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大唐刀圣>>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六章 兴师问罪

  大清早,朱家大院里便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朱老三、雪娘子、郑五儿三人站在一起,对面则是一大帮关中汉子。这些关中汉子个个身材魁梧,气势逼人,神情都有些不善。如果不是因为顾及着什么,只怕早已经在这里大闹起来。
  “爹!您这几天都去哪里了?今天突然来这里做什么!”
  突然间一声大喊,郑五儿直接含泪走向为首的一名汉子。只见这汉子大概三四十岁年纪,长得五大三粗,十分精壮,只是此时的脸色略显苍白。
  此人便是郑五儿的父亲,名叫郑阿生,也就是朱老三的多年好友,朱灿名义上的岳父大人。
  郑阿生是附近一间名叫安邑坊的坊间屠户,本性耿直,脾气略显暴躁。在他身后的那些大汉也都是附近几间坊市的屠户们。
  原本,这些屠户和朱老三乃是同行,平日里交情颇深,所以郑阿生才会将女儿许配给朱灿。可是近几日来,朱灿回家之后的绯闻连续不断,早已在附近几个坊市间闹得沸沸扬扬。
  郑阿生心里憋着一口气,今日终于是忍不住找上门来。他带这些屠户上门倒也不是想怎样,只是想当面向朱家人讨要个公道罢了。
  “五儿,你这些天受委屈了,可恨爹爹近几日不在家,所以才让你受别人欺负!”
  一声冷哼,郑阿生的脸色变得越加难堪。
  门外的朱灿却长舒了一口气,心想原来这些人不是郑五儿叫来的,对许多事情还不太了解,那便好办得多。
  “五儿,你近几日可还好吗?告诉爹爹。”
  “爹爹,其实五儿我还好,只是……只是……”
  郑五儿一想起昨夜的事情,也不由得有些伤心起来。
  然而,这句话听在郑阿生耳中却是另一番意思,当下他便低吼道:
  “五儿你放心,今日爹爹便来为你讨回一个公道来的!”
  话音一落,郑阿生神情肃穆。只见他先是长舒了一口气,继而看向对面的朱老三道:
  “朱大哥!你可知道做兄弟的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吗?”
  “嗯,我知道。”
  朱老三神情淡定,即使面对来势汹汹的众人也没有显得十分紧张。
  “好!知道就好!”
  郑阿生一声低吼:“朱大哥,论交情,你是我们在场众人的兄长,今日做兄弟的本不该带人来这里兴师动众。可是我这几日来听闻关于你家二郎的事情,据说他失踪一年后不但对我家五儿越加冷淡,而且还勾引来一个胡姬女子,想要撇下五儿不顾!事关五儿的后半生幸福,老弟我已经忍耐多日,今日实在是忍无可忍,只好向你要讨要个公道!”
  关中汉子性子直,说是兴师问罪,就是兴师问罪,绝没有半点虚的。
  当下,郑阿生身后的一众屠户也叫嚷起来:
  “不错!朱大哥,这几日你家二郎回家后的事情我们都已经听说了,当年二郎和郑家五儿定下亲事,这是我们大伙儿都见证的事情,如今二郎想要负心薄幸,那可不行!别说老郑不依,我们众人也不依,朱大哥你一向为人重情义,这件事实在不可纵容!”
  “呵呵,”
  闻言,朱老三淡淡笑起来:“老郑,还有诸位兄弟,这件事其实另有隐情,并不像你们所想的那样。”
  “哦?那是什么?”
  郑阿生显然早有打听,当即便一手指向朱老三身旁的雪娘子,说道:
  “朱大哥,此女是谁,难道她不是你家二郎从外面领回来的妖女吗?”
  “可恶!你说什么!”
  闻言,雪娘子顿时又大怒起来,她现在最烦别人叫自己‘妖女’‘贱人’一类的称呼,如果不是事先和朱老三有过约定,只怕当下就要大闹一番。
  见状,郑阿生等人也是更加恼怒,心想难不成你一个胡姬女子还敢如此放肆?
  “爹爹!你们误会了,二郎并没有辜负我,这位小娘子其实是二郎的师傅。”
  一旁,郑五儿急忙叫起来,她虽然对雪娘子没有好感,但是在这件事上还是不愿有人冤枉了朱灿。
  “嗯?五儿你说什么?莫不是你也被那妖女给蛊惑了不成?”
