大都市,无论就城市的面积、人口,或是居民的生活水准等哪一个方面来说,它在世界上都是名列前茅的,还有诸如人们的好战程度、好赌的性情、犯罪率等也无一不是如此。
  阖外甲照例首先通过互联网对马肯市进行了初步的了解,譬如说这座大城市的地理位置吧,它位于麦肯马国的东部,而它的东部又面临大海。它的纬度和三水州的差不多,既有炎热的夏季,又有寒冷的冬天。
  阖外甲还饶有兴趣地对马肯这座大城市的居民进行了了解:在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本来人烟稀少,后来,有人正好是现在的这个时节,也就是春末夏初驾船来到了这里,发现这里植被茂密,鸟语花香,原来是个好地方呐!于是,人们就留下来繁衍子孙了。第一条船这样,第二条船也是这样,直到这里开始拥挤了,于是,再来的就不能在此居留了,只能在此大把地花钱,到处游玩一通后怏怏而返。这就给这里的居民带来了这样的特色:肤色五花八门,即世界上人的各个品种都有哦!另外的特色是居民好斗成性。为什么呢?第一条船舶来的拓荒者,他们为了安全会聚居在一起,形成一个小小的自然“王国”,为了安全,他们肯定会对外设防,遇到陌生人,会被他们认为是“入侵者”,于是便会用小小的战争来确定地盘。第二条船也是这样……千百年以往,就这样生成了这里的居民好斗的性格。人们用什么斗争呢?在冷兵器时代是刀剑,后来是枪炮加坦克、飞机,再后来是电子、核子、激光等加飞机和人造地球卫星等,反正是什么干掉对手便捷高效就研发和使用什么。当然,即使在现在,单打独斗或个人与别的群体之间的小小战斗,是不可能使用上述那些高科技武器的,因为不是谁都能置办得起那些高端的大家伙的,所以,他们之中的许多人便买上一支或几支袖珍的枪,在需要的时候就操起来大开杀戒。
  既然这里的人们如此好斗,是不是每天都有血肉横飞的实况上演?不是!因为这样一来,这里的人的生产会供不应求啊!于是,斗争就有了另外一种形式,那是只造成参与者金钱或情感的无限付出乃至在这些方面“破产”的一种似乎有时也很有用的另一种战争。具体说来就是,无论涉及整个国家还是个人的利益,只要对手还没有给他们造成危害,他们可以不闻不问,就是给人以自由吧;如果将要危害到对方了呢?那就认真地打口水仗,或者打仗的介质由口水升级到白纸黑字。等到这种战争制止不了真正的危害或危害突然发生的时候,嘿嘿,对不起,那他们就会大刀阔斧地使用能使人的生命快速消失的武器啦!
  尽管麦肯马国的人们这样好斗,其间似乎险象环生,而且这个国家和大方国远隔重洋,到这里来生活又要花费大把的钞票,但大方国尤其是三水州的人们为什么只要能够做到,就乐意尽力挤进这里来?阖外甲通过互联网上搜集的资料得出的最主要的原因大概是这样:这里的人们把钱钱不当数,所以他们过得舒服啊!况且,对于国家之间来说,对方的东西就是“洋”的,而麦肯马国的洋玩意儿在大方国更是抢手货,管它什么,即使人家扔掉的垃圾也是如此。虽然对于一般百姓来说到麦肯马国去是天方夜谭,但对于大方国的官二代或富二代来说,他们不会感受到丝毫阻力,因为所有阻力都被权力和金钱润滑掉了。
  时胤和念琢之辈就是在若干代三水州的先辈们在这个难以言表的国度打拼之后来到了这个国家的。
  虽然麦肯马国是个遥远的国度,而它的首都马肯市又是这样的大,但要找到阖外甲已经通过网络搜索定位了的特定对象——具体说来,在这里是时胤和念琢——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现在,他瞬间就来到了念琢寄居的公寓前的小路边等待。他现在没有隐身,他是以三水州电视台的记者的身份来拍摄纪录片的。他知道念琢此刻正驾驶着她才在二手车市场上淘来不久的一辆勉强能够行驶的黄色轿车回来。果然,不到一分钟,念琢的车就在这个住宅小区的那头慢慢开过来了,在她租住的宅子前停下来。这是一个当地孀居老太的3层楼的私宅。这幢私宅处在一座大城市的卫星小镇的边沿,周围绿树成荫。念琢走下车,不紧不慢地看着小道左右两侧剪得整齐的草坪,还有草坪中几团剪成熊或象的形状的常绿灌木。看着念琢快要走上台阶,阖外甲赶紧喊道:“念琢女士!你好!”
