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流云追月录》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五、沙头江上拦路虎,荆州城中土霸王(上)

  荆州城北的一间大宅子内,走廊上站了两排护院壮丁,而在堂屋里也挤了一堆人,其中有三个人并排跪在堂屋正中地上低着头,旁边还躺了一个人,看样子早已死去多时模样。那并排跪着的三人,几乎个个身上都带着伤。在他们面前一个红脸黄头发的大汉此刻正满脸怒容,喝骂不停:
  “一群废物!五个人对付一个家奴都弄成这样!留着你们还有何用?拉出去砍了!”
  外面有人应声正要拖出这三个弄得半死半活的人去,他们仨一片声地求饶:
  “楼主饶命!楼主饶命!……”
  “慢!”
  这一声出自旁边一直未曾开口的瘦瘦的老者,看样子有五十上下年纪。
  “龙王,算了,让他们多带几个人继续去追,追回来就将功补过,若追不回来再拿他们是问不迟!”
  旁边也有一人过来帮忙说好话:
  “也是啊,彪哥,大家方才回来,还未曾知晓离开这段时间家中发生的事,不如先留着他们几个的小命,况且现在正是用人之时,看在黄伯的面子上就饶他们几个不死吧!”
  原来这所宅子就是金钱帮在荆州的分舵。被那三个跪着的人呼为“楼主”,又被老者称之为“龙王”的人就是金钱帮荆州分舵舵主,人称火龙王鲁彪。那三人之所以称他为“楼主”是因为其在荆州开有一家妓院,名叫“蝴蝶楼”。那老者是金钱帮里人称“火狐狸”的黄伯昌,这黄伯昌原本是荆州“会金赌坊”的老板,由于其是后期通过鲁彪介绍加入金钱帮的,所以此时是荆州分舵的副舵主。另一个说话的人则是在金钱帮里轻功数一数二的火马杜天圣,是沙头分舵舵主。
  鲁彪怒气未消,冲那仨赶苍蝇一般一挥手:“听见没有?还不快滚!”那仨边不停地擦汗冲鲁彪和黄伯昌以及杜天圣道谢,边躬着身子退出门去,在退到门口的时候,却又听得鲁彪喝道:“回来!把这个抬出去埋了!另外告诉徐撇子——若是再出差错,让他提着自己的脑袋回来见我!”他所说的徐撇子是自己的手下,他之所以没回来是暗地追踪那家奴去了。
  待那三人出门去了,鲁彪又喊来一人,在其耳旁如此这般地交代了几句,那人也匆匆出门叫上了几个人尾随前三人而去。这人刚走,屋内的三人正准备离开正堂去后院,将起身时就见一人进来报:
  “启禀舵主、副舵主:黄少爷来见!”
  鲁彪一听就微微有些皱眉,幸好他是背对着黄伯昌的,察觉到自己失态立刻将那丝不快从脸上隐去了。而在他背后的黄伯昌则弄了个一愣,不自觉脱口道:“这个败家子今天怎么这么孝顺起来?才知道我回来就过来了?莫不是又惹什么麻烦了?”感情黄伯昌此时回到江陵还未回过自己家。
  原来来者通报的黄少爷就是黄伯昌唯一的儿子黄仁虎。这黄仁虎是个地道的傻子,成天就知道在外游手好闲,被一群地痞无赖缠着做了个街头老大,仗着自己老子的威风在这小小的荆州城里也算是一霸,尽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想他老子一辈子滑头,耍伎俩在荆州数一数二,也不知害多少人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如今养个儿子却是白痴。真可谓是天道循环,因果不爽!
  那黄仁虎人人还未进门,声音就先进来了:
  “爹!爹呀!”
  话声落了,就见一个肥头大耳,满面油光黑亮、却穿了一身扎眼白袍绸衫右手夹了一把纸扇的人杵进大堂里来。看那来人腰身粗的!倘若放在一个不明就里的人乍一看之下还以为有人把裹了绸布的水缸给搬进来了!
  黄伯昌连连摇头冲鲁彪苦笑,鲁彪对此早也是见怪不怪了。只听黄伯昌喝道:
  “嚷嚷什么?这里是舵场,没大没小,见了你鲁哥和杜哥也不叫一声,成天大呼小叫,招摇过市成何体统?”
  那黄仁虎蹴将来得了他老爹一通训斥也不尴尬,腆着个脸就冲鲁彪和杜天圣连作了两个揖道:
  “鲁哥见礼了!杜家哥哥也在呢!”
  他老爹发话道:
  “说吧,是不是又在哪儿惹事了自己收拾不了,来找你老爹和鲁家哥哥帮你收拾烂摊子了?”
  那黄仁虎利马满脸堆笑,
  “爹呀,我这回绝对没在外面给您惹事。”
  黄伯昌带着不信的眼神眯缝着眼道:
  “哦?是么?”
