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大唐刀圣>>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七章 柳叶刀

  朱家大院的一间简易房舍中,郑阿生静静地平躺在地。他的伤势在左肩,伤口贯通,有大约一寸长短。撕开旧有包扎之后,只见伤口迸裂涌血,涓涓不止,受伤原本就在近日之内,现在更是要彻底变为新伤了。
  郑阿生本性刚硬,此刻忍着剧痛一言不发,而朱老三、范仁平等众人也是围观在侧,人人脸上狰狞肃穆,却谁都不说话。
  “爹!爹,你的伤口裂开了,这可如何是好!天哪,爹,你这几日究竟到哪里去了!”
  郑五儿抱着郑阿生的身体嚎啕大哭起来,听她所言,似乎近一段时间内郑阿生这一些人都不在家,而是有什么事外出去了。
  同一时间,朱灿和朱老三同时看向其余众位屠户,朱老三毫不客气,一伸手便将身旁最近一位屠户的上身衣衫撕扯了下来。
  顿时,这位屠户上身的伤势也显露出来,虽然不像郑阿生那般严重,但眼见旧伤、新伤加在一起,也可谓是触目惊心了。
  “朱大哥,我们……”
  一众屠户的脸色苍白,但却因为羞愧而变得有些泛红。他们本想解释什么,不过却被朱老三猛地一挥手止住了。
  朱灿早已经看出这伙儿人不同寻常,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想再多问什么,而是先走上前去进一步仔细查看郑阿生的伤势。
  这一仔细查看,朱灿的眉头变得越加深重,他只见郑阿生的这条伤口透过左肩,极其凶险地避过一条大动脉,但即便如此,还是血流不止。
  如果单单是如此倒也罢了,至多想办法止血即可,坏就坏在郑阿生在初次受伤时定然没有好好治疗,而仅仅是简单包扎处理,现在伤口感染,其中满是污秽和坏死血块,情况就变得颇为复杂。
  伤口感染是破伤风的征兆,这种事在朱灿所处的年代不算什么,可是在大唐年间那就是性命攸关的事情。朱灿知道,在大多数古代战场中,兵员伤亡的罪魁祸首不是敌人,而是破伤风和瘟疫!这二者是古代医疗的盲点,几乎相当于灭顶之灾!
  “郑叔,你且忍耐一下,切记,万不可昏过去。”
  朱灿郑重道。
  “嗯。”
  郑阿生低声应了一句,他茫然看向朱灿,也不知道对方究竟要做什么。
  众人的心情异常紧张,就在此时,一众屠户忽然发现一旁的雪娘子还在冷笑不止,众人当即大怒:
  “贱人!你兀自在那里偷笑什么!”
  “哼,”雪娘子继续冷笑道:
  “不知死活,你们若是以为自己能够救得了他,那就只管前来杀我罢。”
  “小贱人,好狠的心肠……”
  众屠户大怒不已。
  那范仁平眼见郑阿生血流不止,当下不知从哪里扯下一段布条,就要上前包扎。
  “让开!嫌他死得不够惨吗!”
  朱灿头也不回,冷喝一声,将范仁平喝退。紧接着,只见他伸手将郑阿生上身微微扶起,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便摁在了郑阿生的左肩内锁骨处。
  “哼!”
  郑阿生又是一声痛呼。
  范仁平原本动怒,可是他忽然见到郑阿生在朱灿的手下居然血流渐止,脸色也慢慢转红起来。朱灿所按的地方乃是一处动脉,通过压迫动脉来阻止溢血,这种方法虽然没有小说电影中的点穴止血来得神奇,不过大体原理却是相同。这些东西朱灿一半是从当代医学上学来,另一半却是拜雪娘子所教。
  扑通!
  回过神来,范仁平猛地跪倒在地,向朱灿郑重道:
  “阿灿!你若果真有法子救回老郑一命,我老范这辈子为你当牛做马!”
  “不错!阿灿,你老郑叔自小看着你长大,你务必要救他!”
  呼啦一声,张千冒、苏武牧等屠户全都跪了下来,朱老三也紧紧看向朱灿。这些屠户之间人人情深意重,绝对不止是寻常邻里之间的关系!
