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四十三章谁的男人?

  一路无语,直到入了皇城,进了大狱,楚流光才知道什么叫做自由的可贵。
  而上官凰也是相当的厚待她。立即便下令让上官英将她与林若南关入了天牢之下的第二层地牢,严加看管,适当的时候特殊照顾一下也行。而凌幻空与方少轩却是被她另外的关了地方。怎么着说,也是一个驸马,一个方家大少爷,留着还有用。
  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地牢,在关了牢门后便是如同地狱般的宁静,是专门关押重犯的地牢。在这里,阴暗潮湿,蛇鼠横行,蟑螂遍地。只得碗口大小的窗口中,偶尔透着一点淡淡的萤光,那却是地牢之外的微弱油灯所照,映照着原本就昏暗的牢房越发的阴森。
  既来之,就则安之吧!
  楚流光靠着墙想:这一次,上官凰怕是没这么容易放过她了吧?
  数数指头,从大闹皇宫,到侮辱公主,再到污蔑女皇,这一件件一串串哪个不够她死上几回?
  或者,也真是太狂妄了些!无力的揉揉额头,看来,做人果然不能太嚣张呢!
  不过,也真是后悔啊,没把她给爆菊了!楚流光笑得很weixie,很欠扁。
  想到爆菊,便赶紧伸手到怀里摸了摸,立即长出一口气。
  呼!
  还好!
  这玩意贴身放着,上官英没搜出来。倒是那个夜明珠便给不客气的搜走了!真他奶奶的......肉疼!
  小心翼翼的掏出来,捏在手里掂了掂重量,又藏回了怀中。一丝遗憾瞬间浮上心头。
  她有种直觉,这副画里的某一个女人,定是上官凰无疑!而且还肯定是那个长得跟狐狸精一样的那个!
  天生长着勾人的脸,别人的老公也敢硬上!她算个什么东西?
  “真是的.......太可惜了!”心里痒痒的看了看那小小窗口中透进来的点点萤光,楚流光放弃了再度观摩的打算。再次将那个女人幻想着强轮了一百遍啊一百遍!
  “也不知道曲然现在怎么样了?还有林小子,空空........哎!还得再加个方大少爷!小光光.......额的神哎!什么时候欠了这么多的人情了?”瞪着满地乱窜的蛇鼠蟑螂,楚流光打发着无聊的时间。这妞早已经从最当初的放声尖叫,升级到现在的淡定淡定.......
  嗯,你还能再淡定些么?你不淡定又能怎么滴?再叫那老鼠也是不怕你的,蟑螂也照样窜。
  很鄙视的白了自己两眼,又忽然的苦笑。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牵挂了太多的人了啊!至于那个什么辣手毒手的表妹.......楚流光撇了撇嘴,那女人本事不是挺大的吗?希望她有办法能救他们吧!嗯,不奢望她会救自己,救了林小子就行了。
  胡思乱想间。
  “咣当!”
  忽然一声铁锁叮当的交响乐,楚流光从沉思间回神,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终于,是来了吗?
  “嗯?怎么是你?”门开了,昏暗的光线中,慢慢的映出一个人影,熟悉的感觉,让她立即便叫了出来。
  “嗯,是我!”他淡泊的声音如同清水潺潺,莫名的抚慰着她动荡的心灵渐渐的平静。
  她露出了笑:“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为什么?”他笑着走进来,牢门再一次的关上,再次的陷入了黑暗。她开心的伸出双手,不安的探向他刚才的方向。
  “因为我觉得,你一定会来的。所以,我相信!”终于触到了他,她贪婪的伸手,安心的抱着他,他宠溺的大手轻轻的摸着她的头,带起阵阵柔情,“傻丫头,你都在这里了,我能不来么?”
  “嗯!真好呢。终于能抱住你了!”抱着他,享受着他的温情,她近乎梦呓般的低语着,难得的从一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变成了一只温驯可爱的小家猫。
  他无奈的拍着她的头,浅笑着:“你呀.......抱这么紧,不怕我喘不过气来?”
  “不怕不怕呢!”她亲昵的蹭着他的胸,不依的撒着娇,“我才不怕呢!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小女子这一抱么?哼!依我看,你是求之不得吧?”