  黄仁虎将两手一摊:“爹呀,难道连您儿子的话也不信么?”言罢又凑上前来邀功般地炫耀道:
  “这次你儿子非但没在外面惹事,还帮您弄到了一大笔好货!您不信?我都带来了!”说完一扭身,冲外面喊到:
  “抬进来!”回过头又冲他老爹笑道:
  “爹您看了包准满意,我还给鲁哥也带了些来呢!”那得意的神情使得他脸上的肥肉都随着他说话的节奏如水纹一般不停地抖动。
  这时只见门外两个家丁抬了两只用猪油纸捂面的竹筐进来。黄伯昌、杜天圣和鲁彪都不由得好奇地凑上前去,黄仁虎一把就掀了上面的油纸,立时里面就显露出一堆细碎的物事,上面似乎还有白色的绒毛。
  那杜天圣道也罢了,他到荆州时间不长,从总舵调来沙头当舵主还未满一年,对这些船商货物之类并不是很熟悉。鲁彪和黄伯昌倒全是识货的人,细看之下都吃了一惊!皆忍不住惊呼出声:
  “吓煞人香?!”
  黄伯昌呆了好一会儿,突然间似乎明白了什么,于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转身提起巴掌就要抽他这个愣头青的儿子,嘴里一连迭声地骂:
  “你把你个不争气的东西!又去你老娘那里偷了多少首饰换来这堆东西?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唬得那黄仁虎扭着若胖的身躯直往鲁彪背后躲,一边躲一边辩解:
  “我没偷!我没偷……我真的没偷娘的首饰!”
  “还说你没偷?那我问你——你这堆东西从哪弄来的?不是偷?难道还会有人白送你不成?”说罢了又要上来打。那黄仁虎边躲边说:
  “我没偷娘的首饰!这些东西其实跟白捡差不多……”
  鲁彪和杜天圣从旁不停地劝阻黄伯昌,待大伙听他说到这里都不由停住了,他老爹气呼呼地停了追打,问道:
  “这么多吓煞人香,天底下还会有这样的好事轮到你去捡?”
  原来他们说了半天这“吓煞人香”是一种茶叶名,所谓“吓煞人香”只不过是一种俗称,是根据苏州方言“吓煞人香”而得名的。
  江陵之地本就是茶叶重要集散地,也是茶叶的产地,所以对于鲁彪和黄伯昌来说于“吓煞人香”这种茶并不陌生。
  此种茶原产自太湖中的洞庭东、西二山。一种叫法是因其山下有贡茶院水月寺而得名“水月茶”,另一种叫法是因产茶地名叫小青坞而又名“小青茶”。“吓煞人香”一名则因为贴近苏州方言而被人传扬甚广,以至于在民间很多人都不知道它还有别名。
  一直以来,此茶都是作为宫廷贡品,在民间采购中为数极少,且价格昂贵,在当时,还曾有用一匹上等马换一担茶的说法。(注:“吓煞人香”即为今日的“碧螺春”。碧螺春一名启始于清朝康熙年间,为康熙皇帝御赐。)
  方今天下大乱,各地诸侯、节度使以及地方势力或为扩张或为自保都在四处招兵买马,对马匹的需求自然大增。而其时一匹上等好马,价值已近数千两银子;更所谓金银易得,良驹难求——能用一匹好马换一担茶叶,可见此种茶叶之名贵!
  说到这里,也不怪黄伯昌不信他这个傻儿子了!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青云直上
老板遭遇陷害,萧一凡单枪匹马闯逆境,抽丝剥茧查隐情,遇奸佞陷害,得贵人提携,身处穷途末路,却凭借一腔孤勇,势如破竹,最终,创宏图霸业,成人生赢家。
锦猪
现代都市连载
无双赘婿
四年前,烈火焚京都。他入赘为婿,举世无依。一身素衣落他乡,归期生死两茫茫! 四年后,白马踏江南。值意气风发,衣锦还乡。十里长亭铺红妆,她笑我,公子无双。(又名人中之龙、赘婿之王)
南桥故人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太荒吞天诀
十大仙帝之一,因得重宝吞天神鼎,遭围攻惨死;携神鼎重生归来,吞四海,容八荒…一代邪神,踏天血洗仙界!
铁马飞桥
东方玄幻连载
爱你是一种情毒
疾风骤雨,席卷着这座海滨城市。 滨海路旁丛家大宅,此时也如同阴霾笼罩。 “罗云熙,你到底什么意思?!” 丛思睿青筋暴起怒目欲裂,愤怒的瞪视着眼前面容清秀的女子。 罗云熙眼底带着淡淡笑意,微微的勾了勾嘴角。
青衣花
现代言情完结
雪中悍刀行
江湖是一张珠帘。 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线。 情义二字,则是那些珠子的精气神。 ———— 开始收官中。 最终章将以那一声“小二上酒”结尾。 【北京影视出版创作基金扶持作品】鸣谢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
烽火戏诸侯
东方玄幻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