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收藏 | 打赏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看<<青云官途>>

官方客户端专享绿色无广告版

前往翻阅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0

温馨提示

您还没有领取红包哟!

关闭后将无法领取该红包

确认关闭吗?

第一章:十年一梦

    入伏这天的下午,永安市被压抑笼罩着,空气潮湿闷热,城市的边缘乌云滚动,渐渐向城市逼近,低矮的云层里不时有雷声滚动,出城的道路上一辆白色帕萨特急促的奔驰,往城市外逃离,在外环路尽头急转弯后,径直地疾驰驶进了山里。
    车子到达仙女峰,停了下来,一副年轻俊俏文质彬彬的模样男子从车里走了下来,身着白衬衣黑裤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忧郁,高挺的鼻梁上耸立着一只眼镜。
    这已经不是路远第一次开车进山了,平时只要心情不好,他都会下了班一个人开着车进山,静静地在仙女峰呆上一阵,吹着山风在车里听一些伤感的情歌,心情平复后,再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开车回去。
    这次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打开音乐在车里听歌,关上车门后,路远缓缓地走向仙女峰的边缘,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烟点上了一支,在石头上沉重地坐了下来。
    猛吸了几口烟后,狠狠地吐了出去,仿佛心中迫不及待地想把心中的苦闷排解出去,他眉头紧紧的皱着,从衬衣口袋里摸出手机,打开屏幕后,眼睛直便勾勾地盯着手机上的屏幕上的短信,
    “我下个月8号在伯爵一号举行结婚,欢迎大家来参加我的婚礼——凌菲”
    这是中午路远在单位食堂打饭时手机收到的一条短信,原本跟同事有说有笑排队的在排队,看到这条短信时仿佛像被电击了一般,饭也不吃了立马从食堂里窜了出去,径直跑向空无一人的办公室。
    气喘吁吁到办公室后,把门从里面反锁,急迫地把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眼睛睁大了聚焦在这条短信上,一遍又一遍地确认短信后,路远情绪异常的激动,内心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站起身来在办公室来回走动,嘴里还嘟囔着。
    但是过一会,一层失望或者说是绝望迅速笼罩在他的脸上。扑通一下瘫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眼神像死鱼眼一样呆滞。宛如一具冰冷的木乃伊一般瘫坐着,一动也不动。
    这到底怎么了,这个平时被领导、同事、家人都一直评价很沉稳、睿智的年轻人竟如此不安,甚至反常!
    他试着平复自己的心情,可是他做不到!
    。。。。。。下午2点半,单位上班时间,午休后的同事纷纷进入了工作岗位,路远心里的躁动再也按捺不住,他立即向分管领导王光正请了半天假,称身体不舒服想回家休息一下。领导倒是没有过多质疑,直接允了假,“最近工作压力大,辛苦了,要注意身体,你可不能垮了,我还指着你给我挑大梁呢”临走前王光正向路远关切的说道。
    离开单位后,路远并没有回家,没错,他一定会去一个地方,他的“秘密基地”——仙女峰。
    路远手机短信结尾署名的人叫凌菲,是路远的初恋情人,大学的同班同学,大学时谈了四年恋爱,两人是当时永安师范大学经管学院的“学霸情侣”,在全校都是风云人物,整天形影不离,在学校里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打水、一起放学、一起学习、一起找工作。。。。。。
    还经常在全校的文艺演出上一起登台合唱,“小两口”郎才女貌,感情十分甜蜜,是身边同学羡慕的对象。然而谁也没想到却在大四毕业时突然分了手,这令好多同学、老师唏嘘不已,替他们感到遗憾,谁也不知道这其中是因为什么原因。
