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三十六章 上穷碧落下黄泉

  脑袋嗡的一声,整个身体彻底僵硬了。
  天!那是个什么东西?全身干枯如同风干的树皮,整个脸部冒着惨莹莹的绿色,双目无神,却煞气森然,十指尖锐如钩,动作僵硬的搭在她的肩上,一张森然大口龇然张开,正朝着她那秀美温热的脖颈呵着冷气缓缓咬下!
  林若南吓得手腕一抖,差点把手里的火折子给扔掉:“住口!”
  刹那间一身冷汗暴出!
  僵尸!居然是传说的僵尸!可是,他妈的怎么会在这个地方出现!
  “呼!”
  正欲动口的僵尸猛然在楚流光的脖颈三寸处停下,仿佛不满那个举火的人类打扰了他的进餐一般,森白的牙齿擦着那嫩白脖颈,竟是咯吱吱的转过了脑袋,转了一个半圈还多,眼中鬼火跳跃,异常森寒!
  而在这其间,楚流光也傻了。既然他在这里,那刚刚在她身后的是........下意识的转过了脑袋,瞬间吓得双眼圆睁,因为受到极大的惊惧而努力大张的嘴里,咯咯的颤抖着,又急忙忍住!一向娇蛮可爱的小脸,此刻却是面若死灰,惊恐欲绝!
  想她堂堂一现代人士,虽然总是穿越了吧,对这一类的灵异还算是有些免疫力了。但这种以拄总在电影里才能看到的僵尸之像,如今竟是活生生的出现在的眼前,这怎么可能?!
  “乖!有我在,不怕!”林若南心疼的安慰着,下一秒,却突的火光一灭,身形顿时消失。楚流光猛一咬唇,如坐云宵飞车般的心情,还没来得及感动一下,便又在刹那间跌得粉身碎骨。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他,果然还是走了吗?
  一瞬间力气忽然被抽尽,摇摇晃晃的身子,居然软绵绵的向着地下倒去。
  纵然她经历无数怪异之事,但如此情况之下,骨子里也终归是一女人。也需要男人的呵护。
  “咔!”
  一直搭在肩上的枯手突然一声怪响,紧接着腰间一热,一只有力的臂膀竟是如同横空出世一般霸道而有极尽轻柔的将她不由分说的接了过去,几乎同时,两人紧密契合的身子,堪堪闪过那只呼啸而至的阴冷杀招,贴着地面急速倒退。“砰”的一声,又不知撞到了什么东西,一声压抑的闷哼低低的响起,仿似陷入了绝境。
  与此同时,被抢走手中食物的僵尸怒吼着冲了过来,眼里的莹莹鬼火阴森无比,直冲着两人扑面而来,闪无可闪,避无可避!
  “啊!”
  楚流光尖叫一声,眼中死志激增!心一狠,直接从怀里掏出那颗最后的宝贝,不顾一切的向着那两点鬼火扔了出去,几乎是同时,“轰”的一声巨响,楚流光翻身扑倒,林若南一声惊叫,也急忙抱头趴下,火光骤起的瞬间,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刚刚还张牙舞爪的僵尸刹那间变得支离破碎,连个影子都没留下。
  很久很久之后........
  黑暗里,晃晃悠悠的爬起了两具破碎的尸体。其中一具擦了擦眼泪,先摸了摸自己,再摸了摸另一具,眼泪鼻涕的道:“呜呜呜!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我一定要杀了上官凰!”嗯,那个画还没丢,真好!
  另一具安慰着:“好啦好啦!你不杀她,我也得宰了她!还有你啊.......你说说你........”声音中满是无奈。
  “哼!我怎么了我!要不是我关键时刻扔出了那颗炸弹,咱现在还不全玩完了!”不服的声音气哼哼的叫着,楚流光想死的心都有了,转眼又是眼泪哗啦的:“呜呜呜!不过,也离死不远了........”