  “呵!你这小丫头,牙尖嘴利的!”摸黑点着她的鼻尖,他笑得很开心。她不满的将脑袋离开他,嘀咕道:“喂!你能不能别再笑了?震得我的耳朵发麻!”
  “嗯嗯!好的,不笑了!”他听话的敛了笑,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她抱在怀里,紧紧的,紧紧的,仿佛,有什么外在的力量要生生的将他拉开一般,让他拼了命的也要守护着。
  楚流光直觉的感到些不对劲。
  “然?你怎么了?有心事?”
  伸手探向他的脸,摸到他的眉头也同样紧紧的皱在一起,她忽然一瞪眼,紧张的问,“说!是不是那个老巫婆强迫了你?”
  “呃?强迫?”他不解的拉开她的手,她又生气的放了上来,气呼呼的摸着。他脸一红,万般无奈的随了她。
  这丫头,怎么在她的身上就看不到半点含蓄的影子呢?
  “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就是她有没有强j你?”用力的将那双紧皱的眉头抚平,她大声的说着那两个让男人听起来都恨不得钻地的羞人词眼,到她这里,却像是喝白开水一般的容易。
  曲然几乎要晕倒了,瞪着嘴巴,半晌才慢慢的合上。知道她口无遮拦,却没想到.......
  “你说啊!为什么不说?是不是恋奸情热了,就要护着她了?”楚流光却是气鼓鼓的不依他,仍旧瞪着眼等着他的回话。
  可恶啊!如神仙般的一个人,怎么能这样就被玷污了呢?太可恶了!那个杀千刀的!
  “噗!”
  神仙般的人儿彻底喷了!
  服了,他真是服了!也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她这样超敏感的神经,偏偏线条粗大的什么都敢说,还真是特让他无语!
  也幸好啊,这个牢房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清,否则他还不真要找个洞钻进去算了?
  “怎么了?难道没有吗?算算时间,从那天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天了!我不认为那个老巫婆会那么容易的放过你!”眼前再一次闪过那天的情形,当时的床帏中什么情况她是没看清的,但肯定让那个老巫婆占了不少的便宜!
  用力的掐着他的腰,她将嘴撅得老高。“该死的坏女人!我还没有扑扑呢,她怎么可以乱扑我的男人!”
  “.........”
  曲然要晕倒了,半晌,才吃疼的将她的狼爪子从他可怜的腰间挪开,哭笑不得的道,“现在不是谈论这些事的时候。丫头,你听我仔细说,这次你真的闯祸了。不止你,怕是连同整个凌府都要跟着倒霉!”
  “闯祸?你是说?”说起正事,她还是比较认真的。
  “对!就是上次,你大闹皇宫,闯下了滔天大祸!”无奈的点着她的鼻尖,怎么这么一个小人儿,体内居然会有这么大的活力?
  “哦!是哪个啊!不就把那个什么公主扒光了吗?有什么了不起的!”楚流光恍然大悟的叫着,接着又愤愤不平,“可是,她不也是把我们诓进了那个什么宫,差点让我们死在里面!”
  说起那个地方,到现在她仍旧是不寒而悚!
  那个如同活死人墓一般的地方,也不知道那个老巫婆到底利用了几回了!居然连僵尸这种玩意都有!
  “不过,这说起来也有你的份!要不是为了救你,我能差点死在里面吗?”忽的想起这个罪魁祸首,楚流光一扭身子从他怀里挣出来,气乎乎的揪着他的脖领子恶狠狠的叫着,“说!到底上次的事,是不是你联合着上官凰算计我们?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我们要去碧落宫救你?”
  “我.......没有!”曲然用力的握住她的小手,话音中有一抹苦涩,“丫头,难道,你不相信我吗?”
  “不是我不信!实在是,你必须要给我个理由!否则,就算我信了,林若南也不会放过你的!”她松开了手,略显头疼的说着。林若南那小子什么人?睚眦必报啊!貌似除了她,其余人等一概不买帐!
  不过这话她倒是没傻到说出来的,俩人本就不对付,万一这曲然犯什么傻,索性认了,她岂不是要后悔一辈子?
  轻轻的咬着唇,不让自己感觉到疼痛,但表面上还是很努力的。至少,她的心还是很乱的,还真怕........
