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流云追月录》

官方客户端永久免费畅读

前往趣小说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四、管窥平添祸,飞讯楚云集

  你道这农夫是谁?原来此人确是江南苏家的一员,其名苏子布,是苏家家族排行中的老六。苏家上辈三兄弟,长兄苏征虏,老二苏征胡(即苏子布之父)、老三苏征武。苏征胡育有五子,既苏子成(家族长兄)、苏子孟(家族老二)、苏子云(家族老四)、苏子布(家族老六)、苏子楚(家族老七)。苏征武育有二子,既苏子缪(家族老三)、苏子韬(家族老五、现为军中从六品振威副尉)。而家族长兄苏征虏除有七女之外仅有一子,此子就是苏贝儿,且还是全家族中年龄最少者。正因其年少,所以才没按常规的家族辈分来取名,只呼之“苏贝儿”。
  此番苏子布原为押运了一船茶叶去巴蜀,谁知在荆州附近夜来被一群人劫了去。苏子布这人有点贪杯,那一时恰值他酒瘾发作去了岸上买酒喝,未曾防备有人会如此行事,想来小蟊贼是不会也不敢打这一船茶叶的主意,定是有江贼为祸。如今他失了物事,找了几天都没半点消息,后来得息有一蜀中茶商突然得了一船上等私茶离开沙头沿江直上,遂前两日乔装打扮寻踪来到双源镇,可是到了此地却突然没了踪迹,实在没了线索他才在这酒楼之上借酒浇愁。没想到今日碰上这几个冤大头撞在钉子上,在他们想来定是晦气!
  苏子布是跑惯了江湖的人,知道此地不可久留,又因为今日意外得到堂兄的消息,心中着实既诧异又紧张:想堂兄身为军中六品副尉,数月前就随军宿卫东都大梁,怎会在此地落难?可若说不是,那这幅护腕又从何而来?此种护腕是以牛筋做底,白银片做面,镶金丝纹串连而成。而且与平常护腕套戴于手腕上有所不同的是以暗扣佩带,内中的银片边角更是镂空的,每只护腕各藏一十二枚银针,是为家传的针灸术可备不时之需。此物是堂兄子韬入军之时家母所赠,从未见其离身过,不意今日却出现在此地一个泼皮无赖的身上,不能不让子布焦急万分!
  苏子布此刻定了主意正要带薛二离开,瞥眼见唤作猴子的边一手抚着下肢一手捧着下巴在那尤自缓神,边嗫嗫嚅嚅地似乎心有不甘。心想不有意唬他一唬怕是不行,于是一探手从他们刚才的酒桌上抓来一付圆头竹筷,冷眼道:
  “若你等不怕死的尽可暗地跟随而来,不过到时别怨我下手太重!”
  言罢一抖手,只听“嗖、嗖”两声,两只竹筷就带着风声朝猴子飞过去,几乎同时响起“噗噗”又是两声,那两只圆头竹筷齐齐紧挨着猴子下胯钉在地板上,足足进了一寸!把个猴子骇得魂飞天外!
  试想那竹筷能有多结实?而且筷子尖有豌豆般大,楼板可是货真价实的结实木料铺就的,能把筷子当针一般插进这实木板里去,这功力可就非同小可了!这猴子即使再胆儿大,碰上这辣手的主儿把这平时不起眼的家什插在自己要命的地方,直唬得他今后的日子但凡吃饭拿筷子就忍不住俩腿打哆嗦,不过这是后话了。
  苏子布说罢再不理会,留下那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常伍和这一楼呆若木鸡一般的众人,径自带着薛二大摇大摆地下了酒楼扬长而去!
