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凤凰网 | 小说
听书 设置 其它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尽情使用听书功能!

取消 立即下载
加标签 收藏 打赏

恭喜你中了200书币

下载翻阅小说客户端

即可领取

正文:第1章 弹力惊人

  我被迫跑路为了躲开一个男人的纠缠,这个男人对我纠缠不休是因为怀疑我搞了他马子。可我实在是迫不得已,这里面有很多误会,可这货并不理解我的苦衷,整天喊打喊杀的要灭了我,四处造谣诽谤,还给我起了个响亮的绰号“禽兽”,严重败坏了我的名声。
  可是可是,我也没办法,这事归根结底怪我自己管不住小兄弟。
  那天晚上我跟两个朋友到酒吧里喝酒,这两个朋友一个是我很铁的哥们李玉,一个是李玉的朋友王斌,王斌就是后来我搞了他马子那个家伙。
  李玉和王斌都是公子哥,家里的背景颇深,在江海这个地界提起来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可是他们那点家世跟我比起来就差远了,简直不值一提。至于我的身世一会再讲,现在先讲讲我是如何误打误撞搞了王斌的马子。
  我未婚妻萧梅去上海出差了,我约了李玉去酒吧喝酒。喝酒只是个借口,其实男人去酒吧的潜意识里都带着一种把妹的心理暗示,因此一开始我只叫了李玉。我的计划是我和李玉两个人坐在酒吧里,看到有落单的姑娘,如果姿色还不错就上前去勾搭勾搭;勾搭不上也无所谓,擦个心慌也是好的嘛。
  可我没想到李玉不仅约了个他最新勾搭上的姑娘,还叫了王斌这货。王斌不甘寂寞,又叫了他马子张萍。这样算起来就已经五个人了,三男两女。我干脆也打电话约了一个叫林娜娜的姑娘来,这样凑够三男三女显得和谐。
  林娜娜是我所在单位新分配来的大学生,是个关系户,听说家里也有点背景。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笑起来脸上有两个好看的酒窝。
  因为我是林娜娜的主管领导,她好几次要请我吃饭,我都阴差阳错地没顾上。正好今天晚上有空,就打电话给她,约她出来喝酒聊天。林娜娜接到我的电话很高兴,非常爽快地答应了。挂了电话我心里也有点期待,如果发展顺利,今晚铺垫好,一切皆有可能,兴许就把她办了呢。
  我和李玉先到的酒吧,坐在里面我环顾了一下四周,没看到有落单的姑娘,心里还挺庆幸自己约了林娜娜的英明决定。我和李玉喝了两瓶啤酒后,李玉约的姑娘李扬就来了。几分钟后王斌带着他的马子张萍也到了。林娜娜却迟迟不见人影,让我心里很不爽。
  需要介绍一下,李玉约的姑娘李扬虽然长得一般,又瘦又高,但嘴角有一颗美人痣,笑起来十分性感,她又特别喜欢笑,偶尔还会伸出舌头舔舔嘴唇,看得让人心痒难耐。
  王斌的马子张萍个子也很高,身材有点丰满,一条大长腿上穿着一条齐臀小短裙,看起来很是狂野。
  我们五个人干了一箱啤酒林娜娜还没来,连个电话都没一个,我一直强忍着不给林娜娜打电话催她,可禁不住李玉和王斌不断地让我打电话问怎么回事。我被他们两个说烦了,飞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通了,我问林娜娜怎么还没到。这姑娘居然告诉我说,她大姨妈来了,不能喝酒就不过来了。我明知道她是在扯淡,而且我还隐约听到她电话的背景似乎是在一个嘈杂的酒吧里,但为了不让这几个鸟人笑话我,只能强压住怒火,跟他们解释说这女的今晚不方便。
  我的这句谎言比林娜娜的也高明不到哪去,说完我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喝酒。突然感觉到在座的人都沉默了,抬起头看了看,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尤其王斌的马子张萍,似乎低下头还窃笑了一下。这我觉得很没面子,心里窝着一股火却不便发作。
  我假装咳嗽了一声,和李玉开了几句玩笑活跃气氛,强颜欢笑和在座的人每个人都干了两杯酒。一圈酒下来,又回到了刚才那种热烈和谐的氛围。
