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四十章 奢侈的八珍汤

  “啊!厉行云!居然是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正当清平疑惑着怎么会突然出这样一个人的时候,楚流光从树后尖叫着跳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来人,直觉是以为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可是,那厉行云却是真真切切的站在眼前!哪怕他少了只右胳膊,断了只腿,眼珠子也瞎了一只,甚至连那胖胖的球一样的身体都奇迹般的变苗条了许多!但他,却仍是活生生的站在了她的面前!
  厉行云,仍旧是厉行云,不论怎么变,他都还活着!
  尤其,是那只仅存的眼底,怨毒的恨意几乎要把她生生撕裂!
  “贱人!你还没死,我厉行云怎么可能会死?!我变成今天这样,完全是你的杰作!不把你碎尸万段,我厉行云誓不为人!”
  眼见仇人在前,一腔怒火刹时沸腾,厉行云面色狰狞的吼着,仅余的独眼中满布血丝,分外暴燥。看来这些天,因为楚流光的致命打击,他的日子也是相当的不好过!
  楚流光一听就急了,“喂!你说话讲点良心行不行?你要不杀我,我会下那狠手吗?没他妈当场炸死你,是姑奶奶我手下留情!给脸不要脸的混蛋玩意!怎么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他妈都什么人?只许他杀人,不许她反击?天底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咳!丫头,杀手如果讲良心,还会平白无故的去杀你?”林若南懒洋洋的靠着树,不咸不淡的拱着火,狭长而又犀利的狐狸眼中抿着一丝淡淡的杀机。
  “废话少说!楚流光,我今天不杀了你我誓不为人!”独臂猛抬,厉行云咬牙切齿!两人旁若无人的冷嘲热讽,更让他残缺的身子一阵刺痛!
  一失足成千足恨。因为她,他在天杀宫的地位一落千丈!今天要不杀了她,难消他心头之恨!
  不死不休!
  “好了啦!你都第二次誓不为人了,我还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楚流光无奈的掏掏耳朵,感觉到站在这里很不好意思似的。
  林若南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喷了出来,清平的眼底也掠起一抹淡淡的笑,厉行云一愣,立时气得青筋乱跳,大吼一声便扑了过来。
  “啊呵!交给你了喔!”楚流光一转身躲回树后,与林若南待在了一起。清平无奈的迎上,霎时间斗作一团!
  林若南肚子里笑翻了天:“丫头好聪明啊!”
  楚流光下巴一抬:“那是!兵不血刃而为上策!”
  “呃,倒也是........聪明啊,是不会见你的血。”林若南摸着鼻子。楚流光白他一眼,啊?了一声,林若南抚额:“啊什么啊!快跑啊!”这小妞子该聪明的时候不聪明,不该迷糊的时候偏迷糊!
  “趁现在正乱着,还不赶紧闪人!难道你还真想着跟他们回流云宫去吧?”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她,若不是他行动不便,早就带着她跑了!
  当然不愿意.......
  “可是,你不能动啊!”楚流光犹豫着。以她这圣女身份回流云宫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他就不一样了。
  林若南脸色一柔,心底里暖洋洋的:“行了,你个笨丫头!都这时候了还管这么多做什么.......解毒需要一个过程嘛,等等,马上就会好的!当然了,为了你,我也不会死的!这辈子你休想嫁什么圣子。我可不许!”霸道的将她抱在怀里,轻点她的俏鼻。
  楚流光将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没听明白?”看她傻呆呆的表情,林若南忍不住白眼。
  楚流光老实的点点头,不是不明白啊,只是.......不知道怎么说。
  林若南咯吱一咬牙,真想......一口气亲死她!这个笨丫头!
  “你们两个谁也别走了!马上离开这里!”眼前一黑,清平一脸平静的望着他们,指尖的血色滴滴的顺着剑纹往下掉,厉行云那悲剧的身体斜卧在地,身下一滩血渍格外触目,这次是真的死翘翘了。
  林若南一声叹息,这个没眼色的,没看人家正在柔情蜜意吗?
  楚流光撇撇嘴,嘀咕着:“我倒是想跑呢,可我跑得了吗?”
