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流云追月录》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翻阅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五十、不见狼奔虎豸,但觉暗涌如潮(上)

  神女宫的两位执令见这三人转身就走,一时情急就要上前阻止,不成想那商护法一伸手拦住了他们。直待那三人走得人影不见,她才娇躯一阵颤抖,猛然间哇地一声吐出一大口血来!她的两位属下一见这才慌张起来,忙不迭过来相扶。
  商护法神色黯淡,幽幽道:“中原之地,果然藏龙卧虎!宫主当初提醒我要小心行事,不得张扬,看来还是她老人家有先见之明啊!……想不到那胖子,内力如此浑厚!居然能对抗我的相思指!”原来她早在攻击桃花的那一刻被金锤对抗时就已经受了音律反弹伤害,只是她一直隐忍着到此刻才表现出来!
  她扫视了周围一眼,见那满地横七竖八的人,又吩咐两个属下到:
  “将那两个老魔头带走,这些人受我一朝相思指,能不死也都成了废物。其他的不用管了,此地不宜久留,速速离开!”言罢又冲天一声短哨,那头还在半空盘旋的猛禽跟着附和一声长鸣,在她头顶转了一圈后向北而去。
  她静静看着飞禽远去的方向微微出神,忽然若有所思地低头轻声道:
  “羽部应该也快到了!”正在替他包扎伤口的两位属下一听皆不由一喜:“水袖姐姐也来了?”
  商护法瞪了她们一眼:“你们是不是巴望着那个丫头见到我这等狼狈的样子?”
  那两位女子一听这话,吓得都丢了手中的活计,皆扑通跪倒,连声道:“属下不敢!”
  商护法却叹了一口气,目光变得有些捉摸不定地自言自语:
  “她性子弱,待人又温和,不似我这等凶巴巴的动不动就要了人家小命。你们都怕我,却都喜欢她也是应该的!”一席话听在地上两位女子耳中皆不由面面相觑!她二人心中均想,感情商护法也并不似平日里在宫中众人口里传的那般残酷无情呀!
  “走吧!”蓦然商护法一声冷喝打断了她们的思路,两人中一个忙起身搀扶她,另一个去那茶厮另一边将被折腾得跟丢了魂魄似的痴音神魔二人用绳索绑缚了,这几人才背了浩口镇大路,捡僻静小路迤俪而去。
  见到这些人都走得远了,远远地一个偏僻处才冒出一个人头来,瞧他那模样,正是前番躲在暗处姓宫的人。只见他脸上浮现一抹阴险的淫笑,也不知他究竟想得什么!孰知道他这一脸的坏笑却正被茶厮外地上装死躺的一人瞧得分明!他眼中闪现一丝惊疑,仍然不动声色,慢慢微闭了双目,再也不肯轻易动弹一下!
  桃花提着夺刀跟在金钱镖身后,一行四人穿镇而过,也不停留,于路就见金钱镖不时招来帮里散布在附近的暗桩哨探,他合着金锤二人也不知他都说得甚,就见那些暗桩们一个个都谨慎地领命而去。桃花向来不怎么过问帮会里的事,所以对这些也见怪不怪。又如此行了一阵,看看天色将晚,夜幕降临。他们四人越走越偏僻,待进入一座树林,后面的桃花有些吃不消了,毕竟她手里还提着夺刀,她的跟班早不见了踪影——在茶厮时她分心它念,未顾及到他,此刻也不知那忠心的家仆究竟是死还是活。她提了夺刀一路行来,即使内力再好,手臂已然酸痛难当,两位哥哥到现在也不问她,就只一路商量着什么事,仿佛已将她忘记了一般!她自己心中气苦,小嘴一撅,小性子上来,索性放慢了脚步,走到一棵大树下,将那也不知道真死还是假活的人掼在地上,自己往树上一靠就不走了!
  可是前面的金锤和金钱镖二人浑若未觉,依旧渐行渐远,不大一会儿就不见了人影!她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眼泪居然开始不听使唤地在眼圈中打转,正要哭出声来,蓦然间就觉得后项一痛,只来得及看见一只白嫩的女人手捂上自己的唇鼻,就人事不知!
  月影婆娑,夏夜虫鸣此起彼伏。一座不大的乡间庄院透着几点灯光,庄院内偶尔有一、二人影穿插交替,像是这家庄院里的护院在巡逻。庄院外半亩地大的空地上栽种着十来棵直径一尺来粗的柏树,枝繁叶茂,参差交错,一直延伸到外面的土路边上。
  忽然间一阵马蹄声打破了这乡野的宁静。月色中,一人一骑由远而近,到了近前,来人放缓了速度,于路口树下驻马停顿。就见他拽着缰绳,在马上冲着庄院一抱拳,沉声道:“敢问朱三公子可在?我家主上有信函要交于三公子!”
