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第一章 领导的隐私

    深夜,凌正道喝的醉醺醺,踉踉跄跄地从一个小饭馆中走了出来。
    本来他就只是吃个饭,可是烦闷之下喝了点酒,这一不小心还喝大了。一个人喝闷酒喝大了,显然是心里有郁闷事。
    27岁的凌正道,是中平县国税局征税科的一名小科员,作为燕大毕业的高材生,也算是年轻有为的公务员。
    可是这铁饭碗却不是那么好端的。两年前,他带着一腔的热血,放弃了留在大都市的机会,报考公务员分配到中平县国税局。
    年轻人总是有些气盛,对于体制内一些事情也很看不惯。一来二去,他就不小心得罪了征税科的副科长韩洪超。
    起初凌正道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可是自从韩洪超成为征税科的正职后,他在征税科就变得举步维艰了。
    如今在科室里,凌正道这燕大高材生差不多就是一保洁员,扫地擦桌子清理洗手间,总之什么脏活累活都是他的。
    就这样还不算完,韩洪超又搞了什么业务考核,整天做保洁员的凌正道,能有什么业务可考核?
    “对于某一些在科室里混吃等死的人,那是坚决要开除的!”韩洪超有事没事,就在凌正道耳边说这句话,说白了就是想让这眼中钉离开国税局。
    就现在这情况,凌正道觉得自己差不多到年底就会因为工作能力差被开了。
    想到自己一个燕大高材生,做了两年小科员毫无建树不说,最后还落个开除,这心里就郁闷的不行。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喝了一顿闷酒,把自己给喝大了。
    本来就有些头昏眼花,再被凉凉的晚风一吹,这酒劲就上来了。胃里一阵翻腾,嘴里也冒出酸水,这是要出酒。
    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凌正道匆匆地钻进一条胡同,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把肚子里的东西吐出来。
    转进胡同,他一不小心,整个人就撞在了胡同里的一辆轿车上。也幸亏这轿车是停着的,不然可就出大麻烦了。
    谁大半夜的把车停这地方?被撞了这么一下,竟把凌正道的酒劲撞回去一下,他揉了揉眼,很是恼火地看着眼前的轿车。
    “你给我下来!”酒精上头的凌正道指着那车就吼了一嗓子,也不管车上有没有人,就用力地拉起了车门。
    这三更半夜的估计车上也没人,凌正道如果不是喝多了,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可是原本没人的轿车车窗,却在这时候落了下来,探出一张面色铁青的脸。“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见对方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凌正道的火气就更大了,“你说想干什么?你车撞我了……”
    本来凌正道是想跟对方好好说道说道的,可是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发现眼前这人有些眼熟,看上去有点像国税局的唐立君唐副局。
    不会是看花眼了吧?再次揉了揉眼睛,凌正道看的可就更仔细了,车上的人不是唐局又是谁?
    “唐局……”凌正道有些尴尬了,心里暗叹着倒霉,这好端端的怎么又撞上了局长,看来自己在国税局真的没办法混了。
    不过凌正道刚刚喊出“唐局”两个字后,整个人就又愣住了,透过车窗从车内灯光下,他看到副驾驶座上还有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
    这女人是谁,凌正道一时没看清楚,但是绝对不是唐立君的老婆!
    气氛突然变得沉寂起来,凌正道和唐立君对视了好一会儿,谁也没有说话。
    “你是征税科的吧?”终于,还是唐立君先问了一句。
    “是,唐局你这……”
    凌正道刚想问局长是怎么回事,可是话到嘴边他就吞了回去。这还用问吗?大半夜的,车上男女衣冠不整还能干什么?
    “我就是路过。”废了半天劲,凌正道终于把话头拧了回来。
    “呵呵,那回去吧,明天还要上班。”唐立君很领导派头地笑了笑,只是这笑看上去有些难看。
    凌正道连忙点头说:“那我先走了?”
    说这句的时候,凌正道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在副驾驶上瞄了一眼,他想确定那女人到底是不是局长夫人。
    可是这一看,着实又把他吓了一跳,这那里是局长夫人,明明就是县委书记的夫人!
    县委书记胡展程的夫人叫赵丽然,是县环保局的副局。凌正道之前又见过几次,对于这位端庄大方,气质优雅的女局长颇有几分印象。
    不过此时,那位端庄大方的女局长却满脸通红,一副慌乱之色。
    唐立君见凌正道的眼睛一直停在赵丽然身上,脸色也是越来越黑,他干咳了两声说:“小凌呀,你是不是该回去了?”
    “回去,我马上走。”
    凌正道意识到自己看了不该看的事,有了慌乱地说着,随后又不忘来一句:“唐局,对不起呀,我真的只是路过。”
    转身走出了胡同,凌正道的酒劲算是彻底醒了过来。
    “是不是喝多了出现幻觉了?”用力摇了摇脑袋,凌正道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的别克轿车,这可不就是唐局的车吗?
    ……
    昨晚喝多了,凌正道一觉醒来摸手机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八点半了。
    “要迟到了!”忍着宿醉的头疼,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迅速地穿上衣服,随便洗了一把脸就冲出了出租屋。
    真是倒霉催的!韩洪超平时没事还找自己麻烦,这上班迟到恐怕更没有好果子吃了。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凌正道早饭都没顾上吃,就骑着自己的单车,火急火燎地奔国税局去了。
    果然,刚到科室的门口,凌正道就碰上满脸阴沉的韩洪超。不用问,这肯定是在等自己的。
    “都几点了!”看到满头大汗的凌正道,韩洪超阴沉的脸上,竟隐约带着几分怪异的喜色。
    “对不起韩科长,我……”
    “国税局不养闲人,征税科更不养闲人!就你这样的,整天混吃等死没有半点工作能力的人,还有什么脸留在国税局!”
    根本不听凌正道怎么解释,韩洪超张嘴就是一番训斥。四下的同事看到这一幕,也都是面露讥笑之色,显然大家对韩科的眼中钉都没有什么好感。
    凌正道越听越窝囊,自己怎么混吃等死了,科室里活自己少干了吗?还有什么工作能力,自己是征税的不是来当保姆的好不?
    感觉自己已经干不下去了,凌正道也不想再任由韩洪超如此羞辱自己。心一横,他就准备要辞职走人了。
    “唐局一早就在找你,你过去一下吧!”
    就在凌正道那句“老子不干了”还没说出口,韩洪超却不紧不慢地说了这么一句。
    唐局?唐立君找我?凌正道愣了好一会儿,脑海中迅速浮现出昨晚的一幕,心里不由就有些慌了。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