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霍乱年代>>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一章

  邱浩天走出校门,穿过几条狭窄的小巷子,在一个破败的院落里和日本人前田二男接头时,王小羊正在邱浩天的家里,偷偷摸摸和他妻子的外甥女林美娜私自幽会。
  王小羊是济南省立师范学校的学生,而邱浩天则是这所学校的日语教师。刚认识的时候,王小羊与邱浩天并没有多少接触,对这个看起来有些孤独也有些怪异的日语老师,和大多数不甘心奴化的学生一样,王小羊谈不上一点儿尊敬,更说不上有什么喜欢了,许多次,他都设法逃他的课,躲到宿舍里专心临摹高更的印象画,当然如若被那个日本人学监逮住,一顿严厉的呵斥是避免不了的,弄不好还会得到一顿暴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王小羊竟改变了对邱浩天的印象,并渐渐成为了他的心腹。到这时他才发现,这个在日本留过学的家伙原来是一个有强烈爱国心的人,而且他断续流露出的理想和追求也让他觉得那么新奇远大,无形中受到了他的强烈吸引,最终成为他义无反顾的追随者。可以更明确一点说,王小羊成为了中共地下党员邱浩天在省立师范学校发展的唯一一个预备党员。按照邱浩天的设想,他所在的这个联络站还要充实更多的力量,但他没有来得及做完这些工作,便在和前田二男接头的那个日子里不幸遇难。
  对于日本人前田二男,王小羊没有丝毫关于他的信息,尽管他已经成为中共济南联络站的正式成员,但几乎所有情报都是邱浩天一个人掌握的,并不是他不信任王小羊,而是党的保密制度不容许他这样做,对此,王小羊完全能够理解,并愈发增加了他为党工作的积极性。早晚有一天,他信心百倍地对自己说,你会独当一面。但就在他准备迎接党更加严格考验的时候,他的直接上级、唯一的联系人邱浩天却在接下来的这一天离他而去,他的所有想法都不得不戛然而止。
  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王小羊是知道邱浩天去取情报的。这天,是他们例行见面的日子,上完一节美术课,他就急匆匆地来到邱浩天家。邱浩天正要出门,见他来了,赶紧按住他的肩膀说,我出去一趟,你守在这里,我不回来,你不要走开,听明白了没有?
  看着他脸上格外严肃的表情,王小羊意识到今天的任务非同小可,不禁也警觉起来。您放心吧,我会等你回来的。
  邱浩天又郑重地看他一眼,便大步走出了门去。
  王小羊傍在门边,默默地看着他的身影远去,心里隐隐觉到一丝不安。但随着林美娜的到来,这丝不安也被他不经意地忘到了脑后。
  林美娜是邱浩天妻子的外甥女,王小羊也是在邱浩天家和她认识的。林美娜在省立女子师范学校读书,和王小羊算不得同学,但由于两人学的专业相同,又同是一个年级,加之他们和邱浩天的关系,便互相觉得亲近了许多。而且王小羊看出来,林美娜尽管不太关心时事,但思想并不老旧,对日本人的奴化教育也十分反感。也正由于此,两人的话题便多起来,久而久之,便慢慢发展成了恋人关系。邱浩天没有阻拦他们,但却悄自警告王小羊,不要把他们从事的秘密活动告知林美娜,虽然林美娜不会成为他们的敌人,但在日本人防守严密的沦陷区,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王小羊正觉得无聊,林美娜一来,就感到眼前一亮,精神一下子被她靓丽的打扮吸引住了。其实天还没有真正热起来,但林美娜已经褪去了冬装,上身穿一件单薄的毛衣,下身是一袭拖脚的长裙,显得亭亭玉立,风姿卓越。王小羊很久没见她这样打扮了,禁不住上下盯着她打量。
  林美娜被他看得不好意思,举手在他眼前晃一下,行了,我又不是个怪物,值得你这样看吗?
