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金枝欲叶>>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二十七章 神秘旧画

  蝴蝶谷,其实是一个很美丽的地方。遍地的奇花异草,山水盆景,处处可见踪迹,却处处无一完整。
  满地的狼籍凌乱,惨不忍睹,真正的是惨遭洗劫。
  而这一路行来,楚流光的心情就没有舒坦过。
  从流云圣女的记忆中得知,这个蝴蝶谷根本便是这天元大陆上唯一一个四季如春的地方,且山中花草珍稀,草木繁荣,若说世外桃源也并不为过。可惜的是,却被天杀宫的这帮子杂碎糟蹋成了这个样子!
  紧皱着眉头,一步一步仔细察看,直到眼前出现一面墙壁,楚流光略一思索,伸手轻轻扣击,又顺势一推。众人正在疑惑间,眼前墙壁忽然“吱”的一声,闪出一道黑黝黝的洞口,刹时,一股幽冷中透着淡淡轻香的气息,从那洞口出传来,也不知道通向哪里。
  “能不能请问一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会怀疑那个人在这里藏着吧?”迟疑了一下,靳清玲出声问道。看这个洞十分诡异,她可不是表哥,更没有被色迷心窍,也绝不会把自己的性命随便的交到别人手上的。
  楚流光道:“林姑娘言重了!贵兄妹要去哪里,这腿脚都是自由的,我可没强迫你们跟着!”
  “你.......”
  “呵!当然是我自己死皮赖脸要跟着你,跟美人儿没关系的!再说了,我也很好奇,这个地洞里,会有什么。”闪身夹在两个女人中间,林若南赶紧圆场。楚流光怪怪的看他一眼,飞快的想了一下道,“也好!那就随你们!不过.......我不希望在这其中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发生!”眼神瞄向靳清玲,林若南即刻答应:“放心!绝对不会拖楚姑娘的后腿的!”
  “好!那我们下去吧!”招了招手,楚流光第一个转身,方少轩突然叫道:“等等!有点不对劲!”
  “怎么了?”几人同时看向他,方少轩脸色有些凝重:“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好像.......真的有什么声音.......”摇光小脸煞白的打个寒战,不敢跑去跟楚流光挤,紧紧抓着方少轩不放。关键是那“拨萝卜”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想想就渗得慌。
  “不对!快闪!”林若南突然一声惊呼,想也不想的拉着楚流光飞身暴退,几乎是同时,一阵毛骨悚然的“沙沙”声,骤然暴起,放眼望去,一片通红的赤色,铺天盖地般喷涌而出,数以千计甚至是万计的一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奇怪虫子,争先恐后的挤出洞口,那一阵阵让人打心底里发寒的沙沙暴响声,更是越显狞狰。仿佛,有千万虫子用力的爬在身上,拼命的要挤进脑子里去一般,格外森寒!
  “天天天......天哪!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瑟瑟发抖的紧抱着方少轩,摇光惊骇欲绝的上下牙猛嗑。方少轩身体僵硬的任他抱着,这个时候哪还顾得上开玩笑?纵身跃到树身之上,居高临下的望,一张脸黑得能滴出墨来。
  该死的!居然是传说的天毒蝎!传说中,天毒蝎通体赤红,形似琵琶,尾根有毒针,全身表面坚硬如甲,身有剧毒,喜好群居而生性残暴,所过之处,无不寸草,甚至连石头都会腐烂了去,而如此剧毒之物,却是难得的珍贵药材。也所以,这天毒蝎越来越少,可没想到,这在这被破坏得满目疮痍的蝴蝶谷居然存在这么大数量的天毒蝎!难道,这便是天杀宫最后布在蝴蝶欲的绝招吗?
  而仅仅片刻之间,脚下的一片山谷,无论山土沙石均现一种怪异的灰色,那长有草木的地方更是只要被这天毒蝎爬上一圈,便是瞬间泛黄,断绝生机!
  “天!居然是天毒蝎!可是.......这东西不是已经绝种了吗?怎么还会有这么多?”林若南见势不妙的早就带着楚流光跳上了树,靳清玲也急忙跟着飞身而上,美目圆瞪的惊叫着:“表哥!这么多天毒蝎,怎么办?”