  郑阿生等人闻言诧异,根本就没有把郑五儿的这些话听入耳中。
  这些个屠户眼看郑五儿和朱老三都在维护雪娘子,竟然真以为这二人是被雪娘子以妖术迷惑,当下便十分惊骇起来。
  “不得了!连朱大哥和五儿也被这妖女所蛊惑,今日可留她不得!老郑,我们这就先将她拿下,然后送去给坊正处理!”
  一声怒吼,郑阿生身后的几名屠户齐齐从腰间抽出自己的屠刀来。
  郑阿生反应更快,一把推开五儿,另一手便将手中的屠刀向雪娘子抛了过去。
  “放肆!谁敢在我这里伤人!”
  朱老三见状大怒,就要上前接下。反倒是一旁的雪娘子暗自冷笑不止,根本就没有将郑阿生等人放在眼中。
  就在此时,只听门外突然响起一声暴喝,一道人影迅速闯入院中,手中的长刀微微向上一挑,便已经将郑阿生的屠刀挑翻在地了。
  突然出现的人影自然便是朱灿,他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直到现在才不得不现身。
  顺手将郑阿生的屠刀挑翻之后,朱灿早已是一脸无奈,当即冲着郑阿生等人苦笑道:
  “诸位叔叔,还有郑叔,这件事你们真的是误会了,这位小娘子的确是我的恩师,我也真的没有辜负五儿。”
  话音一落,朱灿向郑阿生等人微微鞠了一躬。
  郑五儿神情尴尬,急忙跑来向朱灿解释道:“二郎哥哥,爹爹他们是自己来的,事先我也不知道,你可千万别……”
  “嗯,我知道,五儿你放心。”
  朱灿向郑五儿微微一笑,后者顿时便放下心来。
  而直到此时,郑阿生等人才有些反应过来,一个个指着朱灿诧异道:
  “阿灿?你果然是阿灿?你什么时候有了这般身手?”
  据朱老三等人所言,以前的朱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小少年,根本就不会舞刀弄枪,也难怪这些屠户会如此诧异。
  朱灿也不知道如何解释,只是随口笑了笑。
  不一会儿,郑阿生总算从震惊当中醒转过来,他冷笑一声,当即便手指朱灿道:
  “好!阿灿!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今日自己出来负责,而不是躲在朱大哥的背后,算你还是一条汉子!现在我就把话挑明了,前几日你迷恋那妖女,害得我家五儿伤心欲绝,此事我看在朱大哥的面子上既往不咎!现在起,只要你答应以后善待我家五儿,那么以前的事便全都算了,你和五儿从小青梅竹马,不久之后便是恩爱夫妻!可是,如果你还想要继续迷恋这妖女的话,那便休怪我不客气,我这就去拼死宰了她,然后再和你上官府去理论!”
  郑阿生说得义愤填膺,在他身后的众多屠户也是群情激愤。
  说到底,郑阿生等人对于雪娘子是朱灿师傅的一番理论还是不肯接受。
  恍!
  话音一顿,郑阿生直接从身旁之人身上抽出一把屠刀,一甩手便将其钉在地上:
  “阿灿,咱关中汉子一字千金,你这就给个话吧!”
  “这……”
  此时的朱灿早已是头大如斗,无论他如何解释,这些人总是不肯相信。他现在已经有些看出来了,这伙儿人今日并不是单纯来朱家的,他们之前应该是经历过一些事情,身上个个带伤,所以此时才不由得有些火气大。
  无奈,朱灿只好看向朱老三,向他求助。
  “够了!老郑!我早已经跟你们说过,这件事你们真的误会了!难道你们连我也信不过吗!”
  一声怒吼,朱老三也是动了真火。显然,他在这群人中威信颇高,话音一落,许多屠户便已经有些犹豫起来。
  可是郑阿生依旧是宁死不信,在他看来,朱灿等人全都是被雪娘子所迷惑,所以才会这样。一时间,郑阿生狠狠看向雪娘子,似乎随时准备动手擒拿一般。
  “哼!几个三流角色,而且还一个个都是强弩之末,难不成当真以为我怕了你们不成!”
  雪娘子心中冷笑起来,她似乎早已看穿了郑阿生等人的底细,所以显得毫不慌张。
  郑阿生狠狠盯了雪娘子一会儿,原本就要打算动手的,可是突然间,他的脚下一软,居然是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嗯?爹!”