  王小羊这才掉开眼睛。冷吗?他也抬起手,在她身上按一下。
  林美娜拨开他的手,去去,都什么时候了,还裹着你那件长袍……
  王小羊不禁有些脸红,是的,自己能够穿出来的衣服也就这么多,哪里及时换得下来呢?而林美娜却就不同了,本来家境殷实富足,父母又一直娇惯她,自然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了。想到这里,他便有了些不快。
  林美娜看出了他情绪的变化,急忙拉住他的手。我一穿上这身衣服,她有意用娇滴滴的口气说,就跑来找你了,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望着她充满期待的神色,王小羊的心情也很快平复下来。不管怎么说,他告诉自己说,有这样一个美好的人青睐于你,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顺理成章的了。两个人避开邱浩天的妻子,躲在屋内相互拥抱、亲吻……。缠绵了很大一会儿,两个人才慢慢分开来。
  林美娜有些无所事事,忽然头一歪,朝他提议说,对了,我们去千佛山踏青吧?
  去千佛山……踏青?王小羊莫名地看她一眼。
  是呀,林美娜悠荡了一下裙子的下摆,春天来了,千佛山上的花儿兴许都开了吧?我们也该好好享受一下大自然的美景了。
  王小羊朝门外看一眼,丝毫没有感到春天的气息。他用嘲讽的口气说,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什么美景让你享受?
  林美娜知道他话里的意思,又拉了一下他的手说,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到大自然中……,对了,你不是喜欢美术吗?你可以到野外去写生呀。
  王小羊想到邱浩天临走说过的话,便坐住身子不动。我没有情绪,他摇摇头说,不想去画什么……
  你是不想和我一块出去吧?林美娜不高兴地说,是不是我一来你就没情绪了?
  王小羊张张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话。
  在他们为出不出去踏青而争论的时候,邱浩天也早就来到了接头地点,在一个墙角里蹲下身,耐心地等待前田二男的出现。这是一个废弃的院落,居于小巷最里面的隐秘处,远离大街上的闹声,一般人轻易不会进到这里来。邱浩天看看怀表,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前田二男还没有到来,以前,他可是从来没有不准时过。是不是他遇到了什么麻烦?他有些焦急起来。
  邱浩天等待的这个前田二男是在陆军医院工作。两年前,邱浩天通过在日本留学期间结识的进步人士,与前田二男接上了关系,逐渐把他争取到反战阵营中来,成为中共安插在日军内部的有效耳目。自从投诚以来,前田二男已为我方传递了好几个有价值的情报,为中共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在敌后开展游击战、粉碎日军进攻提供了大力帮助。上级很重视前田二男这条线,一再告诫邱浩天要和他保持畅通联系。前些日子,前田二男也向他发出信息,说有一个极其重要的情报要传递出来,由于事关重大,他要认真核实一下,不得不延缓几天,所以那次见面,前田二男没有向他透露情报的任何细节。想到这里,邱浩天不禁感到后悔,为什么没有让他把情报的内容说出来?一旦发生了什么不测,自己这边也好制定一个应付的预案,可现在……。他心里越加有些紧张。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邱浩天不敢再等下去了,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赶快离开这里。他站起来,并掏出手枪,一边机警地四处张望,一边试量着往外走。就在这时,从巷子里传来咚咚的脚步声,从凌乱的节奏判断,那个人是一溜小跑着过来的。邱浩天急忙缩回身去,并听出这个疾步跑来的人就是他等待的前田二男。但按规定来说,他是不该这样仓促跑来接头的,除非他真地遇到了麻烦……。坏了。他闭了一下眼,终于明白了他迟迟不来的原因。
  前田二男没有进院来,甚至没有停脚,只是在经过倒塌的院墙时,急快地朝里看了一眼,目光一落在他的身上,就迅速把左手举起来,朝他轻轻地一抛。我被宪兵跟踪了,他低着声说,我引开他们,你快把情报送出去。说罢,他就挥起右手中的匣枪,朝后面开了一枪,迈着大步朝巷子深处跑去。
  邱浩天蹲下身,把他抛出的那个纸团攥在手里,随即缩起身子,在墙角的灌木丛中藏好。前田二男的脚步声还没有消失,更多杂乱的脚步声便从后面跟上来。邱浩天知道,日本宪兵也来到了院墙外。
  我在这里呢,前田二男用日本话喊道,有本事你们追上我呀。随着他的喊声,又有两声枪响传来。
