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二十八章 冤家路窄

  上京,天元的京都,就好比玉凤的凤都,是整个王朝的命脉枢纽。楚流光一入上京,就像刘佬佬进了大观园,看见什么都新鲜,看见什么都想要。直把个小摇光气得跺脚直骂,手里的东西都快堆成小山搬不动了。而楚流光仍旧该买啥买啥,买了随便往后一扔,你还得必须给我接着。最后,连带着方少轩都忍不住暴走了。
  而对于这两个免费苦力的抱怨,楚流光一概不理。说实在的,也不是咱没见识没文化,关键是这样古色古香的小玩意,若要放在二十一世纪,那绝对是珍品所有!这时候不开眼界啥时候开?
  “嘿!你瞧你瞧,还有这个呢!这个茶壶好大呢?”惊喜的奔到一个卖瓷器的老大爷前面,楚流光指着眼前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东西说着。摇光无奈的循声瞄去,只一眼就几乎暴走!
  “你!”方少轩直接眼皮子一翻,闪身腾挪,一把抓起正在卖力欣赏的糊涂女人,咬牙暴退。
  跟这女人屁股后头傻子似的当保镖,真他妈太丢人了!
  卖瓷货的老大爷一脸的滞呆,忍不住擦了擦浑浊的老眼,天!他没看错吧?一个娇滴滴的大姑娘居然来买夜壶?这就如同一个光着膀子的大老爷们,非要夹着裤裆里的卫生纸耍秀撒娇一般!实在是太令人震憾了!
  林若南在一旁笑得很纠结:“咳!哈哈哈哈!我说美人儿啊,你不会连这玩意都不知道吧?你你你........你拿着夜壶当茶壶?你你你........”堪比女人的嫩白手指勾出去,遥遥的指向那个仍旧在发愣的杂货老头,笑得眼泪狂飚,抱肚子乱跳。
  楚流光满脑子黑线猛chou,手脚痉挛的瞪着暴笑不止的林若南,恨不得一把掐死他!
  “真是白痴!”靳清玲鄙夷的冷笑,紧抿的唇角微微上扬。
  自从在蝴蝶谷两个女人因为一个林若南彻底的撕破脸皮后,靳清玲也不再刻意的装扮什么温柔女人,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报复幸灾乐祸的机会。
  “可是.......我是打算买来送给你的呢!”鸡立鹤群分外瞩目的楚流光高举着手中的夜壶,眼珠一转,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仿佛手里提着的不是夜壶,而是一个名贵的茶壶。
  “刷”的一下,所有看热闹的人,全部看了过来,靳清玲差点气歪了鼻子,“你放屁........老娘不用这个!”
  气急之下,靳清玲骂起了粗口。
  楚流光美眸一眯:“怎么?想打架?小爷奉陪!”
  “你.......”话未说完,忽然惊愕。回头处,一道浓烟浓浓,扑面而来!
  “公主回京!闲杂人等一律回避!”
  随着一阵高昂激越的马蹄声‘嗒嗒’的快速而至,马上数人长鞭挥舞,左右狂甩,刹那间,整条大街一片狼籍,小商小贩纷纷躲避。也有那避之不及的,避头盖脸便是一顿长鞭落下,顿时满街人群鸡飞狗跳乱作一团,各式人流四下冲撞,如无头苍蝇般纷纷退让。
  “哼!好大的威风啊!”楚流光黛眉微竖,左手夜壶,右手插腰,一身白衣洁如清莲,妖而不艳,宛若九天仙子般的当街站立,看其势,竟是要与那狂驰而来的开路先锋硬碰硬!
  “哟!我说美人耶!就算咱真有九条仙命在身,可也挡不住你这么糟蹋啊!”一声调笑悄然响起,腰间骤紧,林若南贴上来一把搂住了她,楚流光哭笑不得,手举着夜壶砰的就敲了过去,“去!少占我便宜!”
