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仕途红人>>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正文:第1章苏雪

  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射向躺在床上的一对男女。
  唐小州昏沉沉的醒来,昨晚喝的太多了,怎么回来的都忘了。
  唐小州一翻身,发现一长发女子正光着身子趴在自己身上睡得正香。
  唐小州摸了下女子如丝绸般光滑的臀,手感不错,感觉比以前滑腻了许多,想起昨晚跟老婆疯狂了一晚上,从来没有如此痛快过:“苏雪,醒醒,该起了!”
  这时,床上的女人也被摸醒,昏昏沉沉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啊,怎...怎么是你,唐小州。”两人当即四目对视,均是吓得脸色苍白。
  女人当即从床上一跃而起,伸手扯过被单,一把捂在那对傲人的雪峰上,怒瞪着唐小州,银牙紧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唐小州,你混蛋!”原来,这人是王斌的妻子孙雯。
  “对...对不起!”唐小州当场就傻了,眼前光着雪白身子的女人正是自己大学同学、最好朋友王斌的妻子。两人同时震惊了,大眼瞪着小眼,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昨晚他们进来时,都喝多了,就没开灯,所以根本没有发现不对的地方。
  孙雯也傻了,心想:“他怎么会睡在我的床上?难道昨晚不是王斌,是他,哎呦,羞死人啦...”
  孙雯忽然想起昨晚跟唐小州疯狂了一夜的场景,芳心“砰砰”直跳,俏脸红涨得快要滴出血来。
  唐小州也傻了,自己怎么会睡在王斌夫妇的房间?难道自己喝多了,上错了床?昨晚跟自己的女人是王斌的老婆?怪不得那么的主动,而苏雪从来都像是具尸体,应付了事,天那!真是美好的一晚。
  昨晚,唐小州夫妇和王斌夫妇一起出来吃饭,席间大家喝的都很多,然后就各自回房间睡觉。唐小州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睡在别人的床上。
  唐小州喝得很多,迷迷糊糊记得,自己是搂着老婆苏雪进来的,现在怎么会成了王斌的老婆?
  唐小州压根就没想到,昨晚和自己睡觉的不是自己的老婆,而是老同学王斌的老婆。他们两家这次出来玩,唐小州开的房间,就在王斌夫妇的隔壁。
  唐小州借着酒性,把同学的老婆给狠狠地搞了一顿,今早醒来时,就是如今眼下这个场景了。
  此时,孙雯还光着身子,而唐小州这时正呆呆的瞧着她,不知所措。
  孙雯看着被中那高高翘起的部分,心中一惊,急忙扯过来被单,勉强遮掩住雪白妖娆的身子,俏脸顿时阴云密布。
  上了别人的老婆,唐小州马上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下了床,为了避免尴尬,背过身子,穿好了衣服,头也不敢回,连滚带爬的开门冲了出去。可就在唐小州刚出了王斌夫妇的房门,就听见隔壁房间的开门声。
  唐小州大叫不好,急中生智,忙做跑步状,还剧烈的喘起来。
  “你去哪了?”苏雪迷迷糊糊出来后,第一眼就看见了满脸是汗的老公。
  唐小州假装刚从外面跑步回来,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说道:“我...我去跑步了,你酒醒了?”
  “嗯!昨晚喝的太多了,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了。”苏雪说完,就进了卫生间。
  “喂!小州,我老婆醒了吗?”走到院内的唐小州忽然接到了王斌的电话。
  “你先别问她醒了没醒,我问你,你现在在那呢?”唐小州忙问道。
  “昨晚不是和你说了嘛!我一个朋友出了点事,我先回来了,你们三个先回宾馆嘛!你忘了?”王斌道。
  唐小州摇了摇脑袋,真不记得了,就镇定的说道:“哦!我喝的太多了,忘了,嗯...孙雯醒没醒我不清楚,要不,我进去看看?”
  王斌一听,呵呵一笑,忙道:“黄鼠狼给鸡拜年,我看还是算了吧!”
  直到八点半,孙雯才从房间里出来,眼圈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
  饭桌上,唐小州是吃得胆战心惊,偶尔偷瞄一眼孙雯,她也正好看过来,两人四目对视,急忙都避开了,都为昨晚的事出了一身冷汗。
  吃完饭,孙雯“忽”地一下站了起来,刚迈出一步,双腿一软,几乎坐在地上。
  唐小州一把拉住她,忙道:“你...你没事吧?”怕苏雪有所察觉,便又补上一句:“你昨天喝得太多了!”
  孙雯俏脸飞红,支吾道:“没...没事。”
  苏雪看了孙雯一眼,笑道:“孙雯,你和王斌是不是出问题了,大清早的他就跑回城里,是不是被什么坏女人勾了魂?”
  孙雯和唐小州两人浑身均是一颤,都没搭腔。
  这种事,有过一次就会上瘾,第二天早晨七点,唐小州正做着和昨晚一样的美梦,只不过,主角由孙雯换成了另外一个女人,却被苏雪一脚踹醒了。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见苏雪坐在自己身旁,瞪着眼看着他。
  唐小州吓了一大跳,有些气恼的说道:“大清早的!这是干什么啊?”
  “你说,刚才你在梦中和谁鬼混了?”苏雪气鼓鼓的问道。
  唐小州这才看清苏雪一副凶神恶煞的脸,睡意也没了,吓了一大跳,还以为自己和孙雯的那件事被苏雪知道了。
  “你...你胡说什么?好好的不睡觉,瞎闹腾什么!”唐小州赶紧转过身,有些心虚的说道。
  “谁闹腾了,刚才你喊了她的名字!”苏雪一把将他的身子扳过来,质问道,很像一个当堂审问的女法官。
  “喊谁了?”唐小州开始警觉了,他睡觉一向不说梦话的,难保这不是苏雪的诡计。
  “黄颖!她是谁?”
