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大唐刀圣>>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四章 庖丁解猪

  千牛刀!
  朱老三的记忆没错,此刻朱灿所使的刀法便是学自雪娘子门下‘地煞七十二刀’中的千牛刀!
  三十六天罡刀出世制胜,七十二地煞刀入世救民。
  也许没有人能够想到,堂堂一代刀法宗师门下,居然会有一种刀法是用来杀猪卖肉的!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在雪娘子门下的‘地煞七十二刀’之中,其刀法绝技的涉猎十分广泛,其中大多数能够运用于世间各行各业,造福黎民。
  当日,朱灿的‘柳叶刀’能够用于治愈外伤,可算得上是入了郎中一行;而现如今,这门‘千牛刀’用来杀猪卖肉,也算是入了屠户一行。
  嗤!嗤!
  轻微的声响依旧从朱灿眼前的肉案上传出,直到这时候,朱灿依旧是一副不紧不慢的模样,只有当他的长刀运行至某一处时偶尔停顿一下,这时他的眉头会微微一皱,之后再继续游弋下去。
  朱灿的动作不可谓不慢,当对面的西市屠户已经开始卖力剁肉的时候,他的长刀依旧戳在那半扇猪肉当中,由始至终从未分离过。
  然而,细心的人便会发现,朱灿的动作虽慢,但是从他刀下切出的猪肉全都是整块,且精肉、肥肉二者分明,没有丝毫混杂;反观另一边,那西市屠户虽然早早便将所有软骨剔除下来,可是在他刀下的猪肉混在一团,且还要不断从一些软骨上分离,看起来十分忙乱。
  “咦?阿灿这是要……”
  朱老三身旁,郑阿生等屠户似乎终于有些反应过来,一个个面露狐疑,看向朱灿。
  “对了!”
  终于,范仁平一声低呼,似乎彻底醒悟,只听他惊喜叫道:“这次判定身负的关键不在用时长短,说到底,臊子的精细程度才是最关键的所在!只要阿灿能在这一点上获胜,那就不必在乎什么时间问题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顿时,郑阿生等人全都反应过来。
  之前他们以为双方的刀法技艺不相上下,所以最关键的便是争分夺秒,可是现在,朱灿的出现使得这场比试开始走向另一种形式。这样下去,时间问题早已经不复存在了!
  一朝惊醒,郑阿生等人全都面露喜色,一个个万分紧张地看向朱灿。这次,他们豁然开朗,顿时便又觉得朱灿的行事动作有条不紊,很有条理性,只见他从一开始就将精肉、肥肉彻底分开,这样,最终剩下的便只会是骨头。
  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朱灿眼下的进度虽然缓慢,但是只要继续这样下去,越到最后便会越加方便快捷,反倒比那西市屠户要干练得多!
  想通这一点,郑阿生等人心里终于有了底,心想原来朱灿事先早已有了对策。朱老三也是喜不自禁,连他也没想到朱灿能带给他们这许多惊喜。
  朱老三等人都是多年屠户,对这一行十分清楚,再加上旁观者清,所以能够一眼看中要害。除此之外,围观的众多百姓以及那薛姓男子却没有这种眼光,因而至今都还以为是朱灿落入下风了。
  不过很快,有些人还是从朱灿的刀法中看出了什么,他们隐约觉得此刻的朱灿与多年前一个故事中的人物有些相似。而那个故事的名字叫做——庖丁解牛。
  相传,在《庄子》一书中曾经出现一位厨师,这位厨师以尖刀解剖活牛,能使之契合牛的骨节机理,到最后连骨头都不曾碰到过。
  庄子以这件事来诠释其逍遥自然之道,而落到一些世俗人眼中却是演变为一门旷世绝技。
  这位厨师生平宰杀千牛,所以他的刀又名‘千牛刀’,而这三个字到最后已经是变为利刀的代名词,同时这门绝技也让后世无数厨师屠户所景仰。
  此时的朱灿并不知道那所谓‘庖丁解牛’的事情究竟是真是假,后世的语文课本上也仅仅拿它来解释什么‘熟能生巧’之类的意思。不过这些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这门‘千牛刀’的绝技历经无数岁月最终是传到了雪娘子手里,而且恰好是几天前被朱灿学到!
