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大唐刀圣>>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十章 伤兵满地

  清晨的阳光下,朱家大院里坐着十几位关中大汉,这些人身上几乎人人带伤,伤势或轻或重;伤口位置也不一样,全身上下密密麻麻都有。有些伤口一看就是陈年累月的旧伤,经过一些处理之后倒也没有什么大碍,但更多的却是一些新近伤口,估摸着是伤在在半年之内,因为没有经过认真治疗,所以残留下许多骨肉旧疾。
  “这……你们还真是一群伤员。哼,就算日常杀猪不小心,难道能把刀砍在后背上?脚脖子上?”
  朱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他走近众屠户,一个个查看众人身上的伤势,脸上的神色不由得越变越差。
  朱老三也不忙活了,只是盯着朱灿的脸色看,似乎生怕他说出‘难以处理’这几个字。
  “呵呵,阿灿啊,这些伤大多是很久前留下的,这些日子以来难免筋骨疼痛。你若是能治那最好,若是不能,那也就罢了,哈哈……”
  范仁平、张千冒等人却是开朗得很,一个个笑起来,不过谁都知道他们现在的心情不可谓不紧张。在场之人,哪个不是正值壮年的七尺大汉?好男儿正是风华正茂之年,但却因为以往的一些旧伤弄得身躯破碎,甚至留有残疾。毫无疑问,这些旧伤在范仁平等人心中是一块永久的痛,他们今日前来找朱灿就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的。
  “这是刀伤?”
  朱灿指着范仁平背后的一条伤疤道。
  “嗯,是刀伤。”范仁平毫不隐瞒。
  “这是剑伤?斧伤?戟伤?还有箭伤?”
  朱灿指着众人身上的伤口一一问道。众屠户一一点头,也全都默认了。
  一时间,朱灿的心思不在这些伤口上,而是不由得重新打量眼前的这些人。朱灿有话要问,但是却有些问不出口,最后只得摇头叹息起来,同时转过头道:
  “老爹,诸位叔叔身上人人有伤,那你呢?你可也是如此?”
  朱灿紧紧盯着朱老三,他不想这位对自己爱护有加的中年汉子也是如此伤痕累累。
  “不,老爹自己还好。”
  朱老三沉吟道:“阿灿,你先照看你诸位叔叔,他们身上的这些旧伤可还有救吗?”
  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朱灿,直到后者缓缓点头,这才一个个兴高采烈起来。
  “诸位叔叔,”朱灿道:
  “你们身上最近的伤势我都有办法,昨日的新伤也可以一并治好,可是如果是伤在两个月前的旧伤的话……”
  朱灿低头默然,言下之意所有人都明白,如果一些伤势相隔时间太久又有些严重的话,那么就不是朱灿力所能及的了。
  “哈哈,很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阿灿,你不要犹豫,只管动手吧!”
  范仁平大笑起来,在他看来,能够除去身上的一些伤势,这已经是上天垂怜了。
  “不错,阿灿,只管动手吧!”
  其余众人也都笑起来,笑声中多了太多爽朗。
  “嗯,好,我们这就开始。”
  朱灿点点头,这就要吩咐众人进屋,毕竟这种事发生在院子里实在是太过招摇了。
  “阿灿,你请。”
  忽然间,众多屠户都站起身来。范仁平从身后取出一件土制器皿,放在朱灿面前。
  “这是……”
  眼前这玩意儿类似于电视上见过的夜壶,朱灿诧异,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范仁平笑道:“阿灿,你不必奇怪,其实我们早已经知道了,昨天你能够治好老郑,多半是因为你那一泡神尿。你看,我们今日连家伙都带来了,专程前来接尿。你放心,你诸位叔叔们都是在刀口上滚过的人,血的滋味都尝过了,难道还怕一些尿吗?你只管来!”
  众屠户一个个大义凛然,像是这就要去赴死一般。
  朱灿却是一脸茫然,睁大眼睛瞪道:
  “尿?神尿?这是谁跟你们说的?”
  “当然是你师父雪姑娘啊,昨天我们已经专程请教过,听她所言,这神尿乃是天下间独你一人所有,就连你师父都没有!”
