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巫道杀神>>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 书生问道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鱼则灵……”
  大清早,天才蒙蒙亮的时候,一座青砖小院内就传来了一阵朗朗书声。
  窗内,端坐着一个文弱书生,眉清目秀,身体单薄,手里拿着一本古籍。透过窗户看出去,远处起伏连绵的山脉笼罩在清晨的白雾中,一阵冷风吹过,带来一阵阵寒意,头脑格外清醒。也许是念到尽兴之处声音稍大,引起了一阵咳嗽,低头仔细一看,手绢上隐约可见几缕血迹。
  “仙道,佛道,巫道,世间道,道非道,条条大道,到底……,什么是道?”
  一声暗叹后,沐风放下手里的《广陵散记》,沉吟不语,脸色有些黯然。
  入春后,身体不仅没有见好,反而越来越差。也许就像十年前的那个江湖郎中所说,已经时日无多了。越是这样,越感到时间的宝贵,恨不得一天之内把沐府内所有的藏书都看完。虽然饱读经书,满腹经纶,但一直以来也想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道。
  手里这本《广陵散记》挺有意思,天文地理,无所不有,相传是很久以前一个叫广陵君的人周游天下时写下的笔记。不仅记录了很多风土人情,还记录了许多历史,其中,甚至包括失落了亿万年的巫门。
  虽然才寥寥几句,但‘顶天立地,死而后已’,就刻画出了传说中巫门的精髓,也不知是真是假。
  “风儿,今天是家族十年一度的血池洗礼,是时候出门了!”沐风沉吟间,一个妇女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年约三十五六,身上打着补丁的葛布长袍有些简陋朴素,甚至寒酸,但仍然掩不住清秀的脸庞和窈窕的身材。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憔悴,似乎积劳成疾。
  沐风把手里的《广陵散记》放下来,脸色有色苦涩,“母亲,很快就要参加院试了,要不,今天我就不去了!”
  通天王朝以武立国,习武成风,有权有势的大家族更加重视年轻一代的培养,沐府也没有例外。可惜,沐风幼年时曾大病一场,筋脉受到了严重的损伤,导致一直无法修炼,体弱多病。十年一度的血池洗礼对一般的家族子弟来说是人生的转折,早就翘首以盼,但对沐风来说却几乎毫无意义。
  “没出息!”
  司徒清脸色一冷,严厉地看着有些灰心的儿子,“男人大丈夫,就要像你父亲生前一样,有志气,有抱负,有骨气。习文而明道理,练武而强身,只要有机会,哪怕希望再小也得试一试,何况是十年一度的洗礼这种大事。要是因为顾忌别人的讥笑而退缩,你书也不用念了,以后即使金榜题名也照样没出息!”
  “母亲教训的是!”沐风有些羞愧,迟疑一会,鼓起勇气问道,“母亲,我的父亲……,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一些族人眼里,你的父亲沐渊是个罪人,但在母亲眼里,他是一个大英雄,一个有着铮铮铁骨的大法家!”司徒清斩钉截铁,说起死去多年的丈夫,眼里荡漾着一丝幸福和柔情。
  大法家?
  沐风喃喃自语,似懂非懂,见母亲不愿多说,也不敢再追问。沐浴更衣后,在母亲的目送下走出家门,前往沐府的修炼重地,一座往日把守森严,严禁靠近的血池。走一段路,就停下稍微休息片刻,满头虚汗。没走多久,就看见血池外的广场几乎聚满了从各地赶回来的家族子弟,人头涌涌。
  自从十几年前的一场重创后,沐府势力大降,但在建宁这座边城,仍然树大根深,有着不容小视的实力。
  广场入口,左右各站着一排身披重甲的护卫,威风凛凛。每一个参加洗礼的家族子弟走过,都庄重地低头行礼,但身穿葛布青袍的沐风从身边走过的时候,却被他们有意无意地忽视了。虽然都是家族子弟,但一个无法修炼的落魄书生,地位连一个护卫都不如!
  “咦,这不是那个不能修炼的小病鬼,小罪人么,怎么,今天也来参加洗礼?”
  一个华衣少年突然从一旁走出来,挡住沐风的去路,上下打量一眼后故意当众说道,“明知自己不能修炼也来凑热闹,这到底是脸皮太厚,还是不自量力?哈哈哈,也不洒泡尿照照自己,不怕你那肮脏的身体和血脉玷污了神圣的血池!”
  “哈哈哈,就是,不自量力!”
  “早就应该将他们母子赶出去了,还有脸来参加十年一度的洗礼,我呸!”
