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流云追月录》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九、江陵道上追死马,浩口镇前遇叔亲(中)

  那何长生狠命抽座下马,看天色此刻也该约莫过了卯时,可自己身后那人仍然如影随形一般一声不吭地紧跟不放,也不知何时才是个头的。他心里不由胡思乱想起来:莫非这人是阎王爷派来的无常鬼,要捉我去阴曹地府不成?越是这般乱想,越发让他骇破了胆!也逼着他更加死力地鞭打胯下马匹。其时大道上业已有了行人,每碰上一个过往的人都无不例外地要盯着这前面马上的“泥人”惊疑一番,而待这一人一骑过去,紧跟其后的那个人则更是让人咂舌,任谁都不由得发出惊叹:此人好快的脚力!看情形似是在追那前面的马不成?
  其实自打过了浩口,这一路上那客人的身法早已经吓住了数位早起的行人,只是他自己心无旁骛,一心提气飞奔,没注意到这些罢了。
  俗话说屋漏偏遭连夜雨,破船恰迎顶头风。那水耗子何长生越是想快,马越不听使唤,尤其是过浩口后,那马更是连番遭他拳打脚踢,想那可也是一匹上等良驹,何曾受过此等虐待?自己明明累得不行了,背上这人还死命逼自己快跑!也正应了那句狗急了也会跳墙的话,又勉强跑出里许,那马也被逼红了眼,在何长生再次踢马肚子时它也尥蹶子了。只见那马连喷了几个响鼻,猛可里四足一软,脑门儿一低,当即倒下,由于冲劲未消,这一人一马在大道上连滚带翻跌了个八脚朝天!
  好在何长生还算有点急智,在马倒下那一瞬间他暗叫“不好”!随即缩了双腿抽离马镫,双手本能地撑住了马鞍——也正是这一动作才又一次救了他一条小命——借这一撑之力,加上本身的冲劲让他比马先一步飞将出去摔在地上,避免了被马压在身下当碾子碾死的危险。
  想那匹马该有多沉!少说也有七百余斤,就他水耗子何长生那身子骨,虽也是练家子的,可也经不起这七百余斤的马压!如若那样,不死也要成瘫子!
  这一栽下地去,水耗子再也爬不起来,他心中暗道“完了”!索性闭了眼,躺泥地里等死。
  再说那后面的客人,他本是追着追着,眼看要追上了,却见前面一人一马猛地里倒将下去,在官道上连滚几滚就再也没了动静。他自己也不由得吃了一惊!脚下也跟着一紧,急提气上前想看个究竟。
  他倒不是关心那水耗子如何,也更不怕他使诈,他是心疼自己的那匹马!
  也正在这时候,前面官道上急弛而来一队人马,冲在这一队人马最前面的人,却是徒行者。那客人初时见对方尚远,不曾在意,待得自己追上前来时,对面的人也已奔近,当先一位步行背包袱的人似乎让他觉得眼熟。还未容他仔细辨认前路来者,自己身后又响起马蹄声,他心说今儿怎么官道上这等热闹?这大清早的自己出来是为追马贼,前面这一群人却不知为何事跑得如此迅疾?而自己后面一群人骑马似乎也在追赶什么似的。他心想难道是官府出来缉拿盗贼?怪异的是这前面的一群马上之人却个个都非官府中人打扮,而他们似乎就是为追跑在最前端的那人。看那人貌似一个年迈的老者,似乎还被追了不少路程,这可不是稀罕事么?只是这队人马来的甚疾,不由得他不停下步伐,侧身站到官道一旁。他那意思就是要给前面来的这一队人让路。在他想来,自己只是来追自家被偷的马的,前面的人做甚不关自家事,常言说得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方马多,让他过去就是!