  “老爹,你先请各位叔叔起来。”
  朱灿也不抬头,双眼还是紧紧盯着郑阿生的伤口,似乎在沉吟着什么。
  “瞧你们这点儿出息,老郑还没死呢,都给我起来!”
  朱老三低吼一声,一脚将范仁平踹起来。其余屠户被朱老三一个个毫不客气地踹起,可是嘴里却没有丝毫怨言。现在他们就只关心朱灿能否将郑阿生的命救回来,至于朱灿什么时候有了这种手段,现在却懒得理会。
  “老范叔,你去烧一盆火来。”
  朱灿平静道。
  “嗯?烧火做什么?”
  范仁平先是一愣,接着不敢迟疑,急忙出门去了。
  “五儿,你去向我娘借一些单薄的衣衫,然而用沸水煮过,记住,要尽快。”
  “是,二郎,我这就去。”
  郑五儿也急急忙忙去了。
  很快,房间内已有一盆柴火烧起,郑五儿取来的一件衣衫也在沸水里煮着。
  朱灿的手指一直按在郑阿生的肩头,总算是彻底止住血流。很快,郑阿生已经恢复了一些精神,虽然说话依旧有气无力,但语气却好转了一些:
  “好,好啊,二郎,原来你还有这种手段。你放心,前几日的事情我老郑既往不咎,只要你好好待我家五儿,我老郑也给你当牛做马!你……”
  郑阿生还要继续说话,却被朱灿急忙止住。
  “好了,老范叔、老张叔,还有其余各位叔叔,你们这就去找个干净器皿,然后每人撒泡尿出来。”
  “什么!二郎,你要尿做什么!”
  众屠户一阵诧异,几乎是惨叫出来。就连一旁的雪娘子也是吓了一跳,之前在长白山上,她模糊听过朱灿讲解一些奇怪的疗伤知识,可是却听得半懂不懂。的确,要让这些古人接受朱灿的理论,的确是有些难了。
  “罢了,罢了,还是我来吧。”
  朱灿现在也懒得解释,他让郑五儿代替自己按住郑阿生的大动脉,随即便大踏步出门去了。
  不过片刻,朱灿已经端着一盆尿液进来。
  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朱灿一边笑着看向郑阿生,一边心中想道:老郑啊,二郎我这么多年来身体健康,从未有过什么尿道炎、肾火肾虚什么的,我的尿液正好能帮你清洗伤口,这下你可有福了。
  “二郎,你……你要做什么!”
  郑阿生被朱灿盯得发毛,连脸色都变了。
  朱老三等人脸色尴尬,欲言又止,朱灿却不管不顾,直接伸手探入自己的尿液当中,接着便在郑阿生的伤口附近仔细清洗起来。
  “朱灿!你这混小子!你让老子受此侮辱,若是救不了老子的命,老子临死也要带上你!”郑阿生气得浑身发抖。
  “呵呵,老郑叔你放心,二郎我这尿非比寻常,这样一来,定然让你药到病除!”
  朱灿表面大笑起来,不过他手下却是丝毫不敢怠慢,一点点取出尿液倒在手中,直至将郑阿生伤口附近全部洗净为止。
  众人起初不解,还以为朱灿故意报复,可是看到朱灿毫不避讳地将手伸入自己的尿液当中,这才放下心来。一时间,范仁平等人虽然依旧一头雾水,可是看向朱灿的双目中却眼含热泪,一个个紧闭双唇,说不出话来。
  “师傅,现在大概可以了,您的刀……”
  终于,朱灿回过头来,看向雪师傅。雪娘子对朱灿此时的手段有些诧异,不过也不多说,而是直接从怀中取出一柄细长如柳叶的短刀,先是在火中炙烤一番,之后才随手抛给朱灿。
  直到这时,朱老三等人才恍然大悟,心想原来这被他们误以为是胡姬的女子果然是朱灿的恩师。
  呼……
  朱灿长长舒了一口气,似乎是为了平复心情。
  雪娘子交给他的这柄刀名叫‘柳叶刀’,也大致便是后世的手术刀。相应的,雪娘子还教给朱灿一门‘柳叶刀’刀法,这门刀法同样位列那一百零八种之列,排名第三十八,乃是‘地煞七十二刀’中的第二名!
