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外星眼》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15.池塘春夜

  阖外甲隐身来到土根的家。其实当时并不迟,只是他们夫妻觉得电视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节目能够比他们自己约定的隔两天就要进行的夫妻间的亲热更有意思,所以,他们就早早上了床。房间里很暗,但阖外甲隐身来到的时候,正好通过他特殊的设备,看到土根和水妹躺在床上说话。
  只听水妹说道:“高考都没多久了,不知土生的伤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能有什么影响?昨天我给他送手机去看了他的伤口,基本上好了,医生都不给他另外敷药了,只是要他洗澡时不要把伤口给弄湿了。”
  “可是人家很多当妈的都到学校周围租房子,帮孩子做饭,还可以监督孩子的学习。可我们……”
  土根打断妻子的话:“我们土生那小子,你还怎么陪读都是枉然,他不是一块读书的好料,他就那水平,也只有那么样的积极性。随他去!再说……”
  这回是水妹打断了丈夫的话:“我知道你又要说那个教授了,人家是答应了让他上三水大学,可如果土生能够考得更好,不倚靠别人就能上档次更高的大学,不就更好么?阿弥陀佛!”
  “嗤——你做梦去吧!”土根干脆地回应道。
  “哼,懒得理你了,我要睡了!”说完往里一侧身,要真的开始睡觉了。
  床头柜上,土根的手机“呜呜”地震动了一下,再像疾风一样“嗖嗖”地响两下,这是收到短信的信号。土根拿起手机看,只见屏幕上显示着:“上上,梆帮邦!”一看那发送的号码,土根的心咚咚地跳起来——这是西米的!
  即使阖外甲看着这暗语式的短信,也是一头雾水。他想,你土根小子懂么?于是,他把仪器立即对准土根,呵呵,这土根的脑筋也在转弯弯呐!不过,他们到底是有过粗略的约定的,所以,土根还是能基本猜出西米的意思:来我家的楼房吧,用你过硬的本事帮忙!
  哈,这西米到底是读过一些书的女人!阖外甲也觉得有意思。
  水妹扭头问:“谁又给你来短信?”
  “嗯,救生大药房到新药,消千毒,杀万军,括号,菌,细菌的菌!”土根看着手机随意瞎编。
  阖外甲看着很好笑。
  “你去买吧,买那个可以把你身上的各种细菌好好杀杀!嘻嘻……”
  “只要你舍得,我巴不得就去买!”土根爬起来穿衣,“骗你的,刚才的短信是沟那边的老五发来的,他的母牛要生产了,要我去陪他熬夜。”
  “去去!只是不要撒谎,又爬到哪头母牛的身上去了!”
  “嘿,你说我今晚还有那本事么?”
  “要早点回来哦!走时把门关好!”
  “遵命!”土根轻快地出了门,在篱笆边蹑手蹑脚隐蔽地向吉斋家的楼房走去。
  阖外甲赶紧相随,看看他到底要去干什么。
  这是个无月的夜晚,在天上浮动的云朵之间时而显露出几颗星星来。地面上很是昏暗,只有那条水泥路面比较白亮一点。乡村的夜晚,这条白天时有汽车和摩托车奔走的公路现在似乎也和旁边民居的居民一样快要进入梦乡。住宅旁不时现出柚子树黑黝黝的高大影子,晚上虽然看不到树上那近日陆续开放的洁白的花,但从树冠中散发出来的清香却是那样醉人。旁边的沟渠里虽然很少有青蛙的鸣叫,但沟渠两旁及其附近田地里的一种体积很小的麻蛙们发出的不大的“咕——咕——”叫唤声,此起彼伏地互相应和着。蝙蝠们在幽暗的夜空中忽高忽低地飞舞,有时可以感觉到它们似乎在戏弄夜行的人,在人们的耳畔呼呼掠过。
  土根是很习惯于乡村夜行的,他现在唯一在意地是隐蔽自己,以免被其他的邻居发现而又要编个理由搪塞。吉斋的房子终于近了,土根弓腰走近他家的阶沿,他向各个房间望去,都没有灯光,再仔细看走廊尽头,发现有个人坐着,似乎披着什么,分不清男女来。土根突然站起来,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土根怎么了?阖外甲在仪器里读出了他的心语:如果是吉斋,就说是来问他事情的,古董、棉花、摩托车的修理随便什么都可以瞎编嘛;如果是西米,那还用说么?