  林若南愣了愣,忽然像孩子一般的抽了抽鼻子,傻傻的笑望着她。楚流光正欲说话,那刚刚跳出的两个闷嘴葫芦分别又跳了回来,一左一右站在清平两侧,三人各自一点头,清平道:“加快速度,立即离开这里!”
  天杀宫既然能找来这里,难保那上官凰不会找来。
  而当几人刚刚离开,上官凰的皇宫内侍也带着大批的弓弩赶到,却在看到满地的狼藉时,知道来晚了,立即马不停蹄的回宫禀报。凌幻空方少轩最后赶来,索性便一路追了下去。
  ........
  水月镇,虽不是返回流云宫的必经之地,但这里却有个水月客栈。
  将近正午的时候,客栈门前迎来了五位客人,其中还有一名女性,背上还负着一人。两人均是一身的破衣烂衫,满面污泥,看样子像是受了伤。另外三位虽然稍微好些,但也稍显疲累,明显是经过了一场大战。
  此时,时辰已至晌午,店内吃饭的人还是不少,见这五人进来,却仿似未见,各自安静的继续用着饭。
  “好奇怪的地方!”楚流光秀眉微扬,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林若南微微摇头,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店小二一溜小跑的上来,殷勤的询问。清平环视一眼店内众人,伸出两根手指:“两间上房!酒菜送入房间!”
  “好勒!客官这边请!”
  机灵的店小二瞬间喜得眉开眼花,这是来了贵客了呢。麻利的将抹布一甩,搭上肩头,头前领着上楼。清平却是淡淡一笑,侧身让开,玉扇一指:“妹妹先请!”
  楚流光一声冷哼,于是,店小二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穿着跟乞丐一般的女子,吃力的将背上的男人放下,一步一步的扶着上楼去了。心下虽然好奇得要死,但仍不敢多言。这个年头,祸从口出,而一看这几人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主。
  而引完了这几个奇怪的客人,店小二便闷头下去准备酒菜了。
  “今天先到这里吧!阿大阿二,出去买几身便衣!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回宫,我是少爷,她是小姐!”
  一进房间,清平转身吩咐着。一直跟在身后的两人同时应声,拉门欲出。
  “等一下!”楚流光出声叫住。
  欲出的身影停了下来,阿大转过身子,先看了眼清平,再看了眼楚流光,恭身退到一旁。
  “给他也买一身!”狠狠瞪了眼清平,双腿发软的将扶着林若南坐下,这才一屁股坐椅子上,喘口气接着说。
  凭什么他圣子就有手下人使唤,身为圣女的她就没有呢?
  阿大不吭声,将视线转向了清平,后者一笑,点头:“喔!倒是不好意思,把他给忘了!”
  “哼!我看我根本就是故意的!”楚流光冷哼一声,视线环扫一圈,一把将桌上的空壶提起,忽的便上了火:“这店就这么穷吗?小二!”
  清平摆摆手,阿大阿二躬身行一礼,推门出去。店小二一身惶恐的跑进:“这位小姐,您.......需要些什么?”
  “啪!”
  一巴掌盖在桌上,这一肚子的火它就不打一处来,“你们这叫什么客栈?一壶水都没有吗?欺负本姑娘没银子,还是欺负那个花大少他没钱给?!”
  “啊,这个........”可怜巴巴的店小二看一眼清平忽然泛黑的脸,忍不住就心下就一哆嗦,再看看因为愤怒而几乎暴走的某位大姑娘,一时间几乎恨死了自己这两条跑快的腿。
  他这是招谁惹谁了?闲着没事跑这么勤快干什么啊?顶雷也没这个顶法的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无论是这个叫花子姑娘还是那个神人的男客,都是惹不起滴!
  “噗!”林若南实在是忍不住了,啪的一拍桌子,笑得一对狐狸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乐不可吱,“哈哈哈哈!你,你这个丫头啊,你可是连损带骂的,全都捎上了。”
  楚流光美目一瞪:“谁说的!老娘说的花大少,难道就不可能是你吗?”斜眼一瞟那清平,就是看他不顺眼,怎么滴吧?