  念琢一惊,回过头来看着慢慢走近自己的阖外甲,疑惑地:“您是——?”
  “呵呵……对不起,打扰您了!”说着,把自己的记者证递给念琢。
  念琢接过记者证,正反仔细地看看,然后又端详起阖外甲来。
  阖外甲通过仪器读出的念琢的心声是:不错,帅哥啊!还是同胞呐!
  “噢,阖外甲先生!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我还不认识您啊!”
  阖外甲显出可亲的微笑:“噢——呵,我在兮水县一中采访过雷击事件,和你的父亲成了熟人。从你的老爸的口中,我知道了他引以为傲的宝贝在麦肯马国留学,所以,我就趁着来这里拍摄纪录片的机会来看你了。但愿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哦,不会不会!您找我——?”念琢也现出了有着几分美丽的笑容。
  “噢,没什么特殊的目的,只是随便拍拍看看,如果有的内容好,能够得到总编的认可,就可以在我们州的电视台播出呐!”
  “呵呵,那好呀!那到我的蜗居里坐坐吧!”念琢在前面领路,阖外甲紧紧跟随。当然,阖外甲总是把他的袖珍摄像机开着;这时,随着他们的前进,小小屏幕上宅子后面葱茏的树木慢慢被上升的宅子的屋顶所替代。来到正门前,念琢按了按门铃,老太来开门。这是个头发全白的略显肥胖的老妇,脸上有一丝和善的笑容。
  念琢为了免除老太心中的疑问——其实老太对念琢的私人生活完全没有好奇心——而主动介绍阖外甲:“这是我的同胞阖外甲,他因公务来贵国,顺便来看我。”
  “噢——欢迎!”老太把两人让进厅堂。
  “我住在楼上呐,来!”念琢依然走在阖外甲前面的楼梯上。由于在室内了,念琢身上的淡淡香水味传进阖外甲的鼻子,让他觉得还好闻。
  念琢住在3楼尽头的一间将近10个平方的房间里,她推开门,伸手对阖外甲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阖外甲走进房间,看到房间里收拾得并不整齐,床上和旁边的两张椅子上零乱地放着衣物。只有床对面的桌子上放着的电脑的键盘上没有乱七八糟的杂物堆放,但在键盘的势力范围之外的桌面,又被茶杯、化妆品、书籍之类的东西充斥了。“呵呵……你不介意我把你的闺房拍摄进去吧?”
  “这——呵呵,最好不要拍,乱七八糟的!”念琢一边随便地把几样杂物扔进墙边的垃圾桶,一边有点难堪地对阖外甲说。
  “没关系的,这就是真实的留学生活嘛!”看到念琢没有坚决拒绝的意思,阖外甲公开地把这个房间环拍了一遍,最后停在窗户边,伸手抚摸着快要长进来的树叶说,“嚯,好可爱的绿色,看来它们也很喜爱你啊,爬上几层楼来给你做伴啦!”
  “哈哈……到底是记者,这么会说话!确实很美好的环境呐。其实,我家里也跟这里类似的。不知记者先生到过我的家里没有?”
  “噢,你的父亲很忙,我没能到你们家里去采访,只是在外面街道上转了转。”
  “我家住的那条街道是不是也很绿的?”
  “嗯,确实。但是,你们那里哪一家不是把窗户用防盗网拦得严严实实地?绿色要亲近你们也要隔着一层铁棒棒呐!”
  “对对,也是!你这个帅哥记者还是观察细致,看得精准!”
