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三十一章 女皇要大婚

  “呵!有你.......这么不专心的吗?!”她张嘴结舌的样子,让他开怀的低笑出声,随即在她肿胀的脸颊轻轻的落下一吻,转瞬又吻落她大张的双唇,极尽诱惑的探舌而入。
  “呼!”
  心脏瞬间揪紧,身体忽然发软,唇间传来的阵阵奇异感觉让她不敢置信的瞪着眼前的男子,宛若踩在云端一般,飘飘然的特不真实,却又像喝醉了酒一般,出现幻觉了。
  很轻,很柔,但轻柔中又带着一丝不可抗拒的霸道!楚流光被动的接受着,心跳如雷。而从出生到现在,除了在崖底跟曲然那一次不小心的碰撞之外,这还是第一次认真感受到接吻的感觉。
  果然........很HAPPY!可是,HAPYY的同时,也有着一抹浓浓的羞涩。
  哇卡!这才认识几天就接上吻了?呃!不对,是被强吻了?楚流光满脸抽搐的天人交战着,顺便无比YY的纠结着,这接吻的滋味很美妙啊,到底是推,还是不推的好呢?
  林若南挑眉看她,没有离开,也没有加深,只是浅尝辄止的轻轻蠕动着双唇,近乎饥渴般的亲吻着她清香的双唇。在这一刻,他甚至有种落泪的感觉。他想她,好想好想........
  而任谁也不知道,他在玉凤王朝所要过的女子,无论眼睛还是眉毛,总是会有一处像她的地方。为了她,他几乎都快疯了。还好老天有眼,终于将她送回了他手中。可是,她不认他!于是,他只好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护着她,哪是她只是跟他讲一句话,骂他滚,他也乐意。
  可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当他终于能够轻轻的抱着她,轻吻她的时候,反而觉得好不真实。而这样的不真实,也让他的吻充满了淡淡的不安,与忧伤。
  楚流光敏锐的察觉到了。她忽然就迷惑了。她不懂眼前这个男人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样哀伤?是因为她吗?可是他们认识一共才多少天?但是,他眼底的哀伤,却分明是对她而发!
  “丫头.......抱着我,抱我.......”轻轻放开了她的唇,抵着她的额他近乎哀求的说着,那一双漂亮的狐狸微微半睁,从中泄出的点点不安却如同跳跃的烛光一般,闪得她一颗纠结不安的芳心,忽然便软了起来。而这样子患得患失犹豫不安的他,也是她首次看到。
  唉!算了,这一次就由他去吧!权当积累经验了。楚流光轻叹一声,无奈的点点头,硬着头皮伸出双手,顺从的环上他的腰。却明显的感觉到手下的身躯猛然一僵,又瞬间心跳如雷般的激动了起来。
  “丫头,丫头........我想你,好想你,好想......好想.......”眼里含着泪,嘴里纷乱的低喃着,有力的大手却是紧紧的扣着她的头颅,不让她看到他眼底的脆弱。一直一直高高提起的漫无目的随外漂泊的浪子之心,忽然便安定了下来。
  楚流光郁闷了,努力的抬起头,水亮的眸光疑惑的盯着他:“干嘛这么奇怪啊,你以前见过我吗?咦?你哭了?为.......唔!”
  抱着她的人,嗅着她的气息,感觉着她不断的心跳,却是尴尬的听着她的喋喋不休,林若南俊脸一红,干脆一低头,不由分说的再次吻住了她。
  一声嘤咛,楚流光脸蛋一红,瞬间便反应过来。这次便不由他了。双手一伸,一把将他推开,大为光火的一手狠擦着红唇,一手指着林若南,道:“你丫的占便宜还没够了?信不信老娘宰了你!”
  呵!
  林若南轻然一笑,仿佛对于她如此激愤而又可爱的表情感到相当满意。身子微微一挺,笑道:“当然不信了!我家美人儿哪会这么狠心呢?”
  “哼!这事........不许对外人说!”狠狠白他一眼,严重的警告着。要是让摇光那小子知道了,还不烦死她?
  想起摇光便想起了曲然。那个淡然出尘,宛若一方谪仙的人物,究竟,是在哪里呢?
  “唉!”悠悠一声轻叹,略显无力的抬起左手,腕间,那一圈宛若活物般的东西,静静踅伏。“我想,我好像知道点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抢着要它了,这东西真的好奇怪.......”
  “嗯?”林若南感兴趣的凑了过来,楚流光点着头道:“看,就是它了。你仔细看看,有什么发现没有?这东西,好像不惧任何毒素的.......”翻来覆去的转着手腕,仔细看着,“这东西连美人香那种极品春yao都能抗得住,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关键时刻若不是它突然将那美人香化去,怕是她早已SHI身了。
  林若南一怔,满是笑意的双眸瞬间阴沉了下来:“那个贱人!她居然敢下美人香?!我要她付出代价!”
  ..........