  “好心没好报!”在夜壶即将落下的瞬间,林若南诡异的扭身闪了开去。便在这时,汹涌冲撞的人流终于扑到。说时迟,那时快,刹那之间,便将楚流光几人便尽数冲开,林若南凤眸微寒,几个力冲抓住了楚流光,飞身上了屋顶。但摇光方少轩靳清玲三人却是没这么幸去了。瞬间便被湍急的人流冲得不知所踪,手里捧着的一大堆零散玩意却仍是舍不得扔掉,三转两转便晕了方向。直急着楚流光跺着屋顶的大叫:“笨笨笨!真是笨死了!不会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吗?”
  “那可是你要的喔!怎么会舍得扔呢?”笑眯眯的把玩着手里的夜壶,贴着她坐下,仿佛那手中的夜壶是什么绝世珍品一般。
  “滚啦!”楚流光气冲冲的一屁股坐下,一把抢过夜壶狠狠的甩了出去,怒道,“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真要走散了,我要去哪里找他们!”
  “哟哟哟!别扔啊!美人第一次送我的东西,怎么能说扔就扔呢!”林若南大惊失色的飞身而起,急忙将夜壶抱在怀中,那模样,就像楚流光扔了他的心头肉似的。
  “你你你........”嘴角瞬间猛chou,楚流光目瞪口呆的指着他,第一次理解到了词穷是什么意思。偏偏这小子还很风骚的将夜壶举了举,做了个喝茶的动作,笑眯眯的道:“此等宝贝,必定是要流芳百世的!”
  “我呸!”楚流光囧得满脑门子黑线,“你成心是在气我是不是?”来到这里居然不认识夜壶就已经很囧,偏偏他还专门的那壶不开提那壶。
  “当然不是了!林某自从一见姑娘,便顿生爱意,小心呵着护着还来不及,哪还敢成心气你?”如同狐狸般的狭长双眸微微闭合,心满意足的将手里的茶壶小心的收到怀里,末了,还轻轻的拍了拍,楚流光一眼望去,“噗”的一声笑。
  “你塞个夜壶进去,就像怀孕了似的。”
  “呵!能为美人怀孕,在下求之不得!”眼见美人终于笑脸相赠,林若南心下一松,因为有前车之鉴,倒也不敢调戏得太过分。当下便将腰身一扭,笑嘻嘻的靠到了楚流光身上,试搂着伸手搂去。后者一愣,顿觉全身僵硬,想起这男人的危险,刚要想挪动一下,林若南却忽然哀求道:“乖!别动!就让我靠一会,就一会,好吗.......”
  略带阴柔的嗓音,竟有着一抹低低的恳切,而从没听过他这样说话的楚流光立时就傻了,下意识看向了他。那一向阴柔而不乏森冷的凤眸之中,竟是真的带了几许的浓浓的祈求,小心翼翼的忐忑,甚至,还有一种朦胧的不安。而这样的他,给她的感觉,却是那样的疲累,那样的心疼,忍不住心头一软,心底的那点防备尽数卸去,微微点头道,“好!就一会。”
  罢了罢了!他要真想对她不利,就不会这么多次的出手救她了。
  “嗯!”
  得到她的首肯,林若南那张脸忽然就开心的笑了起来,毫不避讳的抓起她的手就蹭到了自己的脸上,脑袋也很自觉的躺到了她的腿上,喃喃的低语:“嗯,好软,好香.......就跟做梦一般........”
  “你你你赶紧给我起来!”脸蛋一脸,楚流光闻言大囧,急忙想抽手,但林若南哪里肯放?微微一翘唇,笑呵呵的道:“美人儿,莫不是你怕了我了?”
  “怕你?不怕啊,你有什么好怕的!”手被林若南紧紧的贴着脸,还被那么暖昧的躺着腿,楚流光一双美目四下里狂瞄,心虚得很。
  这情形,万一给摇光那个极其护主的小酷坛子看到,还不活劈了她?
