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三十七章 脱困

  林若南此话毫不客气,潇潇强作的笑脸,也终是再笑不下去。楚流光饶有兴趣的看着她的脸色慢慢转青转白又转红,最后又转成生锈的铁色,大感快意。
  “林王爷,你终于还是打算要护着她了吗?上穷碧落下黄泉,我现在只想说,你们怎么不死在里面呢!要是你们都死了,那该多好啊......少爷,也不用再愁,潇潇也不用发愁.......可偏偏,你们为什么还要活着!”一眼一眼慢慢看过两人,潇潇慢慢悠悠的说着,像是在跟自己的情人说话一般,生怕惊扰了什么,却是忽然又歇斯底里的吼着,将两人吓了一跳。
  那怨毒的目光尤其是要将楚流光要穿个千疮百孔。
  楚流光心中一怒,气道:“哼!你死了我都死不了!你还是省省心吧!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干什么非要去GOU引男人呢?真替你悲哀!要我是你,羞也羞死了,亏你还活得这么好好的!我真替你感到脸红!”
  论嘴毒,谁又能比得上楚大小姐?三两下便从潇潇的话里推出了个大概,却原来是单相思啊!活该!
  “啊!闭嘴!你给我闭嘴!公子说了,他只喜欢我一个人!你凭什么这样污蔑我?凭什么?!啊!就算那上官凰她也不行!不.......啊!”潇潇果然暴走,失去理智的狂叫着,在说到上官凰的时候,忽又吓醒了,可为时已晚。
  不用回头,也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那队男人那不善般的割在她的背后,几乎要将她碎尸万段!
  刹那间,一地静寂。
  没人说话,达到目的的楚流光自然也不开口。只是一脸笑嘻嘻的看着,幸灾乐祸!林若南翻了个白眼,也冒了一身的冷汗。
  妈呀,这个小姑奶奶是从哪里学来的这般刺激人的混话?太.......可怕了!
  半晌,身后一人终于上前,不屑的提醒:“潇队长,你还在发什么愣?陛下有令,凡是从这里走出之人,一律杀无赦!”
  “是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又是谁?”潇潇松口气,眉头一皱,看着那说话之人,正是先前杀掉苏风时,冷眼看她之人。然而此时刻,却是充满了厌恶的鄙夷!
  此种女人,竟要跟女皇陛下抢宫主吗?开玩笑!
  忍不住一声轻笑,傲然说道:“回潇队长。属下上官英。潇队长带队出发时,陛下曾授属下密令,凡从此墓走出者,一律杀无赦!”
  “上官英?你是皇族之人?”潇潇惊讶的叫着,明显的感觉到了不安。
  “是!蒙女皇陛下垂青而赐于上官之姓。一日为皇族,便终生为皇族!”上官英,挺胸抬头,从骨子里流露出的那份高傲便仿佛自己就是女皇一般!又岂是她区区一个婢女所能比拟的?便是她此刻是带队之人,也一样的让他看不起!
  咯吱!
  潇潇将手握得死紧!
  她很讨厌这种感觉!面对上官凰她无法反抗,可是面对区区这么一个赐姓的奴才,她真是厌恶至极!所以,她张口就来,毫不给面子:“喔!原来也只不过一条狗而已!”
  “你说什么?!”上官英怒了。平时一报出这个名字,闻者无不恭敬有加,今日竟被这么蔑视,还真是头一遭!“潇潇!若你知趣,便立即动手杀了这一男一女!否则,苏风被杀的事,我会一无遗漏的禀告女皇陛下!”
  威助,这是CHI裸的威助!
  潇潇脸色阴沉,飞快的转着念头。楚流光乐呵呵的看着这一幕,小手拉着林若南的大手,嘿嘿的笑:“打吧打吧!狗咬狗一咬毛,都打起来才好呢!”
  “你呀!唯恐天下不乱!咳,丫头,给我抱抱好不好?”爱怜的捏下她的俏鼻,林若南宠溺的道,忽又想到之前的那深深一吻,忍不住的又蠢蠢欲动。
  “去你的!脑袋进水了吧?都什么时候了还抱什么抱!你还真当人家会善心大发的放过咱们吗?”鄙视的打落他,眼睛一转,又瞄了过去,嘴里嘟囔着怎么还不打之类的话,怎么看怎么是一搅屎棍子。偏偏这棍子还娇艳得很,不仅不臭,反而挺香。于是林若南就很郁闷的纠结了,摸着下巴不耻下问的道:“呃,宝贝,脑进水是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么?”眨巴眨巴眼,疑惑的将视线撇向他。后者赶紧点头,即使他狡猾如狐,面对如此怪异的盘问,心里也总是会有点发毛的感觉。
  “嘻嘻!好吧,那我就告诉你。见过猪下水么?”小脑袋彻底转了回来,大大的美眸里满是算计得逞的奸笑。
  “啊......见,见过!”愣愣的点点头,林若南给她笑得有些发慌,愣是想不明白这个小妞怎么会如此古怪。
  狠的时候比谁都狠,奸的时候也比谁都奸,心情变得比天气都快,差不多快成百变公主了!