    凌菲出生在与永安市隔着一座仙女峰的巩北县,这是一座人口稀少的小县城,但矿产资源极为丰富,特别是规模以上煤矿数量占了江汉省总量的一半以上,大大小小的矿井近百口,可以说是因煤而建、缘煤而兴,90年代县城一半以上的劳动力都在煤炭产业上,因此也富了一批人。当时要能在矿上上班是非常令人羡慕的,福利待遇不是一般的好,甚至连在矿上看自行车棚的岗位都需私下要送礼疏通关系才有机会。
    凌菲的父母都是矿上的工人,当时矿山效益好,而且俩口子又是采煤一线的双职工,虽说工作苦了点,但不菲的收入也让凌家过上了小康生活,凌父、凌母不上班的时候喜欢去矿上的工人俱乐部唱歌、跳交谊舞,凌菲受父母的影响从小就多才多艺,有文艺气质。
    但好景不长,凌菲的父亲在一次井下作业中被矿井中的套管砸中了头部,导致脑神经受损,永久性的中度失聪,平常正常的讲话根本听不见声音,需要趴到耳边大声跟他说才能听见。腿脚也受到影响,不能正常走路,一瘸一拐,外出需要拄拐。
    凌菲父亲的手术治疗几乎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虽说单位按照工伤保险赔了些钱,但也只是杯水车薪。
    凌家的顶梁柱倒了,失去了收入来源,这给原本幸福的一家巨大的打击,凌菲的母亲为照顾残疾的丈夫和上学的凌菲,申请调岗到比较空闲的矿工幼儿园去看门,工作确实轻松、安全了不少,但收入比之前骤减一半,为了照顾丈夫和女儿,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为增加家里的收入,凌菲的母亲接下了替人打毛衣的活,挣得不多却十分辛苦,工作时见缝插针,下班后照顾好爷俩后吃喝拉撒,才继续赶工织毛衣,经常一织织到下半夜,这样才勉强裹住一家人每月的开销。
    高强度的工作,连续地熬夜,让凌菲的母亲不到40岁就患上了慢性肾炎,整个人瘦的面色蜡黄。
    生活对凌家来说就是这么现实无情,好在凌菲从小就十分懂事,特别是打父亲出事那时就更加听父母的话了,十分努力刻苦的学习,因为她知道必须努力学习,才能出人头地,她的妈妈才能不这么辛苦,才能让全家过上好日子。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凌菲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她凭借自己的努力考到了江汉省最好的大学里最好的专业——永安师范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专业。也因此和路远成为了同班同学,结下了不解的缘分。
    相比来说,路远的成长生活可以算是衣食无忧了。
    路远出生在干部家庭,父亲路正平退休前是江汉省永安市巩北县岳山镇的党委书记(副县级),90年代大学毕业后就被分到了巩北县,年轻时先后在县企业局、县纪委、县委办干过,中间有几年被下派到县属国有企业干过总经理,算是兢兢业业在基层摸爬滚打了几十年。
    路远的母亲李玲是巩北县纺织厂的一名纺织工人,初中文化,年轻时跟路正平是家里人介绍结婚的,结婚后一直在巩北县纺织厂工作由,于文化程度不高,只能干苦力,年轻时也吃了不少苦,后来纺织厂改制由于经营不善效益不好,厂里的职工转岗的转岗、下海的下海。
    当时路正平正担任巩北县县委办公室主任,天天围着县委领导转,为领导服务,根本顾不上家里,路远又正逢上高中,学习压力大强度高,为了照顾路远,李玲40岁就办了内退,在家专职负责路远的生活起居,虽然李玲没有了收入来源,但是单靠身为巩北县县委办主任的路正平的收入支撑这个家确也没什么压力,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到也挺滋润。
    路远学习上从来不让父母操心,高考时给父母争了口气,顺利地考上了永安师范大学经管学院经济学专业。这让路正平在巩北县委机关里倍儿有面子,他的儿子在同事小孩中上的大学是全省最好的,也是最好的专业,这让他在同事面前彻彻底底地骄傲了一回。
    。。。。。。看着短信发愣半天的路远被手中燃烧的香烟烫一下才回过来神,赶紧把香烟甩手往地上一扔,被烫红的手指迅速鼓起了水泡,一阵钻心剧烈的疼痛,毕竟十指连心呐。
    但路远也只是轻声的吱了两声“啊、啊”,眼睛仍然始终没有离开过手机屏幕。
    殊不知路远的手机屏幕上的安静躺着的这30多个字,犹如利刃一般扎进了路远的心,每个字都显得那么锋利。
    “将近十年没有联系了,人海茫茫为什么你又出现在我的生命中?当年为什么只留下一封信就不告而别离我而去?为什么再次遇见你却在这种场面?你欠我的,你好狠心啊,凌菲。。。。。。”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再次在路远脑海里被勾起,埋藏在心里近十年的伤疤被无情地撕开,路远的心里再也不能平静了。