  “是啊是啊!”林若南拍着仍显轰鸣的耳朵,忍不住苦笑:“拜托你下次再扔的时候,先把退路留出来好不好?没炸死别人,倒把自己先给炸死了!”
  心下对于这东西的威力,第一次有了真正的认识。
  “可是.......人家不是故意的啦!”可怜的小嘴一撇,霜打的茄子,蔫了。
  “好啦好啦!没关系的!丫头发威嘛,总有弄错的时候。这此路不通,咱另找出路就是了。”无奈的摸着眼前的石墙,林若南安慰着。楚流光摸鼻子,摸索着从怀里掏出一颗圆圆的东西来。
  “喏,先拿这个照照亮吧!”手托着举到眼前,林若南一双狐狸眼瞪得溜大:“你,你从哪儿弄来的夜明珠?”
  莹莹的珠光下,她满脸的狼狈,额头还被爆炸的碎石蹭了道血口子出来,浑身的衣服破得东一条西一条的,不过幸亏小命无碍,否则,林若南真要彻底疯狂了!再观自己,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捡的啊!”吸了吸鼻子,一把将夜明珠塞到他的手里,她明亮的眼睛在这微弱的莹光下微微闪光!
  “呵!捡的?”心知肚明的捏捏她的鼻子,林若南好笑的道,“你是在那个公主身上捡的?还是在那个碧落宫里捡的呢?”
  “讨厌啦!”飞快的出手推开他,扮个鬼脸,“反正就是捡的!不捡白不捡!咦?曲然呢?你掉下来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曲然?”
  危险一旦解除,脑袋也彻底清醒了,这才突然想起此行的真正目的,便急忙问道。
  “没见啊!”林若南不高兴嘟囔着,“我们从上面一起掉下来,我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我说丫头啊,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要总想着别的男人好不好!”话虽如此,但一想刚才那种状况,林若南就一阵的冷汗。
  若是他再晚那么一分半秒的,他眼前这个最重要的人儿,岂不是要被那个恐怖的东西给吃下肚了?
  而造成这一切的后果,还不就是因为那个什么曲然!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从上面一起掉下来的,怎么可能会没有他?”楚流光不相信的说,林若南撇嘴,“不知道啊。或许,他根本没有掉下来呢!”
  “不可能!”楚流光立即否决,“我明明......”眼前突然一亮,想到掉落而下的那一瞬间,立时怔住。
  “怎么了?”疑惑的问着她的欲言又止,林若南问道:“难道真的被我说中了?那小子根本就没掉下来?”
  “我不知道。”咬唇,用力的摇摇头,苦苦的思索着,“这夜明珠就是我在床上捡到的。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反正一把抓住就掉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一起掉了下来?”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他跟上官凰联系起来,陷害我们?”林若南的眼睛眯得很细很细。
  楚流光怔了怔,一股沉重的担忧压上了心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林若南察言观色,忍不住皱眉,无奈的将她拥入怀中,宽慰道:“好了啦,小傻瓜!......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平安出去的!”
  .........
  “哐!”
  紧闭的天牢被人用力打开,阴冷而又潮湿的空气中瞬间注入了一股清新的香味,紧接着,一个明黄的人影带着一股狂烈的旋风暴怒的冲了进来:“说!那个该死的楚流光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她凭什么敢伤害我的晴儿!”这个声音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妖媚,尽显凄厉寒冽。勉强压抑的怒意如果不是因为他还有用,想必会忍不住的当场杀了他!
  “呵!终于来了吗?”牢内之人一声轻笑,缓缓的转过身,挺拔的身躯负手而立,淡泊的双眸尽显冷静,据傲的神色带着丝微的怜悯,微微弯起的唇角弧度,又充满了绝对讥讽。仿佛根本不是身陷囹圄,而是悠然踏春!