  阖外甲在自己的仪器上读到念琢的心声是:我可没有吹捧他的意思,人家还真是个帅哥呐!如果能够找到这样的……
  似乎是为了和阖外甲一起观赏窗外的绿色,念琢尽量和阖外甲靠近了点,一边摩挲着刚才阖外甲曾经抚摸过的树叶,一边装着随意地问,“请问记者先生,你的老家是哪里的?”念琢的手肘偶尔会碰碰阖外甲的胳臂。
  阖外甲觉得好笑,他对男欢女爱全无兴趣,又想马上扭转本末倒置的采访,于是赶紧说:“就是三水州的呀!嗨,怎么变成你采访我了?还是我来吧!”他离开窗户,在离窗子不远的一把椅子上坐下,把他的小摄像机放在桌上,对着他们两人。“你不要拘谨,我们随便聊聊,拍进去也不怕哦,视频剪辑完成后,播出之前我会给你先看看的。”
  “哦,那行!”
  “来几年了?”其实这是明知故问,但阖外甲觉得所谓类似采访,只好从这些开始了。
  “快两年了。”
  “准备在这里学习多久呢?”
  “嗯——还有一年多一点吧。等我拿到这里的经济管理学士学位就在这里先找工作。”
  “如果没有你满意的工作呢?”
  “那就回国呗!”
  “噢,在这里学习还顺利吗?”
  “还行。呵呵……实话实说,我们在国内读大学,对外语学得不怎么样。”
  “为什么?”
  “一是没有这样好的语言环境,二是认为自己学得差不多了,来到这里了才发现,啊哈——”
  “书到用时方恨少?”阖外甲觉得念琢要想到这句成语很难,为了节约时间。所以他就冲口而出地提示她。
  “啊,正是正是!”
  “嗯,可以举个例子么?”
  “这样的例子多着呢!有次我对房东老太太说:你的老伴去世了,你怎么不找个伴呢?可我说出来的话,按照老太太他们正确的理解就成了——哈哈哈……成了你的老伴给你到很远的地方找伴侣去了,你就不要找啦!于是,老太太……哈哈哈……”
  “呵呵……老太太以为你在变着法子诅咒她,所以就疑惑不解地望着你?”
  “是啊,她像看着外星人一样地看着我,在她的追问和提示下,我再结结巴巴地补充解释了半天,她才弄明白,然后眼泪都笑出来了。”
  “是啊,哪有这样的老头,会到遥远的地方去给自己的老伴找个和自己成为情敌的家伙来?哈哈哈……”
  “哈哈……就是嘛!”念琢在阖外甲的肩头拍了一巴掌,“你还发挥呐!好笑的事还多呢,不要出自己的丑太多了,就此打住。”
  “嗨,颇为自尊的!你自我评价,在麦肯马国的学习用功程度和在国内比怎么样?”
  “嗯,这要看怎么评价了。”念琢的心语:我才不傻里瓜唧地刻苦学习呐!难得到这样的国家这样自由的地方,正好玩玩,只要能够按时拿到那张洋文凭就万事大吉了!有了那个宝贝,就好找工作了,万一在这里找不到自己满意的事情做,到国内哪里吃不开?
  阖外甲仍然微笑着对念琢说:“就以你自己的看法来评价吧!”
  “要我说,在国内读大学确实很好玩,很多学长啦,学弟学妹啦,都可以像我们现在在异国他乡这样租房住在校外,很自由自在的呐!”念琢说着瞟了一眼阖外甲,脸上似乎泛出一丝红晕。
  “噢,你就是说可以在许多方面,特别是在大方国人们一般难以公开讨论的两性情爱方面自由发挥喽?”阖外甲由于是个无性繁殖的外星人,所以他在性的方面既没有需要,也就更没有体验,于是就可以置身事外,毫无难色地和任何人讨论这方面的事情。但是,当阖外甲顺畅地对着念琢说出情爱的时候,作为没有这方面的体验的女性来说,她多少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这个——哦,也不能说完全自由发挥吧,你知道,在我们的国家,绝大多数的人们对那——个,呵呵……还是比较……”在她还在支支吾吾,没有说完的时候,她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一边“呜呜”地震动桌面,一边传来“吱吱嘎嘎”的鸟叫声——有电话打进来。念琢拿过手机,“喂,哦哦,你好!时胤先生!”