    “我要不要去找她问个明白?要不要去参加她的婚礼?要不要释怀这段感情”一连串的问题仿佛火热的岩浆般在他的脑海中沸腾,炙烤着让他无法喘息。
    远处的低矮的乌云缓缓地向山顶逼近,山谷里依然悄然无声,仿佛静止了一般,但路远却如山呼海啸一般的波澜。
    “咣!”远方一道闪电划破乌云,一声惊雷在山谷中爆炸,路远被震得一颤,顿时清醒回过神来。
    起身无奈地苦笑了起来,喃喃自语道“路远啊路远!你都已经有老婆有孩子了,还何必对过去耿耿于怀呢,傻不傻啊!呵呵。。。。。。呵呵。。。。。。”
    “去,我必须要去,我要让她知道我现在过得很好”路远心里下了决定,他想报复凌菲当年不辞而别的绝情,想当面去嘲笑她,让她后悔,随即拿起手机按照短信上的号码给凌菲回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了,“嘀。。。。。。嘀。。。。。。”几声之后,电话那头接通了,
    “喂,您好,请问哪位?”清脆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犹如一阵轻柔的风在耳边拂过。
    “是她!没错!就是她”这个声音路远再熟悉不过了,即使过去近10年了,也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
    路远楞住了,此时的他多么不愿意相信电话那头不是那个陪他共度四年青春的初恋情人,多么不愿意相信短信里面的内容是真的。。。。。。”
    然而,事实并没有如路远所愿,电话里的声音正是凌菲!那个他爱了四年,恨了快10年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路远惊愕地不知道该说什么,脑子好像被铁锤被人从后边重击,嗡地一下全懵了,一片空白。
    “喂,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喂?”
    “喂,您再不说话,我就挂电话了”电话那头的凌菲感到莫名其妙,心想是不是广告公司恶作剧或者电话诈骗。
    “是我!”听到凌菲打算要挂电话,路远毫不思索地脱口而出。
    “是我,我是路远”
    “凌菲,你好”
    电话那头顿时沉默了,几秒钟后才从电话里传来“路。。。。。。路远”
    路远听出了凌菲的错愕与吃惊,接着鼓足勇气说道“对,是我,我是路远”
    时间仿佛刹时静止了一般,又过了几秒钟,凌菲“恩恩”咳了几声,语气才恢复了正常,
    回声道“路远,你好,我是凌菲”
    路远生怕尴尬,赶紧接话说了一句“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
    凌菲的语气又恢复到温柔清脆,回道“挺好的,你也挺好吧”
    “对,我挺好,看见你发的短信了,下个月你结婚我一定去,祝福你啊”,路远说出这句话时仿佛内心被拧把撕碎一样,每个字从嘴里说出来都是那么的不情愿。
    “。。。。。。”电话那头的凌菲沉默了几秒才回道“我给通讯里联系人群发的,没想到你也收到了,那欢迎你来参加我的婚礼”
    凌菲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通讯录里的很多人电话早都换了,以前的联系人没几个能联系到了,她却万万没有想到,路远为了等这通电话等了近十年。
    毕业时候凌菲不辞而别,第二天就换了联系方式,路远联系不上凌菲,像发疯了一样寻找,问了同学老师都不知道凌菲的电话号码。
    后来,路远也多次去凌菲的家里去找凌父、凌母打听凌菲的联系方式,可每次都吃了闭门羹,显然路远凌菲的消失,她的父母是知情的,可是路远一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凌菲的父母不愿意告诉他。
    10年间,路远始终没敢换电话号码,即使从巩北县调到了永安市,也始终使用这个号码,也许他信念里一直相信,凌菲有一天会通过这个号码联系上他。
    这一天,他等到了。。。。。。
    然而等到的却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这种重逢
    “好的,下个月见”凌菲的话让路远恍然大悟,原来是巧合他们才再次重逢,并不是凌菲刻意主动去联系他,心上原本插着的匕首仿佛被凌菲亲手又往里扎了进去一寸。
