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三十四章 女皇上官凰

  “瞧!我才离开多久,你就要嫁给别人了?这让我怎么能放心得下?!”一声微微的不满,夹杂着一丝古怪的灵动,却像是自远古而来一般,幽幽的飘入耳内。曲然眼睛一痛,震惊道:“丫头........真的是你?”
  “呵!当然是我了!在我没死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嫁给任何人滴!”咳!第一次说‘嫁’有些别扭,这第二次就顺口了很多。啊呸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什么死不死的,没事咒自己干嘛?
  可是........这家伙穿成这样,也太勾人了吧?褪去了那一身的青衣,又添了一份妖美。红衣似火,黑发似墨,这样红与黑的绝对相衬,不仅无损他的风度,相反却更晃出了他的俊美不凡。
  楚流光今儿个则穿了一身的宫女粉装,蹦蹦跳跳的跑进,像个活泼可爱的小仙子一般,笑眯眯的看着曲然,眼中的惊艳毫不掩饰,转头向着同样一身太监宫装的林若南显摆着:“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我们家的小然然可是天底下最神仙的男人呢!还有呢,然,这是我的朋友,林若南,这一路上,多亏了他了。”
  楚流光兴奋的介绍着两人认识,却是没发现,这两个同样出众的男人,在发现彼此的瞬间,空气中的因子,便辟哩啪拉的暴响了起来。
  “初次见面,曲然!”淡淡的撇一眼那明显激动过度的小女人,曲然缓缓敛唇,淡泊以然的道。林若南却是呵呵一笑,满不在乎的四两拨千金:“在下林若南,恭喜曲宫主大婚之喜!”
  曲然眸光一闪,脸色瞬间沉凝下来,连带着身上的喜服都噤若寒蝉的失了颜色。林若南挑眉一笑,狭长的狐狸眼中闪过一抹妖艳。
  “咦?你们........”楚流光左右一看,心中咯噔一下,嗖嗖的直冒凉气,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争宠?
  这林小子醋劲有多大,她可是清楚得很呢!那个........“不许胡说!......跟我走!我知道你不想坐这宫主之位!”手一拉曲然,扭身就往外走,再不打住,万一那林小子凶性上来,把你再拆个七零八落的可怎么办?。
  却是冷不防身后一顿,曲然竟然反手拉住了她,认真的道:“丫头,我现在还不能走!”
  “你......为什么不走?”愣愣的盯着他,眉眼之间淡然出尘,宁静而致远,仿若世外仙人一般,可是这仙人的脑子是不是被驴踢了?疑惑的转向林若南,后者牙关一龇,哧的一声不吭气,貌似在看笑话。某人脑袋一晕,立时便怒了,转头就冲那赖着不走的某人发泄着:“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老娘一路翻山越岭的到处找你容易吗?你一句说不走就不走了?”
  俏脸寒霜,横眉怒目,一想到死不瞑目的小六,就犹如万箭穿心,撕裂般的痛!“........为了找你,小六死了,佳佳重伤,摇光现在下落不明。我们一路被人追杀,几次遇险.......难道你真的看上了这皇宫生活?如果是这样,我想我楚流光也真的看错了你!”声音冷而奇寒,越说越怒。再观曲然,却是一脸的苦笑,几次想打断却欲言又止,直到楚流光说累了,一脸鄙夷藐视他的时候,曲然才终于长出一口气,叹道:“你这丫头说得太快了!我都插不上话!”
  楚流光气鼓鼓的瞪他:“还说什么说,还有什么好说的?你分明就是喜欢那个什么女皇,那你嫁给她好了!别来理我!”突然想到那副画上的两个光屁股女人,若是这女皇真长成那个风骚样........妈的!她也认了!
  话说,那两个女人是怎么玩得那么和谐的?肌肤如玉,身姿如蛇,缠绵不息,生生不止......呃,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凤阴之和?而思想一旦长了翅膀就是永无止境的,一个人站在那儿,视眼前之人若无物,一会皱眉,一会撅嘴,一会又嘿嘿笑个不止,偏那笑声还淫邪的很。直将两个男人面面相觑满头冷汗的看傻了眼。
  “喂!”实在是忍不住了,便是如同林若南这般的人物都觉得这丫头玩得太过格了,大手重重一拍,楚流光赫然回神,两眼愣愣的看着他:“怎么了?”