  下面是阖外甲通过他的仪器展示的念琢和时胤通话的语音和念琢的心声;由于时胤不在现场,所以阖外甲不能以语音及文字实况展示其思维。
  “你好!美女好!”这是时胤略带点女生味道的热情的声调。
  “帅哥好!”念琢嘴上如此说,心语却是:矮胖型呐,怎么帅得起来?可老爸的意思似乎是支持我和他拉关系。嗯,也是的嘛,男的帅了不是和女的靓丽一样,招蜂惹蝶,麻烦也就多了?既然上次只有一个初次的短暂接触,人家就主动联系了,还是顺道走着瞧。
  “你在哪忙什么呢?”
  “我在外面,有个洋帅哥——”念琢故意压低声音,作隐秘状,“有点那个,那个,就是纠缠的意思。我……”心语:嘿嘿,看你小子作何反应。
  “真的?在什么地方,你可以马上报警呀!或者,你赶紧告诉我地方,我来帮你叫警察?”时胤焦急地快速说着。
  “嗯,不急吧?”念琢故作轻松地说,“等我看他到底要耍什么花招?”
  “咳,胡来!你说帅哥对美女还能有什么花招?特别是那些青羊,更是厉害呐!”
  “嘻嘻……青羊?你是说年轻的洋人?哈哈哈……”念琢要笑岔气了。
  “你怎么还笑?噢,你个小妮子,是骗我的吧,嗯?”时胤似乎觉察到有诈,放慢了语调。
  “呵呵……我在家呢。不过,确实有个帅哥在陪我……”
  “谁呀?”
  “是我们三水州的同胞,不过,你应该不认识呢!”
  “是吗?既然是本国同胞,又是我们一个州的,那我赶紧过来!你觉得方便么?你同意么?”
  念琢故作矜持地停顿数秒钟,不紧不慢地说:“嗯,没什么,我同意呀!”
  “那好,我马上就开车来!再见!”时胤关了电话。
  “他马上就过来。如果正常的话,也就二十多分钟车程吧!”念琢冲阖外甲神秘地笑笑,心语:你好像对我全无兴趣?看我怎么对付时胤的?人家还是官二代呐!
  阖外甲也对念琢报以微笑,然后站起来:“这样吧,我们到附近的咖啡馆去等他?我请你们二位的客!”
  “噢,也行,那我们下去吧。不过,到了我这里,哪能要你请客?”
  “当然是我请客啦!你们二位都是学生,还是纯粹的消费者呢,不像我是领取工资的人。你们就不要客气了嘛!咱们走?”
  “好吧!”
  阖外甲和念琢两人下了楼,来到念琢的那辆破车旁。念琢坐上了驾驶座,阖外甲则在外拍摄念琢的车和人,还加上旁白:“这是我们的美女留学生念琢的座驾,是不是有点老相?不过,人家的看法是——”阖外甲把镜头对准念琢问,“你怎么看待你的老爷车?”
  “嗯——车就是个代步工具嘛,能够按要求把你送到目的地就可以了。当然,谁不想有一辆高档的呢?只不过这要根据自己的经济条件来。像在我们国内,很多人连你这样的老爷车都没有呐!呵呵,实话实说,这是我老爸的教导呢!我现在确实没有换好车的经济实力,所以只好这样混了。我在盼望着,盼望着,等我有了钱钱的时候,哼!”
  “嗯,懂了!”阖外甲在念琢的思维中明确地读出:这个时胤的老爹是大官,他家肯定很有钱的,要不然我老爸怎么会暗示我靠拢他?如果他真的有意的话,那新车就应该有谱了吧?
  念琢驾车出发了,他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阖外甲说:“就到我们有时去的叻叻咖啡馆吧?”
  “好,这可是一家国际连锁的大店呐,服务还行吧?”