  林若南却还不满足,深深的吸口气,一只爪子不怕死的往上爬:“美人啊,能不能再让我抱一下?”
  “去死!”黑线刹那满脸,楚流光腾的起身,耳边一声惊叫,还未看得清楚,林若南便如同一滚地葫芦般咕噜噜的顺着房檐就滚了下去。
  “啪!”
  房下一声暴响,接着便是几声尤如恶狼般的嚎叫,像是摔得不轻。
  “活该!”楚流光狠狠的啐了一口,摸着被他突然袭过的胸口,一朵红晕忽然飞脸,刚要爬过房檐去看看,脚下猛然一陷,尖叫尚未出口,急速下坠的身子便已经落入一个暖暖的怀抱中。惊魂未定的抬眼看去,林若南坏坏的笑脸便冒了出来,促狭的看她:“哟!原来美人不让抱的意思,是要主动的投怀送抱啊!”
  “林若南!你.......”忽然反映过来,压根就是这小子在捣鬼,楚流光立时气急的翻身跳下,指着鼻子就骂,骂到一半,又忍不住后悔的想吐血。
  这小子,居然直接张口将她伸出的一截手指头吞到了口中!
  “我怎么我了?你说啊你说啊.......”含糊不清的声音从他不断吸吮的指间传来,感受着指端传来的阵阵怪异之感,楚流光差点崩溃,狠狠的抽回手指,用力的甩了甩,顿时升起一种无力又无助的感觉来。
  妈的!
  怎么一时的鬼迷心窍就答应他了呢?这整个就是一个得寸进尺的牛皮糖啊!抬头看向屋顶,忽然脸色一沉:“你不是摔下去了吗?这又是怎么回事?房间的主人呢?”
  手指着屋顶上那一个硕大的窟窿,脸色分**沉。
  “喔!是这么回事,我从房下摔下来之后,一不小心砸倒了一个人,然后就被他一巴掌拍了进来,结果一看这屋里没人,我就好心好意把你也叫下来了,谁知道,你居然这么不领情.......”
  林若南委委屈屈的说着,漂亮的狐狸眼眨巴眨巴,终于挤出一颗尚还未饱满的金豆豆,啪嗒一声掉地下,溅起了尘土无数,楚流光怒色尽去,瞠目结舌。“你你你你.........你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说哭就哭?”
  头疼!头大!这到底哪里出来的极品啊!杀人的时候眼睛都不眨,怎么只要一沾她的边,就瞬间变得没跟没骨气的妖蛾子似的,哭哭啼啼眼泪哗啦的,先前的那股子狠劲哪去了?
  林若南不作声,金豆子倒是不掉了,只是一双狐狸眼,正在苦哈哈的看着她。楚流光无奈的揉着额头,没脾气的道:“行了行了!只要你没杀人,我给你道歉!我不该不了解情况就先吼你的。”
  “真的?”嘴角一撇,林若南突然伸出手。
  “干嘛?”一头雾水。
  “光道歉就行了?怎么着也得给点补偿啊!”林若南大是奇怪的望着她,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眼底,带着一抹狐狸般的得意,楚流光想死的心都有了。
  “你想怎么补偿?”有气无力的瞪着他,恨不得一把掐死他!
  林若南很认真的看她:“喔!我想想啊........刚才没抱好,要不,你再给我抱一下?安慰安慰我这受伤的幼小心灵?”
  伸出双臂,期待的看她。楚流光咬牙,彻底暴走:“滚!”
  “哇!救命啊!”
  一声惨叫惊天动地,当中却又夹杂着一缕淡淡的宠溺。正在门外行进的公主车辇忽然停下。片刻,一只柔若无骨的玉手轻轻的探出了车帘,淡淡的声音威严的道:“去看看,是什么回事!”