  范仁平面露钦慕之色,道。
  闻言,朱灿满脑袋黑线顿时冒了上来。
  奶奶的!神尿!原来这帮家伙之所以认为自己能够救他们性命,是因为相信自己的神尿!
  朱灿这一气可不轻,搞了半天,自己昨天辛辛苦苦为老郑治伤,‘柳叶刀’不止耍了八百遍,结果最后的功劳却是让那泡尿给得了!
  朱灿气得直想骂人,一想到是雪娘子在背后给自己造谣,更是火冒三丈起来。
  “去你妹的神尿!老子今天尿不出来!”
  朱灿怒吼道。
  不料,他话音刚落,众屠户中立即走出一人道:
  “不错,我们早料到了,这神尿珍贵,岂是说来就能来的?阿灿,你且不必着急,这就多喝些水,至多我们多等些时日就是了。”
  “嗯,此话有理。”
  闻言,众屠户纷纷点头道。
  “奶奶的,你们这群蠢货!你们……”
  朱灿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简直要把眼珠子都瞪出来了。
  朱老三昨日亲眼见过朱灿的‘柳叶刀法’,可不像范仁平等人那样好骗,当下便忍不住笑着怒骂道:
  “老范!你们这群蠢驴!还不速速滚进房里去治伤!”
  范仁平一脸茫然,也不知如何惹怒了这朱氏父子。
  朱灿这叫一个无可奈何啊,说又说不清,骂也不能骂。说起来这件事也怪不得雪娘子,因为就连她也根本不明白其中的道理,当初自己在长白山上向她解释完全就是对牛弹琴!
  “奶奶的!尿!都给我尿!你们不是想要神尿吗?这就都给我尿去!谁要是不去,我今天就不给谁治伤!”
  朱灿指天立誓起来。
  “好,好,好,阿灿,你别生气,我们这就去。”
  一帮子屠户满脸迷茫,嘴里嘟囔着什么,急忙跑到一边撒尿去了。
  此时恰逢郑五儿从郑阿生房间里出来,她一出门便见到十几位大汉在朱家大院里面壁思过,仔细一看,却是人人拎着一把夜壶在放水。
  郑五儿大吃一惊,一阵脸红心跳,之后似有所悟,跑到朱灿身边道:
  “二郎哥哥,不是说你的尿才是神尿吗?他们的也行?”
  朱灿脸都臊红了,指着身旁一侧道:“五儿,你这就去请我师傅出来,就说伤员太多,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眼见郑五儿和朱老三犹豫,朱灿又道:“你们放心,我师傅虽然是个女子,又和这些人不和,不过在大是大非上却不会迟疑,她会帮我的。有师傅出手,诸位叔叔的伤会在几天之内都处理干净的。”
  郑五儿微微点头,这就去了。
  不多时,雪娘子从屋里出来,她见到院子里的场景,也不由得笑起来,但对朱灿的怒视却毫不理会。片刻后,范仁平等人也一个个端着夜壶走回来,摆在朱灿面前等待验收。
  “阿灿,这成吗?”
  范仁平指着地上的一打夜壶。
  “不成,”
  朱灿摇摇头道:“尿色泛红,都不能用。老范叔,你们以后还是注意多喝水吧。”
  众人齐齐舒了一口气,几个屠户暗自嘟囔道:
  “就说嘛,说到底,还是阿灿自己的神尿才行。”
  ……
  整整一天,朱灿和雪娘子都在为范仁平等人治疗旧伤。朱家大院早已经锁起来,郑五儿被派在院子里放哨,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屋里传来杀猪般的嘶吼声。
  众多屠户的伤势实在太多,朱灿一个人忙不过来,就算加上雪娘子,也得要忙得团团转。如同朱灿所言,对于两个月之外的伤势,他们已经无能为力,现在所要处理的就是一些最近的新伤。
  满屋子的大汉在倒吸冷气,朱灿二人一边要小心切开伤口,压迫动脉止血,一边还要忙着施展‘柳叶刀’切除腐肉,场面显得颇为血腥。
  朱灿倒也罢了,众屠户都把他当做亲侄子一般,没有再客气。可是众人没有想到,连雪娘子都抛弃前嫌,开始为众人治伤。
  说到‘柳叶刀法’,雪娘子的技艺之精湛绝对还要胜过朱灿,放在后世,完全可以称得上一个正经外科医生。但凡经过雪娘子治伤的人,其痛苦过程总是要比朱灿短一些。
  范仁平等人已经是心中感动起来,眼前的女子在昨日还被众人无端辱骂,如今却一言不发,在众人的伤口上挥刀去疾。
  众屠户胸膛热血滚滚,到最后强忍着痛苦,硬是一声也不愿意叫出来。此刻,在他们心中,朱灿和雪娘子无异于救命恩人。救命恩人在劳心劳力,如果自己还不能忍着一点痛苦,那就太过丢人了。
  之前,郑阿生已经从另一件房屋中被抬了进来,当下就只有他和朱老三无事可做,只能眼睁睁看着朱灿二人忙碌。
  朱老三的脸色显得异常深沉,许久后才低声道:
  “老郑,你给我记住,以后若有什么事情,记得先来问过我和你大嫂,你知道吗!”