  旁边的潇潇终于跟上官英达成了暂时的统一。两人谁也不再吵了,打个眼色,似乎要趁机动手。林若南嘴角含笑,仿若未知,仍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期待着她的解释。
  “嘿嘿!猪下水里面装着什么,进水的脑袋里就装着什么!”楚流光嘻嘻一笑,便见她眼珠子一转,又生怕他听不懂似的,特意又加了一句注解,“就是猪巴巴啦!”
  “咝!”
  林若南倒抽一口气,瞠目结舌的瞪着她,哭笑不得。知道她不会说什么好话,可这也太恶心人了。
  “你这丫头,敢情是转着弯的骂我呢!”伸手弹她额头,却被她咯咯笑着灵敏的躲开。林若南随着伸手挠她,无意中便露出了身后老大的一个空位。
  潇潇眼睛一眯,咬牙低喝:“上!”
  就是此时,就是现在!不成功,便成仁!哪怕上官凰真要杀了她,她也要为公子除去这个女人!
  “算你知趣!”上官英抽刀扑上,顺便鄙夷的扫她一眼。还以为她多么有骨气呢,原来也不过如此!
  “呵呵!想跑?跑不了的喔!”面对着突然暴起的刀光剑影,林若南不但不惧,反而还伸手将眼前的小女人抓在怀中,顽皮的挠着,“惹了祸出来就想跑,哪这么便宜的事?”
  楚流光左躲右闪,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好啦好啦。人家不敢啦!别闹,再闹出人命了!”
  “呵!出人命也不关咱们的事。来来来,让爷好好看看,饿了这两天,丫头是不是瘦了!”一双大手将四处躲闪的小女人狠狠搂在怀中,上下摸着。却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脚下微动,横移了几步,恰巧便避开了上官英的必死一击。
  “呼!”
  上官英一刀落空,立即变招,手腕一翻,斜着便又削了过去,又连连招呼其它人呼啸着扑上。
  林若南眼神一凛:“找死!”
  怀搂着楚流光足尖一点,倒射着又退回了墓穴洞口。抬眼一看,潇潇那个女人竟然悄悄的退了开来,一脸冷笑的看着这边,显然是存心不良!
  “哼!不知死活的女人!”眉头一皱,真是怒了。一次又一次,当真以为他不敢杀她么?
  而林若南这一道毫不遮掩的杀意,后者也是瞬间警觉,悄然迎上的目光中带了些许忌惮。但随之却是红唇一动,振臂娇喝:“他们已被困在地底两日,没有多少力气的。杀了他们!女皇重重有赏!”
  “该死的!”楚流光狠狠的瞪她一眼,先前被重见天日的喜悦所忽略的肚子也不适时机的响了起来,随之而来的更是一种天昏地陷般的饥饿。
  “有我在,不怕!”林若南轻笑着,身形一晃,便已脱出了上官英等人的包围圈。楚流光眼睛立时瞪得老大:“这......传说中的凌波微步?”
  金庸祖师中的武侠经典,天龙八部的招牌特技,凌波微步?
  而她这么突然一咋呼,林若南霎时有点分神:“什么凌波微步?”脚下忽然错乱,轻松飘逸的身形霎那间有些停滞。趁此机会,上官英追上,林若南翻个白眼,避无可避的索性伸手去挡,哭笑不得的道:“拜托啊!没事别乱叫行不行?真的会死人的!”真搞不懂这小妮子。说她笨她有时候比谁都聪明,说她聪明吧,这个时候偏偏给添乱!真是无语!
  “呃,不好意思!我只是.......呃?你受伤了?”视线落到他左臂上的一团腥红,娇美的瞳孔便冷了起来,敢动她的人!找死!
  一回头狠狠瞪着上官英,直把后者瞪得毛骨悚然,手中的刀举起来愣是没敢落下!
