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欲哭无泪

  这才7月初,燕阳市气温就在36度上下徘徊,高温酷暑,让人难以忍受。
  昨天好不容易下场雨,本以为温度会骤降,结果不仅没降,湿度反而增加了,人们纷纷从烤肉变身为蒸锅里的包子!今天更是达到38度,上午九点钟整个城市便像蒸笼似的热得人喘不过气,炎热的空气仿佛只要一点火星就会被引爆。
  高温天越来越多,“火炉”城市看样子要重新洗牌。
  韩朝阳骑着电动车,载着找不着家打110求助的老太太,顶着炎炎烈日汗流浃背地往陈庄集方向赶。
  “奶奶,您老再想想,是不是陈家集?”
  “小伙子,想起来了,就在前面,就是陈家集,我家在路边,门口有个卖麻将桌的店,你看见卖麻将桌的地方就到了。”
  “想起来就好,想起来就好。”知道她家住哪儿,韩朝阳终于松下口气。
  如果她想不起来就麻烦了,民政部门不一定会管,带到所里不太现实,既然出了警又不能不闻不问。自己养自己都养不活,难道把她带回去好好孝敬,带回去养老送终?
  正庆幸老太太恢复了记忆,老太太又道起谢:“小伙子,你真是好人啊!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说我这记性,怎么就想不起来了呢,自给儿家在哪儿都想不起来,老了,真没用。”
  “您千万别这么说,谁都有老的时候,再说我是警察,本来就应该为人民服务。”
  “警察好,警察好,一打110你就到了。”
  老太太千恩万谢,到家门口硬拉着进去喝水,看见左邻右舍逢人便夸,帮助别人的感觉真好,韩朝阳真有那么点职业成就感。
  水是不能喝的,不是不渴,而是没时间。
  所里警力紧张,如果不尽快赶回去所长又要发飙。
  火急火燎往回赶,快到中山路时突然发生状况,刚才光顾着送迷路的老太太回家,忘了开的是分局配发的社区警用电动车,不是加满油能跑几百公里的110警车,跑太远,半路上没电了!
  不需要的时候总能看到快速充电器,需要的时候一个都看不到。
  路边随便找个商铺可以充,关键出来时没带充电器。
  没办法,只能推着走。
  推到所里已是午饭时间,浑身全湿透了,热得头晕脑胀,把车停放进车棚,插上充电器,便冲进开着空调的值班室找水喝。
  所里有厨房没食堂,办案队、社区队的几个民警正同内勤陈秀娟一起围坐在值班室里吃饭。
  陈秀娟抬头看了一眼,不无好奇地问:“音乐家,怎么搞到这会儿?”
  “陈姐,我不是给你汇报过嘛,报警的是个老太太,这么热的天不好好在家呆着,跑出来热晕了,想不起来家在哪儿,只能带着她在附近打听有没有人认识她,幸亏她后来想起来了。”
  “陈家集是吧?”
  “你怎么知道的!”
  陈秀娟噗嗤一笑,差点喷饭。
  一个社区民警也忍不住笑了,放下饭盒问:“她家门口是不是有个卖自动麻将桌的店?”
  “是啊,陈家集好像就一个卖自动麻将桌的。”只在电话里说过送人,没说往哪儿送,他们怎么知道的,韩朝阳一脸茫然。
  一个办案队的民警凑过来,似笑非笑地问:“老太太是不是特感激,千恩万谢,一个劲儿夸你?”
  “嗯,她是挺感激的。”
  韩朝阳话音刚落,众人顿时爆笑起来。
  “你们笑什么,这有什么好笑的?”
  陈秀娟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笑出来了,边笑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太太姓桂,叫桂二妹,是个烈士遗孀,丈夫在抗美援朝时牺牲的,有两个女儿,全出嫁了,她一个人在陈家集过。每隔一两月都要去市六院看病拿药,每次都是乘村里的顺风车来,每次看完病拿完药就记不得家在哪儿了,就随便拉着一个人请人家帮她打110。”
  “她,她骗我!”韩朝阳反应过来,哭笑不得地问:“她报假警就是想让我送她回家?”
  “哈哈哈。”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想到上午受的罪,韩朝阳欲哭无泪。
  看着他们捧腹大笑的样子,韩朝阳下意识问:“她骗我,你们也骗我,你们明知道她报假警还安排我去!”
  “音乐家,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可不知道是她报的警。指挥中心的派警单就在那儿,不信你自己去看,报警人不光想不起来家在哪儿,连姓什么叫什么名字都想不起来。”
  “那你怎么知道陈家集的?”
  “我就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真是她。”说到这里,陈秀娟又忍不住笑了。
  送都送了,推都把车推回来了,还能说什么,只能自认倒霉。
  韩朝阳正准备去厨房打饭,师傅突然推开门出现在眼前:“朝阳,刘所和教导员找你问点事,在楼上会议室。”
  “刘所找我?”韩朝阳倍感意外。
  “别磨蹭了,快点!”
  师傅脸色不对,不用问就知道没好事。
  韩朝阳心里咯噔了一下,回头看看众人,只能硬着头皮跟师傅一起上楼。
  事实证明,果然没好事!
  一走进会议室就迎来劈头盖脸的质问,韩朝阳宁可顶着似火骄阳去街面巡逻,也不愿意呆在这间开着空调的会议室里面对刘所。
  “头抬起来,给我站好!”所长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像是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他平时总是拉着张脸,谁见谁怕。
  发起飙来更可怕!
  韩朝阳吓得心惊肉跳,急忙昂首挺胸,站得笔直。
  “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走路都像跳舞,看看你这熊样,怎么混进公安队伍的?”一看到韩朝阳,一想到韩朝阳所学的专业,一想到韩朝阳过去几个月的工作表现,所长就是一肚子火,怒不可遏地吼叫着,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
  同在会议室的教导员面无表情,分管社区队的许副所长阴沉着脸一声不吭,韩朝阳的师傅警长老杨一根接着一根抽闷烟,想帮徒弟说几句话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因为该发生的早晚会发生,该爆发的早晚要爆发。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