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三十八章 噬心毒

  “感觉怎么样?知道是中了什么毒吗?”
  摆脱了上官凰的追兵,楚流光暗松一口气,立即从身上撕下一块布条,将他那受伤的胳膊拿了过来。
  “嗯,不知道是什么毒,不过,这胳膊现在大概是不能用了。麻得厉害。”任凭着她将那条胳膊缠得跟个粽子似的,林若南笑呵呵的说着。楚流光哼一声,用力的打个结,“都这样了,还有心情笑!”
  林若南用另一只好手摸她:“乖!只要有宝贝在身边,便是下刀子,爷又怕它什么?”
  “哼!我不甘心!”随手往火堆里丢了根柴禾,大大的美眸里满是冷色。忽又一拧眉,狠声道:“那个该死的女人!三番两次的害我,下次再让我看到她,非剁了她不可!”
  越说越气,索性“噗!”的一下,将手里正在一根燃火的木棍用力的插在地上,就仿佛插进了那个女人的P眼里一般,又狠狠的转了两转,一抬眼,见他正似笑非笑的看了过来。
  “怎么了?你在看什么?”用力插地的手掌忽的发烫,急忙起身,脸色通红的将他扶到一侧的树旁靠着坐下,轻声道,“你要觉得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知道吗?”
  “呵!当然了!”林若南咧嘴一笑,感觉到手臂上的麻木,似乎正往着整个身体里去了。现在几乎是半边身子都难以动弹了!
  “怎么?毒性这么烈?”察觉到了他的僵硬,她俏脸变色的问。他微一摇头,笑着道,“没事!丫头,能不能去找点野果回来,也好充充饥!这肚子,实在是饿了啊!”
  有她在这里,他无法静心逼毒,只好将她支开了。
  楚流光听话的走了,临去时,还特别的交待,如果感觉不好的话,就使劲喊她,林若南乖乖的点头,目送着她离去。
  而等到她的身影终于消失的时候,他才忍不住身子一软,无力的靠在树身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掠入眼底。
  将她支开,不是解毒,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而此毒,根本便不是毒!若是他没猜错了话,却是那西疆特有的奇蛊,噬心蛊!
  噬心蛊,名符其实,以血养蛊,以心养成!中者最初时会全身发麻,稍后便又会跟常人一样,但每逢十五月圆,血液中四散的蛊虫便会聚集在一起,通过其寄主,吸引日月精华,令寄主痛不欲生。直到蛊虫中的王者长成,吞噬掉其它蛊虫,最后一步,便是吞掉寄主之心......至此,惨死!
  而这其中的缘由,林若南虽然知道,却是并不想告诉她的。因为一旦中了这噬心蛊,便是生死一线,偶尔活下来的寥寥数人,也只得惨度晚年,过早死去!所以,从一开始,林若南就不打算着将此事说出了。
  他怕死,他也不想死,却是.......别无他法!但相比于死来说,他却更怕她担心,怕她发狂,更怕她.......自责!
  “咦?怎么样?你将毒逼出来了吗?”沉思间,她已回转,手心里捧着几枚尚未长成的青涩果实,看起来就觉得嘴里发酸,可这个时候,也没别的办法。
  他收回思绪,看着她担忧的脸色,心头忽的一暖,暂且放下了心中的惆怅,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笑着:“好多了!你采的什么果子?乖!过来坐。”
  “嗯!”
  见他没事,她也终于松口气,乖乖点头挨着他坐下,又小心翼翼的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挑了个舒适的位置待着,一回头林若南已经凑到她的耳旁,用力的深吸口气,打岔着自己心底的酸楚:“嗯,真香.........你刚刚问我在看什么是不是?当然是在看我家丫头啦!我家丫头这么漂亮,连插火棍的姿势,都很漂亮呢.......”
  双眼眯起,一副陶醉至极的模样,楚流光脸色一红,心跳的打他一记:“讨厌啦!人家现在.......”纠结的拉扯身上的衣服,半晌,垂头丧气的道:“你骗人!跟个叫花子似的,还好看个屁!”
  耶!有门儿啊!
  眼睛忽然泛亮,悄悄的再往她身边蹭蹭,“咳!当然好看啦!丫头,给我抱一下好不好?”
