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流云追月录》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七十三、篇外篇:但恨家仇隐萧干,愿以残躯试锋芒(下)

  来者年龄看上去约莫三十余岁,身高七尺开外,面貌清癯,高鼻深目,乍看之下给人一种冷俊飘逸之感。但若是细看就会察觉那双黑中透黄的鹰眼里时不时闪现一抹阴森的寒芒,让人不由自主背心发凉浑身不舒服。
  此人定立廊下,一双鹰目就盯在那武师狼狈急退的身躯上,后者此刻肚腹处衣衫破败,小腹一条长长的血痕,夜色中借着众多灯笼的余光,那伤口更显得有些狰狞。若是伤口再深上两分,这武师可能今天就得开膛破肚,一条小命就此交代了!
  这武师的武功他自然清楚,快刀门里第三代弟子中此人可算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居然连他都会吃这么大一个亏!这被众人称为庄主的人当下不免也吃得一惊!
  他回过头,阴森地打量面前仍然站在雨中动也不动的小乞丐,却见后者双眼赤红如血,犹如一只蓄势狂怒的小狮子,随时可能扑上来咬下自己一块肉去!
  “怎么觉得有点眼熟?”他猛然一惊,眉头不由得紧紧皱了皱。
  谁都没有注意到,当这个庄主出现的瞬间,那隐藏在破斗笠下的瘦小身躯微微哆嗦了一下,其拿剑的左手也不由自主握得更紧。
  他努力想让自己保持冷静,可是身体却不听话,手中剑也不听使唤地微微颤抖。在来此之前,那个人说的话又在他耳边回响:
  “你想死,没人拦你!如果你想活着出来,那你就不能让你的仇恨影响手中的剑!”
  那家伙的脸冷漠得能让人在这个炎热的夏天都觉得遍身结冰,
  “记住——就这一招,你只有一次机会!”
  只有一次机会!
  可是当仇家此刻就站在自己咫尺之遥时,他还是无法冷静!他高估自己了!
  毕竟,他才十三岁!在这个仇家面前,他简直就是个满地打滚的小屁孩,和那些穿着肚兜玩泥巴满地乱爬的毛毛虫没什么区别!
  先前的武师此刻已退入廊下,见了庄主出来,一边忙不迭包扎一边气急败坏地大叫:
  “他的剑!他的剑有古怪!”
  可是随即在那位庄主森寒目光中住了嘴低下头再也不敢吭声。
  此时内院已经蜂拥而出一大群人,具都个个步伐沉稳,显然武功皆是不弱。一时间人影幢幢,灯笼火把将整个外院照耀得如同白昼一般。
  仇恨!怒火!
  一种因为极端的仇恨产生的愤怒此刻正一阵阵猛烈地冲击着乞丐少年的身心,也正一点点地侵蚀着他残存的理智。他能清晰地感受到从自己的心口处泛出的一波波犹如波浪般的颤抖,正沿着他全身的每一根神经血管和肉体肌肤不断地扩散开去,就像平静的湖面被重物撞击泛出的涟漪一样,一波一波地向周围猛烈地击撞荡漾,搅碎所有的平静。
  那是怎样的一种仇恨?又是何等深刻的怒火才能产生出来如此剧烈的情绪波动?这,恐怕旁人是无法理解的!在他心里,能够支撑他活下来的唯一动力也就是为了两个字:
  报仇!
  替冤死的父亲报仇!
  替死去的哥哥报仇!
  替惨死的弟弟和妹妹们报仇!
  替死去的全家上下一百七十三口人报仇!
  失去亲人的惨痛和仇恨的折磨已经超越了他这个年龄所能承受的极限,他不会武功,更不会打架,但是他为了报仇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自己这条小命算什么?只要能报仇,哪怕现在就让他死,他也心甘!
  他永远也忘不了自己那天真可爱的妹妹惨死时的模样,她才四岁!却被人残忍地呛在水里活活溺死!他永远也忘记不了她那双挣扎的小手。每次一回想到妹妹的惨死情景,他的心脏就忍不住一阵抽搐,同时伴随着一阵阵猛烈的咳嗽。
  此刻,他又开始咳嗽,在这种时候,他突然咳嗽起来,实在不是好事!
  因为,他又想起了妹妹那双在水面上不停挣扎的小手。
  他的双眼此刻红的几乎都能流出血来,盯着面前的人,他依然动也不肯动一下。残存的理智在告诉自己,他,只有一次机会,他必须好好利用!