  ……
  华衣少年身后,簇拥着大群家族弟子和护卫,一边围过来,一边看着沐风哈哈大笑,指手画脚。
  又是他!
  看着身穿华衣,故意当众大叫大闹,企图让自己出丑的二少爷沐青原,沐风用力捏紧拳头,恨不得冲上去砸断他的鼻梁,活生生拔掉他那泼妇一样恶毒的舌头。但想想后果,想想母亲哀怨的眼神,不得不强行按捺下来,胸膛急剧起伏。一言不发,冷冷地从一旁绕过去。
  总有一天,当我金榜题名,位居高官时,再给父亲正名雪耻,找你们这些人渣算一笔总账!
  沐风心里暗暗发誓!
  没错,通天王朝是以武立国,习武成风,但立国后却是以文治国,文人的地位远在武将之上。一个不会修炼的文弱书生,只要有朝一日金榜题名,必定能封官赐爵。到时,碾杀这几个呱呱乱叫的家伙就像碾死几只蝼蚁!
  “哟,脸色那么难看,眼神那么冷,是不是还不服气,很不服气?”
  当众羞辱一翻后,身穿华衣的二少爷沐青原嘿嘿一笑,一个侧步又挡住了沐风的去路,显然并不准备这样就算了,“书上不是说,男人大丈夫能屈能伸么?想要过去可以,只要从你爷爷我胯下钻过去,你就能和其他人一样参加洗礼。不然,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今天爷心情好,不和你一般见识。不然直接把你扔出去了,哈哈哈!”
  “就是,钻过去,快点!”
  “哈哈哈,果然百无一用是书生,钻过去,钻过去……”
  ……
  二少爷沐青原话音刚落,不少人就跟着大声起哄,等着看一场好戏。看着这一幕,有些路过的族人皱皱眉头,似乎都已经有点看不下去,但没有一个人上来阻止。毕竟,犯不着为了一个没权没势的普通弟子去得罪传功长老的心头肉。
  “让……开……”
  沐风声音沙哑,愤怒到了极点,手上青筋暴起。
  士可杀,不可辱!
  看着得意张狂的沐青原,鼻息粗重,体内仿佛有一把火在熊熊燃烧,鲜血都滚烫起来,明知不敌也要奋不顾身地冲上去!
  脚步动了动,下一刻,想到积劳成疾的母亲,为了不给她再增添麻烦和忧愁,不得不再次强行按捺自己心中的愤怒,“你的亲爷爷和我的亲爷爷是亲兄弟,现在,你说要当我的爷爷,那么,你的亲爷爷是你的什么人,是你的兄弟?你的父亲,反过来是你儿子,还是你的侄子?”
  哈哈哈……
  听沐风这么一说,不少围观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沐青原这家伙大字不识两个,在府里一向嚣张惯了,没想到,这次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老是爷啊爷的嚣张惯了,也不看看站在面前的到底是谁。
  “你……,你这是找死!”
  在人们的讥笑声中,沐青原脸色猪肝一样涨红,羞丑成怒。猛地跨前一步,杀气腾腾,“沐风,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滚!血池不是你这样的罪人所能玷污的,有多远滚多远。不然,我今天就撕了你!”
  虽然年纪轻轻就酒色过度,淘空了身体,但一步踏出,沐青原仍然威势逼人。凡人境中期的实力展现无遗,足以把一个不会修炼的普通人活活撕成碎片了。整天游手好闲也能修炼到这一步,也不知浪费了多少价值连城的名贵丹药。
  “撕了?”
  沐风一声冷笑,毫无惧色地看着声色俱厉的沐青原,“沐府律法第一百三十七条,在府中私自斗殴者,七鞭;在祭祀、洗礼和祭祖上闹事者,重罪,二十一鞭,重者打入大牢。沐青原,你以为自己是传功长老的孙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以为,沐府是你们家的沐府?”
  沐府家法森严,鞭刑中用的鞭不是一般的马鞭,而是虎骨炼制的虎骨长鞭。
  一鞭下去,就算是一个凡人境高手都皮绽肉开,承受不了几下。几十年前,就曾有一个凡人境巅峰的高手,因为企图非礼自己的嫂子而被刑法长老抓起来,用虎骨长鞭当众活活鞭打至死。从那以后,说到鞭刑,沐府内就人人谈虎色变。
  “你……,找死!好,我就把你撕了,看谁敢罚我!”
  沐风越是强硬,沐青原就越是愤怒。一向嚣张惯了,大庭广众之下连一个卑微的文弱书生都治不了,那还得了?