  “干嘛?”警惕的忽然跳起,下意识摸着发红的唇瓣,瞪着他:“你休想再占我便宜!”莫名的想到秦香楼里那个火热的吻,忽然有些慌乱。
  抬头看天,似乎夜色正浓,树影婆娑,皎洁的月亮如同一面大大的银盘一样的高高的挂在天空,正是十五月圆,也正是胡思乱想的最佳时机呢。
  “没有啊!只是想抱抱你.......”林若南看了看,眉头一抽,却仍是嘻皮笑脸将的不安份的爪子爬了上来,可怜而又委屈的抓着她的裤腿,“你看,我都受了伤,还中了毒.......”欲然欲泣的狐狸眼迎着清凉的月光莹莹的闪着狡猾的色彩,可怜巴巴的看着她,就如同一个得不到糖吃的小孩一样。
  楚流光忍不住呻吟一声,抚额。
  “好吧好吧!只许抱抱啊!要敢动别的心思,别怪我......哼!阉了你!”最受不了这样了!却是二指伸出,又用力绞合,凶巴巴的威胁着。林若南忍不住腿间一凉,苦笑着点头。楚流光这才磨磨蹭蹭的坐了下来。立即的,便感觉腰间两条如蛇般的臂膀飞快的溜入,贪恋的搂紧。
  “呼!真好!又能抱着丫头了!”他淡淡的吐气带着浓浓的满足,侧首靠在她的肩窝里,抱着她,就仿佛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好了啦!这么大了,跟个小孩子似的!对了,到底你的毒有没有办法解?”忽然想起他身上的毒,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没道理那个恶毒的坏女人会这么容易的放过他们?
  “我,没事!抱抱就好了!”仍旧是风淡云轻的说着,甚至为了让她放松,更是放肆的伸出舌头,轻舔着她裸露的脖颈,满意的听到她低低的抽一口气,正欲再继续下去,却忽然心头一声巨响,“哇”的一口黑血喷出,刹那间脸色煞白。
  “若.......若南!”愣愣的看着喷了满身的黑血,楚流光惊叫着急忙转身,抱了他,却见他脸色发黑,一些米粒大小般的突起,在他的手间,脖间,所有凡是以看得见的地方,此起彼伏,仿佛有什么东西要深深的钻入,更要不顾一切的钻出一般。大惊之下,急忙探指察他的鼻间,忍不住浑身一震!
  气息竟异常的微弱。
  “该死的!不会真就这么挂了吧?”楚流光慌了,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怪毒?怎么跟活的一样?
  “若南若南!你可千万要撑住啊!你若死了,我可怎么向你表妹交待?”手忙脚乱的胡乱拍着他,嘴里说着表妹,自己的心却是鲜有的疼了起来。
  妈的!
  面对这么一个如此惫懒的家伙,她居然是动了真感情!
  可是怎么办?也不知道他中了什么毒,连下手都无法下手。手中的紫晶曜倒是能解毒,可那也是只针对自己!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了不成?
  一时间,竟是满脑子的手足无措。明明知道救人的办法,可这办法竟是完全无法行施!就像是空有一把宝山的钥匙,偏偏找不到锁孔一般.......堵得心里发慌。
  “呼!”
  不过过了多久,或许大概有一个时辰吧,楚流光几乎把双眼都哭肿了,怀中的男人才悄然一动,急忙低头看去,林若南强撑着一张苍白的笑脸,抬眼看看天色,血色的唇角微微上扬:“丫头,没事的,死不了的!”
  这噬心蛊毒,果然名不虚传!初次发作便如此难受,那以后呢?
  “你.......都这样了还叫没事!”看他强撑的脸,也不知打哪儿来的一股子心酸,眼泪再度便落了下来,哽咽道:“若南,真的不要吓我!不要死,真的不要死!”
  呜呜呜!他这一番跟死人一样的毒发,差点要吓死了她。若不是看他还有一口气,她真的以为他完了!
  “呵!咳咳.......死,死不了的!还没有娶了丫头做新娘,怎么能死?丫头.......真的好香呢!”侧头冲着她的怀里又深深的嗅了一记,他带着浓浓的心酸却是撑着笑意的调逗着她。一切只为她的眼泪。
  楚流光又气又恼,偏又不敢动,眼泪流得更凶:“你混蛋!都这样了还忘不了调戏我!你你你........”
  一连串“你”说下来,却不知接什么才好。
  “放心吧!祸害一般能活千年的!”林若南笑着努力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楚流光鼻子一抽,带着哭音道:“可是......我怎么看你像回光返照呢?”
  “噗!”
  .........