  “我说不是,你信吗?”半晌,他悠悠的叹息在她耳边响起,她心底一松,笑意爬上了唇角,“当然信了!不信你信谁呢?”
  呵呵!不是他就好啊。她呆呆的傻笑着,完全没察觉到他话里的不安。
  被她这么一搞,曲然觉得自己的沉重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大手一伸,重新将她搂入怀中,郑重的又加了一句:“丫头,你一定要记住我今天的话。我哪怕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的。不管以后听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也一定不要恨我,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好啦好啦!真肉麻!你都说不是了,我为什么还要不信?真没想到你也能说出这样的话呢!不过你当时不也跟着我们一块掉下去了吗?为什么又会在这里?难道,是她又把你抓走了?”嘴唇翘得老高,楚流光心情愉悦的说着,忽然又问。这也是当初她想不通的地方,林若南严重怀疑之处。就差没有明说,其实她也怀疑他。
  “哦!你说这个啊!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上官凰把我救了上去!”曲然长长叹气,话语透着一抹怅然的苦涩。
  “所以,你就以身相许了?”她吃醋的话酸溜溜的。他没理她,径自说着,“可是,我却宁愿随着你一起掉落,哪怕是死,也要在一起!”
  啊!
  楚流光主动抱住他,胸大无脑的人总是容易感动:“安啦安啦!我信你的。我真的信你的!我家小然然哪怕杀光天底下所有人,也不会伤我一根寒毛的!”
  呃!鄙视下自己,说得好像很肉麻,不过.........喜欢就行。
  呵!
  曲然一阵轻笑,满心的沉重刹那间烟消云消。
  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妮子,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让人能瞬间感动。
  “可是,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到底让那个老女人强J了没有?”
  突然,怀中的小女人一个抬头,不满的说着。于是,正在感动中的曲然彻底的悲剧了。“噗”的一声,还没等他先喷,就有人先喷了。
  紧接着,一连串的笑意,便肆无忌惮的响起。
  “咦?你还带着人来的吗?好像是个女人啊?”楚流光正待伸长了脖子去看,便被他一把按了住,急切而又焦虑的说着,“丫头,千万记住我刚才说过的话。无论我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都永远不会伤害你的!”
  重重的在她傻乎乎的唇间用力的亲了一口........再一口,转身便闪到了一边。担忧的眸底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浓浓不安。
  楚流光呆呆的摸着自己被突然袭击的唇瓣,弄不清这是怎么回事。
  貌似是他第一次的主动亲她哎!感觉........还真不错!
  “呵呵呵!对于朕的男人,楚圣女就这么的渴求吗?”牢门再度开启,上官凰戏谑的笑意如同炸雷般响在耳边!
  什么?她........的男人?
  开什么玩笑!
  她转过头,狐疑的看向那个隐在淡淡黑暗中的男子,唇上仍旧停留着他的温热,但他的身形,却好像模糊了许多..........
  来不及细想,眼前牢门便突然大开,烛光亮起,她看到有无数的宫人跑进跑出,打地的放药的,点香的铺帐的........眨眼间,便将一个阴森灰暗的牢房布置得干净利索,虽不如皇宫那么富丽堂皇,但至少那满地的老鼠蟑螂的是不见了。如果还有什么美中不足的话,就是这牢里的空气不太好。
  楚流光撇撇嘴,有些猜不透,难不成,这牢房难道要变洞房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女总裁的终极保镖
“不许贴近我!” “不准睡,这是我的床!” “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太接近!” 林翰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未婚妻居然是个霸道女总裁......
拉姆哥
现代都市完结
特种官途
一个没有人事关系的装卸工,女朋友考上公务员马上抛弃了他,却是没有想到他也考上了公务员,奇迹般成为高官……
树海林林
现代都市连载
权与利
《权与利》以犀利的笔锋,敏锐的视角,以一名县委书记选拔之争为切入点,进行了一场各方势力的权与法、理与法、情与法的惊心动魄的较量和斗争。塑造了因坚守原则、清正廉洁而遭受利益集团的诬陷,却仍然默默奉献、对党和人民的工作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等一群共产党员的感人形象。该剧以大量生动真实可信的情节和细节,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绚丽风彩!
邵玉清、邵庆峰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