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权谋有道>>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01章 偶遇

  “下车了,下车了,宁丰到了!”随着售票员那肥嘟嘟的嘴巴不停地颤动,朱立诚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昨晚,由于临近分别了,和死党张扬、李常乐聚在淮大西门前的小五酒家里,三个人喝光了三瓶52度的麦花香,中途,要不是那光头老板进来敬了三杯酒,喝了将近三两,那两人估计都回不了宿舍了。
  朱立诚虽说酒量较大,但由于心情不好,昏昏沉沉的,酒喝下去,更是头疼欲裂。他和李琴分手的消息,连张扬和李常乐都没有告诉,是啊,怎么说呢,总不能说,李琴嫌自己家穷,没有背景,无法留在应天工作,把自己给踹了。
  李琴的父母求爷爷告奶奶,总算让李琴进了应天农行城北分行。前天晚上,朱立诚从李琴的话中,委婉地听出了分手的意思,当即就爽快地答应了。
  大学里的恋爱,大都是见光死,分了就分了吧!
  爬到了那张陪伴了自己四年的狭小的单人床上,朱立诚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还在小声的嘟囔:“天要下雨,娘要嫁,随她去吧!”
  早晨一觉醒来,已经八点了,朱立诚拖起事先整理好的两只大包,连忙向应天汽车总站赶去,要知道上午省城应天到宁丰的班车可只有一趟,9点发车。紧赶慢赶,朱立诚总算坐上那辆破旧的大巴,随着车的颠簸,不一会就睡着了。
  朱立诚拎起两个蓝绿条的大包,随着人群下了车,一脚踏在宁丰的土地上,感到格外的亲切。四年的大学生活,他只回过一次家,那还是大二暑假时候的事情了。朱立诚一边感叹时间如水般流逝,一边抬脚向前迈步,只听“哎呦!”一声,“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不长眼睛啊?”
  朱立诚连忙收回脚,连声说对不起,定睛一看,只见眼前一个穿淡绿连衣裙的长发女子,正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脚后跟。
  “你……你……没事吧?”朱立诚硬生生地收住了准备伸出去扶那姑娘一把的双手,人家毕竟是个妙龄女孩,又是个大夏天,要是扶人家,双手还真不知道往什么地方落。
  “你走路得看着点啊!真是的!”女子直起身子,用力地跺了跺脚。
  朱立诚这才有机会看清楚女子的庐山真面目,清秀的瓜子脸上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脖子上一条半月牙型的白金项链,上面赫然镶着亮闪闪的钻石。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疼痛,抑或是先天本钱好,胸部剧烈地起伏着,朱立诚顿时只觉眼前一阵波涛汹涌。
  正当朱立诚看的不亦乐乎之际,他突然发现那女孩喷火的双眼,连忙收回正乐不思蜀,准备深入探究的目光,清了清嗓子,郑重地道歉:“小姐,真是对不起,我刚才在想事情,一时没有注意后面有人。”
  “你……你……”女孩羞红了脸,两眼泛起了泪花。
  “诗珞,怎么了?”循声望去,只见对面走过来一个穿浅紫色套裙的女孩。
  “他……他……”被叫诗珞的女孩指着朱立诚,欲言又止。
  “不好意思,我刚才不小心踩了她一脚,不过,我已经向他道过谦了。”朱立诚连忙解释,看她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自己把她怎么的了呢!
  “朱立诚!”
  “啊!你怎么知道我叫朱立诚?”
  “我是秦海丽啊,你不认识了?”女孩激动地说。
  朱立诚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孩,是啊,这不是秦海丽吗?当时班上最高的女孩,不过比中学时更漂亮了。“你不是在南粤上学吗?怎么回来了?”
  “呵呵,和你一样啊,毕业了,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啊?”秦海丽指着朱立诚手上背包说。
  “你回宁丰了?分在哪儿?”
  “是的,分在卫生局。你呢?”
  “我被分在泾都,在县委办。”
  “哟,不错呀,做领导了?”秦海丽开了个玩笑。
  “哼!有什么了不起?一个小科员。”那个叫诗珞的女孩开口说道。声音虽小,但却清晰地传进了两个人的耳朵。
  朱立诚顿时一阵郁闷,心想:不就不小心踩了一脚吗,至于处处针对我吗,大不了让你踩回来。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秦海丽冲着朱立诚微微一笑,“对了,忘了介绍,这是我同学,郑诗珞,大美女一个。诗珞,这是我高中同学,朱立诚,绝对的帅哥,还是当时我们班的大才子哟!”
  说朱立诚是帅哥,还真不过分,近一米八的个头,留着一头短碎发,眉宇间英气勃发,据说,在淮大他可是不少学妹们暗恋的对象。
  “同学,你好。”朱立诚连忙伸出了右手,老半天,也没见那芊芊小手有什么动作,只好讪讪地缩了回来,心里直犯嘀咕:真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样的女人谁要是娶了,那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究竟怎么了?”秦海丽问。
  “没什么,我刚才走路的时候,不小心踩了这位小姐一脚……”朱立诚连忙解释。
  “你还说,什么小姐小姐的?”长发女孩抢白道,刚刚恢复平静的小脸上又红了起来。
  “哈哈哈……”秦海丽笑得弯下了腰。长发女孩的脸更红了,连忙伸手去挠她的痒,两个女孩打闹了好一阵,才松手。
  朱立诚见状,尴尬地站在一边,不知是走好,还是留好。
  经过秦海丽的解释,朱立诚才知道,刚才自己的称呼有点问题,“小姐”这两个字在现在在南粤已经成为专有名词了,专指那些风月场所里的女子。朱立诚真是郁闷到了极点,要知道在1993年的淮江省,即使是省城应天,这也是对年青女子的一种尊称。
  又是一番郑重地道歉以后,郑诗珞终于伸出了小手,和朱立诚轻轻一握。通过秦海丽的介绍,朱立诚才知道,郑诗珞是秦海丽的同学,家在安皖省,乘毕业还没报到的空闲,来淮江省的同学家玩一圈。
  临分别时,三人互留了通讯地址,秦海丽留的是呼机号码,郑诗珞居然掏出了一个体型不是很大的砖头来,朱立诚知道这是摩托罗拉公司今年刚刚推出的一款翻盖手机,要两万多呢!
  “看来这个叫郑诗珞的家里非富即贵,难怪这么不讲道理。”朱立诚心里一阵嘀咕。
  朱立诚由于还没有通讯工具,只留下了邻居袁天培家的电话号码,心里真是汗啊,暗暗决定,等拿到工资以后,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买个传呼机。这可不光是面子问题,没有那玩意,联系起来确实不方便。
精彩阅读:
男子凌晨送醉酒女同事回家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被惊呆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