  在苏子布离开酒楼后不出半个时辰,几乎同时在镇子的三个不同方向飞出三只鸽子,这三只鸽子扑棱着翅膀,一只向北,两只向东迅捷飞去!而其中一只,就是从刚才的酒楼后院放飞的。
  薛二乖乖地跟着苏子布出了镇子,一路行来,苏子布感觉有点异样:时不时地他们会碰上一大群人,瞧他们打扮既不像商贾,也不似游客,十有八成弄得都跟难民一样;拖家带口互相搀扶着往双源镇而去。苏子布心中不由得诧异万分:莫非什么地方又闹饥荒了?还是又在哪里生了战事?一月前还在吴地时只听说北方战事,常有难民南下躲避战乱。如今在这江陵府地界怎么也出现如此多的难民?听这些难民的巴蜀口音,莫非是蜀地出了甚么大事?可是巴蜀一向都很安定,若说是生战事似乎是不大可能!前两日因为自己一心追查货物的下落,未曾留意到这些难民,今日看这般光景似乎有什么大不对头了!本想寻人打听一番,却因自己带着薛二,有意要晾他一晾、憋憋他才忍住了。
  就这般沉默地行了将近一个时辰,可把那薛二给憋的!他本是一个直肠子的粗人,什么事都图个痛快,加之此刻正直五月末的天气,虽说今日有些凉爽,但这大路上两旁全是树遮了风,晒闷得他浑身大汗淋漓,都走了一个时辰了,也不见个头的,不知道这位好汉要带自己究竟去何处?最要命的是一路都不见他说话,自己又不敢惹他,憋闷的他直想撞树!
  又行得一盏茶时分,苏子布直带着薛二来到江边一艘船上,早有一个家仆模样的人立在岸边接了他进去,不大一会儿苏子布又出来,却是一身精干的打扮,只见他绸衫箭袖,容光可鉴,这哪里还是什么农夫?分明是个十足的富家公子,如若不是长年在外奔波使得肤色微黑的话,那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二十出头的纨绔子弟。直把薛二看得半天没回过神来!
  苏子布将薛二叫到面前,问道:
  “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你的那个大哥前几日带着你们去峡口都运了几处水货?”
  薛二一听这话只觉得头皮一炸,心里不住地打鼓:乖乖我的爷!这人莫非是我们帮会里的人?可是我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在帮会里我也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一号人物长得像他呀!
  原来金钱帮里有规定的暗语,把拦路劫财的叫“运水货”,不劫财只劫人的叫“运干货”,将劫财又要杀人的叫“送水货”,只杀人的叫“送货”。平日里一众帮内人士都用这类暗语互相通达消息,如今面前的这个人居然也知道,看他武功那么高,莫非是帮中自己不曾识面的高手?可是也不对啊!这次行事整个帮会几乎都有任务的,他若是帮内之人怎还来问我?可是人家既然都知道了,看来也瞒不住什么了,说就说了吧!想到这里他咕咚一声跪倒在地:
  “不瞒好汉,十日前我被我大哥——就是你今天打的那位——从江陵府调过来这里的。当时只是说我们负责峡口下游的哨子,如果有人从上面下来,是活口的都送货。我也只是听说这次送水货很大,说是一船,不过我听帮内的人私下议论说有四十万金,有几船;是真是假我就不知道了。”
  “四十万金?”
  苏子布一听到这里不禁大吃一惊!
  四十万金?哪来这么多金子?他们金钱帮是从何处得来消息?还有那猴子不是说他们救了人的么?怎么这薛二又说全“送货”?苏子布疑惑万分,可他表面不动声色,假意呵斥了薛二一句:“没叫你说这个,只问你那个驿官究竟何等模样?”
  薛二吃他一喝不禁唬得一跳,嗫嗫地说道:
  “那个军官长得挺白净,我不知道是什么‘义官’,只知道他是军官打扮。其实他还有两件东西,一件挺好看的盔甲,还有一把直刀,我当时看那刀口上的龙嘴黄黄的,像金子做的,本想……”
  苏子布听到这里,浑身开始发凉,薛二所说的刀分明就是军伍中外府军人自备的横刀,所谓刀口上的龙嘴其实就是做吞口的睚眦。堂兄的横刀就是专门请一能匠订身打造的,睚眦就是以黄金镶成。他打断薛二的话急切地追问:
  “那人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
  “是件绿颜色的——腰上还有一条银子样的带子。”
  苏子布越发心中凉透:
  “那人是否在左边下颚有一刀疤?”