  “是土根?”是西米压低了的声音。
  “嗯!”土根疾步过去,就要伸手搂住西米。
  西米站起来,近了可以看出她披着一幅窗帘,她伸手挡住土根:“别——”
  土根轻而急切地:“不是你叫我来的吗?”
  “是啊,我想要你给我帮忙,看看我家的供水系统怎么了——龙头已经没有水出了。”西米轻缓地说,现在是这般温柔,早没了以前在油菜地里的那股泼辣劲头。
  “没水?吉斋老哥不在家吧?”
  “是啊,他到县城去办事了,我还是要用水的啊,所以……”西米不紧不慢地说。
  “别担心,我有办法弄……”土根抓住西米的肩头。
  西米轻轻甩掉土根的手:“别邪皮拉呱地,先给我把没水的事解决!”她顺手把快要滑脱的窗帘仍在旁边的椅子上。
  “噢,那好!现在我们就到楼顶去看看。”土根拉住西米的一只手,就要把她往屋里拉。
  西米返身关上大门,被土根拉着上了楼顶。楼梯尽头处的方形小房子里面很昏暗。
  “灯的开关呢?”
  “噢,就在这边的。”西米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在墙上摸索。
  土根其实看到了开关按钮上的荧光显示,他故意从这边摸索过去,一直摸到西米的身上。西米打了个哆嗦,轻轻扒开土根的手。土根只好点击开关,打开了灯。
  “呵呵,还是男人厉害些。”西米的脸有点红。
  “就是嘛!”土根又盯住西米,心语:这婆娘,脸还红润呢,充少女呀!不过,还没40岁,看着确实还顺眼呢!吉斋老哥真的好福气!现在在乡村里能够和这样的娘们亲热,就是谢天谢地的事了!
  土根抓住西米的双肩,脑袋靠过来。西米推开土根:“快给我把这个弄好吧!”
  土根无奈,只好回过头来。只见小房子中间,砌了个小平台,上面放置着一个铝制的大水桶。土根围着水桶看看,摸摸,没有发现什么疑点,他再踮着脚尖,往水桶的上面探看,发现上面有一团草渣。土根赶紧够着扒拉,把这团草渣扯了出来,很快,就听到水桶里面传来气流的冲击声,接着水就哗哗地响起来。
  “哈,好了!你拿出来的是什么东西?”
  土根把那团草渣在西米的面前晃了晃:“这不是麻雀窝么?这些草渣卡住了自动控制的线和拉杆,所以水桶里的水用光了也不会启动抽水机了。该死的麻雀,它们也喜欢吃西米耶!”他丢掉草渣,说着“我也要吃!”又要搂抱西米。
  西米赶紧关掉灯,很快地往楼下跑。土根立即紧紧追赶,直到堂屋的大门边,他才抓住西米,要把她往堂屋后面的一间小房间里拖。
  西米忸忸怩怩:“嗯,不——”挣脱土根的意思很坚决。
  “怎么啦?”土根和她靠近,在她耳边轻轻问。
  “嗯,我想……”她毅然轻轻拉开门,向外望了望,然后回头在椅子上拿起那幅窗帘,悄悄说,“你把门给我带上,然后跟我走。”
  土根明白了,西米是要出去。好吧,看她到个什么地方。他们通过菜园,走过一片油菜地,向一片小树林走去。土根知道了西米要去的地方。从远处看起来,这是片小树林,走进去就可以知道,其实中间是口池塘。由于这地方及其周围几米宽的地方不好种庄稼,所以乱七八糟的小树就长了起来。小树林的外围,这里一蓬,那里一蓬地生长着野玫瑰和金银花什么的,在这个季节,多种花竞相开放,它们大多虽算不上艳丽,但其馨香还是很能招蜂惹蝶的。里面的池塘水不很深,所以野生的菱角、莲藕、茭白、菖蒲等竞争激烈,会各自施展自己的全套本领,争相割据池塘。由于植物的遮蔽,加上这个池塘有条小水沟通向远处的大水渠,所以塘里也不会有大鱼定居。虽然没有大鱼,但总有小鱼繁衍其中,因此,也就常有垂钓者光顾,他们便在池塘的周围踩踏出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来。
  到了塘边的小道上,土根折了一根小树枝在前面的草地上拂动,再悄悄地对西米说:“把蛇赶走,不要被咬啰!”
