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潇洒的民兵连长>>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一章张网抓捕

  那是在全国山河一片红的那个年代里发生的事情。
  季节是在阳历的三月份。地点是在中国东部沿海的一个大城市内。
  那天,天已经黑了。而时间呢,才刚刚过了北京时间十九点钟。正应当是一个城市的夜生活刚刚开始的时候。
  然而,在这个昔日繁华的大都市里,不要说夜生活了,就连马路两旁的行人都很稀少。
  昏暗的路灯下,马路上本来应当是川流不息的车辆,却已经廖廖无几了,半天才有一辆车开过去。行人更是廖若晨星,既便是有几个行人,大多也是头尽量缩在衣领里,双手插在裤袋里,行色匆匆的。
  在马路的东面,有一家百十来个平方大的百貨商店。店里的日光灯倒是开得很亮的,可是沒有什么人来光顾。
  商店里的墙上,挂着马克思、恩格思、列宁、斯大林、毛主席的画像。其它的墙上,只要是空着的,全部都见缝插针地贴着毛主席语录,以及毛主席接见红卫兵、毛主席去安源等等油画。
  店里面几个年轻的营业员姑娘们,胸前别着各式各样的毛主席像章。一个个站在柜台里,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伸着赖腰。有的掏出小镜子照着脸蛋,挤着脸上的青春疙瘩;有的在用指甲剪修剪指甲。她们还时不时地忙里偷闲地瞄一眼墙上挂着的电钟,都嫌那电钟走的太慢了,盼望着下班的时间快点来到。
  她们实在是闲得发慌。店里的东西本来就少,又要凭票供应。当时大家都很穷,这么晩了,谁还会来买东西呢?可是,哪怕一个人都没有,也得等到八点钟才能关门打烊啊。
  在这家百貨商店的后面,是一片占地极广的庞大的棚户区。百貨商店的旁边有一条二、三米宽的碎石铺成的小道。碎石小道一直铺到了一个中学的校门口,这个中学名叫红旗中学。
  小道从红旗中学一直延伸到棚户区的腹地中去。但是,从红旗中学再往里走,就没有碎石了,全是黄泥的路。
  此刻,在这几乎是漆黑一片的棚户区内,只有这个红旗中学的六层楼上的教师办公室内,却还是灯火通明的。远远地望过去,这个六层楼高的、灯火明亮的教师办公室,仿佛就象是这一大片黑色海洋中的一座灯塔一样,特别的显眼。
  红旗中学的占地很大,足足有五万多平方的面积。
  在这一大片棚户区里,也就只有这么一个中学,要读小学的话,还要走到别处去。住在这棚户区里的人家,每家人家少则三个孩子,多则七、八个孩子,超过十个小孩的也并不希奇。所以,学校如果太小的话,它是容纳不了这一大片棚户区里的孩子的读书需求的。
  在教师办公室的这幢楼的下面,有一个很大的地下室。它的布局与地面上的建筑排列是一样的,设施也一样的齐全。也是中间一个走廊,两边都是房间。这会儿,在靠近地下室楼梯口的一间小会议室内,鸦雀无声地坐着四十多个人,好象正在开着什么会。
  正襟危坐在这间小会议室里的这四十多个人,显然不象是红旗中学里的老师。因为,他们个个都有些特别。
  首先,他们每个人的头上都戴着一顶柳条编织成的安全帽。身上呢,都穿着深蓝色的、口袋上印着安全生产四个白字的工作服,胸口处都统一戴着乒乓球大小的毛主席像章。
  而特别吸引人眼球的是,他们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一枝铁制的长长的尖头梭标。
  另外一个特别之处是,坐在下面的这四十多个人,都是清一色的二十岁上下的年青人。而且,一个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尽管只是坐着,但也是雄纠纠气昂昂的,有一股逼人的气势。这一看就知道,这些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工人,而应该是一支训练有素的什么工人的组织。
  他们的纪律都非常好。此刻,一个个都正聚精汇神、表情严肃地看着站在他们前面的两个中年人。
  他们中间沒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一个人东张西望的。一个个都挺胸抬头,坐得笔直的,好象四十多根木桩子一样。
  这间小会议室有两间教室那样大小。
  在左边的墙上面,是用大大的美术字贴成的“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
  而右边的墙上面,则是用新魏体书写的“狠批资产阶级的学术权威”。
  正面的墙上高高挂着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主席的巨幅画像。