  “曲然!”上官凰面色阴寒的叫着,她来天牢绝对不是听他奚落来的!而他这副在往日看起来云淡风轻无限美好的潇洒身姿,如今看来却是那么的咬牙切齿,怒极生恨。而一想到那布满全身的CHI裸字眼,便气得浑身发抖,直欲喷血!恨不得将那个该死的女人千刀万剐了,都不解气!
  面对她的冲天之怒,曲然仍是洒然一笑,平淡至极的声音毫无波动的说道:“陛下,您失仪了!她是不是东西,却不用女皇陛下来作出评价的!”清亮的双眸微带笑意,想到那个古灵精怪又一心为他的女子,弯起的唇角刹时变得温柔,与刚刚的讥笑嘲讽,岂又是天差地别之相?
  “你!”
  陡然一掌,上官凰忽然出手,凛冽的掌风带着冲天的怒意,狠狠的向着曲然劈过。该死的!她堂堂一国女皇,又岂能容忍一个阶下之囚如此奚落!
  “死吧!”一掌劈出,上官凰凤眸半眯的尖叫着。已近扭曲的面色中充满了浓浓的怨毒!
  是他!就是他!如果不是他,她的宝贝女儿何以会受这么大的侮辱?她又何以会被骂得那般Y荡?是他!一切都是因为他!
  “呼!”曲然微一侧头,千钧一发的让过那道掌风,“砰”的一声,身后的墙壁,刹那剧震,坚固的牢房居然有一种摇摇欲坠之感!
  “刷!”
  头顶一层尘土扑松而落,上官凰忽然一怔,被怒意所填充的双眸瞬间清醒:“来人,将他带出去!没有朕的命令,他若敢死,朕拿你们陪葬!”
  如此这般的让他死去,岂非太便宜他了!
  而就在青莲挟着曲然,刚刚离开的瞬间,身后的天牢便是轰然一声巨响,彻底倒塌。曲然目光一凛,上官凰这一掌,竟是恐怖至斯!
  “怎么了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啊!参见陛下!”
  突然的倒塌引起了片刻的混乱,下一秒又急忙跪地参拜,噤若寒蝉。上官凰冷然而立,凤目一扫:“全部退下!”
  深深的吸口气,十指陡然一握,因为愤怒而略显僵硬的脸色忽的扬眉一笑:“曲官人,刚刚是朕太过冲动了,差点便伤了你,是朕不好!这样吧,今日的洞房之喜,朕已差人移至了红袖宫,明日再办,你看这样可行?”
  控制情绪的手段竟已达炉火纯青之地!声音婉转而低沉,不似少女的清纯,却显成熟的魅惑。而若不是之前亲自感受过她的喜怒无常,曲然说不定还真会被她的演技所欺骗。但是,他也不会笨到去主动的挑拨她!
  微微的一挑眉,索性便顺着她,淡淡的道:“陛下如何安排,自有陛下的打算。曲某无可置喙!只是,曲某现下只想问一句,你将她到底怎么样了?”在最后的一瞬间,想不到这个冷血无情的女人居然会将他一掌推出凤床,当时,他几乎急得要发疯了!
  为了他,那个傻丫头不惜以身犯险,却想不到他还活着,她却芳踪飘渺,生死不知,这让他情何以堪?
  “呵呵!她?”上官凰低低一笑,眼底却掠过一抹狠戾:“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既然进了碧落宫,你以为,她还会全身而退吗?可是,朕千算万算,竟还是让她伤了朕的晴儿,这么深.......”
  “你,调查她?你早知道她会来对不对?.......若是她有半点损伤,我绝计不会放过你!”曲然震惊的叫着,终于想明白了一切。上官凰飘他一眼,轻蔑的一声笑:“若你真有那本事,你曲家上下百十多口人,又何以为会在一夜之间被满族灭门?我若不知道她的底细,又何以专为她提前布置一切?又何以........利用你呢?”