  “没什么!等它们过去就好了!”眼角微微一挑,略显凝重的说着。一手搂着楚流光生怕她掉下去,一边又深深的长吸一口气,瞬间一股子馨香入鼻,顿时露出一副飘飘然的陶醉之情。
  虽是情形危急,但软玉温玉在怀,林若南更不是柳下惠,又怎么把持得住?即便是隔着一层碍事的衣服,可见惯了女人的林若南,又怎会被这一点的小挫折所难倒?手指轻微一扣,就知道美人的皮肤咋样,腰身多少,肌肤又有多么的紧俏。色yu魂授之下,居然很期待这群突然天毒蝎来得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再多一点......
  “你干什么?!再动我剁了你爪子!”楚流光一声娇喝,怒眼相瞪,敏感的腰际间,一只毛茸茸的贼手正尴尬的停在那里,不上不下,偏偏这只手的主人还一脸的无辜,假装没感觉的指着地下沙沙而过的天毒蝎大呼小叫的道:“别动!别动!千万别动!要是掉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
  “你........”楚流光气得咬牙,平生第一次被一个无赖占便宜占得这样理直气壮,但人家说的偏偏都是事实!刚要推开他,忽听耳边一声冷哼:“想男人想急了,也不必这样吧!真要想办事,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去!别在我眼前碍事!”
  “你说什么?”楚流光登时就怒了,低头一看,脚下的天毒蝎红潮已然飘过,直接推开林若南跳下树去,在落脚之前,早就有时刻注意着的方少轩横空劈出一掌,扫出一圈干净利落的地方。否则,光是这天毒蝎留下的毒素,都能瞬间将她毒倒!
  “我说什么你没听清楚吗?你不要脸我哥还要脸呢!晴天白日的就投怀送抱,想男人想疯了吧你?”靳清玲也不甘示弱的跟着飞身下树,冷笑连连。刚刚那两人过于暖昧的一幕,确确实实的是刺激到她了。
  三个大小男人从树上下来,两人饶有兴趣的站在一边围观,一个则急得抓耳挠腮。
  楚流光深吸口气,皮笑肉不笑的道:“哼!你哥?我可刚刚亲耳听到你叫表哥的!我看,你不会是近水楼台想先得月吧?只可惜啊,这一表三千里,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像我这样不要脸的,人家还挺稀罕的搂着抱着的,可像你这样死要脸皮的贞洁烈女,我怎么就不见人家碰你一下呢?难道你真是什么采阳补阴的***女人蛇蝎妇人了?浑身是毒招惹不得?”
  若论嘴毒,楚流光又岂在话下?一连串令人吐血的狠话自小小的樱唇小口中辟哩啪啦的狂砸而出,刹时间,靳清玲气得浑身发抖,一张脸青了又红,红了又黑,忽然指尖一弹,一缕黑气刷的直射楚流光!“不要脸的贱人!我杀了你!”
  “住口!谁准你这么跟公.......说话的?”白衣一闪,林若南眼眸微眯,平素便偏显阴冷的目光中,此刻却是异常的平静!平静得让人心底里发寒!
  “你........你就知道护着她!”使劲一跺脚,靳清玲不敢不听偏又气得厉害,只得狠狠一跺脚,转身跑到了一边。楚流光顿时一皱眉:“刚刚你叫我什么?”
  “没叫什么啊,怎么了?”林若南眸光一闪,佯装不解,楚流光仔细看他片刻,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好了!天毒蝎过去了,我们继续走吧!”抬脚走了几步,回头一看,几个人正愣愣的杵在那儿,谁也没动,忍不住的眉头一皱,不耐烦的道:“怎么还不走?”
  方少轩一指地下:“这满地都是毒,怎么走?”
  囧!
  楚流光摸了摸脑袋:“我给忘了.......”
  众人无语。这个迷糊的女人!
  ..........
  一片火烧,满地的毒素不能说尽去,但也渗不透鞋底了,一行几人小心翼翼的走向天毒蝎出来的那个洞口,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吭声。
  “好了,都说说怎么办吧!这里,一定会有线索的!”半晌,楚流光歪着脑袋为难的说道,话音刚落,除了靳清玲因为心有隔阂而憋着看好戏外,其余两大一小共三个男人则干脆将头扭了过去,装作没听见。
  楚流光摸鼻子,翻个白眼道:“要不再用火烧?”