  “对呀!”念琢掏出手机放在仪表盘下的空格里,“嗨,要是在国内,就可以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了,可在这个麦肯马国,这些警察都是木脑袋,只要你违章,他们就会收拾得让你后悔不迭!”
  “怎么个收拾法?”
  “他们都是公事公办,一逮住你就是罚款呀,扣驾照呀,让你永远得不偿失,所以谁都不敢小视呐!哎呀,差点闯红灯!”
  念琢来了个急刹车,幸好阖外甲早有准备,安全带使他几乎没有受到影响。其实,阖外甲还知道念琢说的打电话当然是为了告诉时胤他们的约会地点。但阖外甲通过他的仪器的搜索查找和计算,知道他们完全可以在到达后再给时胤打电话,不会让他绕道,以尽可能经济的时间和耗费抵达叻叻咖啡馆。
  在他们停在斑马线后等待放行的将近一分钟之内,有行人陆陆续续地从他们的车前横过。一对老人互相搀着,一人的左手、另一人的右手各自拄着一根拐杖,蹒跚而行。两个10岁左右的孩子,各自脚蹬一双轮滑,快速地在斑马线上的行人中穿行。
  “5秒准备,左行绿灯马上就要开启!”阖外甲提醒正在左顾右盼的念琢。
  念琢向阖外甲这边横了一眼,赶紧盯住前方,真的在5秒钟之后左行的绿灯就开启了,她一边开车左行,一边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5秒准备?又怎么知道我要向左转?”
  “嗯,我把这里的地图仔细研究过了,熟记在心,所以就能知道这些哦!”阖外甲装作不以为然地说。
  “哈,你不但是个电视台的记者,看来还是个万能博士耶!”阖外甲通过仪器探知的念琢的心声知道,她这是发自内心的评价,因为和她自己比起来,她学到的许多有用的知识,总想设法记住,可总是没多久就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阖外甲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特殊身份,只是轻轻一笑,但还是暗自警告自己以后要更加小心,少耍聪明。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黄檗向春生
幼年的黄欣悦由于经常替表姨父任文良跑腿,到自己家附近的中药店素问堂购买裱画用的中药材料黄檗,与素问堂主人之子袁春生相识。每当袁春生看到黄欣悦,就会笑着呼唤:“黄檗来了!”两人感情融洽。但有一天,袁春生忽然凭空消失了。多年后,在黄欣悦的思维中,袁春生一定是不在人世了,否则一定会再和自己联系的。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
苏曼凌
网文女频完结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完结
官途危情
漫漫官途,危情相伴。步步为营,直上巅峰。仕途天才、京大高材生冯天明蛰伏多年,突然走上官场舞台中央,面对上级、下级、兄弟、朋友,处处有情,处处危机四伏,保持初心,逆流而上,以超常规的道路,走上官途巅峰……
巴山破晓
现代都市连载
选调生的人事档案
真正的官场,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也不是流于表面的针尖对麦芒。他们是一群嗅觉灵敏、眼光毒辣、聪明绝顶,而且精力极度旺盛的人;他们是一群只要出手,就绝不会让你翻身的人。他们里面,又好人,也有坏人。   他们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喜欢被曝光,却又不得不面对没完没了的摄像机。一团和气下面,藏着多少永不见天日的秘密。行政夹克里面,又包裹着多少颗激流暗涌的心。如果你有空,就跟着谷阳一起,慢慢揭开他们神秘的面纱。
头上有犄角
现代都市完结
重生后她被残疾大佬宠野了
传言傅司骁是A城的活阎王,权势滔天富可敌国却丑陋残废,被他看上的女人皆活不过当晚。   叶晚柠一朝重生到被傅司骁救下的当天,二话不说就抓紧了活阎王,众人皆等着她被扫地出门。   可没想到她被活阎王盛宠上天,日子过的风生水起好不快活,那些伤她欺她的,更是被踩在脚底。   众人嘲笑,再得宠整日也得面对一个又丑又瘫的残废,叶晚柠淡笑不语。   直到有一天,众人看到那个英俊绝伦身姿颀长的大佬堵着她在角落亲……
年年有余
现代言情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