  同一时间,上京皇城,红袖宫内,上官凰一袭华衣罩身,极尽风情而又慵懒的半仰半卧在金丝锈就的凤榻之上。在她的眼前,躬身半跪的却是最近传说最多的新晋宫主,大红人红袖宫主。
  这两日,关于这个曲宫主的传言可谓相当的火爆。而自从碧落宫在新婚当日传出一连串的怪事之后,曲然的名头不仅没减,反而更是激增到一个相当高的高度。尤其是当朝女皇竟然顶着他“妖孽”的名声,不顾一切的让他主掌红袖宫,更是激起了天大的涟漪。甚至更有数名元老联名上书,要求诛落此子!偏是女皇陛下爱护的紧,反倒是把那几个上书的老臣子气了个半死。
  对此,上官凰颇不以为然,曲然,更不以为然!
  便如同现在一般.......
  “怎么?一夜夫妻百日恩,曲儿是对朕的床技不满意吗?可昨儿个的洞房之夜,朕看曲儿可是热情的很呢!”长长的发丝披散了下来,一半披在背后,一半散落在胸前,尽显着激情后的余热。上官凰就这么懒洋洋的侧卧着,把握着掌间的一抹翠玉,懒洋洋的说着,懒洋洋的看着。仿佛对于眼前之人,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纵然她儿女已成人,但时间的流逝仿佛没有在她在的脸上留下任何丝毫的痕迹,更像极了一条十足的美人蛇,腰身柔软细腻,充满光泽,充满诱惑,更是充满了重重危险。而她华丽的衣内里更是什么都没有穿,玫红的凸起坚硬的顶着柔软的布料,因为侧卧而备受挤压的双乳,则便是很自然的挤在一起。深深的Ru沟纤毫毕现的裸露在眼前,托着她惫懒的酥胸越发的诱人。再配上她娇媚的嗓音,迷离的眼神。而这样的女人完全就是造物主特别造就的一个逆天的尤物一般!
  男人只要看到她,便先硬了三分。
  但是,却不包括地上的这个人。
  曲然单膝跪地,赤赤的上身满是玫色的唇印,淡泊而安然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淡淡的道:“她在哪里?”
  “啪!”
  指间翠玉骤然暴裂,上官凰猛然起身,凤眸噬血:“休想!上穷碧落下黄泉,便是她有幸生还,朕也绝不允许你们再相见!来人!”
  清莲小步跑进:“陛下!”
  上官凰袍袖一甩:“传旨,昭告天下。鉴曲宫主助朕除奸有功,特赐大宫主之位,位升后宫之主!另外,立即缉捕毁灭三才镇之漏网之鱼,格杀勿论!”
  “你!”
  跪地的身影一个寒颤,不敢置信的双眼充满了震惊,与绝望!他好像看到,自己掉进了一个深深的漩涡中,无力自拔。
  而上官凰此举,无疑是将他与她,绑到了同一条战船上!自此,他与楚流光便是敌人!
  “陛下!”
  忽然一道身影匆匆的跑进,在看到跪地的曲然时,明显的欲言又止,上官凰轻笑:“无防,说吧!”
  “是!陛下!属下按照陛下旨意赶去城外荒郊,果然有所收获。只是,还是让他们给跑了。.......潇队长也不幸被俘,下落不明。不过,那林若南却是中了属下一记,中了噬心毒!”来人微微低头,略显惶恐的禀报着。正是上官英,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回宫中,却不敢有多大的耀功心思。
  “哦?她果然还是活着出来了!倒真是命大!”贵气的凤眉微微上挑,揉捏着并不纠结的眉心,视线转向曲然,娇笑声声,“如你所愿,她活着出来了,只是........你以为她会逃出朕的手掌心吗?”唇角微微上扬,再度转回上官英,笑意不减,“小英子,此事你已尽力,下去领赏吧,至于那潇队长........此事,朕会跟秦宫主细说的,相信秦宫主也不会为难于你的.........”
  上官英千思万谢离去。上官凰凤眸轻眯,笑音叮咚:“呵呵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流媚儿,既然你的圣女这么命大,那么便先活着吧,朕倒要看看,这紫晶曜会不会能让你得到这整个天下!.......至于林若南嘛,呵呵!反正一时半会也死不了,却可以正好用来做做文章呢!”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战龙”老大隐退当司机,本想享受太平生活,却不知女人比敌人还可怕。女总裁、女老师、女警察、女秘书……美女虽然养眼,数量太多全是麻烦。
黑夜不寂寞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