  薛二一愣!跟着就有点结巴地说:“小、小的只知道他反手一边下巴上确实有一条疤痕。”原来这个薛二是个粗人,和很多乡民一样分不清什么“左”“右”,只知道以“反手”和“顺手”来区分左右。这薛老二再怎么笨,到这份上看见苏子布的神情也会疑惑,心里也不禁发虚起来。
  按照当时的军伍规定,军中从六品及上者皆服深绿色,银带。子布的堂兄苏子韬左边下颚就有一条疤痕,那是早年几兄弟习武之时不慎弄伤痊愈后留下的。这薛老二所说之人,不是苏子韬又是哪个?
  “你们救了他还是杀了他?”苏子布的话语开始发冷。
  “是……是……不是……”
  “快说!”
  薛二哆嗦了一下,受不得他一双欲喷出火来的眼睛逼视,
  “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他都快要死了,是猴子干的,实在不干我和我大哥的事啊!”
  到此时子布才明白为什么下午在酒楼上薛老二吞吞吐吐,猴子抢着说话,以及他为什么那么巴结自己了!感情他知道说白了大事不妙,用一时谎话骗过自己他们好脱身!
  想到这里他不禁一时气血攻心,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直从心底泛出;苏子布强行暗自运气将血压了下去,过了半天他才缓过神来。随后他出手如风在薛二肩头和后背击了两指,然后招手让那个家仆将之拖进船舱。
  日落夕山之时,这条船上飞出一只鸽子,随后又有一人下得船来往东如飞而去。看情形似那家仆模样。
  原来鸽子送回的信报内容太短,此时是苏子布另书一封要家仆带回,其上具备详细。那家仆自去寻快马赶回苏州报信去了。
  就在家仆离开还不过半个时辰,几条黑影由暗影处向船靠近,正在这几条黑影想要靠近船边之时,苏子布也一身黑衣打扮从船上下来,这两下一个照面,不由分说就交上了手。而在离船十里开外,另有几人正对一个人穷追不舍,被追的那人一边抵抗一边夺路而走。
菜单 下一章
立即下载
猜你喜欢
神医高手在都市
农村少年叶晨来到繁华都市,以绝妙医术,医治病人无数。名人白领、富商权贵、各国政要、王室成员慕名而来,黑道千金、美艳御姐、名门淑女围绕身边。江湖盛传,宁惹阎罗王,莫惹叶医郎!且看农村少年如何凭借医术闯都市、斗流氓,获得美女芳心!
复仇
现代都市连载
山野小神医
乡村小神医,一手惊天医术,引无数美女折腰,让各路权贵臣服,是医术高超,还是魅力太大?他自己都糊涂了……
木尧君
现代都市完结
大器早成
十万狂花如梦寐,一片冰心在玉壶。叶三省如何穿云而来,乘风破浪,成为披荆斩棘的哥哥。
庹政
现代都市连载
执掌风云
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笔龙胆
现代都市连载
王者战神
一个享有全世界最大的财富地位的男人,为了深爱的女人,甘愿放下一切,哪怕失去天下,也要默默守护在她身边,只为给她一生幸福。
小马
现代都市连载
利欲升迁记
人生就是利欲场,利为媒,欲为介。 官场就是江湖,抒写温情与残酷、合作与较量、情感与利益的交易市场。大道无形,行者无疆,漫漫官道,唯有胸怀天地,志存高远,方能直抵彼岸。 小人物张一舟历经血腥战场的洗练和尔虞仕途的淬炼,终凭一颗畏惧之心和秉承的正义而纵横,步步高升,成为主宰别人命运的人。
三人行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