  日本宪兵没有犹豫,便从院墙外跑过,直朝前田二男跑去的方向追去。八格牙路——。日本宪兵也恼怒地叫喊,并放出一排密集的枪声。
  邱浩天闭了闭眼,前田二男为了掩护自己,主动把敌人引开了,从那些不断响起的枪声判断,他是凶多吉少了。前田君……。他在心里抖抖地喊道。
  等巷子里平静下来,邱浩天展开那个纸团,只扫了一眼,便一下子骇住。他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条万分重要的消息。为避免发生意外,他把纸条重新团起来,径直塞进了嘴里,然后钻出灌木丛,从院墙的豁口里跳出去,轻抬脚步,悄悄朝巷子的另一端跑去。
  来到巷子口,邱浩天还是有些大意了,以为日本宪兵都去追赶前田二男了,脚没停步就走出了巷子。这才看见,外面还站着两个日本宪兵,正持枪把守着巷口。邱浩天急忙缩回身子。但还是被那两个宪兵发现了。什么的干活?一个宪兵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喊道。
  邱浩天没敢丝毫停留,回身便朝巷子里跑去,同时把手枪的保险打开。
  站住。日本宪兵叫喊着,从后面追上来。很快,枪声也响起来,子弹打在他身边的墙壁上,撞击出一道火光。
  邱浩天不敢大意,果断地将含在嘴里的纸团吞进了肚子里。前面又到了那个他用于接头的院子。他不敢再往巷子深处跑,大部分宪兵刚刚过去,听到枪声会返回来,两头一夹击,他就插翅也难逃了。怎么办?邱浩天稍稍犹豫了一下,便重新跳进到院子里。反正这个院子已经毁坏,那边的院墙也不高,干脆从墙头上跳到那边去,兴许还能找到条活路。
  别让他跑了。日本宪兵加快了追赶的步伐,很快便也来到了院墙外。枪声更急地响起来。
  邱浩天刚攀上那边的墙头,一颗子弹就击中了他。他觉得后背上一麻,像是一块石头落在上面。他差点从墙上掉下来,赶紧在两手上用力,紧紧抓牢墙上的砖头,身子往上一挺,便让两腿越过了墙头。随即,他的整个身子便落到了墙那边的地下。
  这是一个不大的院落。一个孩子从屋门里跑出来,霍地停在门台石上,瞪大两眼,惊骇地看着他。
  邱浩天没有理会他,从地下爬起来,拖着有些沉重的身子,一瘸一拐地朝院门口跑去。他知道,自己不仅中了弹,还摔坏了腿。
  好在院门外是另一条巷子。日本宪兵已被他甩在后面。他靠在墙上,大大地喘了一口气,才试量着朝巷子里走。他的身子变得更沉,两条腿似乎支撑不住它的重量,意识也有些恍惚,眼前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坏了,他在心里说,我怕是回不去了……
  邱浩天脚步踉跄地走出巷子,正好一辆人力车从街上跑过去。车——。他艰难地喊出一声,便扑倒在地下。
  对于邱浩天的这番遭遇,王小羊一无所知。此时,他还在邱浩天家里和林美娜闹别扭呢。
  王小羊牢记邱浩天的嘱咐,无论如何不能跟林美娜出去游玩。林美娜失望之余,不禁怨恨起他来。我就知道你不愿跟我在一起,她哭啼啼地说,要知道这样,我何必来找你……
  王小羊见不得她这种委屈的样子,想安慰她一下,也替自己辩解一下,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总不能违背组织纪律,将自己和邱浩天的约定说出来呀。
  正在他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他最要好的同学李灿辉慢悠悠地走了进来。邱老师不在家?他探头探脑地问道。
  李灿辉和王小羊是同班,且两个人同住一间宿舍,平日里不仅一起上课,还一起吃饭,所以也就非常要好。但对已经从事地下工作的王小羊来说,他与李灿辉的交往还仅仅局限在生活层面,对于思想和精神等更重要的东西,他们却找不到多少共同点。李灿辉是那种不大过问世事的人,只是一门心思地埋头读书,想为自己争取一个较好的前程。前些日子,日本人统治下的伪教育厅给学校框定了几个留学日本的名额,大多数同学对此嗤之以鼻,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而李灿辉却认为机会到了,将学习的兴趣都转移到一向不为他看重的日语课上,无形中也与日语老师邱浩天接近起来。但他的种种努力却遭到了邱浩天的冷落,每次前来拜访,都被邱浩天以“有事”为由打发回去。大智若愚的李灿辉并不以为意,依旧不屈不挠地前来纠缠,弄得邱浩天真要拿他没办法了。
  灿辉,王小羊告诉他说,看来你又要扑空了,邱老师真地不在家……
  李灿辉相信了他的话,却并没有立刻离去的打算。没事,他笑笑说,我等邱老师回来。说着,就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林美娜也认得李灿辉,兴许是为了有意气一下王小羊吧,竟主动和他打起了招呼。两个人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她竟突然对他发出了邀请,李同学,如果你有时间,跟我一起出去踏青好了?