  “敢来我萧山别院杀人,看来还真有点能耐!”那庄主鹰眼微眯,盯着这少年身影带着些许讥讽地道。
  谁知他这话刚完,就听见对面的黑影咬着牙嘶哑地冒了一句:
  “不要脸!”
  这一句话刚出口,在场的众人都俱各愕然!从一开始出现到现在他都没说过一句话,没想到在庄主说了那句话以后他居然会骂人,而且还骂得这么莫名其妙!在场的,除了庄主和这个小乞丐,估计再也无第二个人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那庄主脸色一变,不禁迟疑了一下,随后脸色跟着又再变了几变,怒道:“原来不是哑巴!既然你想死,那就送你一程!”话一说完,他也不托大,顺手从身旁的家丁手中夺过一把长刀,刀尖一挫,手臂微扬,右脚往前侧踏了一步,居然连招呼也不打就刺了出去。
  他这一招看得众人都不由得一怔!这分明是剑招的使法,却被他用在刀上,这庄主难不成也气糊涂了?
  少年乞丐见得他提了刀就开始全身戒备,直到那刀冲自己面门来了,他还是未曾闪避,和前翻一样,左手锈剑依旧不挡不格陡然划起了那个诡异的弧度。谁知那庄主见了他这一招着实也吃了一惊!因为他以他的实力,突然发觉那把剑的剑尖闪了一闪,期间那剑尖诡异地消失不见!大惊之下他忙撤身收腹,手腕一翻,刀背猛然下沉在自己身前一横,就听见叮地一声,险险地挡开了少年的一剑!
  他定了定神,发觉对方居然没借势扑过来,不由得心下大松了一口气,旋即也不管周围的人如何看他,居然又提了刀和前般无出二则地直刺了出去!
  这庄主刀到半路,那少年依旧还是那一记挥剑在身前划出了那个诡异地弧度。这二人,一大一小如此这般动手,直把周围的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哪里还是打架!简直就是练剑喂招!
  “果然只有这一招么?”
  那庄主此刻心中大定,试探了两次后他已经确认对方根本不会武功,就只凭着这一诡异的剑和那同样诡异的一招挡下了自己的攻势!于是他再不拖延,就在再一次刺出一刀以后他猛然身形一挫,手中刀下撤的同时陡然一松,那把刀就出现在了他的左手上,随即他一震手腕,嘴里喝了一声:“躺下!”
  就听“啪”地一声,刀身敲上了少年的肩臂,那少年受此一击立刻就如一截枯败的树枝一样斜飞了出去,“嘭”地一声摔倒在地。
  那庄主此刻居然也不停势,也不顾那倾盆大雨,一个提纵扑上,手中刀豪不留情地向下斩落,立马就要让这小乞丐身首异处!
  却在这时,那摔倒的身影突然扭过头来盯着直扑过来的庄主,眼中闪现一抹狡黠的凶狠。那庄主借着灯光陡然发现地上的身影一只手肘正对着自己,那肘臂内湿漉漉的衣衫微微隆起,心下不由暗道一声:
  “糟糕!”
  其时他身形下落尚未着地,想要躲避已然不及,耳中就听见一声轻微的机括声响,他忙不迭手中刀舞起一片刀花,妄图护住身体,然而他还是慢了一步,在叮地一声磕飞了一件迎面而来的暗器之后,紧跟着手臂和腹胯处几乎同时一痛。那感觉,就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一般。
  他心下大骇,一落地就噔噔噔连着后退,直到廊下方才止住身形。周围众人此刻也是大惊,纷纷围拢上来疾呼:“庄主?”
  那庄主连忙低头查看,却见腹胯处一个细小的伤口,暗器早已连根入体,手臂上却赫然露出半截奇异的乌针。一见这根奇异的针,他不由得心头狂跳,失声大叫:
  “七星离魂针?南蛮毒刺神童?”
  庄主脸色剧变的同时出指如风自封身上几处大穴,旋即打坐运功逼毒。
  那小乞丐此刻咬牙爬起转身就往院门口冲去。
  “别让他跑了!……”
  “针上有毒!速速拿下此子,搜寻解药!”一名后来的中年胖子庄客紧张地立在庄主身侧,一边查看伤势一边指挥众人围剿乞丐。随即胖手一指身后一名家丁,声音急促得几已不成调子:“你!速去请芒山道长!”