  “是!公主!”紧接着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冲上这边,间或还夹杂着兵器出鞘的声音。林若南却是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的啧啧有声的回味着:“哇!天籁!真乃天籁啊!声若黄莺出谷,珠落玉盘,果然不愧为公主!哪像某人啊.......”眼神一瞄身旁的恶女,顿时吓了一跳,“丫头,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而这前后的脸色对待,区别得可谓相当迅速。
  楚流光美眸微寒,忽尔妖娆一笑,也不管林若南是不是看直了眼睛,挑眉扬笑:“林公子,你刚才说的话,可还算数?”
  “什......什么话?亲爱的?”清咳一声嗓音,林若南得寸进尺,身子贴进,眼底的惊艳似乎又多了一点点。
  “呵呵!也没什么。门外的应是当今的舒晴公主,若你能让她在你的手下吃点亏,受点羞辱什么的,我不介意让你抱一下。”红唇轻启,水眸微眨,楚流光俏笑倩兮的看着他。林若南微微一愣,继尔深深的看她一眼,飘逸的俊脸忽尔扬起:“呵!放心!美人说什么便是什么,林某纵然再不济,也会达成美人心愿!”
  “亲爱的!等我喔!”低低的一声笑,迅速的在楚流光脸上印下一吻,紧闭的房门“砰”的一声被瞬间踢开,几个带刀带枪的人一排溜闯进,目瞪口呆看着旁若无人抓紧亲热的一男一女。
  “滚!不长眼的狗奴才!没看爷正忙着吗?!”俊眉一皱,林若南不客气的怒道,三分真七分假。难得与美人亲热一回,却被这么个不长眼的东西给打扰了,假的也快当真了!
  “哼!大胆贼子竟敢口出不逊,冲撞公主凤驾,该当何罪!来人哪!抓刺客!”门开处,一个长得尖头缩嘴的锦衣侍卫的当头怒喝,很有一种狐假虎威的味道。而平常一露出公主的名字,自然是无往不利,,想不到居然会被人当面怒骂,登时便气不打一处来,张口便是刺客行凶!
  立时,‘哗啦啦’一阵猛响,门外嗖嗖嗖进了数人,一个个脸色不善的高举着手中刀剑冷冷的对着两人。
  “哼!这可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手一搂楚流光,林若南也被激起了体内的凶性,眸中凶气一闪,迎着刀剑便走了上去。
  哼!
  堂堂玉凤小王爷一向都是横着走的主儿,何时竟被人如此的指点过?此次,便是美人不求,他也必须得狠狠的杀杀这公主的威风!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凶猛男助理
方长来到衰败的机械厂当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一不小心成了女厂长家的私房高手。隔壁的俏寡妇天天惦记;厂里的女大学生非常眼馋;来自少妇不断的撩拨…… 美女还有五秒抵达战场,方长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猪的理想大
现代都市完结
塞外江南
孤儿杨承志大学毕业,随同窗南下打拼,遭遇横祸,无意中发现自小带在身上隐藏身世的玉佩有一个可以种植的神奇空间。 带着这个神奇的玉佩离开繁华的都市,回到贫瘠落后的山村,借神奇玉佩,创家业,寻身世,振中医,一步步把贫瘠落后的乡村打造成花香满园的塞外江南。 “我要用空间带来的机遇,直面上天给予我的操蛋人生”
黄土守山人
现代都市完结
男人的江湖
打工半年终于请到假期,日夜兼程赶回家,本想早日见到妻子,不料却看到不堪入目的场面......
东郭老农
现代都市连载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欲了解四帝更多故事,请微信公众号搜索天道盟。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丁二狗的肆意人生
金钱?我身家过千亿。美女?我每天都过着左拥右抱的滋润小日子。地位?等等,我先跟老总谈完这个项目再跟你说。家道中落的丁二狗从底层爬起,一步一个脚印,踏上巅峰,过上众美环绕的肆意人生!
钓人的鱼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