  在‘地煞七十二刀’中,这‘千牛刀’也算是一个异类,要想真正精通,至少也要苦练数年,朱灿现在至多只是个半吊子。不过还好,朱灿之前曾在朱家试过‘解猪’,现在虽然还不大熟练,倒也足够应付场面了。
  说到底,这‘千牛刀’也不过是一门刀艺,没有传说中那么玄妙,朱灿现在只需以尖刀刺入猪肉,再以刀刃感觉其中的猪骨,这样缓缓切割下来,便是一整块一整块的精肉和肥肉了。
  千牛刀讲究刀身细长且薄,最重要的是锋利,眼下,朱灿手中的长刀正好合适,所以他才将刚才那柄宽面屠刀随手抛弃了。
  因为心里有底,所以从一开始,朱灿便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此刻只见他一边默默地运转刀法,一边却在心里念念有词,不由得轻声笑起来:
  “呵呵,庖丁解牛……想不到啊,老一辈祖宗先贤的绝世刀法到我这里要稍稍堕落一下,变为庖丁解猪了?哈哈哈哈……”
  到后来,朱灿已经是忍不住大笑出声。在外人看来,完全是一副胜算在握的模样。
  “喂!臭小子!你有什么好笑的,死到临头还不自知吗!”
  听闻朱灿的笑声,对面那西市屠户不由得大怒起来。他原本还想讥讽几句,却被身后的薛姓男子大喝一声道:
  “住口!还不速速抓紧时间取胜!”
  “是。”
  西市屠户心中不忿,可是表面上却没敢流露出来。不多时,他手中的屠刀已经挥舞得越发快,原来他此时已经将那半扇猪肉彻底分离,眼下的肉案上就只有精肉、肥肉、软骨这三处堆积,之后只需将其分别切做臊子就行了。
  眼见这一幕,围观的众多东市百姓不由得面露失望神色,心想这场比试终究还是要败了。
  然而,就在此时,只听朱灿猛地一声低喝,却是见他将手中的长刀微微一旋,终于从那半扇猪肉中脱离出来。
  “咦?这是怎么回事?”
  一声惊呼,众多围观者全都惊骇地瞪大眼睛。原来,当朱灿的长刀飞出之际,眼前的那半扇猪肉已经彻底分离开来,除去两堆精肉、肥肉的肉片之外,那半扇猪肉的骨架居然是完好无损,就像是死后腐朽多年一般!
  “什么!怎么可能!”
  见状,那西市屠户早已大惊失色,就连那薛姓男子也是瞬间脸色大变,无论如何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哈哈哈哈!二十多年屠户又如何?今日还得败在我朱灿手下!”
  此时的朱灿早已大笑起来,他随手将那两堆精肉、肥肉的肉片抛入半空,长刀横竖一挥,已经差不多变为两堆肉末臊子。紧接着,朱灿又将那半扇猪肉的骨架摆在肉案上,也不换刀,顺手便是一阵斧劈。
  咔嚓!
  伴随着一阵阵清脆的声响,所有猪骨全都被朱灿的长刀切断,继而斩为粉碎,就连少数几根坚硬的肋骨也不例外。
  好刀!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看向朱灿手中的长刀。能够以如此轻薄的刀刃斩断猪骨,这柄刀的价值不言而喻。他们不会明白,朱灿的这把刀乃是从雪娘子门下继承而来,和雪娘子随身携带的那柄‘雪长刀’都不相上下,可以说是世间罕有的利刃了。
  咚咚咚!咚咚咚!
  两个肉案上同时响起疯狂的响声,朱灿和那西市屠户用尽最后力气,将肉案上的三处猪骨、猪肉切为粉碎。这是整个比试过程中最为简单的步骤,但也是最为耗力的步骤。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那两块巨大的肉案之上。他们只见二者手下的骨肉臊子正逐渐成型,可是若论其色泽纯度,却是迥然不同。
  慢慢地,朱老三、郑阿生等人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起来,反观另一面,那众多西市屠户和薛姓男子却是目瞪口呆,宛如做了一场噩梦似的。
  哐!
  时间流逝,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几乎是同一时间,两人都停下手中的刀,那西市屠户将手中屠刀猛地戳在肉案上,朱灿却是将手中长刀用手一抹,只见刀刃锋芒毕露,依旧没有受到丝毫破损。
  顿时,整个屠户铺子里就只剩下两道沉重的喘息声。
  “哈哈哈!赢了!赢了!精是精,肥是肥,骨是骨!我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精细的臊子!朱大哥,我们赢了!”