  在小道上走了一段后,西米选了一处宽且平的地方,把窗帘铺在草地上,两人坐了上去,然后悄悄地谈起话来。
  土生搂住西米的肩头,把嘴凑近西米的耳朵:“你怎么想到这个地方来?”
  “我知道你不是个好东西,会、会……反正我不想在自己的家里。”
  “为什么?”
  “万一老家伙回来呢?他骑摩托又方便,这公路又好。再说,在家里,会给我留下不好的记忆。”
  “你——你呀!”土根在西米的脸上快速地贴了一下。
  西米用一只手推开土根的头:“你好好坐着,我们说说话不好么?你看这水塘——”
  光线暗淡,阖外甲能够看到,土根无奈地点点头,和西米一起睁大眼睛,看着模模糊糊的池塘中间。在那里,还是光光的水面,而池塘的周围则有许多海碗大的莲叶正在生长。在靠近岸边的地方,茭白更是一丛丛地高居所有水生植物之上,它们的长剑一般的叶子在夜风中轻轻拂动。
  西米的心语:南民大叔他们老一辈的常说,他们的爷爷说过,那时候我们这里大小湖泊很多,港汊纵横,人们种的都是水田。像现在这个季节,水边到处都有好多的水鸟,有叫起来‘瞪——瞪——’的黑鸟,他们称作邓鸡母;叫起来‘咕——哇,呱——呱——’的,我们叫做咕鸭子……这嫩生生,绿油油的野生茭白的旁边,不是正有这些鸟儿游戏打斗其中,‘瞪——瞪——’‘咕——哇,呱——呱——’的叫声不绝于耳……过不了多久,这些莲叶中会开出艳红的荷花来,邓鸡母和咕鸭子们在荷叶的阴翳之中携雏悠游……
  阖外甲扫描土根低下的头,发现里面似乎一片空白,他突然问:“我们就这样傻里巴几地在这里坐着?你不是说要说话的,怎么不出声?你在想什么?”
  西米:“嘻嘻……我在想南民大叔他们这样的前辈曾经和我们多次说过的湖呀,水鸟呀,你说那时候的景色是不是比现在美多了?”
  “可能是吧,反正他们也是听前辈们说的,根本就没有看到过,我们就更是只能凭想象了!”
  “但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的周围确实少了很多,就连青蛙都差不多绝种了,这就不是想象,你说是不是?”西米用手在土根的手臂上碰了一下。
  “是,是,但我现在的感觉是有了西米,就是最大的美景!”
  “屁!你个嫖儿嘴!”
  土根比西米先整理好衣服,快速地站了起来。
  西米把手伸向土根:“拉我起来!”
  土根把西米拉起来。西米靠近土根的耳朵:“你尽说假话!都40过的人了,还这样!”
  “嘿,这你就错了!南民大叔都70过了,不是也有一些奇怪的传闻么?”
  “就你听得到!”