  唐小州松了一口气,心想:“看来她还不知道我和孙雯的那件事。”
  想到这里,他的胆气稍微壮大了一点,就“忽”的一下坐了起来,却故作镇静的大声道:“你就编吧!我顶多也就梦见过张静,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和她就拉过几次手,而且都那么多年了,这种陈年老醋你也吃!”
  “你少打岔,我听得清清楚楚。”苏雪根本不上他的当:“哼!黄颖,咱们走着瞧!”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唐小州正要想办法辩解,这时,手机的闹钟响了,苏雪停止了审讯,一边下床穿衣,一边说道:“我先上班去了,晚上回来再找你算账!”
  唐小州等她去了厕所,终于松了一口气,伸手朝被子里一摸,竟是湿乎乎的一片,不禁吃了一惊,幸亏刚才苏雪没发现,忙偷偷地脱了裤衩,塞到枕头底下,等苏雪出了门才敢下床,丝缕不挂的进了卫生间,洗了一个澡。
  晚上下了班,唐小州来到苏雪的家。可能是他的一事无成刺激了苏雪的母亲,从唐小州刚一进门,王桂芬的脸就阴了下来,冷冷冰冰的,在厨房里面把瓶瓶罐罐弄得哐当乱响,也不知道宣泄的是什么样的不满。
  唐小州今年刚过三十,还是个普普通通的科员,在宝鼎市的机关里碌碌无为,一事无成。这不是因为他不努力工作,也不是他没做出什么成绩,而实在是:寡妇睡觉——上面无人。
  俗话说:朝中有人好做官嘛!唐小州就是这样一个人,不喜欢跑官,更不喜欢请客送礼,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即使他请客送礼,凭他现在的关系,想要一步登天升到副科级,也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盯着这个位置的人如过江之鲫,唐小州一没有关系,二没有金钱,怎么可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呢?
  像他这个岁数,如果近期还不能有个一官半职的话,再拖几年,那将进入大龄科员队伍,往后再想高升,年龄优势将不复存在。
  看着岳母那阴沉的脸色,唐小州更加的不敢吭声了。可岳父苏卫国似有未尽之话,望了唐小州一眼,说道:“小州啊,佳佳也不小了,我们是不是该找个学校了,这房子附近就有一家区属重点小学,你们能不能托托关系,让佳佳进去啊?”
  唐小州的岳父是个退休的机关干部,虽然官职不大,但总是有些官员的派头。
  唐小州知道岳父的面子薄些,他在职的时候如果托人还有希望,现在退下来,学校能不能给这个面子还很难说。
  唐小州住的那个小区是在老城区,附近的小学又是市属重点小学,没有一定的门路,根本进不去,凭唐小州现在的关系,想要把女儿弄进学校,很难。
  女婿在官场混的很差,这也是苏卫国心中永远的痛,不过这个女婿还算老实,自己的女儿从小脾气就不好,夫妻俩每次吵架,都是以唐小州的妥协而告终,从这点来说,苏卫国对唐小州还算满意。
  唐小州不是没找过关系,但找过几次,最终都是没有任何结果。对于这个问题,唐小州没有表态,不敢接话,忙道:“爸,佳佳各方面的条件还是不错的,我正在跑着呢,一有消息,就会马上告诉您的。”
  苏卫国苦笑几下,喟叹道:“我知道小雪的脾气不好,你别和她一般见识,她在工厂里的时候,也是个性强,要面子惯了。”
  唐小州知道苏雪最近心情不好,因为厂里有好几个姐妹都通过关系调走了,现在,苏雪那个厂子发工资都困难,说不定哪一天就下岗了,单凭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怎么可能养活这一家子人呢?
  岳母“忽”的一声突然出现在客厅,肯定一直在注意客厅里的谈话,自顾自的在饮水机里接了杯水,狠狠剜了老伴儿一眼,哼了一声,不知道又消失在哪个房间。
  苏卫国这才想起来,唐小州坐在那儿说了好大会儿话了,忙道:“小州,还没吃饭呢吧?”
  唐小州见丈母娘的做派,倒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对不住她的亏心事,克制的咬了咬牙,仍面不改色,却那还好意思久留,忙说我出去办点事,说完,开门走了出去。
  晚上的海风凉飕飕的,空荡的海边,三三两两的游人正在散步。
  唐小州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海边,忽然,手机响了,低头一看,是“疯子”来的电话。最近,唐小州把老婆苏雪的名字设置成了“疯子”,可能这也是一种心理安慰吧!
  苏雪脾气很不好,常常半夜的时候,为了一点琐事同唐小州大吵大闹,闹得左邻右舍都不得安宁,每次唐小州下楼时,邻居看他的眼神,都怪怪的。
  唐小州一赌气,没接,并且关了机。
  唐小州身心疲惫地坐在沙滩上,昏昏欲睡。
  忽然,身后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有人在他肩头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黄颖。黄颖是唐小州大学时的同学,人长得十分漂亮。
  在这里见到黄颖,唐小州还是吃了一惊:“黄颖,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你家不是在渝州嘛!”说完,又后悔了,感觉自己真的很傻:“宝鼎市是个海滨旅游城市,平时这里游人很多,黄颖到宝鼎市来旅游,太普通不过了。”想到这里,唐小州有些尴尬。
  黄颖白了他一眼,说道:“唐小州,你还是个男人吗?那么小心眼,给你打了几次电话,你都不出来。”
精彩阅读:
男子凌晨送醉酒女同事回家 进门后看到这一幕被惊呆
菜单 下一章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