  “不防事的!呵呵!回去告诉上官凰,今日的此番大礼,他日本王必定加倍奉还!.......”趁着这一瞬间,林若南飘逸的身形此起彼落,像一只游戏花丛的白蝶般,带着楚流光兔起鹊跃,不出片刻,便将上官英等人远远的甩在身后,人已走,却话语长留!
  “蠢货!还不赶紧去追!”身后一声娇喝,潇潇几乎是跺脚怒吼,恨不得能将上官英五马分尸了才好。
  这可真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且不提楚流光的圣女身份,便是林若南可是玉凤异姓王最看重的王位继承人,今日要真让他跑了,他日会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便连带着公子,也要遭殃!
  “哼!刀上有毒,他们是跑不了的!倒是你,还是先考虑考虑自个吧!”身后一声冷哼,潇潇急怒的脑子瞬间清醒,猛一转身,上官英正一脸淫笑的向她逼进。
  “你想干什么!”心中陡然一沉,下意识后退一步,忽然察觉不妙。
  “哈哈!想干什么,潇潇队长难道不清楚么?兄弟们长年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亡命奔波,可是好久没上过女人了呢!你们说,是不是啊?”上官英大笑着,立时引起底下一片哄笑。
  “哈哈!是啊是啊!好久没玩过女人了!早忘了什么样了。”
  “嘿嘿嘿!瞧这小娘们细皮嫩肉的,滋润得挺不错嘛!”
  “你知道什么呀!再不错,也怕是会变成一鬼喽!”
  .......一群人,你一言我一语,一个个歪个脖子脸带淫笑的上下看着她,更甚至有人干脆将手中刀剑一扔,直接朝着她搓着双手就往过扑。
  看来,刚才污蔑女皇的话语让这帮男人都有点暴怒。
  “咯吱!”
  满脸怒气的看着这一幕,潇潇猛一咬牙,也知道是自己失言在先,忍不住浑身颤抖的几乎气炸了肺:“你......你们混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紫色的披风一甩,慌不择路的扭身便跑!
  好女不与群男斗!该死的!而一想到要被一群男人轮J致死的悲惨下场,就恨不得当场咬舌自尽!却更恨自己的祸从口出!
  “哈哈哈!怎么个不放过我们法?”顺手将披风一卷,上官英戏谑的一声大笑,合身扑上。慌乱中,潇潇又羞又怒,反身就是一掌。却不料上官英根本不接这一掌,直接侧身闪开,“啪”的一巴掌,狠狠甩出,刹那间眼冒金星的摔倒在地,直觉得整张脸都瞬间滚烫又麻木了一般,半晌未曾起身。
  正欲嗷嗷叫着扑来的众人,冷不防见此一幕,急忙停下了身形,个个眼色骇然的看着。却是对于地上的女人仍旧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相反,眼底的急色之欲,却是越来越重。
  女人越狼狈,便越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自然,如果这个女人很让人可恶的话,也就越能激起男人的施暴欲。
  可怜的潇潇,明明能察觉到这一丝的敏感,但浑身上下愣是没有半点要爬起来的力气。由此可见,这一掌用力之大,几乎是倾尽全力!
  此时,她真的是害怕了!
  “哼!知道是为什么吗?”沉然敛去脸上的**,上官英阴冷的问。一步步走向那个无力蜷缩在地的娇小身躯,目中满是狠戾!
  “你一无功二无禄,充其量也便是秦宫主身边一只长得比较好看的狗而已!你以为你凭什么能当我们的队长?苏风,也是你能杀的吗?至少他会讨得陛下欢心!而你呢?贱人!陛下委你如此重任,你竟是如此污蔑陛下,哪怕你死上个千百次也不足抵消你的狼子野心!”狠狠一脚踢出,将俯卧倒地的潇潇硬生生又踢了个跟头!
  “呜!”
  喉咙突然一甜,猛然一口鲜血喷出,仔细看,竟是还有着几颗带血丝的牙齿!
  “咝!”
  周围一圈冷气同时倒抽,面面相觑的看着面色阴寒的上官英,忍不住头皮发麻。
  咳,貌似这虐,好像也太重了些吧?甭说是个女人了,便是连他们也禁不起这一巴掌的说。
  话说这潇潇也是个狠人。“噗!”的一张嘴,将其余残留的血渍狠狠吐出,又用力的擦了擦嘴,感受着阵阵痛麻的整个脸颊,用着歇斯底里的漏风嗓音吼叫着:“他该死!他该死!所有凡是污辱公子的人,通通都该死!........噗!咳咳咳......”