  “不是和你吧?所以你就假装不知道?”土根在西米的耳边轻轻地嘻嘻笑着。
  “你该打!”西米在土根的脸上轻轻抹了一巴掌。“就是和我你又能怎么样?老牛筋有老牛筋的味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你管不着!”这回轮到西米在土根的耳畔嘻嘻地笑。
  “不和你瞎闹了,我还要到老五那里去一下,免得老婆问起来露出马脚。”
  “行啊,那我们就走。”西米把窗帘呼啦几下卷好,转到土根的身后,一下爬到他的背上。“你背我一下,我瞌睡来了。”
  “好吧,好吧!”土根背起西米,快速地在地里穿行,走了也就是30来米吧,西米在土根的耳边命令:“快放我下来!”
  “又怎么啦?”
  “我被你都快颠散架了!再说,就要到我家菜园边上了。”
  “好,以后我们——”
  “切!你捞到便宜了,还想?”
  “当然嘛!我听你的召唤?以后我们用隐藏来电信息的方法,使用暗号。你发个‘姑姑’——姑妈的姑噢,我就明白了。”
  西米一头雾水:“这是——”
  “嗨,就是代表刚才的青蛙叫嘛!这个信息如果让我老婆看到了,我可以哄她说是谁个SB发错了!”
  西米擂土根一拳:“你个傻鸡!那你回什么?”
  “我回个‘种西瓜’,就是来给你种瓜呀,”土根知道西米会撒娇地揍他,所以略微躲一躲,笑着继续说,“回个‘种冬瓜’肯定就是没戏了嘛!”
  西米“嘻——嘻”地轻轻笑了,拍了一下土根的脑袋:“这个葫芦很聪明,但里头尽装这些坏水!”
  “不装这装啥?让我去忧国忧民?去想做亿万富翁?”
  “这也说不好,你脑瓜子好,还有儿子……”西米的心语:我怎么就没有儿子?都是那该死的输卵管不通。去弄个试管婴儿怀上,可是要花费好多的钱!
  “别瞎想了!如果我真能借你的吉言成为富翁,决不会忘记你的!我就从这里走了。”土根说着,弓腰从油菜地里钻上公路,再过了桥,往前面一处亮着灯的人家走去。
  在公路边的小树丛和油菜的隐蔽下,有个人的背影向土根和西米分手的地方望望,又注意着向灯光走去的土根。阖外甲明了这一切,但他此刻没有把仪器显示屏上的信息泄露出来。
  灯光下,一个和土根年纪差不多的男人在牛圈旁晃来晃去。走近了,土根叫了声:“老五!”
  “噢,土根啦!还没睡?”老五问土根。
  “嗯。知道你家母牛就要产仔了,专门过来看看。”
  “哟——呵,多谢你!我刚才仔细看了看,可能今晚不会生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递给土根。
  土根摆摆手:“不要,我又不是个作古正经地抽烟的人。嗨,我以为可以和你一起坐半夜呐!看来没事了。”
  阖外甲看着土根的思维显示——刚才和西米闹了一通,正要回去睡觉,你的牛不产仔更好,我已经圆了瞎编的理由,不怕搪塞不了老婆,又可好好睡觉——觉得这土根有时候有点儿难以理解。
  “噢,呵呵,既然今晚不会下小牛了,那你也就歇息去吧!我就回去啰。”
  “好,慢走!”老五对土根挥挥手。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踏上青云路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逆袭
大多数的单位斗争,起于人事调动,止于背景对决……
钓人的鱼
现代都市完结
权力风暴
主人公江云皓转业之后成为黎城县县长,开启了自己的仕途。 在官场和对手们的斗争中,江云皓坚持自己的原则,从不畏惧挑战; 谋略上,更是经常给人惊喜。 最终,江云皓通过自己的努力和高层的赏识,走上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 而主角的红颜们,也在他的影响下,走出了各自的一片天地。
绷子床
都市其他连载
我七个姐姐绝世无双
深居野林神秘老道,今日,又一名最小男徒儿罗峰顺利出山。 罗峰:“我是老逼灯培养出最垃圾的徒弟,没什么本事,就想吃吃软饭,苟且度过这一生。” 师父:“什么,你还弱?老夫求求你你做个人吧! 一位平平无奇小道士,卷动江湖风云,走上自证强者之路。
橙年岁月
现代都市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