  怜悯的嘲笑轻轻的挂落唇角,曲然面色一寒,心,忽然撕裂般的痛楚:“卑鄙!你休想再次利用我!”双手十指用力握住,尖锐的指尖深深的刺入掌心,努力的喘着粗气,死死的盯着她。一向随性而淡泊的目光陡然变得深沉,而血腥。
  “哼!利用不利用,是朕的事。你若不配合,朕可以马上杀了她!紫晶曜,朕若真的得不到,那便彻底的毁了她!便是你,又能奈朕何?!青莲!带他下去!”
  冷冷看他一眼,拂袖而去。
  他的痛,又与她何干?紫晶曜,得紫晶曜得天下,便是牺牲曲氏一门又如何?她不介意,真的不介意的!只是,千不该万不该......伤了她最宝贝的晴儿!
  .......
  而就在这上京城风起云涌之际,身处晋安凌府的凌幻空则是拍案而起:“什么?那蠢丫头居然以一人之力挫败天杀宫,并大闹上京城,最后又闯进了皇宫?这,这怎么可能?”
  妖媚的双眸瞪得老大,眼睛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眼前忍不住晃过那个娇滴滴的捣乱身影,忍不住头疼不已。
  天哪,那个惹祸的妖精,居然还有这种手段么?他怎么不知道?
  “是啊少爷,方少的来信上,是这么说的.......”管家无奈的晃了晃手中的飞鸽传书,他自小看着少爷长大,也从没见过少爷这么在乎过谁。便是连那即将下嫁的公主也不见他给个好脸,却偏偏对那个惹事生非的小丫头如此看重。难道,这真的是一物降一物?
  “方少?该死的!这臭小子不是让他保护那丫头吗?进宫为什么不拦着?”忽然想起这其中的关键之处,一把夺过管家手里的来信,越看脸色越黑,几乎要忍不住的暴走!
  “混蛋!一进上京就把人给看丢了!我看他是根本没用心!”咬牙怒吼,这妖孽的火爆脾气便压不住了。直接一拳打出,“轰”的一声,眼前墙壁霎时洞穿!
  “管家!备马!看我不把她抓回来狠狠的揍她屁股!”
  管家抹了把冷汗,小心的看了眼那可怜的墙壁,忍不住出声提醒:“.........少,少爷,你还没看完.......”悄悄的溜转便走!
  天哪!再呆下去的话,保不准他这身老骨头就要倒大霉了!几乎就在他刚出了房门,便听身后猛然一声暴响,刹那间尘土飞扬,脚下震动!老管家来不及多想,“嗷”的一嗓子就往外狂奔。那一身的老胳膊老腿,便是让方少轩这等血气方刚的男子看了,都望尘莫及,自叹弗如!
  “轰!哗啦哗啦........”
  一屁股坐地,眼睁睁的看着刚刚还窗明几亮的大好房屋,眨眼间塌了个稀巴烂。抬头看看天,明明是艳阳高照,偏觉得后背生寒。冷气不断。
  半晌,一条蓬头垢面的人形怪物杀气腾腾的由里走出,老管家咽了下口水,抹汗,太可怕了,这还是少爷吗?
  “管家!我要立即到上京去,府里的事,交给你了!”狠狠咬牙,面色彻寒,一身的妖孽风骨哪怕在艳阳之下都仍觉得阴气森森!
  五指猛然一错,指间信纸刹那飞灰!
  该死的!居然胆敢为了别的男人去飞蛾扑火的送死!那皇宫,是她想闯便能闯的吗!知道她会闯祸,可没想到她闯得这么彻底!
  好吧,炸了三才镇,他能给她摆平!闹了上京城,他也能给她摆平!可她居然敢去跟女皇抢男人,她是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真是悔不当初的让她去救什么人,早知道那曲然是女皇看上的男人,打死他都不同意!