  踏青?李灿辉也有些吃惊,你是说到城外去玩儿?
  林美娜点点头,是呀,愿意跟我去吗?
  李灿辉没有立刻表示什么,掉头看了王小羊一眼,你去吗?
  王小羊笑mimi地说,我有事,就不随你们去了。
  你不去,李灿辉有所顾忌地说,我怎么好一个人跟林小姐去……
  王小羊故作大度地摆摆手,没关系,你尽管跟她去好了。
  听他这样说,林美娜掉过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李同学,她又拉了他一把,走。
  李灿辉犹犹豫豫地站起来。我本来也要等邱老师回来的……。他朝她解释说。
  林美娜有些恼怒。爱去就去,不去拉倒。她甩开手,大步走了出去。
  李灿辉又看看王小羊,你看,你看……
  去吧,王小羊使劲摆摆手说,只管去就是了。
  那我就去了。李灿辉终于做出决定,也朝门外走去,林小姐,等等我——
  望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院门外,王小羊重重地叹一口气,将一直端着的架子放下来,用两手抱住头。这一刻,他觉到前所未有的失落。就在这时,摆放在条几上的自鸣钟发出了响声。王小羊从头上放下手,瞟钟表一眼,在心里自语一句,他怎么还没有回来?
  林美娜和李灿辉离去一刻钟后,他的老师兼上级邱浩天才回到家来。
  邱浩天是被一辆人力车送回来的。那个黑黝黝的车夫把他扶进家门时,邱浩天已经陷入到轻度昏迷中。他受伤了,车夫告诉王小羊说,恐怕快要不行了……
  王小羊接住邱浩天的身子,才猛然发现,他后背的衣服破了一个洞,黑红的血水从里面缓缓流出来,染红了他的一条腿,而他那条腿也拖在地下,脚上的鞋子也不见了。怎么回事?王小羊带着哭腔说。
  我、我也搞不清楚,车夫抖动着嘴唇说,他在街上喊住了我,我才把他……。说到这里,他往后退了一步,我得走了,要是让日本宪兵逮住,我也得把命搭进去……。他边说边退出门去,拖起车子,一溜烟地跑走了。
  王小羊从他身上回过头,又紧紧盯住邱浩天,老师,您这是怎么了?他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一时不知该怎么办好,心里扑通扑通直跳。
  这时,邱浩天的妻子听到动静,从另一间屋里跑出来,一见他满是血迹的样子,也大吃一惊。浩天,她扑到他身上,用力摇晃他,你怎么啦?你快醒醒,你到底是怎么了?
  邱浩天躺在椅子里,慢慢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他有些僵硬的目光从妻子身上划过,最后停在王小羊脸上,暗淡的目光霍地一亮,小羊……
  老师,王小羊朝他凑近一下,您快说,发生了什么事?