  “绝对不行!”林若南第一个反对,有时候楚流光觉得他虽然很讨厌,也很阴险,但对她还是蛮不错的。
  咳,关键是第一印象太跌分了。
  “为什么?”不服的瞪眼,“刚刚不就是用火烧的吗?”
  “还问为什么?”林若南头疼的瞪她一眼,这妞有时候精明得过分,可有时候又非常的迷糊,比如现在:“你是不是还要想着下去?那你没有想过,这洞万一不结实,一把火直接烧塌了,或者放有什么有价值有线索的东西,你这一把火全烧光了,还有什么意思?”
  “是啊!我也不同意再用火的!林兄说得很对!”方少轩随声附和着,一旁的小摇光猛点头。楚流光同时白了两人一眼:“你俩一个应声虫,一个跟屁虫!”
  摇光憨厚的一笑:“你一直说我是小屁孩的。”
  “咣!”直接一飞腿.........可是,仍旧不解气:“我就不信,这个地方它下不去!”
  “或许,另有通道呢?也说不定!”林若南摸着鼻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楚流光猛一拍手,双眼放光:“对啊!说不定真的另有机会呢!快找找!”
  “不用找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响起,众人急忙回头,不远处,一道佝偻的身躯若隐若现,周身的红光咄咄逼人,分外妖艳,细看,却是那触之即死的天毒蝎,密密麻麻的爬了满身!
  呕!
  众人立即退后两步,吓得头皮发麻,脸色发青。用力摸了摸腕间的紫晶镯,楚流光心神大宁的硬着头发问:“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里面什么都没有?”
  “因为我一直住在里面!女娃娃,你跟我来吧!........其它人,给我等着!”顶着满身的毒蝎,老人阴恻恻的说着,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天毒蝎剧毒无比,他居然住在里面?那他刚才是怎么出来的?怎么都没看到?
  “怎么?还不走吗?想要救人,就这么胆色?”走了两步,老人再度回头,阴冷的看着催促着。
  “没事的,我去去就来!”楚流光硬着头皮安慰着,她有一种直觉,眼前这人不会对她怎么样。
  林若南想跟上,却被老人狠狠一眼盯在原地:“如果不想死,就别动!”
  脚下一只不知打哪儿钻出来的天毒蝎,静悄悄爬上了脚面。
  ......
  而走了不知多久,眼前的老人终于停了下来,楚流光一抹额上的汗水,忍不住佩服道:“老人家,你身体可真好!我都快赶不上你了!”而此时也才终于看清,眼前这老人并没有什么仙风道骨,或者一脸狞狰,有的只是一脸的苍桑,脸上的褶皱都快能养小鱼了,再加上周身爬满了面相凶悍的天毒蝎虫,看上去给人一种很惊悚的感觉,仿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似的。不过,楚流光却不怕他,相反倒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似乎,在哪里见过似的......
  “呵!没什么的,习惯就好!你便是那个叫楚流光的女娃娃吧?我知道你会来的!”老人找了个地方坐下,低着脑袋说着。楚流光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觉得他应该是在笑,便点头道:“是的,我是楚流光。老人家,你见过曲然?他在哪里?”
  说这话的时候,楚流光语速很快,老人眼睛一眯,仿佛看透了她的心。忍不住轻咳一声,道,“呵呵!可是,我要怎么确定你就是她呢?我可是听说你这女娃娃失踪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老人抬起眼,浑浊的眼底好似有一团莹光在流动。
  楚流光一愣,随后把袖子一撩,指着左手那一圈仿若活体般的手镯无奈道:“看吧!这就是证据!这下你应该相信了吧?”真是个狡猾的老人!
  “紫晶曜?”老人眼中精光一闪,瞬即又隐,呵呵笑道,“想不到这东西真的来了........女娃娃,你说你是她,可你又不是她,天意啊,天意.......”
  楚流光被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天意不天意?我听不懂!”
  老人意味深长的看着她:“你会懂的!”若有莹光的双眼忽然再变得浑浊,微微一低头,怀里摸出一个东西:“娃娃,这个东西等我走了,你再打开看。会对你有帮助的。”
  “什么?”诧异的伸手接过,翻来覆去的看,隐约间只觉得这老人似是看出了她的来历,但又觉得不大可能。
  这种神鬼莫测的事,哪有这么容易被人看出来的?