  凉风习习,冷月繁星。同样一个清凉的秋夜,但心境,却是截然不同。
  “啪!”
  一记有力的耳光狠狠甩出,潇潇娇呼一声被重重抽飞,清秀的脸郏瞬间肿得老高!男人的脸色很冷,没有半点温度:“为什么不杀她了?”
  “公子,我........”
  “我不需要理由!我只问,为什么不杀她?她不是落入秦香楼了吗?你完全可以一刀杀了她!”铁青的脸色冰寒至极的看着狼狈不堪的潇潇,清冷的月色柔柔洒落,却是扫不去这一地的阴寒。
  “是,公子。是潇儿错了!潇儿只是想........只是想在杀她之前,狠狠的羞辱她一番!可谁知........”潇潇捂着脸,有些后悔的咬牙说道。
  男人眉头一皱,忽然叹道:“你要知道,她若活着,你我早晚都会死无葬身之地的!.......说说吧,玉凤那边来了谁了?”想到情报中的那个男人,便是他也觉得有些头疼。
  “林若南!”
  “果然是他!”男人一叹,一抹犀利自眼底一闪而逝,“来得好快!看来,紫晶曜出世的消息,却是瞒不住了........”
  “是!若不是他的突然出现,潇儿也根本不会失手!”小心的补充,尽量将自己的过失降低。男人看她一眼,忽然笑了。“你也不必如此紧张的。上头说了,要你进宫伺候!”
  “进宫?”潇潇吓了一跳,脸色急红道:“公子,潇儿不进宫,潇儿愿终生跟随公子左右!”
  男人呵呵一笑,下巴微抬,指了指皇宫的方向:“女皇即将纳妃,你也不去吗?”
  潇潇瞬间震惊:“什么?女皇她........”
  “是!曲家的小子,回去了!”
  男人袍袖一甩,夜风萧瑟,带起一地寒凉。
  .........
  皇宫,御内。
  “呜呜呜!皇娘一定要为女儿做主!那个楚流光真是太可恶了!她不止羞辱女儿,还把皇娘也一并骂了........她还说,还说........呜!”玉手抹着眼泪,小脸皱成一团,舒晴公主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把个女皇上官凰哭得是又心疼又气愤。真正的吃了狼心豹子胆吗?敢将她的宝贝公主欺负成这样!
  “什么?楚流光?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公主出去一趟凌府,怎么回来就变成了样子?朕要你们还有什么用!........来来来,乖!晴儿乖,晴儿不哭!谁敢欺负你,皇娘一定会为你做主的!”凤眸含煞,娇颜震怒,一国之主上官凰一边把舒晴公主搂在怀里哄个不停,一边又把侯三骂了个狗血喷头。侯三双腿一软,吓得魂飞天外,扑嗵一声跪下,没命的磕着头,“陛下饶命!陛下息怒。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而这一禀告,自然是将小事化大,大事化巨,舌灿莲花般的将个嚣张跋扈的舒晴公主吹得上天上有地下无,绝对超标准超水准的温婉娴贤慧大家闺秀,甚至连得舒晴公主本人听到最后都有些妒忌了。
  妈的!原来本公主居然是这么的好,可是为什么那个凌幻空瞎了眼的看不上咱呢?上官凰倒是没那么容易被糊弄,但舔犊情深,自家的宝贝女儿回来哭得梨花带雨一般的事实,总是不会错的。所以,侯三这话,也是信了几分的。
  而撇开侯三的添醋加油不谈,碧落宫方面则是相对的详和一些。
  红砖绿瓦琉璃顶,绝色婢女两边候。锦衣玉食若有求,自有美人送上前。
  不是仙境,却胜似仙境。
  而这样的仙境胜地,怕是任何一个人都是求之不得的。偏偏这里的主人却是性情淡漠,一脸的冷意。
  一茶一壶一青衣,一头墨发铺身后,独饮独酌,没有丝弦悦耳,也没有琴萧合鸣,一切随性而自然。冷淡的神情,落寞的眼神,让人看着就心痛不舍。
  “公子,您进宫的时间也不短了,女皇陛下对您的喜爱您是知道的,为何偏要与陛下作对呢?”一阵香风飘过,幽幽叹息入耳,却是这几是碧落宫的常客,内侍官,清莲。
  清莲,是现任天元女皇上官凰的贴身女官,长得小巧玲珑,骨骼轻灵,一双眼睛却是柔中有刚,做事果断,干净利落,是上官凰身边最力的一个人才。
  男人看她一眼,淡然一笑:“清莲大人此言差矣。想我曲某早已家破人亡,此刻唯愿平安度日,过一普通百姓的生活,哪还敢有心思去想其它?不若还请清莲大人去转告女皇陛下,若无其它事情,便请放曲某离去吧........”
  赫然,这名男子,便正是楚流光四下寻找的,曲然!