  用力过大,以至于又咳出几口血。
  “那陛下呢?又是为什么?”上官英略显怜悯的看着,摇头道:“你真是,死不悔改!”
  手一挥,一群如狼似虎的男人,嗷嗷怪叫着扑上。潇潇神情一怔,绝望的闭了眼,任凭着这一堆欲火旺盛的男人,将她尽数吞没........
  在这一刻,她不是女皇,却胜似女皇!却唯留一份愧疚残存于心间。公子,是我害了你啊.......
  ------------------------------
  而此时的上京城,各路人马均已至齐。无论是流云宫,还是天杀宫,或者是皇宫内侍甚至是舒晴公主本人,连同驸马爷凌幻空,甚至是最初走散的方少轩摇光靳清玲等三人,都或明或暗的,疯了般的寻找着楚流光,以及林若南.......
  “这么说,你确定这些日在皇宫之中没有发现她的踪迹?”轻轻捏碎了手中一枚玉珠,凌幻空半眯着眼睛,妖孽的容颜格外沉凝。
  因为楚流光的闯宫失踪,他几乎快要暴走了,却必须得要逼迫着自己冷静着。否则,要想救人,根本就是一场空谈!
  “是的,少爷!小的买通了宫里的一名公公,打听到的。这两天,皇宫天牢没有任何新增女犯,也没听说有什么异常,倒是.......”这名前来禀报的上京眼线吞吞吐吐的说着,小心的看着面色不佳的凌幻空,不知道接下来的话,应不应该说。
  “有什么事就说吧!越详细越好!我要知道所有的一切!”凌幻空看了他一眼,说道。那人点点头,还是小心的措了词:“是这样的少爷。小的在皇宫里打听到,楚姑娘不止是闯宫那么简单,好像还把晴公主.......晴公主.......”
  “说!”越见吞吐,越觉反常!
  “是!”那人立时沁了满头的冷汗,眼见凌幻空逼得紧,索性眼一闭,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小的听说是楚姑娘不止把晴公主给扒光了衣服吊了起来,还留了污言辱骂女皇陛下是**荡夫,人人可尽,为此女皇陛下肝火大动,更是将皇宫里所有知道此事的太医宫女全部赐死,无一幸免.......”
  一口气说完,吓得大气不敢喘,心里倒是挺佩服那个楚姑娘的,居然敢在女皇头上动土.......
  “啪!”
  端茶进水的手掌猛的用力,凌幻空一脸痴呆的听着这突然传出的爆炸信息,一口气没上来,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等到一回神,却是发现手里的茶杯,已被他捏成了碎渣,满身满地的水渍,映着他本就阴郁的脸色却是精彩万分。
  而直到嗓子里的那口气实在是憋的受不了了,这才终于是“哏儿”的一声急喘,想笑又笑不出,想怨又怨不起,直把个一世妖孽凌幻空气得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剩下那第三佛直接一头撞死了去!
  天杀的个惹祸精啊!你你你.......你扒光了公主也就罢了,你竟敢还去招惹上官凰?!你可还真是老寿星吃砒霜,真活得不耐烦了吗?!
  “方少轩!方少轩!你他妈的个混帐玩意!给老子滚进来!”眼角黑衣一闪,立时那满肚子无处发泄的怒火立时便有了缺口!冲着门外就是一顿咆哮。可怜方少轩好不容易才与这凌大少联系上,刚露面就被骂了个狗血喷头,还大气不敢喘唯唯喏喏,一副您老说啥说是啥的乖孙子表情。那满身的惫赖劲,让本来打算着要亲手掐死他的凌幻空直接无语。
  估计就是再骂下去,哪怕真把他掐死了,这小子肯定也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惫赖架势。或者还会伸脖子给你,再主动的提供双手来确保你能很痛快的掐死他!
  想想,就连冲他吐口水的心思都没有了。
  “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她现在人在哪里?”疲惫的揉着眉心,从接到他来信到现在,已经过了两日时间,说不担忧是假的,可真要着急,这人又在哪里?
  “呃,这个,最近两日,我也打听到一些消息。”眼前一暗,方少轩讨好的跑到身后帮着捶起肩来,凌幻空哼了一声,微微的闭了眼:“继续说!”