  我们开始玩扑克,刚玩了两把牌,张萍因为王斌出错了一张牌冲着他发起火,动静还很大,引得酒吧里的人都站起来围观。
  张萍大声骂道:“你他妈是猪脑子啊,有大牌不出留着养老啊,不会玩别玩,蠢货!”
  王斌脸上挂不住,说:“你他妈才蠢货,不就出错一张牌嘛,这么牛逼干什么!”
  张萍火更大了,大声说:“我就牛逼了,你再骂我一个试试,长本事了你。”
  我们三个人连忙劝架,可越劝这两个货还越来劲,谁都不听劝。当王斌嘴里蹦出一句“你妈的贱人”时,张萍呼一下站起来,顺手抄起一个瓶子向王斌抡过去。
  张萍这个动作非常连贯,一气呵成,动作干脆且潇洒,她抄起瓶子时眼神里闪过一丝可怕的杀气。哦,就在那一瞬间,我被张萍这个动作征服了,心里居然涌动出一股无法言明的快感。
  王斌下意识躲了一下,被张萍这次暴力袭击彻底激怒了,他也猛地站起身来,抓起一支酒瓶子抡了起来。
  我和李玉条件反射地蹦起来,李玉抱住王斌,一把夺下他手里的酒瓶子,大声说:“你们两个都疯啦,快点给老子住手。”
  我也赶紧一把抱住张萍,身体接触到她巨大的胸脯,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张力,差点被她胸部的力量给反弹出去。我心里感慨,胸好大,感觉好有力量。
  我和李玉分别安抚着王斌和张萍,拼命把他们按在座位上。两个人坐下来嘴巴也没闲着,互相问候着对方的祖宗,都恨不得吃了对方。
  闹到最后,王斌大概也觉得没意思了,恨恨地瞪了张萍一眼,说:“今天脸都让你丢尽了,你给老子记住,有本事以后别找我。”
  张萍毫不示弱地说:“找你我就不是人,我是你养的。”
  我说:“好了张萍,少说两句,你就别跟他一般见识啦。”
  张萍仍然愤愤地说:“唐少,你别劝我,今天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跟他没完。”
  王斌又狠狠地剜了张萍一眼,甩手一扭一扭走了。王斌走路的姿势很奇特,胯骨扭动的幅度很大,好像裆里夹着一泡屎,随时都要拉到裤子里一样。
  张萍却抱着胳膊坐在那里,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我和李玉对视一眼,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按理说,我们和她只是第一次见面,和她一点都不熟,如果不是王斌根本就不认识她,可她似乎更愿意跟我们待在一起,让人捉摸不透她的真实意图。
  不过怎么说毕竟人家刚和男朋友吵完架,作为男人我们都应该安慰安慰她。我说:“嗨,别生气啦,王斌就那狗脾气,明天他就会去跟你道歉了。”
  张萍冷哼了一声,愤愤地说:“谁稀罕他道歉呢,整天除了吹牛逼还有什么本事,不就他老子有几个臭钱吗,还真把自己当个什么人物似的。”
  我说:“算啦,反正他都走了,咱们喝酒。”
  李玉也说:“你们两个也是,打个牌也能吵成这样,来之前都吃了枪药了,火气都这么大,我看还是留着点力气上炕吧。男人跟女人晚上不应该吵嘴,而是应该攒足了力气在炕上PK。”
  张萍忽然很隐蔽地冲我笑了笑,举起酒杯,说:“算啦,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来唐少,我们喝酒。”
  张萍的笑容十分暧昧,顿时让我心神一荡,隐约感觉到这个女人似乎有什么阴谋。不过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想着尽快把这货毛捋顺,免得败坏了我们的酒兴。如果当时我多留个心眼,就不会上了这女人的贼船,更不会被王斌搞得声名狼藉。
  两年之后,当我重新回忆梳理起这天夜里发生的一连串事情,捕捉这一天夜里的细节,我才意识到,从这一天晚上开始,一场企图将我们家族连根拔起的阴谋自此拉开了帷幕,而我正在一步步落入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
  【作者***】:喜欢本书的读者请将本书放入书架,谢谢。
菜单 下一章
目录 详情 书架 下一章