  那名家丁脸色煞白地领命转身狂奔而去。
  院内,众武师及家丁将那瘦小身影团团围住,可正面对着乞丐的一群人却无一人敢上前,只小乞丐背后的人不时偷袭,一旦得手转身就退。眨眼间小乞丐背上就被人戳了几棍,跟着又中了几刀,幸亏那些家丁和武师前番见识过他的厉害,不敢靠近。
  他跌跌跄跄,几乎站立不稳。
  此刻小乞丐一双眼球赤红如血,愤怒与绝望之色交杂,背部衣衫破裂不堪;过不得多久,他又挨了几刀,刹那间他那本已侵血破碎的衣衫更是被染得通红,整个背部几乎全部裸露,各种伤痕恐怖地在其背部道道交织,仿佛无数条巨大的蜈蚣黏附其上,让人看了不由得浑身鸡皮疙瘩乱起。
  他努力想往外院大门冲,但是每次都被面前的众家丁和武师给击退而回。众人知他那一招厉害,都不敢正面近身,只堵着不让他向前半步。
  “砍他双足!”
  嘈杂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围着的人群听了这话都是一震,旋即有胆子大的果断从背后出手,“噗”地一刀砍在小乞丐的一条右腿上,刀身几已没体!
  “啊!……”
  那小乞丐一声凄厉的惨叫,轰声栽倒在地,腿伤处血如泉涌,痛得他不住地翻滚。大雨中他的惨叫传出去很远很远,仿佛山庄后的山谷都有了回音。
  一个眉角带着阴兀神情的细眼武师从人群中悄然由侧欺上,距两步开外时一咬牙猛地探身,狠狠一刀挥出,就听得一声让人心颤的声音:
  “咔呲!”
  小乞丐的另一条腿齐膝而断,那条断腿在雨夜中划出一条让人心颤的弧度,拖着一道血柱飞落,他那斜伸的断膝喷射的血柱正好与之交错,恰缝此刻天际猛然亮起一道闪电,将周围的人影和这道撒在半空的血迹照亮,让人毛骨悚然!所有人都忍不住呆了一呆!这都下了一下午的大雨也没打雷,怎地在此刻却突然电闪雷鸣?这让许多胆小之人惊悚莫名!
  “留活口!”有人大喝,是起先的那个胖庄客。
  众人蜂拥而上,正准备乱刀分尸,听得这一声喝都不禁呆了呆。
  地上的残废人影因为疼痛而扭曲的身体此刻蜷成一团,那瘦黄的面孔突兀地狰狞——他已经喊不出声音了!在疯狂地挣扎了几下后猛地一顿,面孔和身体陡然一僵,就此无了声息。
  “死了?”
  众人心惊,可是却无人敢上去探其鼻息。
  猛然间,天际又是一道闪电突兀地将外院照亮,惹得众人齐齐抬头观望,其中一个胆小的家丁回头张望,却发现不远处沿着围墙栽种的一排柏树中其中一颗树的影子似乎动了一动,他吃惊地揉了揉眼睛,复盯住了想细看,却因为闪电隐没那边黑暗一片,哪有什么异像!他忍不住嘀咕了一声:“难道我眼花了?”他嘴里低声嘟噜,回过头来却大吃了一惊!
  “呀!人呢?”
  众人听了各各回头,地上哪里还有小乞丐的影子!惟独还剩那条惨白的断腿横在雨地里
  ,断口处,丝丝鲜血被雨水冲刷出一路惨红流向院墙的排水渠。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山野小神医
乡村小神医,一手惊天医术,引无数美女折腰,让各路权贵臣服,是医术高超,还是魅力太大?他自己都糊涂了……
木尧君
现代都市连载
正道权途
秦舞阳为了照顾为救他而牺牲的好友家人,来到好友老家,上任副镇长不久,就卷入了一场黑恶斗争之中……
冬虫
现代都市连载
天下珍玩
脑有九宫,尽收千年宝光,眼观五色,通识百般珍玩。无名小子传奇般逆境崛起,好运接踵而至!一块神秘莫测的龟甲,到底蕴含着怎样的灵力?古玩江湖波诡云谲,贪欲人心诡诈多变,怎奈我奇术慧眼!无尽宝缘,只在弹指间。
九年尘
现代都市完结
步步为赢
张清扬只是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他加服务……
一路向西
现代都市完结
商海局中局
本以为春风得意,不料却是别人手中的筹码,在人生这盘大棋中,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纵横开阖,因势利导,成为最后的赢家。且看主人公高原如何从小人物登上事业巅峰。
卷帘西风1
现代都市连载
无双赘婿
四年前,烈火焚京都。他入赘为婿,举世无依。一身素衣落他乡,归期生死两茫茫! 四年后,白马踏江南。值意气风发,衣锦还乡。十里长亭铺红妆,她笑我,公子无双。(又名人中之龙、赘婿之王)
南桥故人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