  “嗯嗯!事情的经过是这个样子的。我们在蝴蝶谷查到曲然是被人带进了皇宫,所以便决定要到上京先看看情况。可谁知道,一进上京城就碰到了正好返程的晴公主。于是,这人群一乱,我们便全给冲散了........”小心翼翼的斟酌着用词,方少轩也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疏忽大意了,所以倒也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讲得清清楚楚。
  “然后,等着人群散过,我还是找不着人。想了想,估计她要救人,肯定是要进皇宫的,于是就守在宫门口,可还是晚了。当我得到确切消息的时候,她已经进宫了........这后来的事情,你也就知道了。”垂头丧气的将事情的经过重复一遍,更是着重的将林若南点了出来,极力说服着那妞不是一个人,身边还有个比他方少轩同样不次的高手在保护着她。凌幻空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但方少轩却是已经懊悔得快要死了,也心虚得要命。
  当初要不是他存心想看那晴公主长什么样,也不至于会把楚流光这个大活人给弄丢了!以至于后果严重到这种地步!
  “嗯?怎么不说了?你有事在瞒我?”半晌听不到身后的人说话,连肩头按捏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凌幻空忽的回头问着,方少轩一惊:“啊!没有没有!我是在想,那丫头现在应该在哪里?”
  凌幻空的整副心思立即被转移:“那她到底在哪里?”
  呼!
  方少轩暗松一口气,飞快的说道:“我想想啊,据说她跟林若南是在碧落宫同时失踪的。而皇宫里却在这之后没有传出任何有关他们的消息,却又马上派出一队皇宫侍卫星夜赶往城外,据说是守什么墓出去了........所以,我大胆猜测,这个会不会跟他们的失踪有关?”
  凌幻空眼睛一亮:“你是说?”
  方少轩点头:“对!上穷碧落下黄泉,我总觉得这句话别有含义。否则,为什么那一晚女皇的纳妃之夜,硬生生改到第二晚?”转到他面前,拉椅子坐下,论起推测来,方少轩的脑子转得飞快。
  “什么?纳妃改到了第二晚?”凌幻空忽然脑子不大够使。明明感觉有东西要跳出来,却偏偏的被一层迷雾给挡着,怎么都看不清。
  方少轩疑惑的看他:“怎么了?今天都已经是第三天了,昨晚的时候,那皇宫好热闹呢,据说.......”话未说完猛的起身,“空空!我知道哪里不对了!难道你是怀疑曲然跟上官凰联合起来故意设了个陷井等小光那傻丫头来跳?”
  凌幻空不说话,只是轻轻的点头,眉间一层冷意渐渐冻结成冰:“可是,若真如此的话,那原因到底是为什么?”
  最令他想不通的,便是这一点!为什么那上官凰非要置她于死地,为什么那曲然,也要尽力配合?为什么他们都要那傻丫头的命?天杀宫如是,上官凰亦如是?!
  “因为.......我猜着,大概是因为紫晶曜!”
  “什么?紫晶曜?不可能!我遇到她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除了一件破衣服,便身无分文怎么可能会有紫晶曜这等逆天的宝贝?这不可能!”凌幻空很激动!虽然说只这一个理由便足以让上官凰对她出手,可问题是,这不可能啊!太匪夷所思了!
  说起这个,方少轩忍不住苦笑:“可那是事实!我亲眼所见,那紫晶曜仿佛是在她身体内蕴藏着一般,突然便出现在了她的手腕上!”
  凌幻空彻底惊呆!
  他相信,方少轩绝对不会拿这样的事情来跟他开玩笑,可他仍觉得不可思议!
  “所以,我认为,既然上官凰有如此动作,也不管是出于什么途径,那么很有可能,小光会在城外某处露头!”
  最后结论,方少轩一锤定音!
  而几乎是同时,不论是天杀宫流云宫,还是摇光与靳清玲,尤其是上官凰,都非常目标明确的做出了这个决定。
  也是,顺藤摸瓜,谁不会?且看螳螂捕蝉,谁是黄雀吧!
  而正于处口浪尖上的楚流光与林若南两人,却是对于外面的惊天波澜,一无所知。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妻子的背叛
别人都羡慕我找到一个绝美老婆,可他们不知道的是我的头上已经绿了很久。
风雨霜雪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大亨
走一步,看两部,谋三步,步步惊心!看他如何披荆斩棘,红颜相伴!
苍白的黑夜
都市其他完结
绝路通途
逛街都能捡着大美女,岂料此美女竟……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最强上门女婿
偶然成了天南第一美女的老公,天南第一豪阀的上门女婿,叶风本以为从此过上了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幸福生活,可惜老婆不让上床,校花小姨子老是缠着自己……
水门绅士
现代都市连载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