  羞丑成怒之下一声怒吼,陡然飞起一脚,直接向沐风的脑袋扫过去,虎虎生风。身为一个凡人境中期武士,虽然算不上什么高手,但力量惊人。这一脚踹下去,恐怕就是一块巨石也要裂成两半!
  “啊……,这一脚下去,那还得了?”
  “快禀告执事长老,快,要出事了!”
  ……
  见沐青原真的动手,并且一动手就是致命的杀招,毫不留情,围观的众人齐齐一声惊呼。沐风这孩子谁都知道,从小就不能修炼,并且体弱多病。就算是一个魁梧的大汉恐怕都承受不了沐青原这一脚,何况是沐风这个文弱书生?
  呼……
  沐青原势大力沉的重腿还没靠近,一股劲风就迎面而来。霎时间,站着一动不动的沐风感觉脸上一阵刺痛,头上的长发陡然往后一扬,仿佛遭遇一场突如其来的飓风。
  “渣!”
  沐风一声大喝,挺胸收腹,正气凛然,昂头直面仗势欺人的沐青原,“竖子,你敢?”
  看着穆青近在咫尺的重腿,围观的众人失声惊叫,首当其冲的沐风却毫无惧色。
  沐青原这家伙一向嚣张,要动手早就动手了,哪里用得着在这吱吱歪歪那么久?显然,是顾忌到今天不同往日,不敢在洗礼上大动干戈。现在虽然咄咄逼人,但顶多也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凉他也不敢真的动手!
  呼……
  刺耳的劲风,戛然而止!
  就在最后一刻,沐青原这恶少呼啸而至的重腿活生生停了下来!
  “好,小子,算你有种,走!”
  沐青原脸色铁青,狠狠地瞪一眼沐风,带着众多护卫悻悻地含恨而去。
  一个文弱书生也敢顶撞,不是找死是什么?
  看着又臭又硬的沐风,恨不得一把拧断他的脖子,杀机大盛。但不出沐风所料,他,不敢!
  今天还真的不敢动手,给他一个豹子胆也不敢!
  今天出门之前,爷爷就已经严厉叮嘱今天不准闹事,不然,家法侍候!刑法长老手里的虎骨长鞭,可不是让人看着玩的!
  今天的欺辱,总有一天,我要加倍奉还!
  看着转身离去的沐青原,沐风用力捏紧拳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他相信那一天绝对用不了多久,深深地吸一口气后大步往前走。不远处,血池上空血气翻滚,隐约传出一声声低沉的虎啸雷鸣,十年一度的洗礼马上就要开始了。
  “好,果然有骨气,和他的父亲一模一样!”
  “有骨气是好事,但得罪了二少爷沐青原,那就不妙了。过了今天,他就麻烦了,还能活多久都难说!”
  “就是,骨气,骨气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
  “唉,要是沐风这孩子的父亲沐渊还在,谁敢在他面前放肆?”
  “是啊,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太傅啊!如果沐渊还在,我们沐府怎么会衰落成今天这个样子,他唯一的儿子又怎么会落魄到这个地步?”
  ……
  看着沐风坚挺不拔的背影,人们窃窃私语,不时摇头叹息。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樱桃红了
一枚红樱桃,演绎一部云谲波诡的商路传奇,折射多面人生斑斓人性。做事、作势、做局、做人,做人所不事,事之人所不能至。路漫漫,心修远,光明顶上,群芳争艳······
夏雨飘飘
职场商战连载
窃玉生香
赌石圈里有一句话叫做“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 我的青春就是赌出来的!
花缘
现代都市连载
彪悍人生
肖致远黑舞厅里夜会漂亮女网友,为朋友妻暴打无耻徒,得美少妇情深意长,使两千金小姐暗争夫婿……彪悍人生就此开启。
淮左名猪
都市其他连载
寒门商途
苦追五年的女朋友,在即将结婚前夕却当着钟山的面出轨,糟到重创的钟山,还没有从悲痛中走出,又落入了打压报复的圈套中....
蔡府公子
现代都市连载
妙手圣医
一个落魄的小农,两本神奇的医书,一双妙手,行医天下...... 我,宋晚成,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 这里,有你想看的
三十儿立
现代都市连载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你听说过男女合租吗?你体验过男女合租吗?男人女人同租一套房,她(他)们会成为恋人还是冤家?本来,霍青有着自己喜欢的女人,爷爷却给他找了一个未婚妻。他想着把婚约退掉就算了,谁想到,却在机缘巧合下跟三个女孩子住在了一起,惹出了一连串儿的麻烦、暧昧、激情。
坐墙等红杏
现代都市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