  朱老三的语气已经十分不客气。
  郑阿生面露羞愧之色,连连点头起来。
  一场血腥救治一连持续了许多天,到最后一天的时候,朱灿和雪娘子早已是双目泛红,显然是睡眠太少所至。
  房屋中一件件血色衣衫被烧毁,范仁平、张千冒、苏武牧这十几个屠户先后包扎好伤口,继而一起离开朱家。这些人的伤势都没有触及要害部位,比郑阿生幸运得多,所以养伤过程也要快上许多。关中大汉原本体质精强,再加上有朱灿的‘大补血汤’补充血气,除了郑阿生之外,其余几人不出半个月,等到伤口愈合,应该便又是一个个活蹦乱跳的好汉了。
  当然,这件事的意义不止于此。经过朱灿师徒的治愈,这十几人身上的许多暗伤旧疾被一一根除,对身体的损伤已经降到最低,日后,这几天的治愈足可以为他们换回至少三年寿命!
  朱灿早已忘了范仁平等人是何时离开朱家,总而言之,在最后离开之际,这十几位关中汉子脸色潮红,齐齐向朱灿师徒跪拜了下来,就连一旁的朱老三和郑阿生都没有阻止。
  朱灿累得神志不清,很快晕了过去,晕倒之前模糊见到一旁的雪娘子伸手上来要扶,并且说道:
  “你们都走吧,我来照顾他。”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妖孽狂医
第一天上班我就被迫和女总裁发生了不同寻常的关系,她发誓要让我唱征服,为了男人的尊严,我拼上一切!
就爱吃海椒
现代都市连载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美人余香
因为得到美女欣赏,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笔龙胆
现代都市完结
塞外江南
孤儿杨承志大学毕业,随同窗南下打拼,遭遇横祸,无意中发现自小带在身上隐藏身世的玉佩有一个可以种植的神奇空间。 带着这个神奇的玉佩离开繁华的都市,回到贫瘠落后的山村,借神奇玉佩,创家业,寻身世,振中医,一步步把贫瘠落后的乡村打造成花香满园的塞外江南。 “我要用空间带来的机遇,直面上天给予我的操蛋人生”
黄土守山人
现代都市完结
抗战之血肉丛林
“岛寇荼毒,痛及滇西,谁无血气,忍弃边陲,桓桓将士,不顾艰危,十荡十决,甘死如饴,座中有圹,名勒丰碑,懍懍大义,昭示来兹。”谨以此文献给曾经为了保卫国家出国在缅甸与倭寇决一死战的远征军将士们!历史不会忘记,中国人不会忘记,虽然你们曾经被记忆尘封,但是时间也绝不会让你们永远蒙尘!
疙瘩
军事战争连载
亲爱的京畿刑狱使
京畿刑狱使秦锋携带秘密任务奉命至较为偏远的青田县担任县令。少女心爆棚的仵作房绿衣、温文尔雅的厨娘刘秀娘、立志赚大钱的儒生柳博言、高冷的杀手护卫东方将辰、三位性格迥异的捕头……形形色色鲜活的生命闯入他的生活,为这一次不平凡的任务增添了许多意想不到的色彩。
空舟
历史架空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