  “你........”清莲被这一话实在堵得够呛,但转念一想女皇的吩咐,只得又生生的忍下,继续苦口婆心道:“曲公子这可是在说气话了。想我女皇陛下如此喜爱公子,又怎能舍得放任公子离去呢?此话以后不可再提!”
  曲然一声轻笑,淡淡然道:“呵!为什么不可再提呢?难道,女皇陛下还能再灭我曲家一次不成?”
  “你这是强词夺理!堂堂女皇陛下怎可为了一己之私而灭你满门!”清莲终于怒了,愤然起身,“告诉你!三天之后,便是黄道吉日!女皇陛下要纳你为妃!你应也得应,不应也得应!”言毕,拂袖而去。
  身后众女噤若寒蝉,个个出了一身冷汗。却不知女皇到底要如何待他!
  “啪”的一声,手中茶壶被捏个粉碎,曲然怔忡半晌,哀然而笑,“呵!终于要来了吗?可怜我曲家满门上下一百多条人命,又该如何来还?”微微一声轻叹,目光触及满地的碎片,终是默默转身,迈向房内。
  无力回天,也无力复仇,可自己的退路总能选择的。哪怕.......是死!
  .........
  “三天之后大婚?你确定你没搞错?”双眼瞪得如同牛铃,一股无名之火蹭的就涌了上来,一颗不大的小心眼几乎要气爆了。
  “呵!没错啊!外面告示都贴出来了,三天之后,你要找的那个男人,就要嫁给女皇陛下了!还是在最为富丽堂皇的碧落宫举行呢。”林若南好看的看着她,这样气嘟嘟的她,看起来好可爱。
  “什么?女女女........皇?”再次被这个爆炸性的新闻炸晕了脑子,楚流光一颗不大的小脑袋顿时有种被雷劈的感觉。哭笑不得。
  这次,反倒是林若南惊讶了:“你干什么?你.......天!你不会不知道这天元大陆,是女皇为尊吧?便连玉凤,也是女皇为天的啊!你你你.......”
  手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却又心疼得够呛。
  天哪!这么多年了,他的小公主到底是在哪个叽里旮旯儿角里长大的?竟然连这最基本的常识都不知道?
  楚流光实在是无语到了极点,抚额这个尴尬:“敢情.......原来是一代女皇武则天啊!”
  “什么武则天?”林若南莫名其妙。
  “呃!武则天就是传说中很厉害的一个女皇!”谎话张口就来,脸不红气不喘。这要真解释起来,还不累死她?干脆一语带过。
  “喔!原来是这样.......”林若南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忽然就笑了,“丫头,传说中得紫晶曜者得天下,丫头是不是也想做这样的一任女皇?”
  “我?开什么玩笑!做女皇有什么好的!成天累死累活跟牛马似的,一点空闲都没有,我才不要呢!”楚流光翻了他一眼,赶紧澄清,紧接着又道,“马上给我想办法!我必须要进宫去!丫丫的,敢想我的男人,经我同意了没有!”
  气鼓鼓的腮帮子撅得老高,能挂一只油瓶。林若南眉梢一挑,有些吃醋:“他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
  酸酸的醋味四下弥漫了开去,只是那只妞仍还不自知的气道:“当然重要了!他可是我第一个定下来的男人耶!就算是我不想要他,那也是我的事,哪轮得她什么上官还是下官的冒出来抢亲?告诉她,爷不答应!”
  “那你想怎么办?”林若南彻底纠结了,敢情这妞.......咳,是面子问题?可总感觉也不是这么回事啊!
  楚流光挫挫手,悄悄一摸怀里的画轴,嘿嘿一声笑:“怎么办?哼哼哼!她不是喜欢抢亲吗?那爷这次就替她入洞房吧!”
  “不行!我坚决不同意!”林若南吓了一跳,脸红脖子粗的跳脚叫喊,坚决反对!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天下珍玩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传奇般逆境崛起,好运接踵而至!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灵力?古玩江湖波诡云谲,贪欲人心诡诈多变,怎奈我奇术慧眼!无尽宝缘,只在弹指间。
九年尘
现代都市完结
女总裁的桃运兵王
“战龙”老大隐退当司机,本想享受太平生活,却不知女人比敌人还可怕。女总裁、女老师、女警察、女秘书……美女虽然养眼,数量太多全是麻烦。
黑夜不寂寞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我的老婆是极品
草根出身的黄海川是一名苦逼的小公务员,女友是江城副市长千金,来自普通家庭的黄海川被女友的父母棒打鸳鸯,四年大学恋情告吹,黄海川为挽救这段恋情,受尽白眼,被女友父母无情嘲笑,最终女友冷漠变心,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干部家庭。 谁说草鸡不能变凤凰?一次同学聚会,一次偶然的邂逅,且看黄海川如何上演一段草根传奇,人生发生了华丽的逆袭,在官场左右逢源,步步高升,昔日恋人再见,谁能笑到最后?黄海川誓将草根逆袭进行到底!
忆秋
现代都市完结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