  这客人还未立定,就听前面马队之中传来一声大喝:
  “奉渤海王之命捉拿要犯,闲杂人等不得干涉!否则以贼党同论!”其音洪亮,声传数里。
  来路马队里有人这么一喊,那由东边过来的一队十数骑也在客人身后不远处陆续勒住,停了下来。他们这么一停倒没什么,只是十数骑马匹一扎堆,停一块儿去,立时把个官道给堵了个泰半!眼看前面过来的一队人马来势凶猛,如果再不勒停,这两下里就要冲成一处,撞做一团了。
  不曾想这东边来的十数骑一停,倒是猛然间提醒了中间的那位客人,他心中暗道“糟糕!”,自己可能中了圈套。回思在白伏镇外之时这贼人曾于路中停下,当时自己就觉得其中有诈,难不成就是为了把自己引到这里来?倘若这一前一后两队人马都是冲自己来的话,那自己今天麻烦可就大了!想到此处,他也不再去顾及那摔得半死不活的水耗子,暗自全身心提神戒备。不过,在他内心深处,他总还是觉得好象有什么地方和自己所想的不大对头,可究竟什么地方不对他又说不上来,在此刻确实也不容他分心去多想。
  这时候,由官道西边过来的那一队人马中奔行在最前端的徒行者已然到了近前,但见他衣衫褴褛,血迹斑斑;浑身上下满头满脸的都是泥土和灰尘,只能从他的身形步态和不见黑色的头发与长须判断出该是一老者,眼见着这老者就要越过横在路当中的一人一马了。如果被他跃过,再冲过那东边过来的十数骑,以他现时的身速来看,那后面追赶的一群人要想再追上他怕要多花上不少工夫了!所谓老人老及吾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虽说前者有人喊是捉拿要犯,可是出于对长者尊敬和同情的本能,这停在官道上的一干众人中还是有不少人为那老者着急。
  蓦然间,众人只觉西边那队人马中人影一闪,从奔行的马队中“飞”出一人来。只见那人借胯下马前冲之势,一跃追近数丈,又于半空里以旋身之力甩手朝前面之人打出一枚暗器。几乎同时,东边十数骑停住的人马中为首一人忍不住失声道:“破天锥?不好!”听声音似乎他有意想助那老者一臂之力,但苦于距离太远,又事发仓促而只能徒叹可惜。
  那奔行的老者正拔一足方才提力,人尚在空中,背后那枚暗器已然到了!一时之间他躲避不及,正中肩胛。那老者闷哼一声,勉强把持身形踉跄了几步,最终没能稳住“扑通”一声摔将出去,落地之时他仍强提一足前踏,一手紧跟着前驻稳住了。
  他这一落地,却是个单膝跪地的“叩将式”。
  在前面亲眼看见这一过程的那位客人此刻却突然惊呼了一声:“踏云步!?”
  而就在他惊呼的同时,他后面官道上方才喊出声的那人也大骂了一句:“好歹毒的暗器!”
  原来方才他所喊的“破天锥”是一种江湖上非常少用的暗器,此暗器前重后轻,长约三寸七分,身扁平;刃头长约二分,在刃头后有一扁球,球上分列数根细小倒刺,而最厉害的还是夹杂在倒刺里的数只细钩。此暗器一旦扎入肉内,不将周围整块肉割下根本就无法将之取出,是为江湖上最歹毒的暗器的一种。
  那倒地的老者此刻听人呼出“踏云步”三个字,强忍痛楚,勉力支撑身躯,抬起满头蓬乱的灰发,朝向路边客人望去,这一望,却猛然间精神一振!忍不住略带哭音地大喊:
  “贝儿救我!!!”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博弈
吕军被人阴了,是忍气吞声还是绝地反击,他来到十字路口……
蚕豆香
都市其他连载
天下珍玩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传奇般逆境崛起,好运接踵而至!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灵力?古玩江湖波诡云谲,贪欲人心诡诈多变,怎奈我奇术慧眼!无尽宝缘,只在弹指间。
九年尘
现代都市完结
都市医神狂婿
十六年前,他一家三口被人陷害。 父母惨死,他被医仙所救。 十六年后,他奉师父之命下山。 入赘宁家,成为豪门赘婿。 他武道称雄,医术通神。 身为赘婿,却狂放不羁! 为爱你,我甘做赘婿! 为护你,我愿举世为敌!
七贝勒本尊
现代都市连载
大明风流
大明弘治末年,土地兼并严重,王朝矛盾集聚。内部倾轧如火如荼,外敌犯边烽烟四起。内忧外患,一触即发。 一名现代人穿越成为大明顶级外戚,本以为能安安稳稳的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谁知等待他的命运将是被未来的嘉靖皇帝‘斩于西市’。 不甘引颈受戮的命运,奋起抗争才是正途。且看他如何辗转腾挪扭转乾坤。成就一番辉煌大业,留下一段大明风流。
大苹果
历史架空连载
官道天骄
道不尽的人生坎坷,写不尽的官场风流。 一代天骄张一凡,放弃了显赫的家庭背景,只身来到一叶小镇,成了历史上最年轻的镇长。斗贪官,平黑道,整治安,求发展,且看他如何从一介小小的镇长,平步青云,直达天听。 都说官场坎坷,人生渺渺,凭什么他可以醉卧美人膝,笑看风云起?情场得意,官场风流?把酒风含笑!
西楼月
都市其他完结
王者归来
七年前,他被黑中介送到战火纷飞的S国;七年后,他,王者归来!欠下的债,迟早是要还的!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
已知天命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