  “还怎么了!你一个人在哪儿傻乐什么?”轻昵的捏着她的鼻子,刻下心中一荡。一种柔到极致的感觉瞬间弥漫了整个心灵,恨不得能将这丫头永远的护在身后,不许她再抛头露面,涉及任何的危险。哪怕是,一丁点都不行。
  “.......咳,没什么!”恍然回神,恼怒成怒的佯装淡定,一把拍开他的爪。偏那一张俏脸红得跟破了瓜壳的西瓜囊似的,囧得满脸通红,索性厚着脸皮瞪眼道。“我在想为什么我们家小然然非要跟着那个女皇跑!我不好么?我连初吻都.......唔!”
  曲然面红耳赤的一步上前,伸手捂住了她的嘴:“我不是要跟着她跑,我是想报仇!”
  汗!这个丫头........这些事都能随便的往外说吗?
  此话一落,因为“初吻”二字面色不善的林若南终是稍稍的缓和了一些,冷哼道:“你想报仇便报,老拉着我们家丫头做什么?”不着痕迹的伸出一手,将满脸愧疚的小女人一把拽到身前,仔细的替她擦着凡是被那个人碰过的地方,心下无名火起。
  “呃,你干什么呀.......”俏脸忽然飞红,羞恼的推开林若南,恨不得能把他扒皮抽筋。眼睛却是朝着曲然瞄了又瞄,想道歉又拉不下这个脸,纠结啊!
  这家伙,明显就是成心的。
  “不干什么!我就是不喜欢他碰你!”林若南眉头一皱,蛮横的说。楚流光气得磨牙,一只小手高高举起,用力的挥动,偏又碍着曲然的面不能乱说,否则看不砸扁这小子!
  “哼!”对于美人儿的示威,林若南下巴一扬,眼睛翻到天上边去了。
  “去死!”楚流光气得眼睛冒火,一个控制不住,抬起脚后跟狠狠的跺了下去!
  “咚!”的一声闷响,该叫疼的没叫,不该叫的却是大张着樱桃小口,满脸飙泪的抱着脚后跟“哇哇”乱跳!
  那模样,活像一只油锅里的小青蛙,怎么蹦跶都蹦不出那油锅。那边曲然红衣一闪,无奈的将不住乱跳的小青蛙逮到身边,一旋身将她放到凳子上坐好,自己则曲腰蹲身,一边慢慢的为她揉着腰,一边轻柔的哄着:“乖!不疼不疼!一会就不疼了.......”
  “呜!你骗人!好痛!”楚流光眼泪汪汪的娇声指责,乖乖坐好,任凭着曲然施为。
  “对不起啊,丫头,真的很疼吗?”林若南一脸愧疚的站了过来,“早知道你会这么疼,我就站着不躲了.......”一双眼睛妒忌的瞪着那只正在不停按揉的手,好像要瞪个洞出来。
  “轰”一下,刚刚才消下去的火眨眼又冒了出来,一个拍桌挺身站起,楚流光咪着眼笑:“你的意思是说,姑奶奶我是自作自受?!”
  “不是啊!我只不过是说,丫头的力气真的好大啊!”林若南实话实说,一双狐狸眼笑得不见半点缝。
  “你!林若南!我杀了你!”青红皂白一张俏脸,楚流光愣愣的站起片刻,突然一声暴怒尤如河东狮吼,林若南怪叫一声吓得抱头鼠窜,曲然目瞪口呆的看着追逐打闹的两人,一向泊然而宁静的心间,悄悄的注入了一丝暖流。
  如果说,之前的他是带着责任来喜欢楚流光的话,现在的他,则是带了一些小小的妒忌,或者说,还有一些连他都不知道的羡慕。
  会有那么一天,自己也会这样心无旁骛的喜欢一个人吗?
  “陛下驾到!”
  一声尖锐的通传悠悠入耳,正在打闹的两人瞬间停下,面面相觑。
  不会吧?咋赶得这么巧呢?正打算要把人家的新郎官拐跑呢,这正主就来了.......