  “呵呵!”老人轻笑,浊眸轻开,“女娃娃,记住。血染长空不是梦,翻手为云覆手雨!走吧!离开这里,到上京去,你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什么?血染长空不是梦,翻手为云覆手雨?老人家,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你是不是就是那个蝴蝶谷主?........咦?老人家?你还在吗?老人家?”愣愣的拿着手里的东西,楚流光左右叫了几声,才发现那个老人竟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
  “奇怪的东西........奇怪的老人.......”想了半天也不知道那两句话到底是在说什么,楚流光干脆便不再想,直接将手里的东西打开,“反正你都走了,我打开也就........呃?”蓦然间脸色发红的瞪着手里的东西,一时间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是一张颜色泛旧的布帛画。画上只画着两个女人,一个天姿妖娆国色生香,宛若狐狸精一般的勾人,另一个却是温柔娴熟出尘脱俗,圣洁而又高雅。只是,这两女同样的貌美,却是同样的全身CHI裸,又同样的........
  “咦?你在看什么?都叫你半天了!”耳边突然一声叫,却是摇光几人等不及了寻了过来。楚流光急忙将图收起,手忙脚乱的藏入怀中,这才佯装无事的转身过来,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那老人叫我们过来的!说是你们谈完事了,他就走了!”摇光蹦蹦跳跳的第一个跑过来,担心看着她,“咦?你脸怎么这么红?那个浑身是毒的怪老头为难你了?”
  “想什么呢你!”楚流光登时无语的瞪他一眼,突然想到:“呀!对了!临走时他告诉我说,我们要找的人在上京。上京是哪里?”伸手摸脸,难道真的很红?
  摇光狐疑看她一眼,刚要说什么,忽然愣住,继尔喜极而泣的拉着她大叫:“大光!你你........你刚刚是说,少爷就在上京?”
  “是啊!可上京是哪里?”楚流光纳闷的问。摇光乐得手舞足蹈,也懒得鄙视她了,兴奋的道:“上京就是我们天元的京都!上京城!少爷.......可少爷为什么会在那里?难道他不怕........”
  楚流光却忽然想到那个布帛画上面的CHI裸女子,莫不是,也跟这上京有关?那个老人奇奇怪怪的,也不像傻子啊......至于这老头为什么会跟天毒蝎住在同一个洞里,又坐视着蝴蝶谷被毁而无动于衷......楚流光甩甩头,这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走吧!我们去上京!”略微朝着后来的林若南几人点了点头,楚流光再次说道。
  这一趟蝴蝶谷之行,虽然凶险,但至少曲然的确切下落是有了,也算是不虚此行。而且,就算曲然不在上京,她也是要去一趟的。她总感觉,这个上京跟这布帛画上的两个女人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就在他们刚刚离开不久,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缓缓的走了出来,冲着几人离去的方向苍然一笑,却竟是慢慢站直了身体。瞬间,一声怪异的响声发出,片刻之后,那一群冲出洞穴的,铺天盖地般的赤色蝎潮刹那再现,竟是如同日落返巢的鸟儿一般,井然有序的返回了那洞里.........
  “呵!流云圣女,紫晶曜......要变天喽......”
  随即,一声悠悠的叹息如同亘古的风云慢慢吹散了这片天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上门为婿
为了父亲三十万的救命钱而替小舅子顶包三年,出狱之后却发现美丽又冷艳的老婆竟然…… 这是一个上门女婿的崛起之途!
良人待归
现代都市连载
凶猛男助理
方长来到衰败的机械厂当了一个小小的临时工,一不小心成了女厂长家的私房高手。隔壁的俏寡妇天天惦记;厂里的女大学生非常眼馋;来自少妇不断的撩拨…… 美女还有五秒抵达战场,方长已经做好战斗准备!
猪的理想大
现代都市完结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都市潜龙
赵东是名夜班保安,有一天送宿醉晚归的女业主回家,结果被对方强推……
西装暴徒
现代都市连载
绝对红人
副乡长林小冬晚上偶然遇见女上司在办公室受到骚扰,仗义出手,解救上司于危急之中,就在女上司即将以身相许时……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