  一声高叫,却是朱灿身后的众多屠户们终于发疯一般地呼喊起来。
  此刻,呈现在众人面前的两座肉案上分别是两幅场景,西市屠户那边虽然将臊子切得够细,但是难免精肉中掺杂着肥肉,肥肉中夹杂着骨渣,并不能算真正的精细;反观朱灿一边,因为从一开始就将三者分开,所以切碎之后精肉是精肉、肥肉是肥肉、骨渣是骨渣,几乎没有丝毫混杂!
  尽管朱灿刚开始的动作很慢,但是事实证明,这样的方法可以避免精肉、肥肉混淆,同时也节省了将三者缓缓分离的时间。
  顿时,屠户铺子外的众多围观者一阵涌进来,他们只见朱灿一边的臊子果真是罕见的精细,比起西市屠户那边强过太多。
  事实摆在眼前,胜负之数已经不用再多说了。
  “哈哈!好一个朱家二郎!这门绝技是谁传你的,以前连你老爹都从未用过!”
  欣喜之下,众多百姓们纷纷大喜叫嚷起来:
  “不错!这门绝技只怕连朱老三也不会!依我看,一定是你那位美女师傅所传授,可对?”
  “美女师傅?咦?我记起来了,朱家二郎失踪一年后倒是平白捡了一个师傅,据说朱家二郎曾向人家学过一年多刀法,难怪现在身手不凡!喂!那群西市的杂碎们,还不从这里滚出去!”
  一阵阵喝骂声传来,却是众多百姓们怒指那几位西市屠户,想要将他们赶出东市。
  此时,那群西市屠户们眼睁睁等着朱灿肉案上的肉末臊子,脸色通红,依旧没有回过神来。
  说起来,这一战朱灿胜得实在侥幸,若不是前几天刚好学会‘千牛刀’,只怕现在便是另一番场景了。
  心中长舒了一口气,朱灿先是回过头和朱老三、郑阿生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心中定计,这就跳上高处,指着自己的肉案向众人笑道:
  “呵呵,今日多谢诸位叔叔伯伯们捧场。这许多东西今日便送给大家了,精肉去做馅儿,肥肉去喂牲口,骨渣还可以熬汤喝!大家不必客气,日后若有需要,尽管上这里来!”
  “好!二郎好大方!多谢二郎!”
  朱灿话音刚落,只听呼啦一声,众多百姓挤上前去,将所有猪骨、猪肉一阵打包带走,一个个全都喜气洋洋地去了。在这群百姓看来,今日之事至多也就是两伙儿生意人的相互打压,不算什么大事,既然胜负已分,那就不会再有别的事情了。
  眨眼间,整个屠户铺子里就只剩下朱灿和那薛姓男子两拨儿人,这两伙儿人现在的心情可谓是迥然不同,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阿灿,干得好!”
  默默地,郑阿生等一众屠户向朱灿挥了挥拳头,可见心里有多高兴。尤其是郑阿生,只见他脸色虽然苍白,却在一瞬间兴奋得面色潮红起来。
  而直到现在,那群西市屠户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见他们时而看向朱灿等众人,时而又看看那薛姓男子,一时间不知所措,彻底慌了手脚。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塞外江南
孤儿杨承志大学毕业,随同窗南下打拼,遭遇横祸,无意中发现自小带在身上隐藏身世的玉佩有一个可以种植的神奇空间。 带着这个神奇的玉佩离开繁华的都市,回到贫瘠落后的山村,借神奇玉佩,创家业,寻身世,振中医,一步步把贫瘠落后的乡村打造成花香满园的塞外江南。 “我要用空间带来的机遇,直面上天给予我的操蛋人生”
黄土守山人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都市之快意人生
退伍军人胡斐历经九死一生,从反恐战场杀出一条血路,离开战场重返都市。虽然战场战场转移了,但是,胡斐的神话在延续,隐居幕后创企业办工厂,研发手机,涉足石油,金融等各个产业,重新开辟一片人生的战场,再一次一步一步地走上人生的巅峰。
御史大夫
都市其他完结
武道战神
三年前,他收获了一株灵果,却被一位守山弟子抢夺。 三年后,那位守山弟子成为了宗门内最耀眼的天才,而他却发现,被夺走的灵果,不过是他所获得的机缘的万分之一。 从此他如彗星般崛起,开启一条神话般的逆天之路。
邪九幽
东方玄幻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