  “都给我跪下!”正当两人惊愕之时,曲然“啪”的一声,重重将一只花瓶摔在脚下,厉声怒喝。两人吓了一跳,旋即一脸苦笑的乖乖跪下,楚流光的心里更是把个曲然咒掉了一层皮。
  爷爷个呸的!敢让老娘给你下跪!从小便没受过这委屈。
  “嘘!好了啦!权宜之计!”轻轻的扯了扯她的衣角,林若南也是憋着一肚子的气,不得不安慰着这个脾气暴燥又小心眼的女人。
  .........
  “呵!听说曲官人身体不甚舒服,朕特地前来看看,却不想赶赶上曲官人惩罚宫中下人。不知这两个奴才是什么地方得罪了曲宫人呢?”
  环佩叮咚,香风入袭,上官凰一身艳红凤衣,轻笑着飘然而进。凤目含威,面色娇艳,微微上翘的唇角挂着一缕宠溺的微笑,举手投足之间,随意自然,却又浑然天成一般的高高在上。亦步亦趋足下生莲,妖娆生香,尽显一国女皇之风范,对曲然的称呼却是时下百姓最流行的亲昵之语------官人。
  不过,听声音倒是千娇百媚,可想而知,也是个大美人呢。楚流光暗嘀咕着。
  “多谢陛下关心!这两个奴才只是不小心打碎了这里的一只花瓶而已!.......哼!这里无事了,还不滚!”曲然嘴角一抽,袍袖一甩的赶着人,手心里的都捏了把冷汗。
  谁都知道,这天元女皇上官凰不只能力出众,同样也色心颇重。若真要让他看见了林若南的真面目,哪怕他是太监,也是要遭殃的。
  楚流光,林若南二人也暗暗的提了一口气,听着曲然这么愤怒的赶人,正中下怀,刚要起身跑路,上官凰却笑盈盈的道:“慢!官人此举倒是不妥。朕瞧这两个奴才,倒像不是那么惹事的人。这样赶出去,未免的太便宜了他们。不若.......”
  “陛下有话请进!”面对上官凰的欲言又止,曲然莫名的感觉到不安。
  “呵!曲官人不必如此紧张的。朕是代你在惩罚他们!就让他们,在这铺满的瓷器碎片上,跪着爬上一圈吧!”笑着一指满地的碎渣,上官凰悠然说着。楚流光皮相一抖,第一次切切实实感觉到了人命如草芥般的廉价!
  冷不防手心一紧,却是林若南示意她要稍安勿燥。
  “陛下!您这是何意!既然陛下已将碧落宫赐于曲然,那这宫中的一切,陛下为何还要干涉?!”微微侧前一步,刚巧将楚流光挡在身后,曲然早已是一脸的愠冷,只是碍于眼前之人的尊贵身份,而不得发泄。
  “呵!曲官人说的哪里话!今天是我们的大喜之日,朕难道还真会做出什么见血的事情吗?只是见这两个奴才有些心喜,试试他们的胆子了。”上官凰凤眸微眯,轻描淡写的说着,却是脱口而赞:“早知曲官人丰神如玉湛若神,今日之见,却是更胜以往!........咦?官人怎么出汗了?很热吗?”
  探前一步,抬手摸上他的额头,曲然一惊,急忙后退一步道:“谢陛下关心!草民.......不热,只是,陛下这样的试探,还是少些的好!”轻吁一口气,斟酌了一下用词,曲然擦去额头的汗水,心下只觉这刚才一幕,却是比逃过那一路的追杀更让他疲累。
  深宫如猛虎,真要被上官凰认出,怕是在一瞬间,这个碧落宫就会被成千上万的皇宫禁宫所包围吧?他可不想变成一只刺猬!
  “呵!过了今晚,官人就不再是草民了!难道,曲官人就这么迫不急待的提醒着朕,要行那洞房之事吗?”欺身上前,巧笑盈盈的眼底带着一抹火热的急切。曲然立时就囧了!清冷如雪泉般的眸子也忍不住的染上了一抹慌乱,瞬间急退两步,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楚流光与林若南早已起身,乖巧的垂首站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不吭半声。
  忍耐啊,一宁要忍耐!楚流光真是讨厌死了这个词!到底他妈的谁造出来的!憋火!