  该死的!该死的!啊啊啊啊!真是气死了!而这,仅仅还只是方少轩的轻描淡写,比这更严重的,比如说是小道消息中的羞辱公主,污骂女皇的等等新鲜事........方少轩这个缩头乌龟是吓得提也没敢提。
  开玩笑,不想要脑袋了就舔着脸上吧!不让凌幻空这只暴露的妖孽活劈了他算好的了。而这其中的道道,凌幻空自然是不知道的,否则,绝对不是活劈这么简单。
  “可是少爷,你才刚刚把公主给气走........这会要到上京,女皇陛下肯定是要个交待的,这万一要有个什么事.......我怎么跟那死去的老爷太太交待啊!”眼看着少爷也要惹祸,管家一个倒抽气,急忙拦住,忧心忡忡的劝说着。心下更是“红颜祸水”这四个字,有了更深刻的体会。
  “是啊是啊!少爷。这上京城里人蛇混杂,您又把公主给气走了,这要万一有个什么事,妾身可怎么办啊!”这边巨大的动静,也引起了柳红的注意,急忙的赶了过来,简单的问明了管家之后,也忍不住的劝着。心下暗恨得咬牙!
  该死的!好容易才将那可怕的公主终于送走了,原以来要跟少爷单独的恩爱一下了,可谁知那个杀千万的楚流光又冒了出来!
  她怎么就那么讨厌!阴魂不散的,为什么总是打扰她的好事?
  “管家,准备休书一份,交给她!”冷冷看她一眼,凌幻空如是吩咐。不止柳红傻了,管家也傻了!
  谁也没想到,凌幻空居然会如此绝情。
  “啊!不!不要!少爷,不要休我啊!少爷,少爷.......”
  半晌,柳红脸色剧变,眼泪鼻涕的哭着追向凌幻空,管家摇头苦笑。等到伤势未愈的佳佳得到消息跌跌撞撞的赶来时,凌幻空已然策马离去。
  而怕是连传信的方少轩都想不到,他这一封飞鸽传书,却是断了柳红所有退路。
  .........
  距此三百里之外,一处终年被云雾所缭绕的山脉,一座巨大的宫殿描满了流云水月的壁画,在这漫山的云遮雾罩中,若隐若现,甚现巍峨。
  “哦!紫晶曜出世,而本宫圣女却下落不明?这是什么道理?”一中年女人懒卧高座,红衣遮身,一点红梅隐现玉额,天生的美人,风情毕露。虽是中年,但肤色娇嫩,体味清香,细看五官竟是与上官凰有些相似。
  只不过前者内敛而隐忍,善意用计。
  后者则是多了份难驯的野性,仿若一头伺机的猎豹一般,一双美目,略带狂野,其内有神光不时闪动,只要看准目标,便是倾力打击。出手,狠,快,准,绝不留情。刻下却听闻这由上京传来的消息,那双美目立即便眯起,隐约可见其内的狂风暴雨。
  而这一声轻问,座下所站之人立即跪倒,浑身颤抖道:“禀宫主!据说是圣女殿下要进宫救人,所以........”所以,他也不敢再说了。谁都知道宫主虽然面慈,但下手却最是犀利,若真要将这事彻底说透,宫主脸子上挂不住,没准真把他给当场劈了也未可知!
  “所以,她便不顾一切的闯了皇宫,如今却生死不知?哼!本宫看她真是把心都玩野了!为了那个男人,她不顾一切都要下山,却差点把小命都陪上!如果又是为了哪个男人呢?嗯?!竟还闯宫去抢人了!她好大的胆子!”
  轻描淡写的接了话头,话里的词锋却越来越厉,最终“啪”的一声,终于拍案而起,额间的红梅隐隐颤动,玉容震怒,忽然一指座下某男,厉声怒喝:“清平!你身为圣子,竟如此督察不严,圣女犯下如此罪过,你该当一半!现令你即刻下山!将那该死的丫头给本宫抓回来!如若反抗,死活不论!紫晶曜........必须完整带回!”
  .........