  “老郑!”
  郑五儿、朱老三等人不由得齐声惊叫。一时间,他们只见郑阿生左肩上的衣衫被鲜血染红,似乎是因为伤口崩裂所至。
  “咦?他身上果然有伤!”
  一声惊疑,朱灿直接叫了起来。
  闻言,朱老三吃了一惊,转头仔细看向郑阿生等一众屠户,反观郑阿生等人,却是猛地脸色一变,像是忽然被人揭穿了什么事情一般。
  “老郑!老范!老张!老苏!你们这几日究竟做什么去了!为什么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不由得,朱老三话音低沉道。经过朱灿提醒,他现在也猛地发现今日的郑阿生等人一个个脸色苍白,竟然是人人身上都有伤势!
  朱灿也十分奇怪,他刚才见到郑阿生等人使用的刀法颇不寻常,竟和当日朱老三对付雪娘子所用的刀法有些类似,而且如果只是寻常屠户,郑阿生等人怎会突然间全部受伤呢?
  还有更奇怪的,此时的朱老三对郑阿生等人的伤势显然十分关心,看样子不像是普通朋友,倒更像是生死之交!朱老三话音一落,郑阿生等人居然是个个露出羞愧之色,一时间全都低下头来。
  “朱大哥,我们对不起你,我……”
  郑阿生肩头上血流不止,还想要挣扎着起来,还好被郑五儿哭喊着急忙扶住。
  “爹爹,爹爹,你怎么了?你怎么会受伤?是谁伤了你!”郑五儿嚎啕不止。
  此时的众人似乎早已把之前的事情抛之脑后,一个个全都紧紧盯着郑阿生。
  朱灿也顾不得许多疑问,这就走上前去将郑阿生的衣衫连带一些简单的包扎全部撕去,顿时露出鲜血淋漓的伤口。
  “阿灿,你……”
  “咦?伤口纵深平滑,是剑伤!而且还是新添的伤势!”
  朱灿的脸色阴沉下来。穿越之前,他是一个性格洒脱的年轻人,多年来走遍三山五岳,见识丰富,曾经学过一些医学常识,穿越后,他和雪娘子长年在长白山居住,偶尔受过伤,也对许多伤势颇为了解。
  眼前,郑阿生的伤若是放在当代还好,可是如果是现在的话……
  “二郎,原来你不仅会用刀,居然还会查看伤势!”
  顿时,朱老三和一众屠户全都诧异起来,紧接着便将目光看向雪娘子。
  雪娘子一声冷笑,对众人的表情视若无睹。
  “阿灿,既然你会查看伤势,那么可会……”
  不由得,一位屠户紧张问道。
  这位屠户名叫范仁平,在他身旁的还有张千冒、苏武牧等人,此时,这些人全都一脸紧张地看着朱灿。
  “废话少说,快将老郑叔抬进屋子里!”
  朱灿原本想要亲自动手,可是朱老三猛地一下将他撞开,自行将郑阿生抱了起来。
  “老范!老张!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将大门关上!”
  一声低吼,朱老三早已抱着剧痛难忍的郑阿生进了房门。其余范仁平等屠户先是一愣,紧接着回过神,急忙将朱家大门紧紧关闭起来。
  朱老三的嘱咐不错,这种事如果被外人知道,只怕必定会引火上身了。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捡漏
  一眼百年,重生都市。   盛世华章,古董收藏。   秦碑周彝,金石字画。   青铜青花,翡翠美玉。 天下奇珍,尽在我手。 重生归来的金锋在现代都市,凭借神乎其技的鉴宝本领,一步步走向巅峰。 发扬民族最传统的文化,传承千年最完整的文明。
金元宝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做局
普通人做事,聪明人做式,高手做局。 随着老板突然出事,职场春风得意的乔梁遭遇重挫,随即又被妻子背叛,更可怕的是,他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精心布置的圈套……
易克1
现代都市连载
浪子邪医
丰韵迷人的老板娘喝醉了,老板居然要阳顶天送她回去,还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开心了,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九月鹰飞
现代都市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连载
绝对红人
副乡长林小冬晚上偶然遇见女上司在办公室受到骚扰,仗义出手,解救上司于危急之中,就在女上司即将以身相许时……
冬虫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