  清平冷哼一声,不知为何,看他俩你来我往的默契感十足,心下竟感微微的不舒服。
  林若南彻底乐了:“哈哈哈!是是是!可能可能!现在呢我就是标准的花花大少爷,你呢,就是标准的花花大姑娘!花姑娘配花大少,你觉得还可以不?”
  “哼!做梦你!”拉拉身上脏得不能再脏的衣服,忽然又想了一件事:“小二!拿洗澡水上来!本姑娘要洗澡!立刻马上!”
  “噢!好的好的,马上就来!”如蒙大赦般的店小二,擦着满头的冷汗转身就往外跑,不留神脚下一绊,“扑嗵”一下又摔了个嘴啃泥,哼都不敢哼一声的,爬起接着跑。于是,一连串开心的娇笑声,银铃般的追着屁股猛跑。
  清平泛黑的脸色略有缓和,若有所思的看着笑个不停的楚流光,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人还是那个人,她也还是那个她,但记忆中,似乎那个她又不是眼前的这个她。难道,在她离宫出走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一些事是他所不知道的吗?
  以前的她美则美矣,但却很冷。无论对谁,永远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也只有对那个该死的伪君子,才会开心的展露笑容。对于他,则是永远的冷漠,及厌恶!而他们这两个原本应该很亲密的圣子圣女,也便因此而渐渐的疏离疏远,甚至,几乎变成了仇人。但看眼下,她虽然也讨厌他,却是没了那一惯的清高之姿态。可到底是什么原因,竟是能将她改变这么多呢?
  百思,而不得其解。
  “少爷!”恰在这时,门外一声低沉而沙哑的禀告打断了他不断追忆的思绪,清平抬眼:“进来!”
  “是!”简短而有力的应着,阿大推门进来,将手中的衣服放到了楚流光面前的桌子上,便侧身退到了一边。这是楚流光第一次听到他开口说话,一直还以为他是个哑巴呢!
  “客倌,您的饭菜!”紧接着,阿二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脸小心翼翼的店小二几人,飞快的将手中提篮里的饭菜放下,逃命一般的便赶紧退了出去。那紧张的模样似乎屋里的几人是凶神恶煞一般。
  “呵!有那么可怕么?又不会吃了他们!”楚流光忍不住乐了,单手挑起桌上的衣服,鹅黄色泽,镂空锈就,看起来倒是上品。再往下看,忍不住抽眉!
  靠!
  这什么跟什么啊!怎么连抹胸亵裤袜子鞋子都准备得妥妥当当的?就差少个红肚兜了!哼的一声,嘴还没张,已有人代劳!
  “咳!清兄倒是有心了!准备得这般细致,却不知在下也是否有这等待遇?”林若南眼尖,一眼便看到了那带花边的抹胸,忍不住这醋意便冒了出来!
  混蛋!居然连丫头的贴身内衣都敢买!该死的!还让阿大阿二这两个闷嘴葫芦给捷足先登的摸了半天!真是清可忍而南不可忍也!
  “哥哥果然是疼惜妹妹!瞧这衣服准备的.......看来,平时也不少为姑娘们准备衣服吧?”楚流光说话更毒,她倒要看看这个清平来个什么解释!
  “啪!”手里的玉扇忽的打开,清平一脸沉静的抬眼:“怎么回事?”
  聪明如他,又怎么听不出这话里的言外之意?
  阿大头一低,“禀少爷!这衣物是锈房老板娘亲自打包准备!属下只是报了小姐的身高,年龄,其它一概不知!”
  清平摇扇看她,没有说话,只是那眼底的意思,傻子也明白。
  楚流光将嘴一撇,无赖道:“反正是没少准备!摇个扇子装什么风骚!”
  瞄眼瞪着那一桌子酒菜,纠结着到底是先洗澡还是先吃饭。
  “咔!”
  玉扇猛的打住,好像听到深呼吸的动静。
  阿大阿二低头退到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充耳不闻。林若南似笑非笑的拿过自己的那套衣服,看了看,还算满意,至少没有厚此薄此的只给他一件遮丑,里外倒也是全了。只剩下斗鸡似的一对男女,一个瞪着菜,一个举着扇,僵持着。
  呼!