  在伟人们的画像下面,站着一壮一弱、一高一矮两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他们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竣。
  站在左边的这一位,长得身材高大,体格魁梧。四方的国字脸,络腮胡子。看上去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非常地英武威猛。
  而右边的这一位,却正好相反。长得是痩弱矮小,暮气沉沉的。如果能再给他配上一副眼镜的话,那他就是一个标准的老学究的样子了。
  他身材很单薄,往那儿一站,文文弱弱的。如果不是他身上也穿着与下面诸位一样的工作服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以为他就是红旗中学里的老师呢。
  然而此刻呢,他的样子却是非常的狼狈。他的额头上的皮肤倒是很白的,但是,左右面颊却是高高的红肿起来。脸上除了额头以外,脸色是红里带紫的。除此之外,左眼处还有一大块的乌青,右手臂也被纱布吊在了胸前。这雪白的纱布在日光灯的强光照射下,显得格外的耀人眼睛。
  看到他这样一副尊容,下面坐着的久经武斗沙场的青年人心里都明白,他是被人打了。而且,打他的这个人下手还不轻,一点都不留情面,似乎是跟他有着很深的仇恨似的。
  这些青年人可都是打架的行家里手。他们平日里在工厂里面是不干活的,整天就是训练打架的技窍。全都是一些在市面上混的人物。
  常言说:盗也有道。他们虽然都是靠打来吃饭的,但是,他们全都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如果不是有特别深的仇恨,一般是不打对方脸的。
  打人不打脸嘛!既使起了冲突动了手,只要不在对方脸上留下痕迹,让他可以出去见人。这样就可以留一条后路,不至于把对方逼得太难堪。毕竞山不转水转,说不定以后在哪儿碰上了,还有和解的可能。
  在这个社会上混饭吃,谁都不愿意多结冤家,谁都不会去把事情做绝的。但是,你要是打了对方的脸,害的他无法出门见人,出了大丑。那么,这就表明你恨死了对方,一辈子都不会与他和解。索性把事情做绝了,不留任何的后路。
  那么,这到底是谁下的手呢?这么狠哪,一点也不留余地啊!台上站着的这个人,又是做了什么事情而得罪了这个下手的人呢?
  “咳,咳。”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干咳了两声。“同志们,今天晚上召集大家来,是要执行一项特别重要的任务:抓捕一个十分危险的反革命分子。”他的中气十足,宏亮的声音在这间有二间教室大小的会议室内嗡嗡地回响。
  他停顿了一下,看了看下面的反映。
  下面八十多只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沒有人思想开小差。中年人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要知道,这支能征惯战的队伍是花了他很大的心血才训练出来的。不是关键的时候,不是贴心的朋友,他是绝不会动用这支队伍的。
  “这个反革命分子。”他继续说下去。“不仅恶毒攻击我们厂派驻红旗中学的工人宣传队。更为恶劣大胆的是,他竞然公然闯入工人宣传队的办公室内,打伤了我们的朱队长。真是狗胆包天,是可忍,孰不可忍!”他举起了海碗大小的拳头,冲着天花板上有力的挥舞着。高亢激昂的嗓音,震得人的耳膜都有点疼了。
  “我们一定要坚决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革命路线,把这个破坏革命路线的反革命分子抓捕归案。下面,就由工人宣传队朱队长介绍一下这个反革命分子的情况,大家听仔细了。等一会儿行动时,可以有点帮助。”
  “大家辛苦了。”朱队长走上前一小步,微微弯了弯腰,十分谦恭地说。同时,努力地想挤出个笑脸出来。
  无奈,他的脸蛋肿得太高了,这奋力挤出来的笑容真是比哭还要难看的多。
  “今天晚上不得不把林队长以及大家请来,实在是因为这个小反革命分子太凶狠了,他。。。。。。”
  “老朱,时间不早了。”林队长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打断了朱队长的话。“你直接介绍这个反革命分子的个人情况吧,要抓紧时间了。”
  朱队长也抬起手来看了一下手表,回过头向林队长点了点头。
  “这个小反革命分子叫王卫红,刚刚毕业,马上。。。。。。”
  “哄”的一声,下面刚才还鸦雀无声的坐着的四十多个人,就象个被砸了一下的马蜂窝一样,一下之乱了起来。
  本来呢,他们以为今天晚上要对付的,肯定是其他什么群众组织的人员,而且呢,一定是人数众多。所以呢,林队长才这么兴师动众地召集大家,集体出战。