  邱浩天刚要说话,却又意识到什么,又转向妻子,淑娴,你回避一下,我和小羊说句话。
  你都这个样子了,张淑娴带着哭腔说,还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
  邱浩天闭住嘴巴,又坚决地摇晃了一下头。
  见他这样,张淑娴只好松开他的手,一步三回头地退回到里屋去。
  她的身影一消失,邱浩天就紧紧地盯住王小羊,小羊,我可能不行了,你要……
  老师,王小羊的泪水流出来,您……
  邱浩天打断他的话说,你听我说,我得到一份万分重要的情报,不能亲自送出去了,你要替我……
  王小羊使劲点点头,好,我来替你完成任务。
  邱浩天一字一句地说,日本人要在鲁西一带进行一次生化武器作战……,屠杀我抗日军民……
  什么?王小羊也大为震惊,生化武器作战?
  是,邱浩天点点头,这是一次极其秘密的行动,日本人正在全面部署,几个月后就会实施……
  是这样?王小羊倒吸着冷气说,他们真是太狠毒了……
  我不行了……,邱浩天咳嗽了一下,随即吐出一口鲜血,喘息更为困难了,你要,你要……
  王小羊接过他的话说,您放心吧,我会把消息送出去。
  邱浩天欣慰地咧咧嘴,忽然眼睛一闭,便又昏迷过去。
  老师,王小羊摇摆着他,你还没有告诉我,我把情报送到哪里去?
  邱浩天终于又睁开了眼,目光死死地盯在他脸上。送到,他使出最后的力气,含糊不清地说道,送到……,送到……。他的话没有说完,眼皮便再次合上,头也歪到了一边。
  到底是哪里?王小羊大声喊道,告诉我,到底是哪里?
  邱浩天直挺挺地躺在椅子里,再也不能回答他的话了。
  听到王小羊的喊声,张淑娴又从里屋内冲出来,紧紧地把邱浩天抱在怀里。老邱,她泣不成声地哭道,浩天……
  王小羊从已经死去的邱浩天身上收回目光,掉转回头,直直地望向屋外,望向远处看不见尽头的天空,在心里一遍遍地问道,哪里,到底是哪里?
  ……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一路高升
醒掌天下权,如履薄冰;醉卧美人膝,如临深渊。朱立诚步入职场,便遭遇困境,巧妙化解后,从乡镇起步,一步一个脚印,最终走向人生巅峰。他坚信——掌权不忘放权,铺路不忘后路,争斗不忘坚守,方能平步青云!
锦猪
都市其他连载
王牌神医
一个医院的临时工,凭一双妙手逐步成为医学界的传奇! 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靠一腔热血成为人世间的枭王! 当佛已经无能为力,便由我来普渡众生——杨风。
朽木可雕
现代都市完结
权梯
刘志成刚到青山乡参加工作,乡里就发生了大变故,领导集体出事; 在这风云变幻的时候,刘志成也被动陷入了一场场激烈斗争的环境中,险象环生,稍有不慎,尸骨无存……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坚持本心,方为正道!
宅春秋
都市其他连载
阳谋
新晋公务员唐俊突击被提拔担任村支部书记,一下就卷入到了风云诡谲的明争暗斗之中。 面对县金地公司的压力,面对各种利益方的纠缠,唐俊绝不妥协,但是同时又不蛮干,而且巧妙运用阳谋手段,一次次化解各种危机,率领红鱼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成就,自己的仕途也因此平步青云,一路扶摇直上!
南华
都市其他连载
都市最强战医
他是一个位于巅峰之上的王者! 师父的去世让他选择平凡,回到了离开十多年的故土, 一纸婚约,打破了他渴望的平凡和安静, 随着他的身份浮出水面,传承久远的强大世家,神秘古老的武林,天朝上国潜藏数千年的底蕴一一显现, 迫于无奈,他怒而拔刀,邀战天下, 向世人展现一个王者的传奇!
人生几渡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巅峰高手
昔日狼王走出大狱,左手女人情,右手兄弟血,将地下世界搅个天翻地覆,杀我兄弟者,死!辱我华夏者,死!
青衣刀豆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