    “好的,再见”凌菲说道
    “再。。。。。。”没等路远“再见”二字说完,凌菲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里只留下“嘀嘀。。。。。。”的断音
    路远还没有回过神来,手机依旧停留在耳边,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一动不动,他的情绪差到了极点
    “凌菲啊凌菲,你太无情了!即使是10年后的今天,你仍然不愿意跟我多说一句话,这么多年,都算什么啦!”路远的心里无声地反复呐喊着,为什么这个女人这般无情地对他,为什么!
    乌云早已狡黠的偷偷移动到了山头上,刹时间豆大的雨滴像子弹一般密集的打入山谷中,雨水瞬间将路远吞噬,他的眼镜被雨水模糊了,顿时清醒了过来,但并没有立马朝轿车方向跑去避雨。
    他闭上了眼,张开双臂,抬起头朝向天空,仿佛坦然地迎接暴雨的击打,迎接命运的嘲笑。暴雨中的山谷像被关了灯的黑屋一样,黑了下来,黑得那么冷漠,那么残酷。
    “雨再大也总要回家,被淋湿的鞋晒干再出发”沉浸在暴雨洗礼中的路远突然想到女儿时常哼唱的TFboys的一首歌《大梦想家》里面的歌词,
    “没错,雨再大,也总要回家,毕竟我已经有了家,该过去的总要过去,该释怀的不要再留恋。家里有可爱的女儿和老婆在等着我,我得回家了”,路远心里想道
    过了一会,路远回身向轿车走去,发动起车子便下山驶入了回家的路。
    尽管全身被雨水淋了个透,但开车回家的路远脸上却浮现出轻松的笑容,或许是真的放下了、真的释怀了吧
    他随手打开了汽车收音机,车里面正在播放的是宋冬野的《安和桥》:
    “。。。。。。我知道,那些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代替梦想的,也只能是勉为其难,我知道,吹过的牛逼,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让我困在城市里,纪念你。。。。。。”
    歌词唱的没错,离别的那个夏天就像青春一样回不来,再多的恩怨情仇也应该一笑了之。
    哼着忧伤的旋律,路远握紧了方向盘,猛踩了油门,加速向家的方向奔去。
菜单 下一章
猜你喜欢
首席御医
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 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 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 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
银河九天
现代都市完结
私房小木匠
坏蛋学生回家待学期间,无意中偷窥到村长老婆洗澡,获得木皇心经,掌握“春气”的奥秘,陆军发现,自己掌握的春气,不但可以征服村里那些留守少妇,娇艳村花,还能俘获学校里那些女教师的芳心。把风华绝代的班主任变成自己的枕边女友,这个邪恶念头让陆军鸡冻了……
橙色龙卷风
现代都市连载
最强兵王混花都
被开除出部队的陆轩在地库当保安,意外和美女总裁签下一纸婚约,当上了全职奶爸。暧昧升级,假戏真做,两人上演错综复杂的爱恨情仇。兵王叱咤都市暗世界,高超医术玩转各色美女。
血徒
现代都市连载
最强时代
家里面老婆红杏出墙,李睿陷入了人生最低谷。一次山洪暴发,李睿凑巧救了某位贵人,自此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大红人……
山间老寺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鬼谷医仙
身具鬼谷道门奇术与医术的林煜入世修心。 他通天道,知阴阳,以一手鬼谷医术纵横都市。坐拥财色天下。 一手板砖,一手医经,打得了畜生,救得了苍生……
一念
现代都市连载
最强弃兵
他是华夏龙组的龙少,因为一场变故成为龙组弃子流落海外,但他自强不息。他行事偏激,笃信一个真理,杀出片天地,于是他成了刽子手、恶魔、撒旦,但他不论走到哪里,都不曾忘记红旗下许下的誓言。他逆境成长,成为最强兵王,归隐都市。 大侠官方书迷群:136214093
大侠张云泽
现代都市连载
上一章
下一章
字号
5
间距
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