  随着他的话音,附近一棵树上有人轻“咦”了一声,随即有人问道:“来者何人?”语气生硬,颇为不善。
  骑马者神色自若,似乎早知道树上有人,正色回道:“在下无恶意,但请禀告三公子,我家主上有要事相告。”说完他伸手入怀,摸出一样事物扣在手中冲那棵大树一亮:“阁下若有疑问,且将此物交与贵公子便知真假!”
  听了他这番话,那人依旧不肯露面,只沉闷地招呼了一声:
  “丁!”
  骑马者左边的树下突兀地冒出一个细瘦的黑衣人影,月色下这人从头到脚就只一双眼睛露在外面,他闷声来到马前,一把夺过马上人手中的物件转身几个提纵就消失在庄院围墙之内。
  “什么?有人知道我在这?”
  庄院的一间房屋内,一个微微瘪脸,眼神阴鹜,穿着华贵的青年男子听了黑衣人的禀告一个骨碌从靠椅上坐了起来,将一个正在替他捶腿姿色平庸的浓妆女子一脚就蹬了出去,那女子经受不住忍不住呜咽出声,男子见了厌恶地皱起眉头,喝了一声:“滚!”吓得女子一个哆嗦,躬身掩面退了出去。
  黑衣男子埋首跪在地上,说道:“启禀公子:那人说此物公子可能认得!”言罢单手高举过顶,手掌上托着一物。
  “哦?!”
  青年男子半信半疑注目一看,原来是块雕刻着麒麟形状的汉白玉佩。
  “快拿来我看!”
  黑衣人应了一声是后,躬身站起,依旧恭敬地托着玉佩来到他面前。青年公子从他手中接过玉佩于灯下细看了半晌,若有所思。直到黑衣人再次轻声探问:“公子,那人,见是不见?”
  他这才醒过神来,面上无喜无怒,神色淡然地吩咐道:
  “叫他进来!”
  不大一会儿,黑衣人就带进来一个人,这人穿着普通,相貌平常,一身长衫马裤,行动之间步伐沉稳,神色不卑不亢,倒有几分气质。
  来人进得房内,见正面椅子上坐着个青年人,知道就是自己要找的对象,上前两步一个躬身单膝跪地:
  “给三公子请安!”
  “啪!”
  朱三公子猛地一拍椅旁桌几,勃然变色:“来人呀,将这厮于我拿下严刑拷问!”
  随着他的话音,房屋屏风后及两边厢侧门之中猛地窜出四个彪形大汉饿虎扑食一般上前就将来人按倒在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猎谍
间谍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职业,从有战争开始的那一天起,间谍便是交战双方获取对方情报的唯一选择。有人说,间谍战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出现硝烟的战斗,可事实证明,没有硝烟的战斗在这个世界上几乎不存在,即便是暗地里的较量,同样充满血腥和牺牲。 我姓唐,叫唐城,你也可以叫我唐五郎。 我爹是军统,专门抓日本特务的军统,虽然他不在了,可小爷我也绝对不允许你们这些萝卜头活的逍遥。 这里是国统区,所以,这里没有你们存活的空间。如果你们非要来,那好吧,小爷我只好送你们统统下地狱。
锋利的柴刀
军事战争连载
巅峰权力
宁为酷吏,不做青天。 叶家镇镇长苏逸做梦都没想到在清水县新县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就有本镇老百姓拿着血书拦路上访。面对这种情况,他只能是迎难而上。然而让所有人意料不到的是看似普通的上访事件,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天大的阴谋......
金戈铁马
现代都市连载
官场:从纪委书记到一方大员
官路艰难,行差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但仕途也很简单,只要你站对了队,用对了人,找对了方向,将无往不利。 沈飞重生到了十八年前,那个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且看他如何只手补天裂,逆转人生!
烟雨任平生
现代都市连载
超能黄金瞳
穷小子杨俊偶然间开启了透视眼,哪个姑娘身材最好?哪张彩票会中大奖?哪个古墓有宝藏?哪座山脉有金矿?他可以知晓这个世界上的任何秘密……从此过上了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风流潇洒人生。
傲娇小山竹
都市其他连载
对手
商场既充满机遇,又处处陷阱,周旋在商场和职场各色对手之间,既斗争,又妥协,留余地,讲圆通,才是商场智慧的至高境界。
雪在烧
都市其他完结
权力暗战:征途
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在商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爱情上,博得了美女总裁、清纯校花、灵动女同事的深情厚爱,最终事业与爱情大获丰收,赢娶白富美,走上了人生巅峰。

jiuxiaohonghu
都市其他完结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