  一处阴暗幽深的地底,寒气森森,阴火跳跃。秦谷一身黑衣,高坐主位,面无表情的看着众多手下,右手五指微微弯曲,缓而沉闷的不断叩击着掌下桌面,却不发一声。
  尤如实质般的目光却是从底下众人脸上一一扫视而过,那强大的杀意瞬间令得数人都目露惊惧,冷汗滴落!
  “说说吧!到底是谁将容儿的存在禀告了女皇陛下呢?现在说出来,或许还可饶他一命,否则的话.......”良久,叩击之声悄然停顿,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比之前更为凝重的压抑,如乌云盖顶一般的压了上来。
  他淡淡然然的声音中,却是充满了无尽的杀气!
  而他话音未落,众人皆是忍不住倒抽口冷气,开始寻找那泄密的人,恨不得能将那人立即揪出来,碎尸万段!免得一不小心被牵涉了自己,死不葬身之地。
  天杀宫行事,自有他的一套规矩。天杀宫规矩第一条,便是要绝对忠实!
  违令者,死!
  阴鹜的目光淡淡扫过众人,一一将各色表情看入眼底,却不知为何,心头竟是浮起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三号!”若有所思中,忽然喝道,底下一人猛然跪地,一脸灰白的惊叫:“主人饶命啊!属下也是迫于无奈,属下也是受命于.......啊!”
  嗖的一声,一柄长剑破空飞至,透胸而出,又稳稳的插入身后墙壁,三分之多!而那正在急于解释的三号,却是一手捂着胸前,一手遥指着秦谷,惊慌欲绝的眼底,有着浓浓的不可置信!但,生机已绝!
  众人噤若寒蝉!
  与厉行云不同,天杀宫杀手众人,除了秦谷首肯之人,或者实力强横者,一般杀手只以数字来排名号。而刚刚三号的表情看起来很心虚,所以只一眼,秦谷便锁定了目标!达到一击立威!
  “哼!你们都给我记住了!天杀宫绝不允许有背叛者的存在!”秦谷冷眼而视,重重拧眉:“还有,任务有变!曲然已进入皇宫,不可追杀!流云圣女暂时下落不明,静侯通知!至于晋安城凌府........给我密切监视了!如有异动,立即来报!”
  “另外,把他拖出去喂狗!”冷眼看着那暴死的三号,如此吩咐!
  虽说这天杀宫是上官凰为了对付流云宫而一手建立,但是,现在的掌权人,却是他-----秦谷!
  而女皇,似乎对他,也不太信任了啊。想到此,那抹不安的感觉,好像又更盛了一些......
  .........
  蝴蝶谷,一个已近迟暮之年的老人,双目浑浊,面色无神,却是一直遥望着上京的方向,守着一洞的天毒赤蝎,不住口的念着:“要变天喽,要变天喽.......”
  而与此同时的皇宫地底------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我的老婆是极品
草根出身的黄海川是一名苦逼的小公务员,女友是江城副市长千金,来自普通家庭的黄海川被女友的父母棒打鸳鸯,四年大学恋情告吹,黄海川为挽救这段恋情,受尽白眼,被女友父母无情嘲笑,最终女友冷漠变心,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干部家庭。 谁说草鸡不能变凤凰?一次同学聚会,一次偶然的邂逅,且看黄海川如何上演一段草根传奇,人生发生了华丽的逆袭,在官场左右逢源,步步高升,昔日恋人再见,谁能笑到最后?黄海川誓将草根逆袭进行到底!
忆秋
现代都市完结
透视邪医混花都
穷学生陈轩,无意中获得绝世邪医传承,习得医道圣手,开启透视神瞳,从此纵横花都,恣意风流! 各路极品美女纷纷而来,陈轩表示我全都要!
徐幻
现代都市连载
绝品神医
陆逸,一个身怀医术的超级高手,为寻找未婚妻,来到繁华都市。他脚踩敌人,怀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狐颜乱语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绝对红人
副乡长林小冬晚上偶然遇见女上司在办公室受到骚扰,仗义出手,解救上司于危急之中,就在女上司即将以身相许时……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