  可是搞了半天却是来抓一个刚刚毕业的中学生?这可能吗?四十多个能征惯战的打架好手,去围捕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学生,这不是拿着榴弹炮去轰蚊子吗?这个玩笑开得也太大了吧?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虽然林队长也觉得朱队长有点小题大作,谎报军情了。但是,他还有很重要的私事要求朱队长帮忙,不能不卖个面子。所以,他把两只手往下压了压,叫道。
  大家渐渐地静了下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全都轻松了下来。人也不再坐得象木桩似的笔直了,全都东倒西歪了下来。反正怎么坐着舒服,就怎么坐吧。几乎是四十多个人就是四十多种坐相。
  “同志们,我可是要提醒大家一下。”朱队长见大家有点不拿他的话当一回事,就加重了语气说。“你们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个王卫红。他今年十八周岁还未到,但是,已经练武有十年时间了。”他停顿了一下,把吊着的右臂挪了挪,看着场下的反应。
  台下这些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一个个都是血气方刚的,每个人都会耍个拳的踢个腿的。一听到这个抓捕对象已经习武十年了,他们倒也来了兴趣,都希望能和他比试一下。
  他们一个个都是造反派出身的,平时散漫惯了。论生产技术,那是檊面杖吹火一一一窍不通。而论起打砸抢来,一个个都是把好手。特别是在与别的工厂武斗起来,那一个个都是好勇斗狠的角色。他们别的爱好也没有,就是喜欢打架。一听见有架打,马上就来精神。
  见大家已安静了下来,八十多只眼睛都看着他,朱队长就接着说下去:
  “听说,他是拜了一个八十多岁的还俗和尚为师的,还有五个师兄弟。在我们这个几千人的中学里,据说他是学生中坐第一把交椅的。听学校里的老师们讲,前些年,他不知道为了什么事情,叫来了他的五个师兄弟,硬是把当时学校里面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帮派全部给扫平了。本领确实不小,直到现在还是沒有人敢去招惹他。大家等会儿抓捕时千万要小心,免得吃亏。”
  “朱队长,那你是为了什么事去招惹他的,被他打成这样?他下手好狠哪!”台下有人大声的问道。
  “我,唔。。。。。。咳,咳。”朱队长的神情很是尴尬,胀红着脸,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只好用咳嗽来掩饰自已的窘态。
  “好了,与行动无关的事不要问了。”林队长开口为朱队长解了围。“时间差不多了,我来布置任务。重点是六楼的教师办公室,那个王卫红过一会儿会去见他的老师的。我们这么安排。。。。。。”
  一张大网就这么精心地织好了,一座戏台也高高的搭好了,这就等着主角上场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浪子邪医
丰韵迷人的老板娘喝醉了,老板居然要阳顶天送她回去,还有这样的好事?阳顶天开心了,一口答应下来,却没想到,这是一个陷阱……
九月鹰飞
现代都市连载
兵锋
他是国之利刃,也是令敌国胆寒的华夏之魂!一个个人间尤物,却相继出现在他的身边,诱惑不断,他是来者不拒,还是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我本疯狂
现代都市连载
假面娇妻
结婚纪念日妻子晚归,李泽发现了妻子身上的异常。而当李泽确定妻子不仅在上班期间洗过澡,而且身上还少了某样东西时,李泽意识到妻子可能已经出轨……
小九
现代都市完结
绝品神医
陆逸,一个身怀医术的超级高手,为寻找未婚妻,来到繁华都市。他脚踩敌人,怀抱美女,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
狐颜乱语
现代都市连载
巅峰
一边是高冷女神,一边是霸道御姐。两个同样身世成谜,水火不容的女人让他左右为难。而因为他引发的争端缓缓展开,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层次的秘密……
岑寨散人
都市其他连载
辉煌人生
古武少年带着一只神奇的花豹走出深山,一人一兽在灯红酒绿的都市斗狂徒、战恶霸,在茫茫人海中寻觅真正的爱情,用鲜血和生命谱写着一曲燃烧的青春。
竹香书屋
军事战争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