  不同于‘天罡三十六刀’中的雪长刀、飞刀等克敌制胜之绝技,雪娘子门下的这‘地煞七十二刀’并不能用于与人动武,但是却在世间其他许多方面有重要用途。
  就比如这门‘柳叶刀’,这门刀法虽然来自古代,但是在朱灿看来却与当代的一些外科刀法不相上下!每每想起这一点,朱灿便不由得感叹,不知是什么人能在古代传下这种绝技。
  柳叶刀虽然短小,但却极薄极锋利,乃是切除腐肉、残皮的绝佳工具。以往,朱灿在四处游历时曾有过一些治愈外伤的经验,长白山上也多少受过伤,这门刀法对他来说并不陌生。
  他对雪娘子门下的刀法还远远没有学完,但是这一门‘柳叶刀’却是颇为精通的。
  直至看到朱灿手中的柳叶刀,众人心中总算有了底。
  郑阿生也逐渐明白过来,也不等朱灿开口,便直接道:
  “阿灿,动手吧,叔挺得住。”
  “嗯。”
  朱灿点点头,虽然心中不忍,却也无可奈何。
  事实摆在眼前,这里是即将在历史上空前绝后的繁华大唐,却也是医学技术相对落后的封建时代。刚才,朱灿没有医用酒精和双氧水,不得已用烈火和尿液来消毒清洗;同样的,他现在也没有任何麻醉药物给郑阿生,一切就只有靠后者的意志了。
  嘶~
  炙热的刀刃触及郑阿生的伤口,郑阿生痛得两眼翻白,忍不住就要大喊大叫起来。
  朱老三一个跨步上前,单手捂住郑阿生的嘴巴,到最后已经是被郑阿生狠狠咬了起来。
  “老范!老张!你们速速出去守住院门,如果有武侯前来问起,就说是我在杀猪!”
  “好!留下朱大哥和二郎,其他人都跟我出去!”
  范仁平答应一声,当即率领众屠户出门去了,郑五儿哭着喊着死活不走,却被雪娘子伸手一拎,直接拽了出去。
  刹那间,屋中就只剩下朱氏父子和郑阿生三人,朱老三一边忍着手掌剧痛不吭气,一边却紧紧盯着朱灿手中的柳叶刀缓缓流转,双目中的光彩不由得越发明亮起来。
  从始至终,朱灿的神情都异常专注,郑阿生的伤口算是十分复杂,朱灿以前从未遇到过。他的汗水一滴滴留下,不过刀下的腐肉也在一点点切割下来。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
雇佣兵王陈扬回归都市,只为保护战友的女神妹妹。繁华都市里,陈扬如鱼得水,,逍遥自在。且看一代兵王如何用铁拳和智慧打下一片商业帝国……欲了解四帝更多故事,请微信公众号搜索天道盟。
问鼎
现代都市连载
绝品神医
陆逸,一个身怀医术的超级高手,为寻找未婚妻,来到繁华都市。他脚踩敌人,怀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狐颜乱语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超级战神
拥旌一怒千军骇,嗔目三关万马嘶。 华国唯一的五星战神齐昆仑,戎马十年,为复兄长的血海深仇,重归故里。
张龙虎
军事战争连载
三十之妻
大半年没碰过老婆,我却无意间在卧室发现了一颗陌生的烟头……
月下焚书
现代都市连载
权与利
《权与利》以犀利的笔锋,敏锐的视角,以一名县委书记选拔之争为切入点,进行了一场各方势力的权与法、理与法、情与法的惊心动魄的较量和斗争。塑造了因坚守原则、清正廉洁而遭受利益集团的诬陷,却仍然默默奉献、对党和人民的工作负有高度责任感的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组织部长等一群共产党员的感人形象。该剧以大量生动真实可信的情节和细节,展现了共产党人的浩然正气和绚丽风彩!
邵玉清、邵庆峰
现代都市连载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