  “呵呵!官人不必如此窘迫的!朕在这里,又岂有人敢说闲话?倒是官人这一路上让朕好找呢!”眸光一闪,淡若无痕的向着楚流光扫了一眼过来,咯咯妖笑着便直接出手,似缓又快,竟是带起道道残影,瞬间便将曲然步步后退的身子紧紧的锁在了怀中!后者腰身一软,竟是极为乖巧的便落入了上官凰的怀中,愕然仰起的脸庞正与她微微低落的红唇轻然碰触,暖昧至极。
  刹那间,旁观的两人尽皆一身冷汗,面面相觑。
  想不到,上官凰这个女人,竟然有这样一身出身入化的功夫!
  “你.......怎么可能........”曲然震惊的瞪着这个笑魇如花,却又诡异莫测的女人,突然心头一抽。“你.......都知道了?”
  “当然!朕乃一国之主,普天之事,有何事能瞒得过朕?你心中有怨,朕是知道的,所以,朕放任着你离去。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背着朕许了那个人!你以为,你当真以为找到了她,你就能逃出朕的手掌心?”顺势落下一吻,上官凰凤目凛然,冷冷的说着,修长的纤指扣落他的腰眼,若敢妄动,怕就会立即毙命当场!
  而在外人看来这样无比暖昧的姿势,谁又能想到竟会是这样的凶险?
  林若南咯噔一下,这女人不会真的认出他来了吧?
  “呵!既然女皇陛下什么都知道,又何必犯险将曲某带回呢?”曲然苦涊的闭了双眼,在这一刻,他曲辱!愤怒!转瞬即又是历尽苍桑之后,却仍然一事不成的颓废,与绝望。
  微微侧脸,淡泊的眸子刻下充满了无奈。如血的嫁衣却是无比讽刺的妖娆绽放!格外刺眼!
  原来,在上官凰的眼里,他一直便如同一个跳梁小丑的招摇!事事,都在她的算计之中!而眼下,他唯一担心的便是她的安危了。只希望,她不要被发现才好。
  “将你带回,自有朕的用意!但现在,却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洞房花烛,你让朕等得太久了!呵呵呵.........”展颜轻笑,凤眸一撇楚流光二人,俯身抱起曲然,竟是直接向着宫内那张凤床走去!
  而从始至终,曲然没有回头看一眼,仿佛整个人都在这一瞬间死掉了一般。
  “怎么办?”楚流光急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知道!”林若南靠了过来,唇齿相依,几乎都要口口相授了。可眼下的两人根本就顾不上,也压根没有什么心情去想一些别的事情。
  “可是.......我必须要救他!”楚流光皱眉,她怎么能允许那个翩然如仙般的男子被这样一个蛮横不讲理的老太婆所ROU躏掉呢!真是太可恶了!
  “可是........”林若南欲言又止,忍不住摇头。这天大地大不如人家女皇大,女皇要宠谁,还要经过她同意吗?
  透过昂贵的凤幔,内里的一切如梦似幻.........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连载
权与利
《权与利》以犀利的笔锋,敏锐的视角,以一名县委书记选拔之争为切入点,进行了一场各方势力的权与法、理与法、情与法的惊心动魄的较量和斗争。塑造了因坚守原则、清正廉洁而遭受利益集团的诬陷,却仍然默默奉献、对党和人民的工作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等一群共产党员的感人形象。该剧以大量生动真实可信的情节和细节,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绚丽风彩!
邵玉清、邵庆峰
现代都市连载
逍遥兵王
洛天,华夏神秘军事部门的最强利刃,,针对国内国际敌对势力进行了恐怖的打击,,偶然一次意外,他失去了最好的兄弟,为了照顾好兄弟的亲人,他一个人来到了东昌市。谁知道兄弟的女人竟是夜总会的风情大美女,随后在一场地下势力的争斗当中,容姐被辱,洛天一怒为红颜……
暗夜行走
现代都市连载
绝品神医
陆逸,一个身怀医术的超级高手,为寻找未婚妻,来到繁华都市。他脚踩敌人,怀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狐颜乱语
现代都市连载
大展鸿图
秦书凯抱着女同事的腰真做着美梦,却被女同事的丈夫发现,解释说是正常工作......被打击报复,得到漂亮女邻居的帮助,从此不断高升……
金一新
都市其他连载
特种官途
一个没有人事关系的装卸工,女朋友考上公务员马上抛弃了他,却是没有想到他也考上了公务员,奇迹般成为高官……
树海林林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