  半晌,长长的吸气声淡淡的溢出,清平扇子一收,紧紧的捏在手中,听着像牙缝里在往外挤着笑:“走了这么久,也累了。先吃饭吧!”玉扇收了攥在手里,倒也不再摇了。
  “咳!是啊是啊!早饿了!先吃吧!”林若南斜靠着椅子打着圆场,楚流光听话的直接落座,飞快的气鼓鼓的一伸手先抓了只鸡腿抓手里使劲啃着。
  她决定了,先吃饭,再洗澡!
  “呃........”
  一脸黑线。
  几个大男人眼睁睁看着她三两口将一支鸡腿吞下肚,马上又瞄住下一个,却偏偏用着像是从泥土里扒出来的爪子一般,摸摸这个又摸摸那个,然后再挑个最大最香的抓起来往嘴里塞。再看那一桌子的菜,立时便没了食欲。
  “.......我不饿了。”喉咙里忽然发堵,清平猛的起身,索性眼不见为净的甩门而出!“阿大看着他们!阿二跟我走!”
  再待下去的话,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动手宰了她!
  “来!你也别闲着,吃啊?”朝着清平的背影扮个鬼脸,楚流光故意的高声叫着,林若南哭笑不得,阿大默默的跟了出去,可怜的阿二抬头看看,想说什么又不敢,硬是将一颗男人的坚韧之心,发挥得淋漓尽致!
  “呃.......丫头,你能不能洗洗再吃饭?”可怜巴巴的低头看看那黑乎乎的金黄鸡腿,再抬头看看满嘴流油的她,头嗡嗡的痛!
  这丫头绝对是故意的!
  “唔?洗手啊!好的!”嘴巴里又塞了颗鹅蛋,呜咽不清的说着,伸手就朝着那盆热气腾腾的八珍汤下了手。
  “这破地方,连水也没有,为了要保证饮食质量的完整性,所以只好拿你下手了!”稀里呼噜一通乱搅,想了想,干脆跑到床边撕了半拉的帐幔下来,揉巴揉巴扔到了汤里,再捞出来拧了拧,又在林若南目瞪口呆的目光中,不由分说的抓起他同样脏脏的一双黑手,使劲的擦着。
  “我说,便是那皇帝也没得这样奢侈的吧?”林若南哭笑不得,直觉得双手像生了针般的难受,却偏偏贪恋她难得的主动,也没移开,反而很享受。
  “哼!谁让他不给我准备水了!”楚流光理直气壮的说着,“我们已经好几天没填饱过肚子了,一定要擦干净啊,免得病从口入!要知道,手上可是有很多细菌的!”
  呃......
  崩溃!
  林若南无力的看她:“可是你也用不着浪费那盆八珍汤吧?其实我真的很想喝一些的。”
  啊?
  楚流光傻了,半晌,不好意思的道:“没关系的,再要一盆就是了。反正也不是我掏银子。对了,其实也没什么的嘛!你看我不是抓着鸡腿就吃了?不脏不净吃了没病。嘿,嘿嘿.......”
  什么叫做一颗老鼠屎坏了满锅汤?这就是!
  于是,这一桌酒菜,叫了个第二遍。而酒足饭饱之后,一整个下午,楚流光便泡在浴桶里.......睡着了。
  这一路的奔逃,实在是太累了。
  当清平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直接一拳把墙打了个窟窿。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妻子的背叛
别人都羡慕我找到一个绝美老婆,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的头上已经绿了很久。
风雨霜雪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商海风云
一个夏日的雨夜,他救了熟睡的女领导,本以为是一段奇缘,不曾想却惹上了一身麻烦,更可怕的是,竟然落入了一个精心打造的圈套,让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没根基,没靠山,没人脉,没资源,一个农村走出来的打工者,一步步走向人生的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凶猛男助理
方长来到衰败的机械厂当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一不小心成了女厂长家的私房高手。隔壁的俏寡妇天天惦记;厂里的女大学生非常眼馋;来自少妇不断的撩拨…… 美女还有五秒抵达战场,方长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猪的理想大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